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基甸的軍隊!

GIDEON'S ARMY!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八年六月廿四日晚
於洛杉磯 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ne 24, 2018

"耶和華對基甸說﹕跟隨你的人過多,我不能將米甸人交在他們手中,免得以色列人向我誇大,說:「是我們自己的手救了我們」"(士師記 7:2 )。


這是一個簡單的故事。 但這是一個極為重要的故事。 基甸是一位生活在離道反教時期內的年輕人。 這應立刻抓住我們的注意力,因我們如今正生活在末世的離道反教中。

I. 第一,離道反教。

以色列人又行了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 於是神便懲罰他們,讓他們淪為米甸人手下的奴隸。 他們是以色列人的仇敵。 在這群野蠻的米甸軍隊前以色列人節節敗退。 他們藏到山洞裡來躲避不敬虔的米甸人。 當時的米甸人是如此強大,以至他們毀壞了以色列的田產。 他們盜取了他們的牛、羊、驢等牲畜。 以色列人慘遭蹂躪,絕望無比。 於是,他們呼求耶和華的拯救。

於是,耶和華找到了基甸。 當基甸躲避米甸人時 耶和華向他顯現。 神對基甸說,"大能的勇士啊,耶和華與你同在"(士6:12 )。

當我到三藩市北部 否認聖經的自由派神學院中就讀時,我還不是一位大能的勇士。 我不過是一位溫順和藹的浸信會宣道士而已。 但在那裡的所見所聞 讓我對現代福音派極為惱怒。 他們不信聖經裡的神。 他們完全受制於米甸人— 那群想把神關進籠子裡的人、那群不願讓神掌控自己思維與生活的人們。

大衛.威爾斯博士(Dr. David F. Wells)寫了一本描述當今福音派腐敗的重要書籍。 書名為《難容真理﹕或福音派的理論去哪裡了?》( No Place for Truth: or Whatever Happened to Evangelical Theology? Eerdmans, 1993 )。 威爾斯博士是個憤怒的人。 他說,"福音派世界已丟失了它的熱情"(第295頁 )。 福音派教會不再去啟發年輕人作熱情的基督徒。 他們變得軟弱、自私 — 因怕人說閒話而不敢說出心裡話。 福音派的現存機構會極力打壓任何想改革教會、或令其復興的人。 威爾斯博士說, "隨大流是福音派的強大勢力,會迅速窒息一切獨立的異己者"(第295頁 )。

在我就讀的神學院中,他們拼命地想讓我順從他們的不信。 他們告訴我,如我繼續捍衛聖經,我將永遠接管不到一所美南浸信教會。 我回答他們,"如果代價如此,我便不要一間〔你們的教會〕。"

因此立場我失去了一切。 我有什麼不能舍棄的? 我已失去了一切重要的東西。 美南浸信會中再沒有任何我想得到的東西。 我憎惡這個支派。 我憎惡那所神學院。 我憎惡我的教會,因它沒有來維護我。 我憎惡我的人生。 除耶穌和聖經外 我憎惡一切。 我一人夜間獨自行走。 而我必須繼續走下去,不然我便會發瘋了。

一天晚上,我終於在宿舍裡昏沉地睡着了。 神本人叫醒了我。 宿舍裡一片寂靜;無聲無息。 我起身走進了黑夜。 我站在學院旁邊的山坡上,能看到海灣對面三藩市的燈火。 冷風吹拂着我的頭髮,穿透了外衣,令我直打寒顫。 冷風中神對我說,"你將永遠無法忘記今晚。 你將只為取悅我而宣道。 你將學會如何不再害怕。 現在你將只為我宣道。 我會與你同在。"

現在回想起來,我知道那是神在召我作傳教士。 之前我不過是自願者。 但現在,我是神選召的傳教士。 我相信,每位無懼的傳教士都要經類似的危機後,神才可放心地讓他去傳講真道。 其中沒有情感。只有,"如果你不說,其他沒有人會說,或至少他們說得沒有你好"。我把這想法永遠地烙印在我心中。 投舍(A. W. Tozer)博士在一篇「豫言洞察的天賦」("The Gift of Prophetic Insight") 的文章中說,"他會以神的名義去抵觸、譴責、並抗議,從而受到大部分基督教社區的仇恨與敵視…但他卻不會因任何凡人而畏懼。" 也許這便是為何 鮑勃.瓊斯三世(Dr. Bob Jones III)博士如此說,我 "的樣子和心靈像一位舊約的先知"。 若想更深刻地了解我,請讀我的自傳《征服萬般恐懼》( Against All Fears )

