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奧巴馬時代中的禁食禱告

PRAYER AND FASTING IN THE AGE OF OBAMA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七月十二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ly 12, 2015

"耶穌進了屋子,門徒就暗暗的問祂說:「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他去呢?」耶穌說:「非用禱告 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馬可福音 9:28, 29 )。



故事很簡單。耶穌上了山。下山時,祂見到一大群人圍着門徒。耶穌問他們發生了什麼事。一名男子走出人群告訴耶穌說,他的兒子被妖魔附了身。他說, 惡魔使他兒子重重的抽瘋。他還說,他求眾門徒把惡魔趕走,但他們卻沒辦到。耶穌吩咐那人把兒子帶來。耶穌斥責那妖魔說: "從他裡頭出來,再不要進去!" 妖魔便尖叫着從孩子身上出來了。耶穌拉着孩子的手扶他起來,病就好了。幾分鐘後, 耶穌走進一間房子。門徒來問祂說, "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牠去呢?" (可 9:28)。

馬丁·羅伊-瓊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說, "門徒用盡了一身的解數,卻仍舊失敗了。他們曾在許多其他情形下成功過。但此處他們一敗涂地。然而,僅在極短的時間內,似乎不費吹灰之力,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簡單地說出一句話,便治愈了那孩子。「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牠去呢?」他們問,〔基督〕回答說,「非用禱告 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94年版, 第9頁;有關馬可福音9:28, 29詮注 )。

門徒如何趕不出鬼魔的這段記載非常重要。它是如此的重要,以至於聖靈在新約中分別三次將它記載下來 ── 在馬太福音、馬可福音、以及路加福音內。羅伊-瓊斯博士認為,這對我們當今時代很重要。我完全同意他的看法。但是,在我把這一故事的教訓應用到我們教會頭上之前,我必須要處理那些聖經評判者,那些把 "禁食" 二字從現代譯本中刪除的人。

在我探討這段經文之前,我想談談經文第二十九節內的兩個字–"禁食"。司可福聖經的 頁中註解條目 "u" 如此闡述說:"最好的兩部抄本省略了「禁食」二字。" 這表明即使是非常保守的《司可福研讀聖經》也受到了十九世紀末聖經批判學的影響。既然兩部古卷中省略了禁食二字,為什麼還稱它為 "最好的抄本" 呢?批判者使用的主要經卷是「西奈抄本」( Sinaiticus manuscript )。批判者的理論是,最古老的總是最好的。我們怎能確定這點呢?

幾年前, 我和妻子曾到坐落於西奈山腳下的「聖凱特琳修道院」參觀。我們見到了人們發現經卷的地方 ── 在那古修道院的一堆雜物中。靠近修道院的門口有一大堆骷髏骨,是過去許多世紀中曾在這裡生活過的僧侶的遺骨。另外,修道院內的禮堂是我所見過的最幽暗、妖氣最重的教會禮堂。天花板上掛着十幾個鴕鳥蛋。裡面用蠟燭照明。整個地方看起來就像是《奪寶奇兵》( Raiders of the Lost Ark)內的一個場所!我絕對不會在如此陰森的地方過夜!正是在那種漆黑昏暗的場所內,蒂申朵夫(Tischendorf)找到了那份福音古卷的抄本。我和妻子後來在大英博物館裡曾見過那卷抄本。

我確信,那所修道院的古代僧侶深受諾斯底主義的影響。當然,諾斯底主義者不會強調禁食。那些受諾斯底主義影響的僧侶在抄寫馬可福音時,把 "禁食" 二字刪掉的原因正在於此。

另外還有一個原因使我認為 "禁食" 二字是馬可親筆寫下的詞句。請看,如果你把 "禁食" 給刪除掉,這句話就說不通了。和其他現代譯本一樣,《新國際版聖經》如此翻譯說:"非用禱告,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請想一想,你難道不知道眾門徒曾禱告過嗎?他們當然禱告過!但趕走 "這類" 鬼還需要禱告之外的東西。這不是很明顯嗎?劉易斯(C. S. Lewis)在他的一篇論文中指出,這些聖經批判者應該學好文學。如果他們學過寫作,他們肯定會發現這裡少了些什麼。"非用禱告…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 荒唐!門徒當然作過禱告!這句話根本說不通,除非它說 "非用禱告 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

下面還有第三個原因。在基督教悠久的歷史中,基督徒從來都相信,當某種魔鬼勢力在阻擋神的工作時,基督徒便需要在禱告之外加上禁食。歷史上復興期間的所有牧師都清楚,有時他們必須禁食。但如今,因 "禱告與禁食" 受到了篡改,他們便不再禁食了。你是否知道,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在第一次大覺醒期間一週至少禁食兩次?你可知道,約拿單·愛德華(Jonathan Edwards)在他宣講《罪人在憤怒之神的手中》(Sinners in the Hands of an Angry God)之前曾禁食三天?這場宣道在他的教會裡觸發了一場非凡的復興,接着又傳遍了整個新英格蘭地區 ── 然後又傳到了英國。如果愛德華僅僅禱告,卻沒有禁食的話,那場復興會不會爆發呢?有一點是肯定的 ── 當他禁食禱告之後,神確實遣送了復興!我們當今的教會中沒有復興,缺乏禁食是否其癥結之一呢?有一點可以確定 ── 當今幾乎或完全沒有復興存在, 並且當今也幾乎或完全沒有人在禁食!這毫無疑問!

