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3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論地獄 — 據衛司理牧師所傳之道改編

何博士著

CONCERNING HELL – ADAPTED FROM A SERMON
BY THE REV. JOHN WESLEY, M.A.
by Dr. R. L. Hymers, Jr.

主日,二○○七年一月七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講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January 7, 2007

"你只有一隻眼進入神的國,強如有兩隻眼被丟在地獄裏。在那裡蟲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 (馬可福音 9:47-48)。


今天早上,我向你們宣的道,是從約翰.衛司理 (John Wesley) 所講的《論地獄》改編而成的。喬治.惠特菲爾德 (George Whitefield) 與衛司理是十八世紀中最杰出的兩位宣道士。神利用了這兩人的宣道,將整個世界都點燃了。在他們侍奉下所來臨的復興是如此龐大,我們如今將其稱為 "第一次大覺醒"。我今天無法對此非凡歷史時期的事件詳加敘述,但簡單說起來,惠特菲爾德與衛司理將全世界搞得天翻地覆。惠特菲爾德是一位加文主義者;衛司理是阿爾美尼亞主義者。但他們兩個都強調人急需得到轉變。結果,成千上萬的人在他們的宣道下得到了轉變。當惠特菲爾德去世時,他遺言請求衛司理先生來在他的葬禮中宣道。衛司理在葬禮上,高度贊賞了這位宣道家。衛司理先生是傳統公理會的奠基人。

下面便是衛司理所講的《論地獄》一文。我今早用現代英語講給你們在座的人聽,將他講的主要內容轉達給你們,同時也保留了原文中的許多詞句。

衛司理使用的是新教與浸信教的傳統宣道方式。如今有多少傳教士能夠象他那樣去宣道呢?在現今這 "決志主義" 的黑暗時代中,很少人有膽量這樣去宣道。他們大部分人都畏懼控制教會的中年婦女。這些婦女們決定著英文世界中宣道的內容與方式。難怪我們如今沒有正式的復興!根據巴吶(George Barna)統計局的數字,難怪88%在福音教會中長大的年青人,一到二十來歲,便離棄教會,不再回返!難怪大部分男人憎惡出席教會!中年婦女絕不應控制我們宣道的內容與方式。我認為我們急需更多象衛司理如此宣講的道。

下面便是牛津大學碩士衛司理牧師所講的《論地獄》("Of Hell", Sermon LXXIII, Wesley's Works, Sermons, volume II,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79, pp. 381-391)。

耶穌把地獄描述成一個折磨人的可怕地方。祂說,未得轉變的人會在地獄中忍受無止息的、絕望的永恆﹕

"在那裡蟲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 (馬可福音9:48)。

你不應認為,這些對地獄的描述,僅是為極邪惡的罪人所講的。其實,基督這話無疑是對當時人間最聖潔的一群人所說的。在以上經文之前,在馬可9:35中,我們可以讀到,

"耶穌坐下,叫十二個門徒來說..." (馬可福音 9:35)。

我們經文中耶穌所講的話,是對自己的門徒所說的話。祂向他們描述了地獄,

"在那裡蟲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 (馬可福音9:48)。

因為基督是對門徒講這些話的,所以我們也應該對基督的朋友們如此來描述地獄。這題材並非僅為大罪人所講的。地獄這可怕的地方,人人應為其警醒。

聖經告誡我們,地獄是 "為魔鬼和牠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那些進入地獄的人會發現兩樣事情: (1) 他們失去的是什麼;以及 (2) 他們將得到的感受。我今天要講的就是這兩點,外加一些由此所引申出的思索。

I. 首先,考慮一下你在地獄中所失去的。

你將要失去的一切從你死的時辰開始。那時,你會失去一切生前世上的享受與樂趣。嗅覺、味覺、觸覺不再給你帶來任何快樂。你肉身已死,那取悅肉體的感受也就此止息了。在地獄的火焰中,人間一切的樂趣皆被遺忘,或僅在痛苦中得到回憶,因為你再也感受不到這些樂趣了。一切肉身與心靈的娛樂都就此永遠消失了。美在那黑暗的地方不存在。那裡毫無光明,只有燃燒的火焰。那裡絕無新奇之事,只有一副接另一副的恐怖場景!那裡沒有音樂,只有哭泣、嚎叫、以及切齒之聲;只有遭咒詛之靈對神的詆毀、以及他們相互之間無止息的抱怨。那裡絕無安慰你的東西。那些進入地獄的人,將成為永恆恥辱與受鄙視的對象。

