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為何撒但不讓你為轉變禁食!

WHY SATAN DOESN'T WANT YOU TO FAST FOR CONVERSION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七月十九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ly 19, 2015

"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馬可福音 9:29 )。



不錯,對這節經文我要再多講一次道。但今晚我要講的內容將會更多。我一定是做對了事,因為在過去幾天中,我一直在受到撒但的攻擊!準備這篇道文的艱難性 可能超過了兩年以來任何其他一篇道文。在某個階段,我覺得我受到了撒但的直接攻擊。我知道,有些人(甚至有些牧師)會認為我在誇大其辭。但我沒有。我確信,上星期天晚上,我受到了鬼魔的直接攻擊。自從我上週宣講這節起,我感到渾身不適,思維一片空白。突然間,我意識到,神要我再次宣講馬可福音9:29。但撒但極力要迷惑我,想阻止我去這樣做。

上星期天晚上("奧巴馬時代中的禁食禱告" ),我向大家講了為何不應該把 "禁食" 二字從馬可福音9:29中刪除的六個原因。所有新譯本中都把這兩個字刪除了。刪除了這兩個字的希臘文經卷是西乃抄本 (Sinaiticus manuscript);那是蒂申朵夫(Tischendorf, 1815-1874 ) 在聖凱特琳修道院中發現的經卷,該寺院位於離亞歷山大港大約四百多英里的西奈半島上。諾斯底主義在此地非常盛行 ── 該理論否認物質世界,把重點放在非物質的靈界中。

聖凱瑟琳修道院建於公元548年。西乃抄本大約在公元360年 抄寫完畢。因此,該抄本似乎是從其他地方轉來的,很可能來自亞歷山大港。我越是深入研究 越是確信,信奉諾斯底主義的僧侶把 "禁食" 二字刪除了,因為這兩字不符合他們的觀點。

我們必須用真正基督徒的思維 ── 一種嚴肅對待鬼魔和撒但的心地 ── 來看待這一類問題。西乃抄本正是在現今時代的 "末日" 中被發現,難道這是巧合嗎?這部抄本被發現的時候,與 "決志主義(decisionism )" 更改了我們眾多教會對轉變的看法處在同一時期內,難道這是巧合嗎?眾多教會受到魔鬼教義的攻擊,與這份抄本被發現、並開始流行處在同一時期內,這又是巧合嗎?菲尼的 "決志主義"、坎貝爾(Campbellites)主義靠受洗得救的說教、摩門教的三位神、自由派對聖經的攻擊、耶和華見證人的以善工為義、基督复臨安息日會的安息日論,這一切都在十九世紀的五十年內湧現出來,這難道又是巧合嗎?西方世界的最後一次大規模復興發生在1857-59年之間,而就在同期(1844年)內,蒂申多夫發現了西乃抄本,這難道是巧合嗎?自從 "禁食" 二字 因西乃抄本的發現 而被刪除之後,西方世界便再也沒有發生過大規模的復興,這難道是巧合嗎?如此眾多的巧合怎會可能呢?這段期間發生了有史以來對正統基督教最強烈的攻擊 ── 刪除 "禁食" 二字便是這類攻擊的一部分。

聖經曾特別警告我們末世中鬼魔的活動。使徒保羅說:

"聖靈明說,在後來的時候,必有人離棄真道,聽從那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提摩太前書4:1 )。

亨利·摩利斯博士(Dr. ininHenry M. Morris)說:

"這些欺騙人的邪靈在侍奉他們的王子,魔鬼。他們正是造成末世中離道反教的背後勢力,其最終目標是引導世間的男女去跟隨 路西法, 既撒但,可牠們無法公開行事, 只能借助於不正當的手段"(Henry M. Morris, Ph.D., The Defender's Study Bible, World Publishers, 1995, 第1345頁; 有關提摩太前書4:1的詮注 )。

雖然我不同意他對基督寶血的看法,麥加瑟博士(Dr. MacArthur)說,這類鬼魔的活動 "在基督回歸的前夕〔將達到〕高潮"(The MacArthur Study Bible; 對提摩太前書4:1的註釋 )。

我確信,鬼魔正是造成 "後來的時候" 錯誤思潮的 "背後勢力"── 這些錯誤包括了 "決志主義"、坎貝爾主義、摩門主義、自由主義、耶和華見證人、基督教科學、極端伊斯蘭教 等等。魔鬼知道,禱告和禁食是基督徒手中的得力武器。魔鬼也知道,馬可福音9:29和馬太福音17:21是新約內唯一告誡我們禁食禱告之能力、及其必要性的經文。若沒有這兩節經文,就沒有耶穌直接親口教導禁食的記載。想想看!當 "禁食" 二字被刪除後,教會便沒有特定的經文教導,告訴我們如何、並且為什麼應禁食!自從 "禁食" 二字被刪除後,我們的教會變得軟弱無能,這是巧合嗎?我認為這絕不是巧合!絕對不是!

