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经由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15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网站上。YouTube引导观众转向我们的网站。这些以36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道文稿件不带版权,因此 福音宣道士无需我们准许便可使用。 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为星期天晚上 争斗

〔呼唤争斗系列 第一讲 / NUMBER ONE IN A SERIES OF BATTLE CRIES〕
THE BATTLE FOR SUNDAY NIGHT
〔Simplified Chinese〕

读这篇道文前,请点击这里阅读一篇对海博士的介绍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七年一月十五日早
于 洛杉矶 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January 15, 2017

"亲爱的弟兄啊,我想尽心写信给你们,论我们同得救恩的时候,就不得不写信劝你们,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犹大书 1:3 )。


从今早开始,我们要开始一系列争战的呼吁。其中,我们要为 "真道竭力的争辩。" 我们要指出我们当今教会中许多错误的作法和理论。

约翰·F·肯尼迪总统在1963年 把邱吉尔命名为第一位美国荣誉公民。总统这样描述那伟大的战争英雄,"他动员了英文语言,将其投入了战场。"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一场伟大演讲中,邱吉尔说,"一旦伟大的事业在世上兴起,激活了所有人的心灵,把他们从温馨的小家庭内拖出来,令他们舍弃舒适、富贵、与对欢乐的追求,来响应那既可怕却又无法抗拒的情操的呼召;我们就此得知,人并非动物,知道在时空内正在发生着一些重要的事,那甚至会超越时空的范围 – 无论我们喜不喜欢,这便成为你我份内的职责。"

我们教会曾经历过多场战争。我们曾付款、分派、并邮寄给全部美南浸信会,告知他们美国神学院里对宣道学生所灌输的可怕的错误说教。我年轻的讲西班牙语的妻子,在宾夕法尼亚 匹兹堡 举办的美南浸信会代表大会(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上分发我们这份文件时,她已怀胎六个月。尽管他们见她身材矮小、并因身孕而极为不便,却仍有成人当面把我们的文件揉成一团,向她的脸吐唾沫。我们回到旅店后,妻子问了一句我无法回答的问题。她问道,"罗伯特,这些人怎能是真正的基督徒呢?" 他们许多人似乎更像地狱中的魔鬼,并非美南浸信会教徒。他们憎恨她,因她把他们神学院内教授所说的引句发给了他们,那些教授声称耶稣的身体没有从死中复活,而是被野狗吃了;另外,摩西这个人根本不存在;又说,保罗的书信都是伪造的,并非使徒亲手写的。然而,我们坚持资助文件的发行, 并每年把它分派出去–直到我们最终赢得了这场搏斗,使那群魔鬼附身的假教师全部从美国各地的美南浸信会神学院里遭受解雇为止。靠神的帮助,我们得胜了!

当他人为阻止婴儿堕胎的大屠杀在收集资金时–同时用此资金去擅充私囊–我们的教会却脚踏实地的关闭了两间那鲜血淋漓的堕胎诊所!有一次,我和凯根博士坐在其中一间诊所前的过道上,并坚持待在那里–而骑在马背上的警察围着我们,并威胁用手铐把我们锁上送进监狱。但当他们看我们就是不肯离开时,他们只好掉转马屁股离开了。又一次,靠神的帮助我们赢得了胜利!

环球影业的巨头卢.华瑟曼(Lew Wasserman)推出了一部污秽的电影,其中描绘了基督与抹大拉的马利亚行淫,结果我们去到 华瑟曼在贝弗利山庄的家门前抗议。我们的抗议变成了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 –无论是在英国、西班牙、以色列、或法国;它甚至还在希腊引发了一场抗议这出电影的暴乱!我们多种抗议一直在各家电视上连续报导了两周–天天如此!环球影业对我们的示威变得如此畏惧,以至再也不敢推出任何诋毁基督的电影了!又一次,靠神的帮助我们赢得了胜利!