然後還有保留 "禁食" 二字的第四個原因。路德常談經卷的 "類比"(analogy )。他指的是,當我們解譯經文時,我們應該借鑒其他類似的經文。聖經內有關禁食的最為人熟知的經文是哪節?研讀聖經的學生都應知道 以賽亞書 58:6,

"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麼?"(以賽亞書 58:6 )。

耶穌非常了解以賽亞。當祂在拿撒勒的會堂裡佈道時,祂講到了以賽亞書61:12。當耶穌說,"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可 9:29)時,祂至少心中想到了以賽亞書58:6。

"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麼?" (以賽亞書 58:6 )。

與以賽亞一樣,耶穌告訴門徒,禱告禁食能 "使被欺壓的得自由" ── 能打斷撒但的一切軛。便是經卷的 "類比" 性!讓聖經為我們作經卷的最好註解。我非常肯定路德在這點上會同意我的看法。

第五個接受 "禁食" 二字的原因來自這一事實,也就是那些趕鬼的人從來都相信禁食在某些情況下是有幫助的。受人尊敬的約翰·衛斯理 在談論與此平行的經文馬太福音17:21時說, "這類惡魔非靠禱告與禁食就趕不走 –多麼好的一種見證,證明禁食加熱誠的祈禱所具有的功效。在此之前,門徒雖未禁食也曾趕走過一些鬼魔",但這類鬼魔非靠祈禱加禁食便無法趕走(John Wesley, M.A., Wesley's Notes on the New Testament, Baker Book House, 1983, 卷I; 有關馬太福音 17:21的詮注 )。

循道宗的奠基人約翰·衛司理(John Wesley, 1703-1791)在他長期牧道的過程中對鬼魔的活動具有充分的認識。

湯姆斯·黑爾博士(Dr. Thomas Hale)是一位去泰國傳教的醫生。在傳教工作中 他與鬼魔有過多次的交往,因此他在註解中提倡禁食。在講解馬可福音9:29時他如此說, "在某些情形下,你必需禁食才能從神那裡獲得你所尋求的… 通過禁食,我們向神顯明了實意… 祂會回答我們的祈求,為我們提供更大的能力,更多的智慧,以及更豐厚的屬靈的福分。" 在傳教領域中與鬼魔的勢力有所接觸後,黑爾博士說我們應保留這節經文中的 "禁食" 二字(Thomas Hale, M.D., The Applied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Kingsway Publications, 1997, 第265頁;有關馬可福音9:29的詮注 )。

然後,讓我為你提供應保存「禁食」二字的第六條原因。僅有兩份抄本把「禁食」兩字漏掉了,但包含這詞的抄本不下幾百份,許多極為古老的抄本中都有這詞在內。那些批判家決定采用這兩份遺漏這詞的抄本,卻忘記了幾百份其他抄本中所包含的「禁食」二字。願神幫助我們!除非我們回頭采用禱告和禁食,我看我們絕對不會獲得復興!

此處,我為大家提供個了六條拒絕現代譯本的理由。我從來不用那些譯本來宣道。我不信不過它們。這就是為何我宣道時僅僅使用英皇欽定本的原因。這就是為何在你們背誦經句候,我要大家使用英皇欽定本聖經,並用英皇欽定本聖經來讀經。它會賜福你,你能信得過它!

"非用禱告禁食, 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 (馬可福音 9:29)。

在接下來的道文中,我將回答兩個問題:


(1)"這一類" 講的是什麼?

(2)我們如何能勝過 "這一類"?


