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我曾信過科學幻想"
(論創世記,第一講)

何博士著

"I USED TO BELIEVE IN SCIENCE FICTION!"
(SERMON #1 ON THE BOOK OF GENESIS)

by Dr. R. L. Hymers, Jr.

主日,二○○七年七月八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講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on Lord's Day Morning, July 8, 2007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起初,神創造天地" (創世記 1:1)。


我小時候曾問媽媽, "這世界是如何開始的?我們又是從哪裡來的?" 媽媽當時還不是基督徒。她在公眾學校裡學到的是進化論。她告訴我說,一切都是從一場大爆炸開始的。接下來的百萬年中,人開始發展起來。我到二十來歲,一直相信她所講的。但在我轉變之後, 我放棄了進化論、接受了創世記第一章作為真理。

後來,當我母親八十歲時,她也成為基督徒。她是在我們的執事之一凱根博士的引導下信靠基督的。在那之後不久,我問她現在如何看待進化論。媽媽說, "羅伯特,我真不知道我們怎麼能相信過如此痴癲的東西"!

我叔叔坡得.伊利亞特(Porter Elliott)也曾信過進化論的理論。他曾讀過許多如阿西莫夫(Isaac Asimov)所寫的科幻書籍。後來,他成為基督徒。在那之後不久,他對我說, "我曾信科學幻想;如今我信的是聖經"。

"我真不知道我們怎能信過如此痴癲的東西"!"我曾信科學幻想;如今我信的是聖經"。我母親與叔叔的這些言詞,說明兩樣事情。第一,信念的現實性。

"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神話造成的。這樣,所看見的,並不是從顯然之物造出來的" (希伯來書 11:3)。

當我母親與叔叔得到轉變後,他們很快 "因著信" 認識到,整個宇宙、以及其中所有的,都是神所創的。"信" 所指的是,被罪所迷蒙的心眼現被開啟了,得以看到造物主創世的至高無比的權能。

第二,他們所講的還說明,進化論理論也是一種 "信念" —— 但不過是偏誤的 "信念" 而已。我叔叔將他對科學幻想的信念轉到了 聖經上;我母親將她從前對進化論的信念本能地稱為 "痴癲的東西", 那也確實是痴癲的。

進化論者並沒有將自己的信念基于 "科學研究" 之上。他們雖然自稱如此,但他們沒有任何科學證據來證明世界的起源如他們所描述的那樣、或生命正如他們所說的那樣進化而來。在構思進化論的理論時,他們根本沒有采用科學方法。澳大利亞悉尼的氣候學家豪可博士(Dr. George S. Hawke)如此說,

科學只能可靠地研究現時的世界,但卻無法可靠地研究過去(如起源)與未來 (如終結命運),因為科學無法對此直接觀察。我認為,一切科學家都應非常慎重地審視研究對象的前提, 因為這將極大地影響他們研究的成果;他們也應極為謹慎自己在觀察之外所作的推論... 因此, 科學家只能假設、想象、或猜測生命的起源 (George S. Hawke, Ph.D., In Six Days: Why Fifty Scientists Choose to Believe in Creation, edited by John Ashton, Ph.D., Master Books, 2002, pp. 349-350)。

1998年三月的《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 上刊載了一側文章,題目是「地球上生命的起源」。文章內說, "科學是對能被測驗、能受觀察之現象的研究"; 但基督教的信念卻是 "對某種無形世界不可動搖的信念"。豪可博士對此這樣評論說,文章作者 "忽略了這一點, 就是生命起源也不具有所謂的 '能被測驗、能受觀察之現象'。(進化論) 也需借助於對無形世界的信念" (ibid., pp. 344-345)。

無人能測試或觀察世界的起源!所以,進化論的理論完全基于哲學,而不是基于觀察與測試的科學。比如,知名的天文學家卡爾.塞港(Carl Sagan)反復說過一句話: "宇宙是如今、過去、與未來所僅存的一切"。他如何得到此結論呢?塞港博士怎能測試或觀察這結論呢?他不可能辦到。因此,這結論便是基于哲學觀點的,並非科學調查的結果。它不過是基于塞港先生對進化論的 "信念" 所作出的一句言論而已。

我母親與我叔叔並非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但他們兩人都很聰慧。他們什麼東西都喜歡讀。生活在電視發明之前的許多人都是如此 – 讀物不離手。這樣,據他們本人的理解,兩人都看穿了進化論對宇宙起源概念的實質 – 它不過是某種理論而已。轉變成基督徒後,他們便將這毫無根據的理論拋棄了、並接受了聖經中創世論的立場。

