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经由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15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网站上。YouTube引导观众转向我们的网站。这些以36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道文稿件不带版权,因此 福音宣道士无需我们准许便可使用。 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复兴的喜乐

THE JOY OF REVIVAL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六年七月十日晚
于洛杉矶 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ly 10, 2016

"你求告我,我就应允你,并将你所不知道又大又难的事指示你"(耶利米书 33:3)。


这节经文在督促我们为复兴祷告。"复兴" 一词对我们中间某些人来讲已经成为具有冒犯性 或不愉快的词。但 "复兴" 一词本身却是甜蜜和欢乐的词语。下面是一些同义词,具有类似含义的词语 ── 重得、恢复、生命复苏、清醒。是的,清醒 –多么好的词。重得生命 – 另一样美事。谁不希望在炎热的暑天喝杯冰茶来清醒一下?谁不想在久病之后恢复健康?谁不想在丢掉工作之后重得他的职位?这些都是同义词,与复兴的含义相同 ──清醒、恢复、重得 ── 它们都是快乐正面的词语,向我们显明 "复兴" 也应被看成是快乐的词语。但是,"复兴" 一词在我们教会里已成为一个不愉快的词语。

我本人对此错误应负责任。在教会分裂之后,在它后遗症的阴影笼罩下,我曾几次谈到复兴。但我现在知道,我讲的方式错了。虽我说的有关复兴的内容没有错,但我讲述的方式常常出错。我把它描述成极为艰难、痛苦、并绝对不会是喜乐或开心的事!我本应更多地强调,当神的灵在复兴中倾泻而至时,祂会带来快乐、自由、与幸福。

教会的分裂与其后遗症 对我们所有的人都带来了窒息的效果。请大家理解教会的大型分裂对我造成的影响。在我上周的布道中,在 "新的浸信会幕!" 中,我列举了很多真实的事。我说 教会变得胆怯、内向、软弱、效率低。我说:"我们退到了城堡内,以护城河为界,拉起吊桥,并在孤独中隐居下来。" 请你理解,这正是发生在我身上和你身上的事。教会的分裂及其后遗症使我变得内向、软弱、效率低。我失去了所有的朋友。最后,我失去了一位在此教会之外的一位密友。我在这间教会里也没有朋友。我能与其开诚布公说话的惟一一个人只有我忠实的夥伴 克里斯托弗·凯根博士。他成了惟一我信得过、并能向他打开我心窗的人 ──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我如此地倚赖凯根博士,以至我有时每天要打十至十五次电话给他,向他倾泻我内心的忧虑和烦恼。我看此乃一个奇蹟,我最终仍没失去他这惟一的朋友。如他不是一位如此忠诚的朋友,我也定会失去了他。博士,感谢你如此包容了我!在教会分裂后,除了你之外我再也没有其他的朋友了。我尊敬的朋友,因你帮助了这位老牧师,愿神赐福佑护你!我不知我可爱的妻子如何忍受了我。我已成为一个苦闷、孤独的老头子。伊莱亚娜,请你原谅我!

在那篇 "新的浸信会幕" 宣道中,我也提过, "教会的孩子" 也受了伤。"他们不喜欢在这里待下去。" 他们当然不喜欢!我自己也不喜欢在这里待下去。我说,他们变得尖刻 多疑。我也同样如此。我说,"教会的孩子们" 认为,"对他们来讲,所有的宣道听起来都变得千篇一律。" 那对我来讲又何曾不是如此。我说,"教会的孩子们在这间教会里再也看不到任何希望"。我不得不承认,我也同样看不到任何希望。我还说, "我一直在尝试同样的一些事,但它们已经失效。我不知该如何扭转教会的方向。" 然后,事情变得更糟糕。现在,"我面临着癌症的死神,我心中充满了绝望和无助。" 最后,他们在我身上注射的用来治疗癌症的化学药物,为我带来了情绪上可怕的波动。我开始失控,不断斥责那些尽力做其事工的人。我开始感到,我无法确信自己所说的东西是否正确。我感到像个临死的人,试图引导一间教会,其中挤满了比我年少许多的年轻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感到苦闷、孤独、半死不活、毫无希望。其实,我甚至想过辞去我牧师的职位。

当我请三位年轻人来我家和我一同祷告时,我好像一个溺水的人到处抓救命的稻草一般。亚伦·杨希(Aaron Yancy)、颜国辉(Jack Ngann)和约翰·凯根(John Cagan)来了。我们开始一起在我的书房内于深夜作祷告。慢慢的,他们的祈祷为我带来了一点力量和希望。感谢你们!你们永远不会完全理解,你们对我的帮助有多大。你们不仅恢复了我的生命,我认为你们可能也挽救了我们教会的前途!当他们跟我一同祷告时,我开始看到了我们教会新的前景。我开始明白,我们需要承担一些风险,并敞开我们的心门,让神来带领我们走向新的道路。

