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大學生們作的見證

何博士著

COLLEGE STUDENTS GIVE THEIR TESTIMONIES
by Dr. Robert Hymers

主日,二○○六年一月二十九日
前一半在早禮拜、後一半在晚禮拜中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講之道

Half of this sermon was preached in the morning, and the other half in the evening,
Lord’s Day, January 29, 2006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只要心裏尊主基督為聖。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得前書 3:15)。


這句經文告誡我們,每個真正的基督徒都應做好準備,隨時回答世人的詢問,陳明自己在救主耶穌中所持有的盼望。「心裏尊主基督為聖」指的是內心對耶穌的尊敬、榮耀以及崇拜。或者說,我們愛基督,並敬仰祂,「心裏尊主基督為聖。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時〕,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我們也應渴望得到這種機會去向人解釋自己內心的盼望。奎斯維爾博士(W. A. Criswell)講到這句話時說:「基督徒應隨時準備〔向詢問者〕說明自己信主的理由、及自己所懷的希望」(The Criswell Study Bible, note on I Peter 3:15)。「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亨利.摩利斯博士(Dr. Henry M. Morris)說,我們回答非基督徒的詢問時,態度「應是溫柔敬畏的,不帶任何傲慢吹噓... 基督徒的回答不應該是無知的,同時也不應充滿傲氣」(The De­fen­ders Study Bible, note on I Peter 3:15)。

因此,每一個基督徒都應該隨時準備回答他人的詢問,陳述自己在耶穌基督中盼望與信念的理由。回答的態度應帶有溫柔敬畏之心,而不是在斗嘴取勝。

「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得前書 3:15)。

每一個基督徒都應該隨時準備好去作見證,陳明自己如何得救、以及自己信念的根基。在友善的牧師與執事的詢問下,他首先向他們如此陳述自己信念的理由與轉變的方式。 之後,他便要回答帶有敵意的外人,陳明自己轉變作基督徒的緣由。無論如何,他總應隨時準備好作出清晰的轉變見證,講明自己為何成為基督徒,為何信靠基督。

今早與今晚,我將讀幾篇我們教會中幾位大學年紀的年青人寫的見證 -- 他們在最近幾個月內轉變成基督徒。將自己的見證寫了出來,他們正是按照使徒彼得所告誡的那樣去作。

仔細聽幾則他們的見證。希望從中你能學到許多東西 -- 更希望你能領受與他們相似的經歷 -- 並能在這之後向任何問你的人明確講述自己成為基督徒的理由。望你從這些見證中汲取你所能吸收的一切,然後靠向基督而得救。這樣,若「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時,你也能作出類似的見證與回答。

見證之一

二○○四年三月二十日星期日早上,我照往常早上的常規,起來後刷牙、穿衣,在開車去教會的路上作了簡單的禱告。雖然我基本上知道早上的宣道將會是有關基普森(Mel Gibson)的電影,《基督殉難》(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 我卻一點沒有預料到,今早的道將會開啟我的眼目,領悟基督對祂敵人所懷的愛。約翰福音三章16節在我心中似乎帶上了全新的含義,我腦海裏反復重現著羅馬士兵將耶穌雙手釘在十架上的場景。

在何博士繼續宣講基督的愛時,我似乎感到了那釘穿基督雙手的釘子正在刺穿我的心。落在我心目中釘子上的每一錘,都令我更深地感到自己的邪惡,更深地因基督為我所忍受的痛苦而悲傷。