從前的牧師知道,鬼魔是假宗教的幕後主使。此外,早期的宣道士知道,撒但和鬼魔有時候相當的頑固,單靠禱告無法勝過牠們。他們然後會跟隨基督的訓誡,"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可9:29 )。十九世紀中葉之前的所有福音人士和主要宣道士,都知道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 1703-1791)的這句話是正確的:"在此之前,使徒們趕鬼不必禁食" ── 但 "這類鬼除了禱告禁食以外不會出來"(Wesley's Notes on the New Testament, 卷 1, Baker Book House, 1983 重印;對馬太福音17:21的註釋 )。

所有偉大的改革派人士都禁食禱告過 ── 如路德(Luther )、梅蘭克頓(Melanchthon )、加爾文(Calvin )、諾克斯(Knox)── 他們都曾禁食禱告過!禁食禱告還被諸如班揚(Bunyan )、懷特腓德(Whitefield )、愛德華(Edwards )、豪威爾·哈利斯(Howell Harris )、約翰·肯尼克(John Cennick )、達尼爾·羅蘭(Daniel Rowland )、麥城倪(McCheyne )、耐德爾頓(Nettleton)等偉大的宣道士採用。但如今,用羅伊-瓊斯博士的話來說,"教會已變得迷糊不清;她正在沉睡,而且察覺不到這場〔與撒但的〕爭鬥" (Martyn Lloyd-Jones, M.D., The Christian Warfare,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76年, 第 106頁 )。

基督所說的 "禱告禁食",並不僅僅適用於趕鬼上;那在任何人的轉變上也會適用,尤其是極為困難的那一類轉變 ── 在末世的時候,每一案例似乎都變得越來越難!羅伊-瓊斯博士(Dr. Lloyd-Jones)說:"即使未曾到直接附身的地步,我們仍必須接受這一事實﹕我們的對頭── 魔鬼 ──正在許多人身上〔施展〕其暴政和權威。我們必須明白,我們正為保存性命 與某種強大的勢力搏斗。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強大的敵人"(Studies in the Sermon on the Mount, 第二部, Eerdmans出版社, 1987年,第148頁 )。

我們打的是一場靈界的戰爭。撒但的勢力越來越強大。我們為失喪之人得到轉變而禱告,但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他們沒有處在認罪感之下。他們不覺得自己需要基督。他們拒絕來投靠祂。他們的思維昏暗,對屬靈的事物心地昏昧。我們繼續禱告,但仍舊什麼事也沒有發生。我們感到想放棄了。但請等一等!還沒有完!羅伊-瓊斯博士說:

"我不知我們是否想過,我們應該去考慮一下禁食的事情?事實是(不是如此嗎)這一問題似乎已從我們的生活中完全消失了,它已從我們基督教思維的體系中銷聲匿跡了" ( Studies in the Sermon on the Mount, 第二部,第34 頁 )。

當衛斯理兄弟禁食禱告時,事情發生了。查爾斯的名字常常被他的兄弟 約翰 掩蓋了。但報導說,當查爾斯·衛斯理宣道時,許多次獲得轉變的人數更多。當你唱 查爾斯·衛斯理的歌曲時,難道你感覺不到神的能力的傾注嗎?

耶穌能消滅罪權勢,
 令囚徒得自由;
主寶血洗淨污穢者,
 主寶血為我流。
耶穌的名除我驚懼
 安慰我心憂愁,
這是罪人音樂,
 主名是我生命平安。
("O For a Thousand Tongues to Sing" 詞: Charles Wesley, 1707-1788;
      曲用: "O Set Ye Open Unto Me" )。

耶穌,愛我靈的主,容我投入你懷中,
 可畏暴雨夾狂風,波濤滾滾勢洶洶。
懇求主將我隱藏,直到風靜浪穩平,
 使我安全無恐慌,直至接納我靈魂。
("Jesus, Lover of My Soul" 詞: Charles Wesley, 1707-1788)。

這些優美的歌曲正是查爾斯·衛斯理寫成的。

請把聖經翻開到以賽亞書第58章,這在《司可福研讀聖經》的第763頁。以賽亞書第58章第6節。請大家起立,我來領讀經文。

"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麼?"(以賽亞書 58:6 )。

請坐。在你的聖經內, 請把這節經文加下劃線。這節經文描述了禁食的正確方式。這節經文也顯明神希望基督徒禁食的方式。我希望你能把這節經文背誦下來。以賽亞書58:6是下一節我們要背誦的經文。敬虔的禁食