有一个名叫彼得.罗克曼(Peter S. Ruckman)的人提出,〔英文的〕英皇钦定〔译〕本才是绝对可靠的,甚至能纠正藉之翻译而来的希腊与希伯来原文。这令数以百计的教会因罗克曼的邪说而产生了分歧。于是我写了一本名叫《揭露罗克曼主义》( Ruckmanism Exposed)的书 – 这书在我们教会中广为流传。这一邪说如今几乎已成往事,大多归功于那本书(此书可到我们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 com 在线阅读 )。是的,在与罗克曼主义 的一战中,靠神的帮助我们再次得胜了!

这时,一名叫 理查德·"谋利挖私"(Olivas)的人离开了我们教会,并从中带走了400多人时,我引导会众站立起来,每月凑齐在十一奉献之外的一万六千元房贷付款,直到这栋教会楼房的贷款付清为止,挫败了 "谋利挖私" 试图毁掉这间教会的企图。又一次,靠神的帮助我们终久赢得了胜利!

但我们如今处在更加危险的争战中 – 而且这是场险恶的战争,可能会摧毁我们所有的教会。我身为基督奴仆的职责正是来警告大家。这如今正在侵蚀、摧毁我们的教会。这便是老底嘉主义的邪说。这邪说教提倡我们去关闭星期天晚上的礼拜。为了与这危险的邪说争斗,我们必须去 "竭力的争辩"(犹 1:3 )。我们将全力以赴地去与其争斗。

耶稣在马太福音25:5内对我们现今的教会的现状提供了最佳的描述。数百万福音派和原教旨主义者都已打盹睡着了。基督的第二次回归已非常接近,但我们教会却都睡着了!我们现在看到一间又一间的教会取消了他们晚间的礼拜。我确信,这正是末世的徵兆之一 – 随着时代越来越接近尾声、当我们所知的世界接近尾声时– 昏睡的教会却闭起了他们的门户。耶稣说,

"新郎迟延的时候,他们都打盹 睡着了"(马太福音 25:5 )。

即便那句豫言似乎在与我们作对 – 我们仍要争战下去 – 定会有人听见得救的。

关闭星期天晚上的礼拜是浸信教会与其他各支派的最新趋向。众多美南浸信 与独立浸信派、"改良派"(progressive)的「国际浸信圣经联谊会」( BBFI)教会、甚至连一些鲍勒.琼斯(Bob Jones)的原教旨教会– 从美国东岸到西岸–都在星期天早上的礼拜后关上他们的大门。星期天晚间的礼拜已迅速地成为往事。

这正好显明了当今教会的慢性病。这绝对不是正面的徵兆。就如任何慢性病一样,直到医生确诊了病根,他无法开出任何有效的处方。在这篇讲道中,就像医师诊断一样,我们要对(那些关闭晚间礼拜的教会)作出诊断,并要确定其病根何在– 然后提供补救的疗法 – 某种解药。这些教会的病 可从四方面来诊断。

I. 第一,关闭教会星期天晚上的礼拜 不过是新教运动发展中
这事发生的最近一次而已。

循道宗于1910年前后开始关闭他们星期天晚上的礼拜。长老会则在1925年左右开始关闭他们 星期天晚上的礼拜。美国浸信会(北方浸信会的前身)大约在1945年时 开始取消他们星期天晚上的礼拜。美南浸信会 大概是在1985年左右开始这样做的。不要忘记,当这关闭晚间礼拜的趋势在各教派的 "改良" 宣道士社圈内刚开始时,那些循道宗、长老会、和美国浸信会等教派 与那些原教旨浸信会一样, 都是一些信奉圣经的教会。

但看一看现今的循道宗、长老会、和美国浸信会!他们的成员名单在一年接一年的缩减。这三大教派从1900年起,都失去了近几十万的成员。数以千计的教会已经关门闭户了。取消星期天晚上的礼拜并没有帮助他们。那只不过是走下毁灭滑坡中的第一步。