麥加瑟博士(Dr. John MacArthur)雖然在基督寶血的問題上有錯誤,但卻很正確的評論了塞港所說的這句話﹕

"宇宙是如今、過去、與未來所僅存的一切" 是塞港的一句代表性名言。在其評價極高的電視系列片《宇宙》(Cosmos) 中,他毫無例外地每場都要把這話重申一次。這句話本身無疑是一種信仰的表白,並非科學結論。〔無論塞港本人、或是世界全部科學家的總和、都永遠無法靠任何科學方式去審視 "如今、過去、與未來所存在的一切。〕" 塞港這句話完美地揭示了當今物質主義 (進化論主義) 者是如何將自己的信仰教條誤認為正統科學 (John MacArthur, D.D., The Battle for the Beginning, W Publishing Group, A Division of Thomas Nelson, 2001, pages 12-13)。

無論《國家地理雜誌》的觀點還是塞港博士的立場,都是基于他們哲學觀念的 "信念",並非來源於他們科學測驗與觀察的數據。當人了解這一點之後,他便不會有任何理由去回避聖經中簡單明了的闡述,

"起初,神創造天地" (創世記 1:1)。

像塞港這樣的自然進化論者,常常嘲笑那些相信聖經記載的人。他們無法提供確鑿的科學證據來證實進化論的假設,卻總譏笑那些相信創世記記載的人。當威廉.J.埔萊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與寺構僕案件(Scopes Trial)發生的時候,這現象在世俗大學的課堂內就非常清楚地反應了出來。

埔萊恩在1896 、1900、和1908年總統競選中,三次被民主黨提名作總統候選人。當威爾遜(Woodrow Wilson)於1912年當選總統後,他指定埔萊恩作美國國務卿。埔萊恩努力為和平奔波。在1915年中,出於道德上的勇氣,他辭職抗議威爾遜總統將美國拖入第一次世界大戰。歷史證明,這場 "未完成" 的戰爭,並沒有像威爾遜總統保證的那樣, "使世界變得更安全、更民主"。如埔萊恩所建議的那樣,美國不應介入這場異國沖突,而應讓歐洲國家自己來解決他們之間的糾分。如果威爾遜總統聽從了埔萊恩的建議,我們甚至可能完全回避第二次世界大戰。埔萊恩對了;威爾遜錯了。

在他一生中,作為民主黨的領袖,埔萊恩總是支持改善農民於勞工的工作狀態, 並總與 "大公司、大資本" 作對 (那也正是他落選的原因 – "大公司、大資本" 花了許多錢來對抗他)。他提倡通過公眾來選舉國會議員;他贊同婦女投票;極力促進國際和平。換句話來說,埔萊恩屬于社會改革派;但他的自由傾向的根基在於基督教的普愛。他出名的 "金十架" (cross of gold) 演講,正是他為美國社會中 "小老百姓" (little man) 的雄壯請願詞。

埔萊恩相信聖經內的基督教信念是美國社會強壯的基礎與柱石。他作過許多演講,也寫過幾本書來反對在公眾學校中講授達爾文的進化論學說。他常常說: "為什麼基督徒們要被迫納稅來維持公立學校,其中卻傳授動搖他們孩子信念的進化論呢"?有趣的是,他的論據至今仍然成立。這問題不會自動消失!

在1925年的寺構僕審判案子中,埔萊恩站出來 "捍衛聖經的可靠性,與〔持懷疑論的〕律師戴柔(Clarence Darrow)相對。雖然他對一些科學上的問題沒有備好對答的言詞,埔萊恩對聖經的捍衛卻是合情合理的... 但〔由無神論者捫肯 (H. L. Mencken, –個反猶太、後又支持希特勒的人物) 所擺布的〕美國新聞界卻將埔萊恩丑化成一位 "紅頸鄉下佬", 在受過教育、又通曉 "科學" 的戴柔面前,他不僅丟自己的臉,也使整個正統基督教界的顏面無光... 埔萊恩在審判結束後幾天內便去世了" (M. A. Noll, in Who's Who in Christian History, edited by J. D. Douglas, Tyndale House Publishers, 1992, p. 112)。

捫肯與其他報界人士丑化埔萊恩,譏笑他對聖經的信念,可恥地詆毀這位優秀的公務員。但埔萊恩所提倡的協助窮人的許多社會改革建議,後來都成為羅斯福總統在美國經濟大蕭條期間所推行的 "新策劃 (New Deal)" 中的一部分。諾爾 (Mark Noll) 如此評價說, "埔萊恩在美國歷史上僅因寺構僕審判被人所紀念是極不公道的。他的一生,作為社會改革家、虔誠的長老會成員、以及一位徹頭徹尾的基督教政治家,他為現代福音基督教徒參政提供了一個極好的榜樣" (Who's Who in Christian History, ibid.)。