(一)能鬆開罪惡的繩套 [與 索鏈]。
(二)能除去負擔。
(三)能使被欺壓的得自由。
(四)能折斷一切的軛。

阿瑟·沃利斯(Arthur Wallis)說:"禁食能夠幫助代求者〔禱告能手〕保持壓力,直到撒但被強迫鬆開牠對俘虜的捆綁。這就是神賜給我們脫離撒但掌控的方法"(Arthur Wallis, God's Chosen Fast, 2011 版, 第67頁 )。我建議那些已經把瑪拉基書中的經文背下來的朋友,應開始背誦 以賽亞書58:6。

這週六我們教會準備再次禁食一天。為此,我要為大家提供幾項指點。



1.   盡可能在暗中禁食。不要到處宣揚(即使親屬也不例外 )。

2.   花時間讀經。讀使徒行傳中的一些章節(開頭幾章最好 )。

3.   星期六禁食的時候把 以賽亞書58:6背下來。

4.   通過禱告祈求神來接受我們的禁食。

5.   為我們教會裡仍未獲得轉變的年輕人指名道姓地作禱告。求神為他們辦成祂在 以賽亞書58:6中所作的應許。

6.   祈求神吸引今天(星期天)第一次來訪的客人,使他們能在下週星期日回來。如果可能,按其姓名來作禱告。

7.   祈求神向我顯明在下週星期日早、晚應講些什麼道。

8.   為由年輕人組成的特殊禱告小組而祈求(目前有三個小組)。如果你有興趣,請見約翰·撒母耳·凱根先生。

9.   要喝大量的水。每小時大約喝一杯水。如果你有喝咖啡的習慣,在禁食開始時先喝一杯咖啡。不要喝汽水 或如紅牛 類的能量飲料。

10.  在你禁食以前,如你對自己的身體健康有任何疑問,請你問醫生(你可以問我們教會的 陳群忠醫生或朱迪·凱根醫生 )。如果你有嚴重的健康問題,如糖尿病或高血壓等,千萬不要禁食。僅在星期六作禱告便可以了。

11.  從星期五晚上開始禁食。晚餐後不要吃任何東西,直到我們星期六下午5:30到教會用餐為止。

12.  千萬記住,最重要的禱告事項,是我們教會裡失喪的年輕人能得到轉變 ── 以及在這段期間有新的朋友能進入教會、並長期地逗留下來。


事實上,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撒但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魔鬼的軛的,是主耶穌基督。這些是耶穌基督的工作,但是,我們必須禱告禁食,祈求神,耶穌將把神聖靈的大能遣送到我們教會裡,使我們教會裡那些還未得到轉變的新來朋友 以及在教會裡長大的迷途的孩子們得救!我們會把這篇道文的打印稿給你帶回家。每當你在星期六禱告的時候,請你重溫這十二點。

此刻,我要對你們那些還未得到轉變的朋友說幾句話。耶穌死在了十字架上,為的是還清你所犯之罪孽的沉重代價,使你逃脫對罪惡的審判。耶穌的骨肉之軀復活了。祂這樣做 是為了賜給你永生。耶穌回升到了到了神的右手邊,處在第三層天外。你可以通過信念來投靠祂,祂便會救你脫離罪惡 與審判!願神祝福你。阿們。陳醫生,請帶領我們禱告。

下面是一篇有關「西乃抄本」的文章,是一名叫 "小釘子"(One Little Nail)的人在 "清教徒布告欄"(Puritan Board)上刊載的博客帖子 (2013年12月24日)。(參: http://www.puritanboard.com/showthread.php/81537-Sinaiticus-is-corrupt)

這是蒂申朵夫(Tischendorf)發現「西乃抄本」( Codex Sinaiticus ) 的故事:

1844年,在薩克森國王 弗雷德里克·奧古斯特(Frederick Augustus)的贊助下,在他尋覓手稿的路途中,蒂申朵夫(Tischendorf)來到了西奈山的聖凱瑟琳修道院(Convent of St. Catherine )。他在這裡見到一籮筐紙張,裡面有些外觀相當古老的文件,正準備用來為爐子點火。他把抄本撿了出來, 發現那43張羊皮紙是七十士譯本(Septuagint Version)的抄本。捍衛英皇欽定本聖經的一些敵人聲稱,手稿並非在 "廢紙簍" 內找到的,但事實的確如此。那也正是蒂申朵夫本人的描述。"我看見一個又大又寬的籃子裡裝滿了老羊皮紙,而且館員還告訴我,兩堆這樣的手稿已經付之一炬了。在這堆稿件中所發現的令我大吃一驚…"(Narrative of the Discovery of the Sinaitic Manuscript,第23頁 )。在蒂申朵夫發現西奈抄本時,約翰·伯根(John Burgon)仍然在世。他也曾親自去到聖凱瑟琳修道院去研究古抄本。他作見證說,抄本 "已放進了修道院的廢紙簍內"(The Revision Revised, 1883年, 第319, 342頁 )。