这时我开始希望,我们可能会得到复兴。但我仍然不知应该用何种新的方式来解释复兴。我仍在讲述一些你们大多数人已经听过的有关复兴的事。

但随后发生了令人吃惊的事。我们有位年轻人看到了一份我为今晚准备的讲稿。读完后,那位年轻人告诉我,稿件里讲的东西不恰当。听他那样说,凯根博士感到吃惊。但我马上意识到,年轻人讲得很对。我知道,我应该抛掉第一次写的讲稿,并再写一份新的。那便成为我现在讲给大家听的新布道文。

当我把那段文字读给凯根博士听时,他建议我把其中的口吻削弱一点。但我说,我不会削弱或修改它。为什么?因为那正是在摘下面具之后,我们在复兴中相互认错时会发生的事情。我们可能会认错;或可能会告诉别人,我们曾怀恨于他;或对另一个人说,我们曾嫉妒过他。当我们 "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我们获〕得医治"(雅 5:16)时,一切人际间的隔阂都会消除,喜乐随之而来。创伤和苦毒会得到医治;缺乏爱心、不信之罪、嫉妒、仇恨、情慾、以及内心的刚硬、虚伪、傲慢、或缺乏祷告 ── 这一切均会得到医治。在复兴中,〔我们〕会把这些或更多的隐私相互公开坦白。请注意,我说 "在复兴中"。靠血气去这样做会毫无成效。我们必须靠神的灵去引导,而那仅有在复兴中才会发生。我们以前也曾公开认过错,但却徒劳无益,因那并非是圣灵引导的结果。

然后,最好的事情发生了。相互交流 并彼此代求所带来的喜乐、爱怜、温柔、以及恢复的友谊,就如人间天堂一般。对此我很清楚。我曾见过那样的事发生。如果我能乘时间机器回到我人生中的任何一个时刻,我定会选择1969年夏季的第一华人浸信会,重返那复兴的时刻中,回到神的面前。当我们摘下了面具、相互认罪、相互代求时,人心熔化了;喜乐淹没了我们的心灵。那是仅在圣灵的引导下才能发生的事。

有一天,约翰·凯根对我说,"你希望见到复兴,因你曾品嚐过它 ── 并想再嚐一次。" 很正确 ── 但只对了一半。今天的经文告诉我们,要去为我们所不知道的事作祷告、为我们从未见过 或 "嚐过" 的事物祈求。经文说,

"你求告我,我就应允你,并将你所不知道 又大又难的事 指示你"(耶利米书 33:3)。

我们无需先 "嚐过" 复兴的滋味,才能去为它作祷告。即便我们从未见过复兴,我们也能为其作祷告。当我年青时开始为复兴祈求时,我并未见过复兴。我读到了对复兴的记载,并渴望得到它,虽然我仍未见过一次复兴。

现在请看,我已经在这场宣道和昨晚向你们承认了我的过错和不足。那并没有伤害我。也没有伤害你。它可以帮助你更加了解我。它可以帮助你知道,当你为我祷告时,应从哪方面去祈求。它能帮助我们相互了解、相互爱戴。

下面是一封发给我的电邮的一部分,来自一名叫罗德(Rod)的朋友。他每个月都寄来一笔捐款,来协助我们互联网的事工。罗德说,

致一位 "勇敢的老人":
         海博士,我相信你为 "新" 浸信会幕所安排的计画是神赐的启示。当我听你讲道时,我不得不认为,你一定有圣灵的启蒙〔epiphany,醒悟 或 圣灵的造访 ]。做得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
         – 基督里 你的弟兄,罗德。

感谢你,罗德。你的电邮总会令我快乐!