接下去便是跟凱根博士(Dr. Cagan)進咨詢室的時候了。我為自己所犯下的罪惡深感內疚。記憶中我犯過的種種罪惡,令我毫無疑問的認清了自己罪犯的處境。

在凱根博士與何博士繼續與我交談中,我似乎聽不進他們說的一句話,因為我正因耶穌所受的苦難、為恐懼、為自責、淚流滿面。我不禁心潮起伏,思緒萬千,無法定神思索。然而,我清楚地回想到幾個人曾對我講過的話。Matsusaka先生對我說過,「這裏每一個人都全心支持你的轉變。」我也清楚地記得凱根博士對我說過的,「耶穌愛你。祂對你毫無怒意。」我想到,祂本應惱怒我。沃德利普博士(Dr. Waldrip)也告誡過我,「世上沒有事情是『偶然的』,萬事截有其緣,」都在神的預測之中。我這時想到了我來教會的經歷,非常清楚地證明了神的恩典與憐愛。何博士告訴我,「祂所要求的一切,就是你看到自己對祂的需要」(Joseph Harts hymn)。我這時的確看到了自己對耶穌的需要。我同時也不斷告誡自己,「我毫無出路」了!當我跪下禱告時,我內心更是混亂了。現在回想起來,我知道那正是魔鬼為阻擋我信靠耶穌的作為。我這時想到,「我一定要信靠耶穌。」不知如何,那些混亂的思念忽然消失了,我便投向了耶穌的懷抱。靠對主耶穌基督的信念,靠祂清洗罪孽的寶血,我得救了。我眼前一切沒有改變,我也沒有感受到沖動的情緒。重要的是在上天所發生的事情 -- 耶穌用祂的寶血淹沒了我的罪惡。

許多天我從一早起床到臨睡前的禱告,終日都在思考有關耶穌基督的事。現在我發現自己對救主有著極深的愛。但在我得救之後,我仍然多次懷疑自己的轉變與得救,認為自己不配得到祂寶血的清洗,也不配得到祂的愛。有時,我餐前忘記了謝恩;有時我仍然犯罪。我雖然非常肯定自己仍然是個失喪之人,但何博士告訴我,「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我所作的、所說的、無法能夠表明我對基督所賜之永生的感激心情。

人絕對無法足夠感謝像耶穌這樣的一位英雄;我所行的一切,也不可能接近完全報答祂為我所做成的一切,猶如一條從樹上被救下來的小貓,根本無法表達它對消防隊員的感激一樣。但實際上,一切比那更加珍貴。耶穌不僅洗淨了我的罪孽,祂為此甚至放棄了自己的生命,為像我這樣的罪人們獻出了自己。

言詞很難表達出我對主耶穌基督的感激之情,感謝祂為我所做成的一切。但在聖經中,我曾讀過一句話:「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約翰福音 15:13)。我怎能償還如此寶貴的奉獻呢?當我繼續沉思基督無法測度的愛時,我只能感到詫異。我的主不單只為我而喪生,祂獻身時我仍然是祂的敵人。祂治愈了我致命的心病,同時給了我永生。世上無人配得到如此的愛。但耶穌所求的,僅是要我去信靠祂。無論我如何去謝恩,無論我作多少福音工作,無論我奉獻多少金錢,都無法接近償還我欠主耶穌的債。

見證之二

我於二○○二年八月十三日星期三得到轉變。

在那之前的星期一晚上,我在急忙中匆促地回家。一天的工作令我非常疲倦,但罪的重擔更難忍受。 一路上,記得我這樣自言自語說:「我忍受得太久了,不能再繼續背這擔子了。」那星期天晚上聽完何博士講道之後,我深感不安。星期一晚上,我聽過的道又一次重現在我的腦海裡:「〔多疑的〕多馬從他的不信中被解放了出來,」以及「奇克.亨(Chick Hearn,洛杉磯湖人籃球隊播音講解員)的去世。」過去聽過的宣道也不斷顯現在我腦海中。

星期一晚上工作時,我記得一些同事曾關切地問我是否一切正常。但我一直沒有回答任何人的問話。直到我經理問我:「你今天怎麼了?似乎有什麼心事」,我才回答他說我一切正常。但這回答令我自己不安,因為那並不誠實。我回答他問題時並沒有作思考。並且,我回答時的態度粗暴。那是我回避任何交談的方式,雖然即使我想嘗試回答他,我也無法辦到,因為我內心非常混亂,為罪的自責超過了周圍一切生活嘈雜。沒有任何事情能夠使我歡笑,令我得到解脫。我似乎完全喪失了控制。我必需說明一下,在如此罪惡重壓之下,我仍可以工作、走回家,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跡。我記得許多人那天曾想幫我解脫心頭的苦悶,但我就是不想與任何人打交道。