所以,這在我來看表明了一點﹕正統教僧侶早已決定,這些手稿因其眾多的疏漏和更改已被視為完全無用,並在過去許多世紀中把它閒置在壁櫥裡不加使用。然而,蒂申朵夫卻為它積極地廣作宣傳,說它比幾千份支持「公認文本」( Textus Receptus)的手稿更為準確。還有,他自稱這手稿源於大概公元4世紀,但他從來無法提供任何確鑿的證據來證實它比公元12世紀更古老。

請考慮下面有關「西奈抄本」的事實與離奇之處:

1. 西奈抄本由三個不同的文士寫成,並在後來由其他多人糾正。[ 此乃大英博物館的 米爾尼(H.J.M. Milne)和斯基特(T.C. Skeat)通過廣泛調查之後所得的結論,並將其調查結果於1938年在倫敦發表在Scribes and Correctors of Codex Sinaiticus的論文內。] 蒂申朵夫統計到這份手稿內有1萬4千8百處的修訂(David Brown, The Great Uncials, 2000年 )。斯格利夫納 博士(Dr. F.H.A. Scrivener)在1864年發表了《西奈抄本的完整歸類》(A Full Collation of the Codex Sinaiticus) 之後如此作證說: "抄本內所充滿的多處修訂清楚地反映出抄寫文士的涂改性品格 ── 這帶來了至少十位不同的審校者,他們中有些人在每頁上都作過系統性的訂正,而其他人所做的只是偶然的、或僅限於手稿局部的修訂。這些人很多是頭批文士的同代人, 但其大部分來自第六或第七世紀。" 因此很明顯,過去許多世紀中的文士不把「西奈抄本」當作一份純正的文本。但它為何被現代經卷評叛家 如此推崇確實是一個謎。

2.  抄寫和校訂的過程中顯示出許多粗心大意之處。"「西乃抄本」'中的眼誤與筆誤繁多,其程度在第一流重要文件中雖未達到絕無僅有的程度, 卻也可(稍帶自慰地)稱之為非同尋常的。' 文件中多次因大意而漏掉了10、20、30、或40個字。字母、單詞、甚至整句話 時常抄寫了兩次,或開寫後又馬上取消掉;同時,因其結束之詞與前一分句剛好相同,還有整個分句被漏掉的情形 – 這一類重大錯誤在其新約內至少發生過115次"(John Burgon, The Revision Revised )。很顯然,抄寫「西乃抄本」的文士並非神的忠心僕人,沒有帶着至高的敬意去對待經卷。與希臘文「公認文本」相對比,「西乃抄本」遺漏的字僅在四福音內便多達3,455個(Burgon, 第75頁 )。

3.  馬可福音 16:9-20 在「西乃抄本」中被完全漏掉了;雖原本中有那段文字,抄寫文士卻把它刪除了。

4.  「西乃抄本」還包括經外書(apocryphal books, 既 Esdras, Tobit, Judith, I and II Maccabees, Wisdom, Ecclesiasticus)以及另外兩卷異端書籍:《巴拿巴書》與《赫瑪斯牧人》( the Epistle of Barnabas, the Shepherd of Hermas )。經外書《巴拿巴書》內充滿了異端和幻想寓言,比如,書內宣稱亞伯拉罕會說希臘文;另外,人必需受洗才能得救。《赫瑪斯牧人》是一本諾斯底主義的書,散播了「基督之靈」( Christ Spirit)在耶穌受洗時臨到祂身上等異端。

5.  最後,「西乃抄本」( 以及「梵蒂岡抄本」– Codex Vaticanus)明顯地透露出它們所受的 諾斯底主義 的影響。約翰福音1:18內的 "獨生子" 被改成了 "獨生的神",藉此助 亞流異端(Arian heresy)延續下去,試圖通過割斷 約翰福音1:1與 約翰福音1:18之間明確的關聯,使聖子耶穌基督與 神 分開。我們明知 神 是不可能降生(所得)的;只有聖子在道成肉身時降生、被神所得。

如這篇宣道對你有所賜福,請通過電郵告知海博士。他的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點擊鏈接 )。你可用任何語言發電郵給海博士 但希望你盡量用英文發信。

(宣道 / 證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馬可福音 9:17-29。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I Would Be True" (詞: Howard A. Walter, 1883-1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