我不打算浪費時間來向你證明鬼魔和撒但的存在。如果你是得人者,你便可通過經歷得知鬼魔的真實性。所以,我不打算說服你牠們的存在,便直接進入下一點。

"這一類" 指的是那些妨礙我們的魔鬼,我們似乎不能通過尋常的方式來戰勝他們。聖經告訴我們,魔鬼蒙蔽了 "此等不信之人" 的心眼(林後4:4 )。所有的世人在轉變前都是這樣。我們與 "那類" 鬼魔打交道已有很長時間了,並常看到,基督為回答我們的禱告出來征服了 "那類" 鬼魔。

我們知道, "那類" 鬼魔還會從不信之人的心裡把道奪走 ──"隨後魔鬼來,從他們心裡把道奪去"(路8:12 )。我們也常看到,我們靠基督對我們禱告的回答能戰勝 "那類" 鬼魔。

撒但從起初便已差鬼魔來做這兩件事了。牠在伊甸園內便曾蒙蔽亞當和夏娃的心。在那早期的原始期間,牠便曾從他們心中把道奪走。

我們或多或少可以這樣說:直到近代為止,這兩種手段便是撒但奴役美國和西方世界的主要方式。直到近代為止,大多數人都信神的存在;大多數人都信聖經是神的道。雖然他們的心受到蒙蔽,他們心中的道已被奪去。但他們大致上仍然相信神和聖經。我們可以把他們稱為 "前現代(pre-modern )" 的人。作為前現代人,他們不會用批判的眼光看待基督教。他們或許不信基督 ── 但他們不會作諸如 "神不存在"、或 "神已死了" 等等的批判。所以, 你僅需對前現代人宣揚福音、為他們禱告。這相對來講是較容易的。

但接下去我們進入了 "現代" 時期。這段時期可追溯到 啟蒙運動。這是一場始於十七世紀末的思潮,隨著伏爾泰(Voltaire, 1694-1778)繼續下去。在那段期間內,人們變得追求物質享受,並且開始批判神和聖經。但那種批判性的思維直到十九世紀才滲入了普通百姓的心靈。在這 "現代思維" 的影響下,不論什麼事都必須通過所謂的 "科學方法" 來 "驗證"。一切屬靈的事都會受質疑。知名宣道士葛培理(Billy Graham)在他基於 約翰福音3:16的一篇著名宣道中說, "你不能把神關在試管內。" 他的話是對 "現代人" 說的。一般公認的看法是, "現代思潮" 已在嬉皮士這代人結束了。

我們如今生活的時代,被哲學家稱作 "後現代"(post-modern)時期── 即 現代主義之後的時期。後現代 年輕人的心中沒有道德觀念(amoral )。道德標準根本不存在。他們心中有幾條 "符合政治準則"(politically correct)的觀念,但缺乏道德準則。"那對你來說是正確的,但對我來說不是。" 他們缺乏正誤的道德準則。 "如你覺得對便是好的"──此乃後現代的座右銘。他們不會像現代人那樣說, "神不存在";他們說, "如果神對你來說是真實的, 不錯;但請讓我追從自己的神。" 換句話說,他們沒有準則。只要在你行得通就可以 ── 是你選擇的路。

那就是 "這一類" 的鬼魔 ── 那就是當今年輕人的想法 ── 某種含糊的、變幻無常、捉摸不定的、"只要對你好" 的概念。那就是 "這一類" 鬼魔。那便是我們如今與其爭鬥的鬼魔!我聽到有些上了年紀的人說,自從奧巴馬上台後,似乎有種黑暗的勢力。他們講得不錯。不論什麼事似乎都感到和以往不同了。沒有什麼事物是確鑿的、或肯定的。不錯,你可以將其稱作 "奧巴馬" 之靈,這類 後現代的鬼魔正在摧毀一切傳統的價值,卻沒有提供任何可替換的事物。這能影響我們的教會嗎?當然能!美南浸信會去年丟失了二十萬會員!這是從前聞所未聞的事!這事從未發生過的!羅伊-瓊斯博士說:"我們必須明白,我們正為我們的性命與某種強大的勢力搏斗。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強大的敵人"(Studies in the Sermon on the Mount, 第二部,第148頁 )。

"這類" 妖魔對我們來講太強大。不能僅靠禱告來征服。不行–我們必需去 "禱告和禁食",不然 我們的福音事工都會失敗。因此,我希望大家下週六禁食禱告。如你身體欠佳,請你不要禁食。如有任何健康上的憂慮,請你找位醫生問一下。如果你決定加入我們的禁食禱告,一定要多喝水,大約每個鐘頭喝一杯水。禁食在星期六晚5:30結束,大家一同來教會進餐。"非用禱告 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 千萬別忘記禱告,星期六至少要幾次祈求神把迷途的人帶進教會來,使他們在教會裡待下來,並吸引他們通過耶穌的寶血和正義獲得拯救。天父啊,但願能夠如此。以耶穌的名義,阿們。

如這篇宣道對你有所賜福,請通過電郵告知海博士。他的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點擊鏈接 )。你可用任何語言發電郵給海博士 但希望你盡量用英文發信。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馬可福音 9:14-29。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O For a Thousand Tongues to Sing" (詞:Charles Wesley, 1707-1788; 采用曲調 "O Set Ye Open Unto 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