我回家的路上,心頭浮現出過去聽過的宣道。比如,那位財主在地獄中「極為痛苦,舉目遠望」,「你趁著年幼... 當記念造你的主」,以及「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的稱義。」在我步行回家的路上,這一切都涌上了我的心頭。並且,這些經文每次浮現時都帶來了對我的譴責。一路上,我看到許多路過的車流,行人。他們中有些人沒有任何表情,有些人表現著不滿與憤怒。我開始思考生命與死亡,思考人生是多麼脆弱。當我思考到奇克.亨的去世時,我將牧師所引申的幾條教訓應用在自己身上,心中開始產生一種無名的畏懼。我想到,「現在死去怎麼辦?」「我不能在如今這種狀態下去死。」看到周圍的過路人,似乎都如牧師何博士所講的,各個猶如行尸走肉,對自己的靈魂毫無關切。這樣,我一路走,一路想。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一點了。我仍然不想睡,便打開John Angell James所寫的《迫切的尋求者》(The Anxious Enquirer)一書,開始讀起來。一章接一章讀著。然後我又抽出一些打印出來的牧師所宣的道來讀。之後,我跪下向神祈求原諒﹕「我是一個罪人,原諒我吧,耶穌。」我不知道向誰祈求,或者如何禱告。我仍然感到禱告沒有帶來任何安慰。我祈禱說:「我迷失了,滅亡了!」

在這一切之後,我躺在床上,想到牧師何博士一次講道結束時這樣說:「望向耶穌,仰望祂。祂愛著你,渴望拯救你。祂來正是為了拯救像你這樣的罪人。祂死在十架上來償還你的罪債。祂現坐在上天神的右手邊。如果你信靠祂,祂的寶血便能夠清洗你一切罪孽。」我忽然認識到,我無法拯救自己,因我是一個罪人,仍然未曾得救。我內心充滿了爭斗。最後,耶穌拯救了我。得救前,我曾經嘗試靠相信所聽過的教義來得救,但那對我毫無幫助。我不再靠自己去拯救自己, 我讓耶穌基督來拯救我。祂果然救了我﹕就在那個時刻拯救了我。之後我說,「我信靠了耶穌,祂拯救,我便得救了。祂為我而死,我的罪便得赦免了。」這一切都在瞬時間同時發生,耶穌基督辦成了一切。祂死在十架上來償還我的罪孽,擔待對罪一切懲罰。我根本無法插手作任何事情。我解釋不清如何在那一瞬時內所發生的一切。我所知道的一切就是,耶穌基督拯救了我。

見證之三

許久以來,我一直在抗拒神,棄絕祂兒子的祭獻。我開始感到骯髒不適。但每一次聽的道都從左耳進右耳出。問題就是我總與我同學混日子。我進入咨詢室根本不帶任何自責感。一次又一次,我逐漸感到聖靈已經開始放棄我了。

我開始為自己的靈魂祈求神,望祂將我的罪顯明給我看,因我知道祂正等候著將來對我的審判。我開始產生對神的敬畏,開始看到自己正在犯的、以及過去已經犯下的罪惡。我曾非常愚昧地認為,我可以循序漸進地逐步得救。可是癥結在於我仍然想繼續犯罪。

我聽到的道開始深入我的內心。我最終意識到,罪的確是不值得。我在現狀中繼續下去有何益處呢?這可能是我得救的最後一次機會了。

在一月份的系列宣道禮拜中,我聽見一位教會領導為我的轉變祈禱時,我想到,「我還在等候什麼呢?」沒有什麼比耶穌在十架上對我的邀請更加有力了。那天,我離開家的時候,心裏帶著的正是這些思念。

最後,在二○○五年二月二十七日〔禮拜天〕,我得到了轉變。在那天晚上的宣道與咨詢談話中,我一直在思考我的靈魂與罪惡。我為罪非常內疚自責,看到自己在神的眼中是多麼丑陋。記得我在想,如果我現在死去的話,我會直落地獄。這時,猶如長矛刺穿我的心,我突然看到自己需要耶穌和祂的寶血。

在這時刻,祂對我的愛是如此真實。雖然以前聽過這多少次了,我如法利賽人一樣心腸堅硬。但這時,我的心終于被神的道所破碎。我看到了耶穌為原諒我所作出的犧牲,為清洗我的罪所流的寶血。如果我所需要的都在耶穌基督中,我還要追求其他什麼呢?