如此,那些進入地獄的人將與自己生前所喜愛的一切相隔離。與此同時,那些進入地獄的人所失去的還有另一樣事情 —— 他們將與生前所愛的人永遠隔離。那些他們最喜愛的人,丈夫、妻子、父母、兒女、以及他們在人間最親密的好友,都會在一瞬間被奪走 —— 因為在地獄中友誼消失了。你不會有朋友親戚來安慰你。你會永遠失去他們的陪伴。

地獄中還缺乏另一樣東西 —— 天國。你將會永遠失去進入天國的希望。你將永遠見不到耶穌、見不到那些得救的人、見不到天使,永遠與天國絕緣。聖經說: "他們要受刑罰,就是永遠沉淪,離開主的面"。從主的面前永被驅逐,那正是毀滅的確切含義。而被驅逐意味著無盡的 "永遠沉淪"。

那些遭判處 "你們這被咒詛的人,離開我" 的人,所要經受的正是如此。即使再無其他,這本身便是一種多麼可怕的咒詛!但這並非一切。因為在你所"失去" 的一切之外,還要加上你在地獄中將要"感受"到的一切。這在基督所講的言詞中, "在那裡 蟲是不死的, 是不滅的",已表達得非常清楚了。

II. 第二,考慮你在地獄中將要感受到的一切。

首先你會感受到的,便是那不死的蟲。〔何博士注: 我相信此乃人間所未曾見過的真正的蟲。基督在此描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情形, "在那裡蟲是不死的"。〕

這還似乎描述了一種不安的良心,包括自責、悲哀、恥辱、後悔、以及對神的極端憤怒的明確感受。誰能忍受良心自責時所帶來的極端沮喪呢?許多人在這種沮喪中選擇了自殺,也不願苟且求生。然而,以上在世間所受的精神壓力,比起那些地獄中所要承擔的精神痛苦,便會是微不足道了,因為那時他們會完全領受遭觸犯之神的沖天憤怒!在此之上,還要加進你自己各種低下的沖動 —— 畏懼、惶恐、惡望、永遠無法滿足的奢欲。另外,還要添進許多低下的情趣 —— 妒忌、不滿、惡毒、和復仇。以上這一切,都會無止境地侵蝕你的靈魂,猶如希臘傳說中提底俄斯(Tityus)的肝臟被飛鷹不斷叼噬〔然後又不斷長出〕一樣。在這之上,如果我們再加上那些人對神的不息的憎惡,我們便能夠(並非完美地)了解到一些那不死之蟲所帶來的痛苦。

現在,再注意我們經文中的另外一些事情,

"在那裡 蟲是不死的, 是不滅的" (馬可福音9:48)。

基督說那裡"他們的(英文KJV譯本)蟲是不死的";然後又說, "(英文中的定冠詞the)火是不滅的"。這不同詞句的選擇絕非偶然。其原因何在呢?

解釋似乎是如此﹕這火對一切地獄中的人都是同樣的,只不過因其罪惡程度不同,對一些人來說火會更加強烈一點而已;但是他們的 蟲將會因人而異。每人都因自己不同程度的邪惡、會有不同方式的蟲來侵蝕他。蟲的如此變異乃是出於神的絕對正義: "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毫無疑問,這種正義會在地獄中馬上生效,並非僅在末日審判時才存在。每一個人都會在地獄中,因自己在人間的惡行,領受其相應的報答。此乃對他本人的報應。各人因自己生前所犯下的多種多樣的罪行,會領受無窮多式樣的懲罰。因此,基督用"這火" (普遍性的)、和"他們" (獨特) 的蟲 是很恰當的。

有人懷疑地獄中是否有真火 —— 物質性的火。我說這火毫無疑問是真的、是物質性的火。何為"非物質性的火" 呢? 那根本不存在 —— 正如 "非物質性的水" 完全不存在一樣。那完全是無稽之談,是自相矛盾的言詞。其實,我們甚至不應該說那是真火,更不應否認它的存在。即使那並非是〔你所了解的〕真火,又於你何益呢?那些認為這並非真火的人,至少同意那火是同樣可怕的、或更難受。如此,說那火不真又於你何益?考慮一下,基督講起那火時,不是當它為真火一樣講的嗎?難道全真的神能談起不真實的火,卻似乎當它是真火一樣講嗎?難道神想用稻草人嚇住我們嗎?神希望用不存在的東西來恫嚇我們嗎? 噢,願我們不如此去想!不要控告神是不真實的!不要將此愚昧加在至高者的頭上!