然而现今许多独立浸信会教徒却认为,当他们跟随那改良派的、曾已败坏过循道宗、长老会、和美国浸信会的道路时,他们正走在某种创新的 "边缘"!一位叫吉姆.贝斯(Jim Baize)的加州圣地亚哥附近的独立浸信会牧师对我说, "我走出了激进的一步!我关闭了星期天晚上的礼拜!" 他以为这样会帮助 他的教会,但我认为,这只能伤害 他的会众。我把像他那样的牧师称作内奸(quisling)– 一位背叛主耶稣事业的叛徒!这些人所做的事,与我所提及的那些 "主流" 教派曾经做过的完全一样。美南浸信会 如今每年失去二十万成员,其主要原因之一便是他们中有如此多的教会在星期天晚上关闭了他们的礼拜。

温斯顿·邱吉尔(Winston Churchill)曾说过,"要研读历史!要研读历史!" 他说, "你向后观看得越远,你对前途〔未来之事〕也看得越清楚。" 这便是为什么了解过去 "主流" 新教教派和浸信教 放弃了星期天晚间礼拜的后果 是非常重要的。看清这如何使他们濒临垂死、解体、并最终死亡是非常重要的。

现今,传统的 "主流" 教派仅仅是他们从前兴旺时的一个影子而已。他们首先放弃了祷告会。然后,他们放弃了晚间的礼拜。现在,他们便寿终正寝了!这也必然是 当今浸信派和其他任何跟随他们脚踪行走之人 不可回避的结局。

II. 第二,关闭我们教会星期天晚上的礼拜乃「决志主义」带来的恶果。

正如我们写的书《当今的离道反教》里Today's Apostasy所指出的那样,查尔斯·菲尼(Charles G. Finney)使 "决志主义"(decisionism)在十九世纪中叶流行于各大新教教派 和浸信教派中。菲尼的 "决志主义" 把圣经内神在人的灵魂中所做之工、并就此促成的转变,更改替换成靠人为浮浅的 "为基督决志" 来得救。仅靠祷告或某种肉身的响应 取代了圣经内传统式的危机中的转变。结果,新教教派和浸信教派的成员名册上迅速列满了上百万迷途之人。未得救的人不想在礼拜天去两次教会– 所以星期天晚上的礼拜在菲尼的方式被接受之后数十年间就消失殆尽了。未得转变之人星期天晚上不会来教会!相同的情形如今正在美国各地的 "保守派" 教会中重演。

在我年轻时参加的浸信教会没有一间是每个人礼拜天晚上都出席的。我们当时都知道,那些人缺乏奉献心 或从未得到真正转变的人不会到场。但我们照样去。我年轻时出席的晚间礼拜总是最好的 礼拜。诗唱得会更好;宣道会更有力。那是因为迷途的成员不会在那里扯大家灵命的后腿。回顾过去六十年,那正是我的看法。

在今天我们自己教会里,每个人都回来参加星期天晚上的礼拜。我相信,这是因为他们受到了如此的训练。但我也相信,这也是我们无微不至关照的成果,我们确保 每人在成为我们教会的成员之前,都已得到了真正的转变。我宁愿让某人先等他确实得到了真实的转变,也不愿匆忙为一个迷途之人– 一个不愿在礼拜天晚上来参加教会的人施洗!

"决志主义" 已使我们现今教会充满了迷途之人 – 我们现在正付出代价。他们不想参加星期天晚间的礼拜,因为他们从未得救!那正是美南浸信会教派在过去两年内失去了近五十万人的原因!

III. 第三,关闭星期天晚上的礼拜带来数种不期的后果。

我确信其负面的影响比我下面所提的要多。以下不过是我现在想到的几点:

1.  关闭星期天晚上礼拜的教会,敞开了让自己的成员去其他教会访问、并导致他们误入歧途的大门。一位宣道士最近关闭了星期天晚间的礼拜后跟我说,"这让我有暇去其他教会观看。" 他以为礼拜天晚上可以去听其他人宣道是个好主意。但我却想,"那他的会员怎么办?他们中不也会有人产生同样的想法吗?" 这些人会发生什么事?记住,最优秀的会众 希望星期天晚上仍能去教会。但他们该到哪里 去呢?他们该去同一条街上的灵音派教会吗?他们会不会去一间就在街角的教会,然后被一位新福音派的圣经教师以"狡诈" 的信息引他们误入歧途呢?我说他们中定有人会–如果我们关闭星期天晚上的礼拜,我们定会失去一些最优秀的成员。