在咨詢談話中,凱根博士問我是否願意離棄一切的罪。我回答,「是。」然後凱根博士問我是否能信靠耶穌和祂的寶血。我又回答,「能。」我知道自己是一個罪人,而唯一能夠治愈我的就是主耶穌的血。寶血乃是唯一的良藥。對主耶穌的信念乃是我唯一接受治療的途徑。耶穌正張開祂的雙臂來接收我。我只要走向祂便是了。

這時我跪下,去到了祂那裏。我所做的很簡單﹕拋棄一切的罪,走向祂。我將自己投向祂,平躺在祂的血中。這不是言詞所能解釋清楚的感受。我喜不自禁的感謝神,因祂用恩典遮蓋了我,祂兒子耶穌用寶血償還了我的罪。

信主並得到寶血清洗之後,我走在街上都更有信心,知道我如果死去,我會清白地站在神的面前,並靠耶穌而稱義。祂的血如今對我來說是真實的。我每天都感謝神對我靈魂的恩典。我也感謝何博士,他如此關切我靈魂的命運,在宣道中竭盡全力。我還感謝凱根博士,對我的關切無微不至。每逢我需要幫助時,他都在我身旁。如今,我可以帶著耶穌的血作為我的護照進入聖城,站立在神的面前;主耶穌在十架上為我獻身,並將祂的愛施展到我身上 -- 對祂我將永遠深懷感激。

見證之四

在得轉變之前的那天晚上,我醒悟到自己的罪與我靈魂的可怕狀態。在咨詢室內,我聽說,並非我的自責或者內疚的程度拯救了我;使人得拯救的是耶穌基督、以及祂清洗罪惡的寶血。雖然我還不知道,聖靈已經開始令我自責了。

第二天晚上,牧師何博士告訴我,下一次他宣道將會以我做對象來講。那天我離開教會時,忽然感到內心有對自己罪惡的沉重感。那時,「我的罪常在我面前」(詩篇 51:3) 這句經文的確是一個現實。我心中所思考的僅有,我如何冒犯了一個神聖與全知的神。不單只我犯過罪,我本身正是罪,根本無法在神的面前行出任何義。我所做的一切在神面前盡都如破布一樣骯髒。我常回想起,我如何總在咨詢室內尋找恰當的詞句,去「通過」牧師或執事的檢驗。我一絲一毫沒有擔心記錄在神上天冊子裡的罪惡 -- 我的罪惡。我唯想得到教會的接納。

那天我為罪惡的自責幾乎是無法忍受,全部身心都被佔據了。除了思考我記載在神冊子裡的罪惡之外,我再也無法思考任何其他事情。我嘲笑過全能的神、藐視了救主 -- 祂貶低自己,踏入了人的地位,為我受了苦、流了血、最後死在十架上。而我所希望得到的一切僅僅是「通過」咨詢室的檢驗,加入教會。

第二天晚上,牧師何博士講道的題目是,《你仍然能夠得救》。講道中,他告誡說,我毫無理由再繼續失喪了。若想擺脫自己的罪,人只要望一眼耶穌就足夠了,我的罪便能夠從上天的冊子裡被涂抹掉。雖然我聽牧師提過這道理幾百次了,這次我的確聽進去了。

這時我內心的自責是如此強烈,我所思考的只能是如何才能從自己的罪中被解救出來。我下決心那天如果不真正得救便不離開教會。在咨詢室裡,牧師何博士要我跪下、望向耶穌、然後走向祂。在那時刻,眼中帶著淚水,我將自己投向了耶穌。我靠著幼稚的信念信靠了耶穌,祂便拯救了我。在那個時刻我走向了祂。我只不過簡單地望向了祂,祂便將我從我的罪惡中拯救了出來。

祂正是這樣做了。祂救我脫離了我的罪孽,脫離了地獄中永恆的懲罰。記載在上天冊子裡的罪孽,現已被耶穌基督的寶血洗去了。祂在各各他灑下的寶血現在上天正在清洗著我的罪孽。我曾死在罪惡與過犯中,現我在那為我流血、為我受苦、為我而死的耶穌基督中得到了新的生命。

