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40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基甸的军队!

GIDEON'S ARMY!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八年六月廿四日晚
于洛杉矶 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ne 24, 2018

"耶和华对基甸说﹕跟随你的人过多,我不能将米甸人交在他们手中,免得以色列人向我夸大,说:「是我们自己的手救了我们」"(士师记 7:2 )。


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 但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故事。 基甸是一位生活在离道反教时期内的年轻人。 这应立刻抓住我们的注意力,因我们如今正生活在末世的离道反教中。

I. 第一,离道反教。

以色列人又行了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 于是神便惩罚他们,让他们沦为米甸人手下的奴隶。 他们是以色列人的仇敌。 在这群野蛮的米甸军队前以色列人节节败退。 他们藏到山洞里来躲避不敬虔的米甸人。 当时的米甸人是如此强大,以至他们毁坏了以色列的田产。 他们盗取了他们的牛、羊、驴等牲畜。 以色列人惨遭蹂躏,绝望无比。 于是,他们呼求耶和华的拯救。

于是,耶和华找到了基甸。 当基甸躲避米甸人时 耶和华向他显现。 神对基甸说,"大能的勇士啊,耶和华与你同在"(士6:12 )。

当我到三藩市北部 否认圣经的自由派神学院中就读时,我还不是一位大能的勇士。 我不过是一位温顺和蔼的浸信会宣道士而已。 但在那里的所见所闻 让我对现代福音派极为恼怒。 他们不信圣经里的神。 他们完全受制于米甸人— 那群想把神关进笼子里的人、那群不愿让神掌控自己思维与生活的人们。

大卫.威尔斯博士(Dr. David F. Wells)写了一本描述当今福音派腐败的重要书籍。 书名为《难容真理﹕或福音派的理论去哪里了?》( No Place for Truth: or Whatever Happened to Evangelical Theology? Eerdmans, 1993 )。 威尔斯博士是个愤怒的人。 他说,"福音派世界已丢失了它的热情"(第295页 )。 福音派教会不再去启发年轻人作热情的基督徒。 他们变得软弱、自私 — 因怕人说闲话而不敢说出心里话。 福音派的现存机构会极力打压任何想改革教会、或令其复兴的人。 威尔斯博士说, "随大流是福音派的强大势力,会迅速窒息一切独立的异己者"(第295页 )。

在我就读的神学院中,他们拼命地想让我顺从他们的不信。 他们告诉我,如我继续扞卫圣经,我将永远接管不到一所美南浸信教会。 我回答他们,"如果代价如此,我便不要一间〔你们的教会〕。"

因此立场我失去了一切。 我有什么不能舍弃的? 我已失去了一切重要的东西。 美南浸信会中再没有任何我想得到的东西。 我憎恶这个支派。 我憎恶那所神学院。 我憎恶我的教会,因它没有来维护我。 我憎恶我的人生。 除耶稣和圣经外 我憎恶一切。 我一人夜间独自行走。 而我必须继续走下去,不然我便会发疯了。

一天晚上,我终于在宿舍里昏沉地睡着了。 神本人叫醒了我。 宿舍里一片寂静;无声无息。 我起身走进了黑夜。 我站在学院旁边的山坡上,能看到海湾对面三藩市的灯火。 冷风吹拂着我的头发,穿透了外衣,令我直打寒颤。 冷风中神对我说,"你将永远无法忘记今晚。 你将只为取悦我而宣道。 你将学会如何不再害怕。 现在你将只为我宣道。 我会与你同在。"

现在回想起来,我知道那是神在召我作传教士。 之前我不过是自愿者。 但现在,我是神选召的传教士。 我相信,每位无惧的传教士都要经类似的危机后,神才可放心地让他去传讲真道。 其中没有情感。只有,"如果你不说,其他没有人会说,或至少他们说得没有你好"。我把这想法永远地烙印在我心中。 投舍(A. W. Tozer)博士在一篇「豫言洞察的天赋」("The Gift of Prophetic Insight") 的文章中说,"他会以神的名义去抵触、谴责、并抗议,从而受到大部分基督教社区的仇恨与敌视…但他却不会因任何凡人而畏惧。" 也许这便是为何 鲍勃.琼斯三世(Dr. Bob Jones III)博士如此说,我 "的样子和心灵像一位旧约的先知"。 若想更深刻地了解我,请读我的自传《征服万般恐惧》( Against All Fears )