2.  关闭星期天晚上礼拜的教会 失去了一周内最好的福音传播机会之一。有位宣道士向我讲述了一间教会关闭他们星期天晚上礼拜的事。取而代之的,是他们在早上礼拜之后 每人给一个三明治吃,然后带他们回到聚会厅参加另一场礼拜。这样,会众在星期天下午两点前就可以回家了。那位牧师告诉我,"他们得到的圣经同样多。" 但星期天晚上的礼拜是否仅为了 "得到更多的圣经吗?" 错了,不是!多年以来,许多优秀教会把星期天晚的礼拜设为福音宣道会。我相信,那正是浸信会过去最大的长处之一。人人受到鼓励,去把自己迷途的亲戚、朋友、以及熟人带来在礼拜天晚上听福音。这让教会里的优秀成员有整个下午的时间去 "集结" 迷途之人来参加晚间的礼拜。你可以在早上的礼拜之后为他们提供些便餐吃,然后再举行一场查经班,但那摧毁了帮助我们建成浸信教会的礼拜天晚上福音的传播!有位牧师朋友告诉我,他教会里一位最杰出的人是如何在他仍旧迷途时,在星期天晚上 "偶然" 路过时走进来参加礼拜的。如你关闭了星期天晚上的礼拜,你会失去多少传福音的时刻,错过多少赢得这类杰出之人的良机呢?

3.  关闭星期天晚上礼拜的教会将失去与年轻人接触、并训练他们作门徒的莫大良机。年轻人想在晚上出门。请记住,关闭晚间的礼拜只能取悦老人,他们总想回家看电视、或提早上床。希望取消星期天晚上礼拜的人总是结了婚的和年纪大的人。但年轻人却根本不知道应如何打发时间。我相信,地方教会应该成为十来岁年轻人的 "第二个家"。我相信,教会的未来就在他们 身上。老人可能想尽早回家。但教会的未来是在那些年轻人的手中。我相信,在安排星期天晚上的礼拜时心中应特别考虑这些年轻人。如果我们星期天晚上的礼拜以年轻人为核心,我们便能抓住他们的注意力,争取他们信主,并训练他们在地方教会里侍奉。相反,如果我们关闭了星期天晚上的礼拜,我们的教会里很快会只剩下些许染着蓝头发的老太太,在星期天早上挤在几乎空荡的教会楼房里听一小时的宣道–就像街角那间长老会一样–他们在五六十年前就放弃了星期天晚上的礼拜。我相信,那些放弃晚间礼拜的教会不几年内就会落入同样的境况,除非我们每个礼拜天晚上把讲道的重点放在年轻人身上!

IV. 第四,关闭星期天晚上的礼拜阻止我们获得真正的复兴。

我只能大概提一下这点,但我读过足够复兴的历史去了解到﹕复兴多在夜晚发生。事实上,神通常在礼拜天晚上遣送复兴降临!

投舍(A. W. Tozer)博士写了一篇「生在午夜后」的论文。他在其中写到 :

此说法包含了大量的真理,既复兴通常发生在午夜之后。因复兴…仅会临到那些迫切渴望得到它的人身上…极可能的情形是,这位罕见的人是在午夜之后才在他的艰辛努力中获得了他非同寻常的〔复兴〕经历(A. W. Tozer, "Born After Midnight," in The Best of A. W. Tozer, compiled by Warren W. Wiersbe, Baker, 1978, 第37-39页 )。

请不要愚昧地说,我在提倡晚间的礼拜总应超过午夜。

然而,我曾在两个浸信教会亲眼见到两场典型的复兴,在此难得的经历中数以百计的人得到了转变。这两间教会都有晚礼拜,并持续到很晚。其中一间教会在三年神遣送的复兴中有数千人加入。许多聚会都是在很晚的夜里举行的。另一间教会在三个月内添加了五百多人。那第二场神遣送的复兴是在星期天晚上的礼拜中开始的。第一间教会不仅有星期天晚上的礼拜,而且还有一周内晚上的礼拜。结果它经历了天赐的复兴!