現在,祂是我的救主,坐在上天神的右手邊。祂為我所付出的代價是我永遠無法償還的。我所能做的一切只有榮耀祂、侍奉祂、贊美祂。只有通過神的恩典與慈悲,我才得到了對罪的自責,被吸引到耶穌基督的身邊。每一天我都在感謝神,祂將我安置在這樣一間教會中,在敬畏神的牧師、父母、與導師的引導下,能夠去侍奉耶穌基督。希望我能夠與其他年青人一起,擔負起支持這間教會的擔子,繼續將其建立擴大。

我渴望這天的來到,那時我能夠面對面地目睹我的救主耶穌基督的顏面。

見證之五

我得到轉變之前的一個禮拜,何博士講的一次道令我非常不安。整整一個星期,我一直在思考這道。道文出於約拿書二章9節的最後幾個字,「救恩出於耶和華」。牧師宣道中講的非常清楚,一切救恩的工作都是神通過耶穌基督所做成的。人在這奇跡中是無法貢獻任何努力的。

我之所以因這道深感不安,原因在於我總在努力靠自己的善工來得救。我在咨詢室中已經有幾個星期的過程了,但卻一直未因自己邪惡的狀態而震驚。我所作的任何事情都毫無幫助,只能罪上加罪,使我繼續棄絕耶穌和祂的寶血。

我聽完這次宣道後,聖靈使我認識到我的罪惡,看到我的墮落性,以及自己是怎樣一個失喪的罪人,對神完全無知,完全與神為敵。我正走在下地獄的路上 -- 正是我配得到的。無論如何我也無法改變這命運。我深怕在那時刻我會被神處死,在毫無準備中面對神,面對審判。這一切真理每天令我惶惶不可終日。

我以為,像我這樣的罪人不配得到神、不配祂的恩典。在我一次又一次棄絕了祂的兒子之後,我非常確定神已經放棄我了。 現在,我又得到了一次聽道得救的機會,我便用心地去聽。那天是星期六,宣道的最後一句話是,「當望向基督,不要望亞當。」這令我意識到,救恩的關鍵在基督的身上,不在任何人的身上。但那天我仍然沒有信靠基督。

但是,第二天早上,我的罪似乎變得無法忍受。當牧師宣道講到猶大時,罪的擔子變得越來越沉重。像猶大一樣,我所看向的目標不是耶穌,而是人。那時,神使我了解到,若想靈魂得拯救,我必需望向自我之外,進入基督才可以。當時我非常急切地需要耶穌基督來原諒我的罪。

宣道結束後,當我上樓去咨詢室的路上,我開始思考耶穌到底為我做了些什麼。祂為我遭羞辱、被唾棄;祂遭毒打、挨鞭撻;祂親身帶著我的罪,為我這樣一個罪人灑血喪失;祂為我的罪孽忍受了懲罰;祂代替我死了,又從死中復活來賜給我永生。這一切祂所做成的事情,都是因為祂對我的愛。在此之前,我從未看到祂如此的愛心,我也從未看到如此愛心的顯明。

那天早上,靠神的恩典,我真正認識了耶穌基督。神賜給了我信念來信基督。基督作成了一切救恩的工作。我墮落的心裏妨礙了我信靠耶穌。神吸引我接近祂的兒子。祂對我顯示出極大的慈悲,向我施憐憫,雖然我根本不配得到任何一絲如此的愛心。神通過耶穌將救恩的禮物免費賜給了我。我信靠祂的那時刻,祂便用祂充滿能力的寶血洗淨了我。我的罪得到了祂的原諒。用祂的寶血,祂洗淨了神冊子上我的罪惡。在神的眼中,我成了清白的義人,穿戴了基督的義。

我永遠無法償還耶穌為我所作的一切。我逃避了地獄的懲罰,不再是罪的奴隸,成為基督的僕人。一切贊美與榮耀歸耶穌。

見證之六

神為罪所設的祭獻在祂的獨子耶穌身上,祂的寶血能夠清洗我們一切的罪。這乃是我一生都熟悉的道理。小時候,我對神的看法非常浮淺與不實在。對祂的兒子耶穌,我也有同樣的感受,不願意對神、對福音去作認真的思索,把這一切放在超越我理智所能理解的範疇之外。有時,神從我內心督促我去考慮自己得救的事情。因我聽過的基督福音的宣揚,我時常有內心感受到的緊張與不安。但這一切感受與耶穌沒有直接聯係,沒有任何因處犯了全能的神所帶來的自責。對罪的思考似乎都對我靈魂沒有任何觸動。