那天午夜与神交往的经历使我能了解基甸那样的人。神对他说,"大能的勇士啊,耶和华与你同在!" 我当然不是基甸,但尽管如此,现在我至少理解他。 基甸说,"现在祂〔耶和华〕却丢弃我们,将我们交在米甸人手里"(士 6:13 )。

基甸觉得不配,也无能力办成这事。 像摩西那样,基甸不断找藉口。 朋友们,我们如今处在末世的离道反教中。 我们感到不配也无能力去征服新福音派 米甸人的假宗教。 离道反教已根深蒂固。 福音派米甸人的势力太过庞大了。 我们根本无力去面对这股离道反教之势力,来扞卫圣经、扞卫圣经里的神。

II. 第二,圣经的神如今仍然活着!

神说,"我 ─ 耶和华是不改变的"(玛 3:6 )。 然后神的灵临到基甸身上。 他派信使出去,召聚以色列民众来与米甸人争战。

"耶路巴力 就是基甸,他和一切跟随的人早晨起来,在哈律泉旁安营。 米甸营在他们北边的平原,靠近摩利冈。 耶和华对基甸说:跟随你的人过多,我不能将米甸人交在他们手中,免得以色列人向我夸大,说:是我们自己的手救了我们。 现在你要向这些人宣告说:凡惧怕胆怯的,可以离开基列山回去。 于是有二万二千人回去,只剩下一万"(士师记 7:1-3 )。

神对基甸说,"跟随你的人过多",去告诉他们,"凡惧怕胆怯的,可以离开回去"(士7:3 )。

结果有两万两千人离去。 基甸身边还剩一万人。 这也曾发生在我们身上。 我们教会以前在 乐康(Le Conte)初中礼堂内聚会时,曾成长到1100人。 但他们大部分人都害怕为耶稣冒险。 其他人离开我们教会是为了追求 "玩耍"、性爱、或毒品。 耶稣在撒种的比喻中曾描述过那些离开的人。 比喻的注解在路加福音8:10-15内。 第一种人是那些听了神的道,魔鬼马上来把他们心中的道夺走,"恐怕他们信了得救"(路 8:12 )。 我们每周都会见到这样的情形。 他们来了,却盯着手中的iPad,而不注意听道。 或者他们闭眼开小差。神的道对他们没有带来丝毫帮助,因他们让魔鬼把道从心中夺走了。

第二种是那些听了道欢喜领受的人。 但他们没有在基督里扎根。 因此他们似乎相信了一段时间。 一但受到试探,他们就离开了。

第三种人是听了道之后我行我素的人。 然后,他们被今生的思虑、钱财、与宴乐挤住了,"便结不出成熟的子粒来"。 麦基博士非常正确地说,这三种人都未得到转变。 这是对所有从前离开我们教会的人的写照。 他们的人生证明他们没有得到真实的转变。 他们来教会只是为交朋友,感到好玩。 一但遇到试探,他们便会离开,因他们从未忏悔,也未得到重生。 那些来帮助基甸的两万两千人正是对他们的写照,他们害怕坚持到底,没有成为神的精兵,十架的精兵!

"耶和华对基甸说:跟随你的人过多,我不能将米甸人交在他们手中,免得以色列人向我夸大,说:「是我们自己的手救了我们」"(士师记 7:2 )。

但人仍然太多了。 耶和华就对基甸说,"人还是过多;你要带他们下到水旁,我好在那里为你试试他们"(士 7:4 )。 他们所在的 "平原 靠近摩利冈"(士7:1)非常炎热。 以色列人非常口渴。 基甸的军队大部分人跑到水旁跪下,两手趴在水中喝水。"于是用手捧着餂水的有三百人"(士 7:6 )。 他们大部分人两手放在水中,因为他们太渴了。 但只有三百人用手捧起水来喝。 他们知道,必须抬着头保持警惕,以防米甸人。