我希望你们这群亲爱的弟兄姊妹也能有 "圣灵的启蒙"。那便是为什么我希望你们能为圣灵倾泻到我们教会的头上而祷告。重要的不仅是需要更多的转变和得到更多人。当我们教会比现在更加欢乐时,那些自然会随之而来。不要害怕。不要等我说,"让我们现在来公开认罪" ── 或 "现在让我们来祷告"。我们变得如此的刻板和拘束,以至没有人敢作祷告,除非有人要求。那正是上礼拜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在我讲道结束时,我要求亚伦(Aaron)和约翰祷告。然后我们便坐下等待 ── 一等再等 ── 等了大概15分钟。当时寂静无声,我甚至可以听到我自己的心跳。无人说话。无人祷告。当然更没有人去做见证或认罪。有位弟兄发电邮告诉我,"你没有让我们作祷告。" 难道一定要我告诉你才能祷告吗?难到你害怕去打破 "陈规" 开始祷告吗?难到在星期三和星期四晚上,你要等执事中的一位开始祷告才加入吗?我们真的如此拘束刻板吗?我们真是如此的冷漠胆怯吗?我不会告诉你该何时去祷告。我要让神告诉你。我不会告诉你何时该认罪 并彼此道歉原谅。我要让神告诉你。如果我们想得到 "新的浸信会幕", 神必须让这事发生。

今天早上,约翰·凯根宣讲了一场优秀的布道。我只帮他修改了一些文法和用词,但概念完全来自他本人。我们大家都因此得了福。在讲道结束时约翰说,

教会有全世界都需要的东西。教会里有耶稣基督。基督才是真正的引力。但世人无法看见基督。因为基督在天国中。所以迷途的人必须从你我身上看到基督圣洁的身影!("Forget the Past and Reach for the Prize!")。

当圣灵降临时,那会在我们中间表现出来,那时,我们会摘下假面具,彼此真诚相待,然后向神倾泻出我们的请求和赞美。那时,我们每人都会有自己 "圣灵的启示",然后令基督充满你和我的理想,"令人看清〔主〕圣洁的身影折射我身。" 请起立,同唱我们今年夏季的主题歌。圣诗第7首。只唱最后一段。

充满我理想,罪孽阴影
 莫让它掩盖心中光明。
愿我仅见祢万福颜面,
 全心信赖你无限的恩典。
充满我理想,救主神圣,
 直到您的荣耀充满我灵。
充满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圣洁的身影折射我身。

在我上星期天晚上的讲道中,我说,复兴通常会先降临到那些已获得转变的人身上。但他们却没有在生活中真实地感受到神的存在。他们来教会完全出于习惯,但他们没有与神同在的真实感受。他们虽在祷告,但却感到自己不过在喃喃自语,没有感到神真的在聆听他们。他们不觉得祷告会得到回答。他们完全感觉不到神正在聆听…他们在祷告会中甚至可能祷告得很动听。他们的祷告可能听起来很有能力。但他们却没有与神在心灵上沟通。在复兴中,那些看似有能力带领祷告的人,通常会首先意识到,他们自身的「罪恶 使祂掩面不听〔他〕们」(赛 59:2)。

复兴的发生,通常是当〔某位〕优秀的基督徒感到,自身的罪孽使他〔不再有〕与神同在的 圣洁与微妙的感受…我会〔告诉你〕一段对一场大规模复兴的描述。那是如何开始的?那是某天星期六的晚上在一场祷告会上开始的。当时所做的不过是些寻常的祷告,根本没有任何神降临同在的感受。然后,有〔人〕情不自禁地开始落泪。这是一件非同寻常的事…他在全体会众面前公开认罪,「承认自己心里刚硬。」当他含泪叙述时,「认罪感开始散播,直到从会场各处传来抽泣声…」这些都是已经得救的人,但〔他〕的公开认罪 使大家意识到,他们的心也是同样的刚硬…正是在那时刻,圣灵临到了会场中…有位大家公认的好女孩、一位基督徒…承认了自己欺瞒之罪。〔一位〕年轻人承认了自己妒忌之罪 ── 那可能对很多人来讲是件小事,但那却令他惊恐万状…有位高大魁武的〔人〕扭着双手在落泪。这人曾引导许多人信主。但他有错要忏悔。除非他公开站出来认错,他内心无法得到安宁…当圣灵引导基督徒,使他们摘下自己的假面具,彼此和好之后,这会在教会里带来一种全新的感受和微妙的爱怜。以往的妒忌、恐惧、和〔愤怒〕被真诚的怜悯与温柔的爱取代了,进而在教会里带来新的喜悦和快乐。" 弟兄姊妹们,我认为,那正是我们教会中所需要的。来到我们教会访问的客人会感到这种爱。"充满我理想,令人看清〔主〕圣洁的身影折射我身。"

我在1960年晚期的华人浸信教会里见到了跟这一模一样的事。神对我们来讲变得极为真实。我想起了约伯书42:5的话,"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 但除非我们个人真心想得到复兴, 我们无法祈求复兴降能临到我们教会 ── 除非我们 "彼此认罪,互相代求"(雅 5:16)。

