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復興中的禱告拼搏!

THE BATTLE OF PRAYER IN REVIVAL!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七年七月九日晚
於 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ly 9, 2017


當我察看我手頭的讚美歌集時,除了一首之外,我找不到一首描述教會爭戰的歌曲。 只有一首描述武裝起來的教會,而其中僅有一段歌詞與其有關! 〔相比之下〕描述 "安全感" 的有十五首讚美詩。 有關 "讚頌" 的收錄了三十二首聖詩。 有關 "兒童" 的收錄了二十首。 有關 "崇拜" 的收錄了二十一首。 但只有一首聖詩談到了 "武裝" 起來的教會 – 描述爭戰中的教會! 那首讚美詩中只有一段歌詞,並且那也沒講明我們應如何去爭戰! 在整本歌集中這是唯一的一段歌詞,談到了我們正在與鬼魔和惡魔作戰! 葛利費斯先生剛剛唱過那段聖詩。

見此得勝旗號,撒但軍逃遁,
凡屬基督精兵,齊步向前進,
一聽讚頌歌聲,地獄皆震驚,
弟兄高聲歌唱,頌讚主無盡。
基督精兵前進,齊向戰場走,
耶穌是我元帥,引導在前頭。
 ("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 詞﹕Sabine Baring-Gould, 1834-1924)。

那便是唯一一首讚美詩內的唯一一段歌詞,談到了教會正與撒但和牠的惡魔爭戰!而那段歌詞也已從所有現代聖詩集內被刪除了! 那段歌詞是在1957年被刪除的。 更糟糕的是,那整首聖詩也幾乎從所有現代詩歌集內被刪掉了! 西方世界的基督徒甚至不知道有場戰爭正在進行着。 我們都睡着了。 美南浸信會每年都從他們的教會中丟失二十五萬成員。 他們每年都有一千所教會永遠地關門閉戶! 這也包括了我們教會所屬的「國際浸信聖經聯誼會」( BBFI)。 禱告會已變成了查經班,或根本被取消了。 星期天晚上的禮拜正在西方各處的教會中消失。 這也包括了我們BBFI的教會。 所謂的 "宣道" 早已變成了枯燥的聖經講解班。 真正的福音宣道已壽終正寢。 我所認識的牧師沒有一位知道如何準備福音道文的 – 更不用提見他們去宣講福音了! 如今我在任何教會中都聽不到福音的宣講。 鐘馬田醫生(Dr. Martyn Lloyd-Jones)是二十世紀公認的最偉大的傳道士之一。他說,

   神知道基督教教會已在曠野上流蕩多年。 如果你讀過1840年左右之前的教會歷史,你會發現,在許多國家內復興經常發生…大概每隔十年左右便爆發一次。 但近來並非如此。 自1859年以來,僅發生過一次大規模複興… 我們已度過了教會悠久的歷史上最貧脊〔無生命〕的一段時期…並仍在繼續着…不要信〔任何人〕說,我們已走了出去–我們還沒有。教會仍在曠野上(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92年版,第129頁)。

我們的教會為何如此死氣沉沉? 我們嘗試過通過唱四十分鐘的詩歌來獲得生氣! 我們嘗試過用小鼓或吉他去激發會眾的情緒。 但這些都證實無效! 我們所做的一切沒有一樣能幫我們 – 這一切沒能幫浸信會或靈恩派信徒 經歷由神遣送的復興。 再重復一次﹕一絲幫助也沒有。

答案何在呢? 我們不知道自己在和誰爭戰! 我們甚至不明白我們正處在戰爭內! 請把聖經翻到以弗所書6:11與12節。 請起立一同朗讀這兩節經文。

"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以弗所書 6:11, 12)。

請坐。《新美國標準聖經》( 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如此去翻譯 第12節﹕

"因我們並非與屬血氣的〔人〕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以及管轄這世界邪惡勢力的〔惡魔〕…爭戰"(以弗所書 6:12, NASB)。