那天午夜與神交往的經歷使我能了解基甸那樣的人。神對他說,"大能的勇士啊,耶和華與你同在!" 我當然不是基甸,但儘管如此,現在我至少理解他。 基甸說,"現在祂〔耶和華〕卻丟棄我們,將我們交在米甸人手裡"(士 6:13 )。

基甸覺得不配,也無能力辦成這事。 像摩西那樣,基甸不斷找藉口。 朋友們,我們如今處在末世的離道反教中。 我們感到不配也無能力去征服新福音派 米甸人的假宗教。 離道反教已根深蒂固。 福音派米甸人的勢力太過龐大了。 我們根本無力去面對這股離道反教之勢力,來捍衛聖經、捍衛聖經裡的神。

II. 第二,聖經的神如今仍然活着!

神說,"我 ─ 耶和華是不改變的"(瑪 3:6 )。 然後神的靈臨到基甸身上。 他派信使出去,召聚以色列民眾來與米甸人爭戰。

"耶路巴力 就是基甸,他和一切跟隨的人早晨起來,在哈律泉旁安營。 米甸營在他們北邊的平原,靠近摩利岡。 耶和華對基甸說:跟隨你的人過多,我不能將米甸人交在他們手中,免得以色列人向我誇大,說:是我們自己的手救了我們。 現在你要向這些人宣告說:凡懼怕膽怯的,可以離開基列山回去。 於是有二萬二千人回去,只剩下一萬"(士師記 7:1-3 )。

神對基甸說,"跟隨你的人過多",去告訴他們,"凡懼怕膽怯的,可以離開回去"(士7:3 )。

結果有兩萬兩千人離去。 基甸身邊還剩一萬人。 這也曾發生在我們身上。 我們教會以前在 樂康(Le Conte)初中禮堂內聚會時,曾成長到1100人。 但他們大部分人都害怕為耶穌冒險。 其他人離開我們教會是為了追求 "玩耍"、性愛、或毒品。 耶穌在撒種的比喻中曾描述過那些離開的人。 比喻的註解在路加福音8:10-15內。 第一種人是那些聽了神的道,魔鬼馬上來把他們心中的道奪走,"恐怕他們信了得救"(路 8:12 )。 我們每周都會見到這樣的情形。 他們來了,卻盯着手中的iPad,而不注意聽道。 或者他們閉眼開小差。神的道對他們沒有帶來絲毫幫助,因他們讓魔鬼把道從心中奪走了。

第二種是那些聽了道歡喜領受的人。 但他們沒有在基督裡扎根。 因此他們似乎相信了一段時間。 一但受到試探,他們就離開了。

第三種人是聽了道之後我行我素的人。 然後,他們被今生的思慮、錢財、與宴樂擠住了,"便結不出成熟的子粒來"。 麥基博士非常正確地說,這三種人都未得到轉變。 這是對所有從前離開我們教會的人的寫照。 他們的人生證明他們沒有得到真實的轉變。 他們來教會只是為交朋友,感到好玩。 一但遇到試探,他們便會離開,因他們從未懺悔,也未得到重生。 那些來幫助基甸的兩萬兩千人正是對他們的寫照,他們害怕堅持到底,沒有成為神的精兵,十架的精兵!