但另有人說, "火是不可能永遠燒下去、直到永恆的。按照自然法則,火焰會燒盡一切投入其中的東西;按同一自然法則,火一旦燒盡其燃料便會熄滅了"。

是的,在如今的自然法則下,火會燒盡投入其中的一切,然後便會熄滅。但謬誤在此﹕如今的自然法則不會一成不變、並非無法更改的。在如今的世界中, 這法則似乎無法更改,但地獄完全是另一世界。世界的情形在那裡完全與如今不同;現世的自然法則在那裡也會完全失效。在地獄中,任何東西都不會消失、任何東西都不再燒盡。是的,火焰如今燒盡一切物件;但地獄並不存在於現今的世界中、也不處在如今的自然法則之下。在那另一世界中,如今的法則不再適用。

甚至在如今的世界中,火也不能燒毀一切。神似乎給了我們一點未來情形的證據。如今在歐洲不是有一樣叫做linum asbestum〔石棉〕的不燃植物纖維嗎?如果用此纖維織成一條毛巾 (大英博物館現收藏了這樣一條毛巾),再熱的火焰也無法燒毀它。所以,即使在現今世界中,也有無法燒毀的物質〔石棉〕存在。

許多古典作家也曾討論過,除了被丟入火湖中之外,在地獄中仍有其他肉體上的折磨。湯母.闞畢司(Thomas Kempis)描述過將熔化的金子倒進財迷的喉嚨中。他還描述了其他許多適用於各人罪惡的處罰方式。我們偉大的詩人莎士比亞, 也曾描述過地獄中的人,將會如何經受多種形式的折磨。他們將不永遠逗留在火湖之中,而會被

復仇精靈強行拖入

冰川境內,然後又被帶回炎熱的

極端之中,其溫差變化叵測。

但在聖經中,我找不到一絲如此的描述!當然這是在我們思維中難以構思的一種情形。我們應僅靠聖經的描述來斷定。在我看,居住在永火中的折磨便足夠了。

有位東方作家講了這樣一個故事,說土耳其的一個國王,途徑一處,見一人即將墮入一深坑中身亡。結果,國王走過去踢了他一腳,使他從坑內被踢了上來,脫離了險境。故事繼續說,國王死後進入地獄,但他踢人救命所使用的那只腳,卻被允許置在火焰之外。即使這故事是真的話,它能如何安慰你呢? 即使你的雙足、甚至雙手聯雙足、都得到許可置放在火焰之外,這又如何安慰你呢?再或者,你的全身都被安置在火焰無法觸及的地方,只有一手、或者一足、被置在火焰中,你能否因此感到舒適嗎?你會感受好一點嗎?有許多基督徒的父母,曾經常對自己的孩子如此說: "把你的指頭放進蠟燭的火苗內。你能夠定手不動一分鐘嗎?那你又怎能忍受地獄永恆的火焰呢?" 如一根手指上的肉被燒糊,已是疼痛難忍,那當你全身都被投入燒硫磺的火湖中時,你的感受又會是怎樣呢?

"在那裡蟲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 (馬可福音9:48)。

III. 第三,考慮一下與不死之蟲和不滅之火有關的其他幾樣事情。

第一,想象一下在地獄中圍繞你的人。我們常常聽一些在監獄裡的人說﹕ "真希望我能在其他地方被吊死。在這監獄裡的人真是可惡至極!" 但即使在我們最糟糕的監獄中、那些最邪惡的罪犯、與地獄中的囚犯相比,似乎也是良民了。你是否願意被投入一間囚牢,與那些謀殺犯、系列殺人犯、性瘋狂病徒、食人犯、以及虐待狂徒為伍呢?你能夠忍受與這類人,在一個牢房內同度一晚嗎?同度一個月?一年?永恆?

中世紀天主教宗教法庭的囚徒看守,當他們看到囚犯的忍耐度達到極度時,甚至也會暫停一下對囚徒的折磨。他們當時停止行刑,原因是怕囚犯死亡,因為他們的規章禁止他們把囚犯搞死。同時,受折磨的囚犯常會昏厥。之後,短時內便不再有痛覺。可是在地獄中掌刑折磨人的,比任何天主教法官或行刑官都邪惡。地獄中的行刑官不會帶有任何憐憫。沒有一個人會阻止他們去竭盡全力折磨周圍的囚犯。按照聖經所說,你將被 "交給掌刑的"。那鬼魔般的掌刑官,有足夠時間來更換他們折磨你的千萬種方式。毫無疑問,如果神允許的話,邪靈能夠將人間最勇敢的人驚嚇至死。在毫無神的庇護之下,請你想象一下,在地獄中的這些鬼靈將會如何來處治你呢?

