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我們要信靈知論的基督嗎?

何博士著

SHALL WE BELIEVE IN A GNOSTIC CHRIST?
by Dr. R. L. Hymers, Jr.

二○○五年三月十三日禮拜天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講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on Lord’s Day Morning, March 13, 2005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 (哥林多前書 13:12)


小時候我與母親的關係很親密。一切重要的東西都是她教我的。我十二歲的時候,母親跟我分開了。事情沒有像她想象的那樣順利,結果我們分開了。她心靈似乎蒙上了一層紗,很久我都不能與她交流思想。如此持續了四十四年。母親雖然仍舊愛我,卻不能理解我。精神上我們隔閡了很久很久。我信主得救了,母親卻仍舊迷失。在這段期間,我被召進入了傳教事業。她來參加我任職典禮,但理解不了其含義。她每周來參加禮拜,但總不能抓住我所傳的信息。一周接一周,她來到教會,打開聖經聽我宣道。但我知道她從未開竅,因她未認識基督。

忽然,有那奇妙的一天,我們教會的執事凱根博士(Dr. Christopher Cagan)引導母親認識了主。那令母親與基督分隔的紗障被揭開了。在母親看來,祂變為真實了。她得到了重生。言詞描述不了其中的奧妙。母親開始每天私下讀聖經;時常問我有關神的問題,並用心聽我解答經卷的事情。我們經常談論許久。像四十四年前一樣,我又可以與母親交流了。她愛我的妻子和兩個孫子,用自己的積蓄為我們買下房子,又搬進來與我們同住,她臥房就在我書房隔壁。母親、妻子、孩子們和我,一個多麼圓滿的家庭。在母親得救後與我們同住的五年中,似乎每天都充滿了快樂。

但有一天她去世了。雖然我知道她在天國中,但這又一次與母親的分離令我非常傷心。母親下葬時,我站在她墳墓邊流淚。凱根博士走過來,站在我身邊安慰我。我說:“我不想把她留在這洞裏。”他看了我一眼說:“何博士,她不在那洞裏。她與基督一齊在天上。”言詞很簡單,而且我也在理智上知道一切,但卻從未滲透我心靈帶來安慰。之後幾年,我常來坐在母親墓旁的草地上,懷念她,不時感到陣陣悲傷。但在緩慢的年份中,凱根博士的言詞開始變為現實,我也不再需要時常回到母親的墳旁。我開始想象她與基督在一齊是多麼美妙愉快、“好得無比”。我開始意識到,當耶穌讓我們復活,在我“被提升天”再見到她時,她將有一個榮耀的身體。

我為什麼這麼久才擺脫了失去母親的痛苦?這正是我們經文所講的﹕

“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 (林前 13:12).

即使基督徒也不能看得像他們應該看到的那樣清楚。經文還沒有結束,接著說…

“…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 (哥林多前書 13:12).

“到那時”我會面對面見我媽媽。“我如今有限地知道”母親與基督在一齊的情形,“到那時”我了解她正如她知道我一樣,會多麼歡樂!

如果這時有人告訴我,“你不會真見到你母親。她不會真的在天國。”我會如何回答?告訴你,我絕不會相信那人!可是,這正是許多人看待耶穌的方式。我最近讀了一篇宣道士的道文,他這樣講述復活後的基督﹕

有些人認為耶穌有一個物質的身體,手上帶有釘痕,肋部帶著槍傷,坐在父神右邊…但實際上沒有一個帶形質的耶穌,坐在上天實在的椅子或王位上,在神右手邊某處;而且這神也坐在實在的王位上… 不要以為耶穌會和祂在人間時一樣。祂永遠不再會那樣了。

他說的對嗎?如果他錯了,我們怎能知道呢?

只有一種方式我能鑒別一個人對耶穌的認識對不對。這唯一的方式便是通過讀聖經。我所認識唯一的耶穌乃聖經裏所顯明的耶穌。在這麼重要的事情上我絕對不敢倚靠人的理智。我必須僅在聖經裏尋找答案。復活後的基督到底有沒有一個物質的身體?祂手腳上有沒有釘穿的痕跡?祂肋旁是否有槍刺穿的洞?祂是否坐在一個實在的王位上,處于神的右手邊呢?我必須僅在聖經裏尋找對這些疑問的答案。

約翰福音20:19-20 對復活後的基督做了很好的描述。

“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門徒所在的地方(因怕猶太人)門都關了。耶穌來站在當中,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說了這話,就把手和肋旁指給他們看。門徒看見主就喜樂了。”(約翰福音 20:19-20)