"耶和华对基甸说:我要用这餂水的三百人拯救你们,将米甸人交在你手中;其余的人都可以各归各处去"(士师记 7:7 )。

今晚基甸三百人的故事我就讲到这里。 米甸的军队在那平原上 "如同蝗虫那样多。 他们的骆驼无数,多如海边的沙"(士 7:12 )。 那天晚上神把米甸大军交给了基甸的三百人。 米甸人各自逃命。 以色列人捉住了米甸的首领:俄立和 西伊伯,并砍了他们的头拿给基甸(士 7:25 )。 神以三百人的一小只军队取得了胜利!

这就是我们今晚的教训。 如今多数教会的领导只关心人数。 这些是福音派的米甸人。 他们认为,出席的人数过几百人是必须的。 然而,他们却软弱无力。 这种传教士如果能思考一下基甸和他忠心精简的军队 会受益非浅。

迪克逊(Jonathan S. Dickerson)写了一本书,名为《福音派大萧条》( The Great Evangelical Recession, Baker Books )。 他提供了数据。 现在仅有7% 的年轻人自称是福音派基督徒。 在未来二十年间,百分之四十五的福音派基督徒会离世。 那意味着年轻的福音派基督徒很快会从现在的7%下降到大约 "4%或更少 — 除非有新的门徒诞生"同上, 第144页 )。

为何教会里年轻人的数目会如此的剧减? 我确信他们没有受到充满活力的基督教的挑战。 我们的目标为何?我们教会的目标是要帮助年轻人为基督发挥出最大的潜力。 我们在此要培养一群如基甸军队的年轻人。 我们在此要帮助年轻人进入教会,成为耶稣基督的门徒。 我们要徵招进入基督军队的是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时刻准备去面对新鲜事物的挑战。 耶稣说,

"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马可福音 8:34 )。

那些对跟随耶稣不感兴趣的人,不管代价如何都应除去。 那些像婴儿一样想被人照看的人,我称他们为「占有者」。 那些 "占有者" 无需舍己。 他们不愿奉献任何东西给耶稣。 如果你想永远被人照看,这间教会便不适合你。

我的妻子伊丽娅娜(Ileana)在十六岁时来到我们教会。 短短的三周内,她便自己想办法来到教会。 她三周后就不要人去 "接送" 了。 她马上成为教会的同工。她17岁时就负责打电话。她结婚时才只有19岁。当我的双胞胎出生后,她接下来的礼拜天就带他们来教会。我的儿子莱斯利(Leslie)出生至今礼拜天从来没有错过教会。卫斯理一生只有因为生病而错过一次礼拜。有些女士说这太过分了。他们的孩子若有些许的流鼻水就把他们留在家里。但我的妻子是对的而其他人是错的。几乎他们所有的孩子都离开教会去过着自私的生活。我的两个孩子至今仍然参加每个礼拜。他们在此是因为我的妻子是基督的门徒。我们在过几分钟后马上就要庆祝陈群宗医生的六十岁大寿,陈医生这样描述海师母说,"我从她一开始来我们教会时认识她。她从那时候一直到现在都有对基督的大爱和对迷途灵魂的热情。在还十几岁时她为教会把自己投入传教事业而不余遗力…年轻人,把海师母当做你的模范。如果你跟随她的榜样,我们教会就会有光明荣耀的未来。"

既然我们今晚要庆祝陈医生的六十岁大寿,我要说他也是闪耀的基督门徒。他是我们教会受职的牧师。他小时候病的很重。他病重到他们把他关进医院的玻璃房里,他大部分的童年都在里面度过。他十几岁来我们教会时准备去读医生。其他医生告诉他他活不过三十。他可以做个需要教会照顾的懦夫。但没有!他把自己投入教会的事工并成为了基督的门徒。他们告诉他不要过度投入否则他可能三十岁就会死。但基督的道实际上增强了陈医生的健康。 他度过了比预计多了三十年的美好健康的生活。 他背起了他的十字架跟随耶稣。 现在他已六十岁,坐在讲台上,是位侍奉神的伟人。