"耶和華對基甸說:跟隨你的人過多,我不能將米甸人交在他們手中,免得以色列人向我誇大,說:「是我們自己的手救了我們」"(士師記 7:2 )。

但人仍然太多了。 耶和華就對基甸說,"人還是過多;你要帶他們下到水旁,我好在那裡為你試試他們"(士 7:4 )。 他們所在的 "平原 靠近摩利岡"(士7:1)非常炎熱。 以色列人非常口渴。 基甸的軍隊大部分人跑到水旁跪下,兩手趴在水中喝水。"於是用手捧着餂水的有三百人"(士 7:6 )。 他們大部分人兩手放在水中,因為他們太渴了。 但只有三百人用手捧起水來喝。 他們知道,必須抬着頭保持警惕,以防米甸人。

"耶和華對基甸說:我要用這餂水的三百人拯救你們,將米甸人交在你手中;其餘的人都可以各歸各處去"(士師記 7:7 )。

今晚基甸三百人的故事我就講到這裡。 米甸的軍隊在那平原上 "如同蝗蟲那樣多。 他們的駱駝無數,多如海邊的沙"(士 7:12 )。 那天晚上神把米甸大軍交給了基甸的三百人。 米甸人各自逃命。 以色列人捉住了米甸的首領:俄立和 西伊伯,並砍了他們的頭拿給基甸(士 7:25 )。 神以三百人的一小隻軍隊取得了勝利!

這就是我們今晚的教訓。 如今多數教會的領導只關心人數。 這些是福音派的米甸人。 他們認為,出席的人數過幾百人是必須的。 然而,他們卻軟弱無力。 這種傳教士如果能思考一下基甸和他忠心精簡的軍隊 會受益非淺。

迪克遜(Jonathan S. Dickerson)寫了一本書,名為《福音派大蕭條》( The Great Evangelical Recession, Baker Books )。 他提供了數據。 現在僅有7% 的年輕人自稱是福音派基督徒。 在未來二十年間,百分之四十五的福音派基督徒會離世。 那意味着年輕的福音派基督徒很快會從現在的7%下降到大約 "4%或更少 — 除非有新的門徒誕生"同上, 第144頁 )。

為何教會裡年輕人的數目會如此的劇減? 我確信他們沒有受到充滿活力的基督教的挑戰。 我們的目標為何?我們教會的目標是要幫助年輕人為基督發揮出最大的潛力。 我們在此要培養一群如基甸軍隊的年輕人。 我們在此要幫助年輕人進入教會,成為耶穌基督的門徒。 我們要徵招進入基督軍隊的是年輕人。 這些年輕人時刻準備去面對新鮮事物的挑戰。 耶穌說,

"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馬可福音 8:34 )。

那些對跟隨耶穌不感興趣的人,不管代價如何都應除去。 那些像嬰兒一樣想被人照看的人,我稱他們為「佔有者」。 那些 "佔有者" 無需捨己。 他們不願奉獻任何東西給耶穌。 如果你想永遠被人照看,這間教會便不適合你。

我的妻子伊麗婭娜(Ileana)在十六歲時來到我們教會。 短短的三周內,她便自己想辦法來到教會。 她三周後就不要人去 "接送" 了。 她馬上成為教會的同工。她17歲時就負責打電話。她結婚時才只有19歲。當我的雙胞胎出生後,她接下來的禮拜天就帶他們來教會。我的兒子萊斯利(Leslie)出生至今禮拜天從來沒有錯過教會。衛斯理一生只有因為生病而錯過一次禮拜。有些女士說這太過分了。他們的孩子若有些許的流鼻水就把他們留在家裡。但我的妻子是對的而其他人是錯的。幾乎他們所有的孩子都離開教會去過着自私的生活。我的兩個孩子至今仍然參加每個禮拜。他們在此是因為我的妻子是基督的門徒。我們在過幾分鐘後馬上就要慶祝陳群宗醫生的六十歲大壽,陳醫生這樣描述海師母說,"我從她一開始來我們教會時認識她。她從那時候一直到現在都有對基督的大愛和對迷途靈魂的熱情。在還十幾歲時她為教會把自己投入傳教事業而不餘遺力…年輕人,把海師母當做你的模範。如果你跟隨她的榜樣,我們教會就會有光明榮耀的未來。"

既然我們今晚要慶祝陳醫生的六十歲大壽,我要說他也是閃耀的基督門徒。他是我們教會受職的牧師。他小時候病的很重。他病重到他們把他關進醫院的玻璃房裡,他大部分的童年都在裡面度過。他十幾歲來我們教會時準備去讀醫生。其他醫生告訴他他活不過三十。他可以做個需要教會照顧的懦夫。但沒有!他把自己投入教會的事工並成為了基督的門徒。他們告訴他不要過度投入否則他可能三十歲就會死。但基督的道實際上增強了陳醫生的健康。 他度過了比預計多了三十年的美好健康的生活。 他背起了他的十字架跟隨耶穌。 現在他已六十歲,坐在講台上,是位侍奉神的偉人。