這裏,我們在聖經裏讀到了復活後的基督把自己的手足、肋部指給門徒看。但門徒之一多馬當時不在屋里。往下看二十四節﹕

“那十二個門徒中,有稱為低土馬的多馬。耶穌來的時候他沒有和他們同在。那些門徒就對他說﹕我們已經看見主了。多馬卻說﹕我非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總不信。過了八日,門徒又在屋裏,多馬也和他們同在,門都關了。耶穌來站在當中說﹕願你們平安。就對多馬說。伸過你的指頭來。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總要信。多馬說﹕我的主,我的神!耶穌對他說﹕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約翰福音 20:24-29)

復活後的基督請多馬用手指探進祂手上和腳上的釘痕;把手伸進肋旁槍刺的洞。這段經文非常清楚地講明,復活後的基督仍有傷痕在祂手腳上、在肋旁。這些都是祂被釘十架時所得到的。

下面請看路加福音24:36-43﹕

“正說這話的時候,耶穌親自站在他們當中說﹕「願你們平安。」他們卻驚慌害怕,以為所看見的是魂。耶穌說﹕「你們為甚麼愁煩?為甚麼心裏起疑念呢?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就知道實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說了這話,就把手和腳給他們看。他們正喜得不敢信,並且希奇。耶穌就說﹕「你們這裏有甚麼吃的沒有?」他們便給他一片燒魚和一塊蜜房,他接過來,在他們面前吃了。”(路加福音 24:36-43)

在第三十九節,復活的基督讓他們看祂的手腳。然後說﹕

“…摸我看看。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說了這話,就把手和腳給他們看。”(路加福音 24:39-40)

還能比這更清楚嗎?祂不是一個魂魄。復活後祂說,“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然後,為了證明自己不是魂魄,祂吃了一些東西。

“他們便給他一片燒魚和一塊蜜房。他接過來,在他們面前吃了。”(路加福音 24:42-43)

所以,在耶穌復活後,祂手腳與肋部仍舊帶著傷痕。祂的顯現並非魂魄。祂不僅否認自己是鬼魂,還自稱有“骨肉”之軀。為證實所講的,復活的基督當門徒的面吃了魚和蜂蜜。所以,從約翰福音20:24-29 和路加福音24:36-43中,我們可以清楚地了解到,復活後的基督有“骨肉”物質之軀,而且祂手腳與肋旁仍然帶有受刑的傷痕。

在同一章書中,讓我們繼續讀下去。請看路加福音24:50-51。

“耶穌領他們到伯大尼的對面,就舉手給他們祝福。正祝福的時候,他就離開他們,被帶到天上去了。”(路加福音24:50-51)

很清楚,這同一個復活後的“骨肉”之軀的基督,這否認自己為鬼魂、又將手腳與肋旁顯給門徒看、並在人前吃魚和蜂蜜的同一個基督…

“…就離開他們,被帶到天上去了。”(路加福音 24:51)

讓我們再聽一下這傳教士說的,看他對耶穌的認識對不對﹕

有些人認為耶穌有一個物質的身體,手上帶有釘痕,肋部帶著槍傷…

請問,剛才在聖經裏讀到的怎麼講?記住,我們所求助的不是人的理智,而是經卷。聖經裏清楚地說,有“骨肉”之軀的耶穌,身帶十架受難傷痕,被提升到天上。不帶偏見的聖經讀者必須承認,這位宣道士錯了。基督升天時身上仍然帶著十架受難時留下的傷痕。

如今基督何在?我們讀到…

“…祂就離開他們,被帶到天上去了。”(路加福音24:51)

在使徒行傳1:11中,天使稱耶穌為“這同一個耶穌”(英文翻譯)。所以我們不應認為有很多個耶穌 -- 一個骨肉之軀的耶穌,另一個魂魄式的耶穌。錯了!那是邪教中的耶穌。那是新紀元運動(new-age movement)和印度教的耶穌。這些信仰中的耶穌是一個“靈知主義”的耶穌。靈知主義者是第一世紀中的一種信仰。他們說基督的骨肉之軀並沒有復活。信奉聖經的基督徒必須排靈知主義的基督。聖經中的基督從頭至尾都是同一個人,“同一個耶穌,”從祂以肉身降生,一直到祂第二次回歸,祂總是“這同一個耶穌”(使徒行傳 1:11)。聖經還說﹕“耶穌基督 -- 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希伯來書 13:8)

然後,這位傳教士還說﹕

但實際上沒有一個帶形質的耶穌,坐在上天實在的椅子或王位上,在神右手邊某處。而且這神也坐著實在的王位…

請注意他用“實在的”兩次。他還說沒有帶形質(骨肉之軀)的耶穌。之後,他說沒有“實在的”王位。他似乎不喜歡“實在”和“形質”這兩個詞。這在七十年代我參加自由派神學院時便令我不安。我總搞不清這些自由派的教授們怎能知道這些東西並非“實在”或有“形質”的。他們到底怎麼知道 呢?我所能確知的只有我在聖經裏讀到的。而我讀到的看起來非常“實在”並帶有“形質。”所以,我決定僅靠聖經。讓他們跟那些新紀元者、邪教徒和印度教徒們進入虛無中。聖經裏實在的話對我來說當時可靠,如今仍然可靠。