查爾斯·萊利博士(Dr. Charles Ryrie)說:"信徒們的敵人是撒但手下的群魔。 牠們總在聚集起來與人爭戰"(對以弗所書6:12的注釋)。這是肉眼看不見的鬥爭 — 是一場與撒但的搏鬥。我們沒有能力、沒有熱情,不願與撒但及其群魔爭鬥。我們甚至不知道 我們應與牠們展開爭戰! 撒但催我們入睡! 即使在《基督精兵前進》裡的那段歌詞也錯了! 歌詞這樣說:"一聽讚頌歌聲,地獄皆震驚"。錯了!牠們不怕 "讚頌歌聲"! 牠們對 "讚頌歌聲" 嗤之以鼻! 牠們都在笑話浸信教徒用小鼓或吉他伴奏演唱的副歌! 牠們在嘲笑靈恩派的呼叫! 牠們在取笑我們,因我們以為能靠小鼓弄些噪音來嚇走牠們!

我們絕不能認為我們要做的是件容易的事。"我們並非與屬血氣的爭戰",而撒但最應手的把戲之一,便是讓我們認為,得到復興及神的同在是輕易的。但我們被召,正是為與幽暗世界中鬼魔的勢力展開搏鬥、爭戰。

我們絕不能認為,與這些權勢爭鬥是容易的! 首先,我們生活在敵佔區,住在受牠們控制的文化中。 我已註意到,複興在異教國家內爆發的幾率 遠比在西方世界高得多。 這是因為在美國與西方,我們生活在受惡魔強大勢力掌控的文化中;這位魔君把我們完全掌控了。 我們必須與這黑暗世界的統治者爭鬥。 正如昂戈(Unger)博士如此翻譯的,"與這黑暗世界的統領者作對"。 萊利博士說:"邪惡的天使正試圖統治國家政權… 控制列國政權的爭鬥 正在邪惡與正義的天使之間持續展開"(Ryrie Study Bible, 對但以理書10:13的註解)。昂戈博士稱牠們為 "這黑暗世界的統領者"(Biblical Demonology, Kregel, 1994, 第196頁)。在但以理書10:13內,執政的惡魔被稱為 "波斯國的魔君"。如今,"西方的魔君" 掌控着美國 及其盟友。 執政的惡魔獲得了權柄,利用物質主義奴役了我們的百姓。 物質主義的惡魔控制了美國及其盟國。 唯物主義的惡魔阻礙着我們的禱告,奴役了我們的百姓,阻止了複興發生。 鐘馬田醫生是理解這一點的少數幾位傳教士之一。 他說,這位惡魔蒙蔽了非基督徒的心靈,摧毀了我們的教會。 他說:"神的概念幾乎完全消失…對神、對宗教、對救恩的信念已被人放棄或遺忘了"(Revival, 同上,第13頁)。 這之所以會發生,完全是因為物質主義的惡魔在工作,牠就是我稱為 "西方魔君" 的鬼魔。

在第三世界的一些國家中,物質主義的邪靈並不能像在美國那樣牢固地掌控人心。 在中國、非洲、中南亞半島,甚至在穆斯林國家內,正有千百萬人轉變成基督教徒。

但在美國與其盟國內,千百萬計的年輕人正在脫離教會。 民調家 喬治.巴拿(George Barna)告訴我們,在教會裡長大的人,其中有88% 在未滿二十五歲前 便已離開教會,"一去不再復返"。

物質主義的邪靈如何掌控他們?他們受黃色視頻的控制,他們花無數個鐘頭上網流覽。 他們嘲笑禱告,並同時受社交網站的催眠。 他們早上起來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擺弄智能手機。 根據最新的一項報導,他們一天內查看手機的次數要超過150次。他們吸食大麻,變得神志不清。他們通過電子設備,從早到晚與物質主義的邪靈交往,受其控制。 他們幾乎把每秒空閒的時間都花在智能手機上。 他們凝視着這些設備,正如先知何西阿時代的古以色列人 凝視他們的偶像 一樣。我看,社交網站就是一具偶像,受撒但利用來掌控當今年輕人的心靈! 多數宣道士認為社交網站很 酷、很時髦!他們沒有意識到,他們在與鬼魔的勢力打交道 – 如鐘馬田醫生所說的那樣! 難怪我們的教會如此的軟弱、如此世俗化!