第二,想一想這一切肉體、心靈、理智上的折磨,將會永無止息、永不間斷地持續下去。痛苦將永無盡頭。按聖經所說,他們 "受痛苦的煙〔將日日夜夜〕往上冒",日夜無休。一天二十四小時內,在地獄中的折磨時時都在進行著。古代詩人(荷馬或彌爾頓 —Homer or Milton)無論是怎樣夢想的,地獄中不會有閉眼休息的時刻。無論你受的折磨是多麼難忍,無論你的疼痛是多麼劇烈,昏厥的可能在地獄中是不存在的 — 連秒鐘都不可能。你永遠不會睡著,或失去知覺。相反,你會持續地受懲罰的折磨,日夜無休。

另外,在人間患精神沮喪的人,能時常因各種因素分心而得到緩解 — 氣候的變化、一絲陽光的閃爍、窗外兒童玩耍的歡快聲音、或者音樂的聲音。但在地獄中的人,絕對無法獲得任何娛樂與分心的事情 —— 連一分鐘都不可能得到﹕

徹底的〔日、月〕全食!

沒有季節的更改;沒有朋友來賜予安慰;沒有音樂;沒有生意來掌管;只有無法間斷的、一幕接一幕的恐怖情景。他們...

全身警醒地顫抖著,
每一個毛孔都滲出痛苦!

並且這磨難不會終結。多麼可怕的思念!你將被囚禁在地獄中,直至永恆!有誰能數清遍野的雨點、海邊的沙粒、或者永恆的時日?人間一切的痛苦,都能因對解救的期待而得到緩解。甚至死亡也被在人間受難的人當作得解脫的途徑。但在地獄中,你永遠不死。因此,連死亡的希望都被剝奪了。在地獄中,人世間的

萬望具寂 — 僅存絕望。

那裡的痛苦永存。是的!那裡的痛苦永不止息

永不止息!—— 那裡,墮落的靈魂
淪入那無盡與黑暗的深淵!

如果百萬日、百萬年、或百萬時代已經結束了,你仍僅僅蹋入永恆的門檻而已。你身心的痛苦,在百萬世紀之後,仍沒有向解脫靠近一步。當你被投入"to pur, to asbestos" 時,我要強調地說: "那火,是永不熄滅的"。一切都在此止息了﹕

"在那裡蟲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 (馬可福音9:48)。

結束前,我想引用下列以撒.瓦茲博士 (Isaac Watts, D.D., 1674-1748) 的話﹕

難道我們沒有見過,在我們左右的許多罪人,一個接一個地遭到剪除嗎?除了神的恩典外,還有什麼正在一周接一周、一月接一月... 地延緩祂對我們的處罰呢?我們因重復對神的抵觸,又多麼時常地招惹著對自己沉淪的判決!但我們仍在祂的面前生存著,聆聽著希望與救恩的良言。噢,但願我們能回頭觀望,為自己已在那可怕而又危險的懸崖邊徘徊了如此許久而顫抖!讓我們盡快逃向〔耶穌基督〕避難吧。

是你該走向基督的時候了,是你該得到祂寶血清洗的時候了。如你不走向基督,從而得到轉變重生,你將很快進入〔一處〕,

"在那裡蟲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 (馬可福音 9:48)。

(宣道結束)
你可以每週上網讀何博士講的道。
網址: http://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宣道文稿〕鍵。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 L. Chan)領讀經文﹕馬太福音 25:41-46。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獨唱: 《幾乎被說服》
" Almost Persuaded " (詞: Philip P. Bliss, 1838-1876)。


宣道提綱

論地獄 — 據衛司理牧師所傳之道改編

何博士著


"你只有一隻眼進入神的國,強如有兩隻眼被丟在地獄裏。在那裡蟲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 (馬可福音 9:47-48)。

I.   考慮你在地獄中所失去的。

II.  考慮你在地獄中將要感受到的一切。

III. 考慮一下與不死之蟲和不滅之火有關的其他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