這位傳教士說﹕

但實際上沒有一個帶形質的耶穌,坐在上天實在的椅子或王位上,在神右手邊某處…

請看一下馬可福音 14:62-65,看他是否正確。 請一齊放聲讀﹕

“耶穌說﹕「我是。你們必看見人子,坐在那權能者的右邊,駕著天上的雲降臨。」大祭司就撕開衣服說﹕「我們何必再用見證人呢?你們已經聽見他這僭妄的話了。你們的意見如何?」他們都定他該死的罪。就有人吐唾沫在他臉上,又蒙著他的臉,用拳頭打他,對他說﹕你說預言吧。差役接過他來用手掌打他。”(馬可福音 14:62-65)

他們為什麼打耶穌?為什麼吐唾沫在他臉上、又定祂“該死的罪”?因為耶穌說他們必看見祂“坐在那權能者的右邊。”那正是釘祂十字架的主要原因之一。他們打祂、狂喊“釘他十字架”主要因為祂將要坐在天國的王位上。這位傳教士說祂沒有真的坐上王位。他讀過聖經沒有?那正是釘祂十架的主要原因!

現讓我們看馬可福音16:19。這是事實的簡單描述。

“主耶穌和他們說完了話,後來被接到天上,坐在神的右邊。”(馬可福音 16:19)

白紙黑字,簡單明了。再看羅馬書﹕

“誰能定他們的罪呢?有基督耶穌已經死了、而且從死裏復活、現今在神的右邊,也替我們祈求。”(羅馬書 8:34)

這在新約中隨處可見。又比如下列歌羅西書3:1,

“…就當求在上面的事,那裏有基督坐在神的右邊。”

這樣,聖經反復告訴我們這位傳教士錯了。他似乎想引我們信一個魂魄式的耶穌。但那是“另一個耶穌,”並非真的耶穌。真的耶穌以骨肉之軀復活了,手腳和肋旁帶著傷痕。真的耶穌在門徒前吃了魚和蜂蜜,並實在地被提升到天上。真的耶穌坐在天國中神右邊的王位上。你可能不喜歡這教義,但這正是聖經所教的。除聖經之外,我再沒有其他啟示的根據。聖經說了,我信了,爭議便定了。

那我怎麼解釋這一切呢?我不加解釋。我只宣揚傳播。我不以為人的心靈能夠理解一切,因為某些事情是秘密的、超越了人的理智。復活、升天、以及代求等等,正屬于這類事情 -- 他們超越了人的理智。

“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 (林前13:12).

當我們到了墓地時,我和華特利普博士(Dr. Waldrip)走到載棺車後邊。我要求殯儀館的人把棺材打開一條縫,讓我看看母親的頭。我想確定一下她還在裏面。現在聽起來奇怪,可當時似乎很重要。然後我們走到墓前,看著他們把棺材吊下墳墓了,用推土機把墓填好蓋住。之後,我們便離開了。

我怎麼解釋母親的身體某一天會復活站起來呢?我不加解釋。我只傳講。聖經說了,我信了,爭議便定了。我怎麼知道母親的肉體會復活呢?因為聖經說過耶穌的肉體從死裏復活了。祂說﹕

“…因為我活著,你們也要活著。” (約翰福音 14:19)

我們現並不了解一切。

“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 (哥林多前書 13:12)

走到基督這裏,安息在祂身上。祂將會用寶血洗淨你;用祂的義遮蓋你。請會眾一齊站立,唱聖詩《你可曾倚寶血?》。要放聲唱。

請問可曾信主倚寶血洗淨?
可曾倚耶穌血洗得淨?
可實倚靠救主得著新生命?
可曾倚耶穌血洗得淨?

往日污穢衣裳今須全然棄,
總要倚耶穌血洗得淨;
曾有十架寶血為你白白流,
總要倚耶穌血洗得淨!

副歌﹕ 你總要,倚寶血,
倚寶血你方能洗得淨!
污穢衣衫可曾變如雪白亮,
你可曾倚寶血洗得淨?
-- 《你可曾倚寶血?》
(“Are You Washed in the Blood?” 詞﹕Elisha A. Hoffman, 1839-1929)


(宣道結束)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 L. Chan)領讀經文﹕羅馬書 8:31-34。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獨唱﹕《我們將目睹祂》

(“We Shall Behold Him,” 詞﹕Dottie Rambo, 1934 -)。 (Author)

你可以每週上網讀何博士講的道。網址﹕http://www.rlhymersjr.com ,然後按「宣道文稿」選擇鍵。 何博士郵寄地址﹕Dr. R. L. Hymers, Jr., P. 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USA
(美國洛杉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