先知何西阿時代的情形變得如此糟糕,以至神對他說:"以法蓮親近偶像,任憑他罷"(何 4:17)。 整個民族都被神放棄了。 他們被神遺棄,任憑鬼魔擺弄,成了鬼魔勢力的奴隸!

我們把他們帶到教會裡。 但是神卻不在這裡。 他們能感到神不在這裡。先知何西阿說:"他們…去尋求耶和華,卻尋不見;祂已經轉去離開他們"(何 5:6)。神離開了!祂離棄了我們眾教會。 神已離開我們這間教會幾個星期了。 神沒有與我們同在,並非神不存在。錯了!祂沒有降臨 正是因為祂存在! 那正是神離開我們的原因。 神是絕對聖潔的。 神在惱怒我們!這正是祂離開我們的原因。這正是我們缺乏與神同在的原因。 這正是聖靈不在場的原因。 這正是我們得不到復興的原因!

我們把客人帶到教會裡。 我們為他們舉行生日派對,為他們準備豐盛的飲食。 我們放卡通影片給他們看。 而這些便是我們僅能為他們提供的東西! 我們覺得好像是那位情詞迫切的朋友,說:"我沒有甚麼給他擺上"(路 11:6)。 他的朋友來見他,但是他沒有東西能為他擺上! 除了一點食物和卡通片之外,我們什麼都無法擺上! 沒有任何有關神的東西可以擺上! 那則比喻以這樣的言詞結束:"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祂的人麼?"(路 11:13)。

但我們不想回去再做去年所做的事。我們的昏昏欲睡與懶惰 使我們寧願要一個沒有聖靈的教會。 我們只想去做和尚撞鐘。 為什麼去攪動人心呢? 為何要打擾我們呢? 讓我們隨着睡意去寧靜下去吧。 我們不想在做苦工,為求神的同在和大能去禁食禱告。

四十年來,在我們教會裡沒有一場復興發生。 為什麼? 我曾多次談起過復興。 但我們從未得到過一次。 每次我們強調復興時,都會有可怕的反彈發生。 有人生氣。 有人離開教會。 我們開始害怕強調復興了。 那似乎並非福分,反而更像是詛咒! 那主要是因為教會裡大部分的人都沒有得到轉變。 那些想要得到轉變的人是少數。 我們被那些未得轉變的人搞得喘不過氣來。 但那些人漸漸離開了。 大部分人都已得到了轉變。 我感到如今是再次為復興作禱告的時候了。

我們現在有足夠的基督徒數量超過了假轉變的人。我們因此開始為復興禱告。我們有足夠相信神的人而因此得到了神的回答。仔細聽神在去年那場小規模的復興中所做成的事。澤西.扎卡秘森(Jesse Zacamitzin)得救了!伍閔(Minh Vu)得救了!丹尼·卡洛斯(Danny Carlos)得救了!綾子.薩巴拉嘎(Ayako Zabalaga)得救了!陳提摩(Timothy Chan)得救了!宮強(Joseph Gong)得救了!朱莉.習福蕾(Julie Sivilay)得救了! 其餘得救的還有張百陽(Baiyang Zhang)、安德烈·松阪(Andrew Matsusaka)、婭麗莎·扎卡秘森(Alicia Zacamitzin)、粱永健(Thomas Luong)、夏澤(Tom Xia)、劉雲(Erwin Luu)、尹乃嘉(Jessica Yin)、王熤(Robert Wang)、朱艷文(Susan Chu)、弗基爾·尼克爾(Virgel Nickell)! 總共有十七位朋友! 陳群忠醫生得到了復興。約翰.撒母耳.凱根獻身福音傳道事業。 亞倫.楊希 與 顏國輝(Aaron Yancy, Jack Ngann)成為執事候選人。 克裡斯廷·阮 和 李雪莉太太(Christine Nguyen, Shirley Lee)成了禱告的能手。