在此狀態下的很長一段期間,以及一個假轉變,令我完全失去了生氣。耶穌仍然沒有原諒我的罪;與神的關係仍然沒有得到完滿的彌補。有人當面指出我失喪的狀態,以及我在犯罪之中的無所謂態度。以此,神又一次恩慈地召喚我驚醒過來。祂用安靜微小的聲音又一次在召喚著我。小時候,我曾聽見過這聲音,但由于孩童的愚昧,我完全忽視了祂;如今,我開始理解這聲音的含義了。神清楚地使我看到,我觸犯了祂的律法、極端傲慢、自大,在生活中忽略了祂。我無法回避這真理。通過宣道、咨詢談話,通過以往的讀經、聽道、以及自我反省,一切都真實地顯現在我的面前,充滿了我的心靈。

○四年夏令營接近結束的幾天內,我內心一直在爭斗是否要在自己得救的問題上向神讓步。聖靈令我對神產生了敬畏,認清了自己在神眼中的滔天罪惡。有生以來第一次,我不單只對自己犯下的罪開始擔憂,而且從內心真正地承認了自己配接受神要降在我頭上的一切懲罰。看到自己罪惡的嚴重,我祈求神的慈悲。但這只將事情搞得更糟糕﹕因為我清楚自己早已經接受了過分的恩典與慈悲。在對神的敬畏下,明知自己得罪神的許多惡蹟,我努力去張望耶穌。我知道耶穌是罪與稱義的答案。但我如此沉迷於自己的張望,以至又一次將自己騙入了虛假轉變的圈套內。那之後的一段時間,我非常興奮。但那短時間的興奮很快過去了。又一次,行尸走肉的我,對神、對人都毫無用處,沒有對未來與永恆的希望。作為一個未得原諒的失喪者,我開始嘗試去作祂歡喜的善工。但我又一次面臨著神-人基督耶穌的問題﹕我仍然沒有完全信靠祂。顯然,耶穌確實存在過。同時我也接受如此的事實﹕祂為我灑下了祂的寶血,而且經受了不可言喻的痛苦來原諒我的罪。但這一切似乎與我無關。我仍然感到自己在祂面前躲躲藏藏。

○五年七月十七日星期天晚上,牧師何博士講道的內容是「馬丁.路德論稱義」。在那段期間,牧師宣道的著重點放在基督的寶血上。血始終佔據著我全部思維。羅馬人書三章25節中這句話確實點重了我的要害:「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著耶穌的血,藉著人的信」。那時,我非常渴望對耶穌與其寶血懷有信念,但那似乎是我這樣一個肉體凡胎的人無法達到的境界。我又一次感到無能為力了,為自己無法簡單地去「藉著信、憑著祂的血稱義」而感到沮喪。

何博士與凱根博士在咨詢室裡與我談話。我告訴他們說,我很確定自己仍然沒有得救,仍然對耶穌不懷任何信念。他們告訴我說,這種為救恩而畏縮、在自我傷感中尋安慰、不願鼓起勇氣作出負責任的信主決定的態度,是膽小怕事的作為。還有,多年聽道以及對聖靈的回避,使我的心靈過于詭詐、變態,令我根本無法以所謂「正確的、」可接受的方式來信靠耶穌。

他們告誡我將那一切置之度外,以「任何方式」走向耶穌。單獨一人在房間裡,我這時感到除耶穌以外,世上再沒有任何其他事情值得關切了。我知道祂就是神為世人、為我所提供的帶血的贖祭。我跪下向耶穌呼喊,重復幾次對祂說:「耶穌,請您拯救我。」我沒有像過去一樣預先構思自己要講什麼。當時除了向耶穌呼求,希望靠祂的寶血得救之外,我根本沒有任何其他出路。