这也正是在1905年威尔士(Welsh)复兴中发生的事。这也发生在1960中叶肯塔基州的「阿斯伯里学院」( Asbury College)中。这是我们现在在中国大陆所看到的。这是我仍在华人浸信教会时,亲眼在那里见到的事。当时只有公开认罪 ── 内向对另一弟兄的苦毒之罪;妒忌之罪;高傲之罪;吹嘘之罪;憎恨之罪;缺乏爱之罪;伪善之罪;说谎之罪;心里刚硬之罪;缺乏祷告之罪;以及私慾之罪。只有公开认罪、哭泣,以及人们彼此间因缺乏爱心而请求谅解。我们无法使这发生。那必须由圣灵来做才能有效。

不要停止求神降临与我们同在,使我们焕然一新、使我们复原翻新,并赐给我们喜乐!我相信,如果类似那样的事情没有发生在我们教会里,我们便不会有 "新的" 浸信会幕。如今我们教会中最重要的祷告,就是祈求圣灵的倾泻降临。

复兴不只是我们的一个选择。这不是说说就了事、或祷告一下便万事大吉的事。我们这里是个市中心的教会。我们可说是被魔鬼与邪恶势力前后包围着。前几天晚上,我跟亚伦·杨希通话时,另一个电话插进来。我接了电话说, "你好"。停顿了一下。然后,有个恐怖的声音说,"我是撒但,我要来找你算帐。" 那使我打了一个冷颤!我们绝对不会在邪恶的势力中幸存下来;我们永远无法战胜 在黑暗中执政、掌权的;我们永远无法战胜撒但 ── 除非神带着大能降临并与我们同在。如果我们不饥渴希望永生的神临到我们教会,我们的祷告会是软落 无效的。

因此,我上礼拜天晚上告诉你们──"不要停止祷告,求神裂天而降!不要停止祈求神来促使我们「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我〕们可以得医治。」治癒我们的冷漠〔缺乏爱、高傲、苦闷、以及其他内心的罪孽〕。我们必须有那样的彼此公开,而只有圣灵可以使这样真正爱的体验发生。我们之间的隔阂会消失,而我们会有神的大能与同在。我要亚伦·杨希、颜国辉 以及约翰·凯根来祷告,求这会临到我们教会。亚伦先,然后颜先生,接着约翰…"(祷告)。

耶稣降世,到人间受难并死在十字架上,是为了偿还你所有的罪孽。但是你必须离弃你罪恶的生活方式。你必须忏悔并信靠耶稣。只有祂可以用祂的宝血清洗你所有的罪恶。只有祂才能把你从地狱的永火中拯救出来。只有耶稣可以将你从罪恶中拯救出来。如果你希望得到谘询,你需要找凯根博士,并跟他预约让他来引导你。或你可以在一周内打电话到他的家庭办公室去安排面谈。

请起立唱圣诗第7首第3段。

充满我理想,罪孽阴影
 莫让它掩盖心中光明。
愿我仅见祢万福颜面,
 全心信赖你无限的恩典。
充满我理想,救主神圣,
 直到您的荣耀充满我灵。
充满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圣洁的身影折射我身。

所有人请起立并祈求神会遣送圣灵,以便基督可以在我们的生活和教会中得到荣耀。请起立唱圣诗第7首全部三段歌词。

充满我理想,我求救主,
 愿我心目中仅见耶稣;
祢虽引我过幽暗山谷,
 永在荣光 却环绕佑护。
充满我理想,救主神圣,
 直到您的荣耀充满我灵。
充满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圣洁的身影折射我身。

充满我理想,令我渴望
 获得祢荣光;激励我心
得祢的善美,愿主爱怜
 与上天之光守护一生。
充满我理想,救主神圣,
 直到您的荣耀充满我灵。
充满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圣洁的身影折射我身。

充满我理想,罪孽阴影
 莫让它掩盖心中光明。
愿我仅见祢万福颜面,
 全心信赖你无限的恩典。
充满我理想,救主神圣,
 直到您的荣耀充满我灵。
充满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圣洁的身影折射我身。
("Fill All My Vision" 词: Avis Burgeson Christiansen, 1895-1985)。

阿们。让我们一同祷告。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rlhymersjr@sbcglobal.net(可点击)你可用任何语言发电邮给海博士,但尽可能使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可发至〔美国〕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视频、以及我们教会的
的其他宣道视频,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Abel Prudhomme)先生领读的经文﹕以赛亚书 64:1-3。
宣道前葛利费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独唱﹕
"O Breath of Life" (词: Bessie P. Head, 1850-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