如果这两间浸信教会关闭了晚间的礼拜,他们会体验到这种复兴的福分吗?不会,显然不会!正如投舍博士所说的,复兴仅会临到 "那些迫切渴望得到它的人身上"。如果我们渴望复兴,我们便不会关闭神时常赐予复兴的晚上的礼拜。

在我们自己的教会里,神去年遣送了一场惊人的复兴。几晚间有二十九位年轻人得救了–并且他们继续留在我们的教会里,因为他们真正地得到了转变。几乎所有这些聚会都是在晚上举办的。

下面,我要对那些在座仍未得救的人简单讲几句话。是否为得救而深感迫切不安呢?你处在认罪感之下吗?你希望耶稣拯救你免于罪恶和地狱吗?那我诚心地督促你今晚再回来听道。约翰凯根会宣讲 "为失丧的灵魂争斗"。这是篇会改变你的讲道 – 会帮助你找道耶稣并通过祂的宝血从罪恶中得救的讲道!确保今晚回来听约翰充满活力的讲道!

但为何不在你回家前便来得救呢?离弃你的罪恶,现在便来信靠耶稣吧。当你现在信祂、并仅仅信祂时,耶稣能洗净你所有的罪恶!

请起立唱圣诗第七首,《只有宝血》。当我们唱的时候,希望你能走到前面来,并跪下祷告。我和凯根博士、约翰凯根 会在这里为你们提供谘询,并为你祷告,祈求神吸引你来信靠基督,因为只有耶稣才能拯救你脱离罪恶,必须靠祂为拯救你而洒在十字架上的宝血,才能洗净你所有的罪恶。你可以在我们唱诗的时候上来。请起立唱圣诗第七首,《只有宝血》–

何能使我脱罪担?只有主耶稣之宝血;
   何能使我得平安?只有主耶稣之宝血;
主在十架流血,洗我罪恶清洁;
   使我白超乎雪,全赖主耶稣之宝血。

何能救赎我罪人?只有主耶稣之宝血;
   何能使我与神近?只有主耶稣之宝血。
主在十架流血,洗我罪恶清洁;
   使我白超乎雪,全赖主耶稣之宝血。

何能使我得称义?只有主耶稣之宝血;
   何能使我得成圣?只有主耶稣之宝血。
主在十架流血,洗我罪恶清洁;
   使我白超乎雪,全赖主耶稣之宝血。
("Nothing But the Blood" 词: Robert Lowry, 1826-1899 )。

读这篇道文前,请点击这里阅读一篇对海博士的介绍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 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在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点击) 你给海博士发电邮时可用任何语言,但尽可能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请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视频、以及我们教会的
的其他宣道视频,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Abel Prudhomme)先生领读的经文﹕犹大书 1-4。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独唱:
   "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词﹕Sabine Baring-Gould, 1834-1924 )。


宣道提纲

为星期天晚上 争斗

〔呼唤争斗系列 第一讲 / NUMBER ONE IN A SERIES OF BATTLE CRIES〕
THE BATTLE FOR SUNDAY NIGHT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亲爱的弟兄啊,我想尽心写信给你们,论我们同得救恩的时候,就不得不写信劝你们,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犹大书 1:3 )。

(马太福音 25:5)

I.    第一,关闭教会星期天晚上的礼拜不过是新教运动
发展中 这事发生的最近一次而已。

II.   第二,关闭星期天晚上的礼拜乃「决志主义」带来的结果。

III.  第三,关闭星期天晚上的礼拜带来数种不期的后果。

IV.  第四,关闭星期天晚上的礼拜阻止我们获得真正的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