我完全被耶穌與祂所奉獻的救恩征服了,心中除耶穌和對祂的信念之外,再也沒有余地去包涵自己的努力、或去行善工的嘗試。僅有耶穌才能使我在神面前有立足之地。這令我驚奇。耶穌對一切真心渴望祂的人來說隨時可得 -- 這實在是不可思議。這次我投靠耶穌的嘗試似乎又會落空。但當我不去依靠自己的能力與思維,當我全心全意地望向耶穌,祈求祂的原諒時,那便是神的真實意願。

那便是我信主的時刻。靠祂為我的罪灑下的寶血,救贖的工作已經成了。如今我只能說,因祂通過聖子所賜的奇異救恩,一切榮耀歸於神。如今我可以確認道,我的罪已經得到了赦免。現在我的夸耀僅在基督與祂的寶血中,在祂通過十字架所完成的救贖工作中,以及我如何能在神面前,靠對基督的信念而稱義。贊美主!

見證之七

我於二○○五年一月二十六日〔星期三〕得到轉變。我投靠了耶穌,我的罪被祂的寶血清洗一淨。我的轉變完全出於神的恩典,我只不過靠信念、憑著祂的血走向祂而已。我還記得那時刻,我不再信任自我、而將一切的信心放在了耶穌的身上。

在我得轉變以前,我總認為我可以靠參加教會、靠行善來得到轉變。我想,每個星期參加禮拜便可以使我稱義,神便會令我得轉變。善工越多,我就越接近轉變。噢,我大錯特錯了。實際上,我做的善工越多,離基督就越遠。

〔原因在於〕我仍然帶著天主教徒的思維。小時候,我參加的是天主教教會,但從來聽不懂神父所講的東西。他們只教會了我,行善與作懺悔可以帶我進天堂。對此,我的心地是如此固執,以至許久無法將這概念趕出我的腦海。當牧師何博士宣講耶穌時,我總開小差,心不在焉地胡想,根本沒有把何博士所傳的福音認真對待。

一月接一月地過去了。我開始用心聽宣道所講的內容。之後,進咨詢室去談話。雖然我仔細聽了何博士與凱根博士有關得救的勸告,仍然在思想上像一個天主教徒。咨詢中的談話對我影響不大,因為我仍然在依靠善工來得轉變。結果我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虛假轉變。許多次,我認為轉變時我內心需要充滿某種感受,那樣,神便會賜給我一顆新心,改變我的心地,我便會具有不同的感情了。在對這種對「感情」的追尋中,我忘記了耶穌。虛假轉變的經歷令我非常沮喪。我一直不願意正視自己的墮落境況而轉向耶穌。

我嘗試了一切人能想象得到的方式來糾正自己的罪行,僅了一切努力不再犯罪。我總想不靠神來改良自己。噢,我又一次錯定了。我如此的自私、自以為是,根本沒有把神放在放在眼裡。自己扶助自己,以此回避追求耶穌基督。

聖靈曾令我為罪自責過,但這種內疚感持續的時間不長。聽完宣道進入咨詢室談話時,我便盡力追想過去宣道中所講的內容,支吾其詞地搪塞。但這些言詞對我毫無意義,對實際生活毫無影響。我總不願去反省自己的罪,卻熱衷于挑剔他人的過犯、審視他人的轉變。

二○○五年一月,我們教會舉辦了系列宣道會。這次,事情與往常不同。我開始每天祈禱,總想單獨相處,去反省自己的罪。我注意到所宣的道非常清晰 -- 救恩是主耶穌基督免費賜予的。 我理解到聖經的每一詞句都是真實可靠的。 我相信了聖經中所記載的一切: 耶穌是如何來為償還我的罪孽來死在十架上;祂又如何在第三天以骨肉復活了;現在祂正坐在神的右手邊。

我以一位腐敗的罪人身份來到基督身邊,對自己一絲不帶任何希望;唯有耶穌基督才是我的盼望。在神凡事都能。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投靠耶穌,使自己的罪得到祂寶血的清洗。我信靠了祂的寶血。那時刻,我便得到了轉變。

(宣道結束)
你可以每週上網讀何博士講的道。
網址: 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宣道文稿〕鍵。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獨唱:
Jesus is the Friend of Sinners,(詞﹕John W. Peterson, 1971);
Oh, How He Loves You and Me,(詞﹕Kurt Kaiser, 1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