但是我們幾乎每天晚上都必須和撒但與鬼魔拼搏!凱根博士這樣在他的每天復興紀錄中寫到,"海博士說他讀了這個紀錄後他注意到兩件事。第一,當神的聖靈與我們同在時,大而可畏的事發生了。第二,當神不在時,沒有事發生。" 在復興期間,一個人攻擊我然後和他的家人離開了教會。還有另一位年輕女士離開了教會。他們的反應就跟從前的 "開門教會"(Open Door)時期的成員一樣。 這種事情明顯地曝露了撒但面孔–牠是與復興作對的。

顏國輝先生紀錄了一點在禱告中與撒但拼搏的事。 顏國輝當時在與亞倫·楊希禱告。他說,"我們開始為神的同在祈禱。 當我作第二輪禱告時,我開始感到頭暈,似乎要昏倒。作有條理的禱告極為困難。我感到有某種強大的惡魔勢力,令我無法持續。 我告訴亞倫我無法繼續禱告。 於是亞倫接下去禱告,並同樣感到極為艱難,無法作有條理的禱告。 我們感到了某種惡魔的勢力。 我們跪下,祈求神解除這惡魔的籠罩,同時懇求得到基督寶血的佑護。 結果,我臉朝下的趴在地上。 我們在如此姿態下開始了第三輪禱告,我們感到神的大能開始穿越陰霾,惡魔的籠罩被驅除了。 我們明白,這場聚會至關重要。 這發生在下午4點左右。"

兩個時辰後,在當天晚上的禮拜中,我宣講了為何美國和西方世界沒有復興發生。講道中還有約翰.凱根的完整得救見證。當我邀請人信主時,尼克爾先生 帶着眼淚走上來,承認他是迷途的。 凱根博士與他談話,引導他信靠耶穌獲得了拯救。 現在我們知道,為什麼亞倫和顏國輝在那之前兩個小時會在禱告中與撒但展開了如此的爭鬥!

在元旦那天,我宣講了一篇道文,名為 "地獄般的一年–復興的一年!"。我說我們經歷了真正的新約基督教–一場靈界的爭戰。

"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以弗所書 6:12)。

這場爭戰僅能通過禱告中的真正搏鬥而得勝。

下星期二,約翰.凱根和凱根博士會飛到印度,約翰會在那裡舉辦三場不同的福音宣道會。 我要求我們教會裡所有的人星期三晚上都來參加禱告會–那天沒有傳福音的活動。我們先花一個鐘頭為約翰.凱根的宣道會禱告,然後下一個小時為神能在復興中臨到我們教會而禱告。 我請求你們所有的人都能在下星期三晚上7:00來參加這場重要的禱告會。

今晚我還沒有講福音。 但我在每次禮拜中都提過福音。 耶穌為了你的罪死在了十字架上。 祂灑下了祂的寶血,為了清洗你所有的罪惡。 現在祂仍然活着,坐在父神的右手邊為你禱告。 信靠耶穌基督本人吧,祂會把你從罪和神的審判中拯救出來。 我祈求,你會很快來信靠耶穌。

凱根博士 和約翰,請你們倆到前面來,坐在講壇前的椅子上。 他們倆星期二便要起程去印度宣道三個禮拜。 約翰要在印度的三個城市中舉辦三場宣道大會。請在座的每一個人都能上前面來為他們禱告。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 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在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点击) 你给海博士发电邮时可用任何语言,但尽可能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请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视频、以及我们教会的
的其他宣道视频,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凱根博士(Dr. C. L. Cagan)領讀的經文﹕以弗所書 6:10-12。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詞﹕Sabine Baring-Gould, 1834-1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