我可以继续讲许多人的故事,例如 曼西亚先生(Mr. Mencia )、萨拉查太太(Mrs. Salazar )、本.葛利费斯先生(Ben Griffith, 葛先生今晚正与妻子在度假 );我或者可以讲 弗基尔.尼克尔夫妇(Mr. and Mrs. Virgel Nickell)的故事,他们借给我们购买这栋楼房的大部分贷款。 尼克尔先生已75岁,患有糖尿病 — 然而他每星期三、星期六、礼拜天早上 和晚上 开车单程一个小时来教会。 我也可以告诉你出奇的年轻人约翰.撒.凯根牧师(Reverend John Samuel Cagan ),他很快就要接替我成为这间教会的牧师。 这些人都成了耶稣的门徒 及十字架的精兵。

我的牧师林道亮博士说过,"少胜过多…礼拜天可能座无虚席,但事实是,参加祷告会的人屈指可数…我们不能说此乃健康的教会"The Secret of Church Growth, 第 39页 )。

请读一读圣经,你会找到一个接一个 "少胜过多" 的例子。 耶稣选召11人改变了世界,因为祂的门徒愿意为祂 与祂的事业献身。 从教会历史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同样的教训。 五旬节时仅有120人在场。 现代的传教运动是从少数的 摩拉维亚基督徒开始的。 几位巡道宗教徒,屈指可数,却点燃了「大觉醒」的火焰。 跟随 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进入中国内陆传道的仅有少数的几个人。

那些不愿将自己人生最美好献给基督的人,都应被除去。 那些想永远被当作婴儿受别人照看的 也应被除去。 那些永远不想离开舒适区的人 应该被除去。 他们是永恒的 "占有者",从来没有奉献任何东西给基督。 如果我们希望有一个坐满门徒的教会,我们必须请 "占有者" 离开,那样我们才能获得一些年轻人,去挑战软弱的新福音派米甸人,并来改变教会。 我们必须鼓励那些希望将人生奉献给耶稣基督的人。 我们应鼓励那些总让我们把他们当婴儿对待,却永远长不大的人! 我们应该鼓励那些想要成为耶稣门徒的人;我们要像基甸一样,让而其他人离开!

请起立,同唱圣诗第一首,《基督精兵》– 放声唱!

基督精兵前进,齐向战场走,
 耶稣是我元帅,引导在前头,
基督为我君王,带领攻仇敌,
 看祂旗帜前进,已到战阵地。
基督精兵前进,齐向战场走,
 耶稣是我元帅,引导在前头。

见此得胜旗号,撒但军逃遁,
 凡属基督精兵,齐步向前进,
一听颂赞歌声,地狱皆震惊。
 弟兄高声欢唱,颂赞主无穷。
基督精兵前进,齐向战场走,
 耶稣是我元帅,引导在前头。

众圣徒齐前来,联为快乐羣,
 我众欢呼和谐,合发凯歌音,
荣耀赞美尊贵,归于基督王,
 无穷无尽年代,神人齐欢唱。
基督精兵前进,齐向战场走,
 耶稣是我元帅,引导在前头。
("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 词﹕Sabine Baring-Gould, 1834-1924 )。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 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在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点击) 你给海博士发电邮时可用任何语言,但尽可能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请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视频、以及我们教会的
的其他宣道视频,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 宋天礼(Noah Song)先生的独唱﹕"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
(词﹕Sabine Baring-Gould, 1834-1924 )。


宣道提纲

基甸的军队!

GIDEON'S ARMY!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耶和华对基甸说﹕跟随你的人过多,我不能将米甸人交在他们手中,免得以色列人向我夸大,说:「是我们自己的手救了我们」"(士师记 7:2 )。

I.   第一,离道反教,士师记 6:12, 13。

II.  第二,圣经的神如今仍然活着!玛拉基书 3:6; 士师记 7:1-3;
 路加福音 8:12; 士师记 7:4, 1, 6, 7, 12; 马可福音 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