埔萊恩死後三十年,勞倫司與羅伯特.李(Jerome Lawrence and Robert Lee)寫了一個劇本,《承受西北風》(Inherit the Wind); 其中繼續因埔萊恩反對進化論的立場攻擊他。這出劇後來被拍成好萊塢的電影,其中把埔萊恩描述成一個心地狹窄、充滿偏見的迷信教徒。我手中這本《承受西北風》劇本(Random House 1955年版、Ballantine Books 2003年重印)的第121頁上,作者 (不符事實地) 稱埔萊恩為 "禿頭孤兒、超齡少年 (a balding orphan, an aging adolescent)"。在第125頁上如此描述埔萊恩, "你知道這人﹕他不過是一個嘩眾取寵、空談政治、揮舞聖經的雜種 (a Barnum-bunkum Bible-beating bastard)"。

從那時開始,美國自由派的媒體便總是如此對待像埔萊恩一樣的基督徒。如果現今一位穆斯林教的領袖、或是一個知名的〔猶太〕拉比、被媒體稱作 "禿頭孤兒、超齡少年... 嘩眾取寵、空談政治、揮舞〔經卷〕的雜種" 的話,那將會掀起怎樣的一場風波!我誠然希望不再有人講這樣的話!出於捫肯筆下的、與《承受西北風》中所顯示出的憎惡偏見,絕對不應在我們社會中佔有任何地位!

纂寫主要新聞媒體中攻擊埔萊恩文章的記者捫肯,當埔萊恩去世時說, "看來,我們把這狗仔子弄死了" (William Manchester, Disturber of the Peace: The Life of H. L. Mencken, Harper and Brothers, 1951, p. 183)。但捫肯錯了。我們必需看到,這位進化論信徒用來咒罵基督徒的言詞,只能顯明他的軟弱。如今,寺構僕審判結束八十年後,埔萊恩遠沒有被 "弄死"。是的, 他們將埔萊恩釘上了偏見與仇視的十架,但他並沒有停留在死亡中。他的事業仍在延續、隊伍日見強壯 —— 而且進化論陣營對此也非常清楚!許多著作如今對進化論學說提出了嚴肅的質疑與挑戰。例如畢息博士(Dr. Michael J. Behe)寫的《達爾文的黑盒子﹕對生化進化論的質疑》(Darwin's Black Box: a Challenge to Biochemical Evolution),以及單頓博士(Dr. Michael Denton's)寫的《處於危機中的理論 —— 進化論》(Evolution: a Theory in Crisis) 都對進化論發出了認真的挑釁。我手中還有另一本書,其中包括了五十個科學家所寫的論文。他們所擁有的哲學博士學位包括了生物學、生物化學、基因學、植物學、理論化學、地質物理學、動物學、地質學、氣候學、以及天文學 (在此部分列舉) 等領域。這些科學家都完全放棄了進化論的學說,並且都轉信了聖經中的創世論 (see John F. Ashton, Ph.D., In Six Days, Master Books, 2002)。

如此,進化論學說在科學界之內如今正受到不斷地沖擊。為什麼?原因在於,達爾文的理論經過150年之後,仍然未曾得到科學上的驗證。此理論到處充滿漏洞,並已落入風雨飄搖之中。然而,聖經卻挺然屹立,簡捷明了地聲明,

"起初,神創造天地" (創世記 1:1)。

如你以信念來投靠基督,你就會如我母親那樣說, "不知道我們怎能相信過如此痴癲的東西"?或如我叔叔伊利亞特那樣說, "我曾信科學幻想;如今我信的是聖經"。

來信基督吧!祂在十架上的死便會償還你的罪孽。祂肉身的復活會賜給你永恆的生命。當你靠信念來到基督這裡時,你便會獲得 "重生" (約翰福音 3:3、7)。當你如此重生之後,你便會選擇聖經,放棄科幻式的進化論;你便會了解那久經檢驗的古老真理,並能高聲宣稱﹕

"起初,神創造天地" (創世記 1:1)。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每週可以上網讀何博士講的道。網址: 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 <證道 / 宣道文稿> 連鍵。

證道〔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 L. Chan)領讀經文﹕希伯來書 11:1-3。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獨唱:《神有多大》
("How Big is God," 詞: Stuart Hamblen, 1908-1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