我可以繼續講許多人的故事,例如 曼西亞先生(Mr. Mencia )、薩拉查太太(Mrs. Salazar )、本.葛利費斯先生(Ben Griffith, 葛先生今晚正與妻子在度假 );我或者可以講 弗基爾.尼克爾夫婦(Mr. and Mrs. Virgel Nickell)的故事,他們借給我們購買這棟樓房的大部分貸款。 尼克爾先生已75歲,患有糖尿病 — 然而他每星期三、星期六、禮拜天早上 和晚上 開車單程一個小時來教會。 我也可以告訴你出奇的年輕人約翰.撒.凱根牧師(Reverend John Samuel Cagan ),他很快就要接替我成為這間教會的牧師。 這些人都成了耶穌的門徒 及十字架的精兵。

我的牧師林道亮博士說過,"少勝過多…禮拜天可能座無虛席,但事實是,參加禱告會的人屈指可數…我們不能說此乃健康的教會"The Secret of Church Growth, 第 39頁 )。

請讀一讀聖經,你會找到一個接一個 "少勝過多" 的例子。 耶穌選召11人改變了世界,因為祂的門徒願意為祂 與祂的事業獻身。 從教會歷史中我們也可以看到同樣的教訓。 五旬節時僅有120人在場。 現代的傳教運動是從少數的 摩拉維亞基督徒開始的。 幾位巡道宗教徒,屈指可數,卻點燃了「大覺醒」的火焰。 跟隨 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進入中國內陸傳道的僅有少數的幾個人。

那些不願將自己人生最美好獻給基督的人,都應被除去。 那些想永遠被當作嬰兒受別人照看的 也應被除去。 那些永遠不想離開舒適區的人 應該被除去。 他們是永恆的 "佔有者",從來沒有奉獻任何東西給基督。 如果我們希望有一個坐滿門徒的教會,我們必須請 "佔有者" 離開,那樣我們才能獲得一些年輕人,去挑戰軟弱的新福音派米甸人,並來改變教會。 我們必須鼓勵那些希望將人生奉獻給耶穌基督的人。 我們應鼓勵那些總讓我們把他們當嬰兒對待,卻永遠長不大的人! 我們應該鼓勵那些想要成為耶穌門徒的人;我們要像基甸一樣,讓而其他人離開!

請起立,同唱聖詩第一首,《基督精兵》– 放聲唱!

基督精兵前進,齊向戰場走,
 耶穌是我元帥,引導在前頭,
基督為我君王,帶領攻仇敵,
 看祂旗幟前進,已到戰陣地。
基督精兵前進,齊向戰場走,
 耶穌是我元帥,引導在前頭。

見此得勝旗號,撒但軍逃遁,
 凡屬基督精兵,齊步向前進,
一聽頌讚歌聲,地獄皆震驚。
 弟兄高聲歡唱,頌讚主無窮。
基督精兵前進,齊向戰場走,
 耶穌是我元帥,引導在前頭。

眾聖徒齊前來,聯為快樂羣,
 我眾歡呼和諧,合發凱歌音,
榮耀讚美尊貴,歸於基督王,
 無窮無盡年代,神人齊歡唱。
基督精兵前進,齊向戰場走,
 耶穌是我元帥,引導在前頭。
("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 詞﹕Sabine Baring-Gould, 1834-1924 )。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 宋天禮(Noah Song)先生的獨唱﹕"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
(詞﹕Sabine Baring-Gould, 1834-1924 )。


宣道提綱

基甸的軍隊!

GIDEON'S ARMY!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耶和華對基甸說﹕跟隨你的人過多,我不能將米甸人交在他們手中,免得以色列人向我誇大,說:「是我們自己的手救了我們」"(士師記 7:2 )。

II.   第一,離道反教,士師記 6:12, 13。

II.  第二,聖經的神如今仍然活着!瑪拉基書 3:6;
士師記 7:1-3; 路加福音 8:12;
士師記 7:4, 1, 6, 7, 12; 馬可福音 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