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37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我一生中神賜的福分

THE BLESSINGS OF MY LIFE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在加利福尼亞州 約巴·林達 尼克松 總統圖書館
於主日,二○一八年四月八日晚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Richard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
Yorba Linda, California
Lord's Day Evening, April 8, 2018


請大家起立,聽我讀我的終生經句。

"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基督我〕凡事都能做"(腓立比書 4:13 )。

請坐。

你可能在推測,我為什麼會選擇「尼克松總統圖書館」來慶祝我傳道六十週年。 當你讀完我的自傳之後,你會明白我如何從尼克松總統那裡得到了我這節終生經句,

"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基督我〕凡事都能做"(腓立比書 4:13 )。

我兩歲時我父親便離家出走。 我再也沒和他一起住過。 我只和母親住在一起,直到12歲。 從此,我便從一家搬到另一家,與不想接納我的親戚住在一起。 在我高中畢業之前,我曾轉學22次。 我總是一位 "新生"。 我幾乎就是個孤兒。 但我最大的損失,就是在一個沒有父親的環境中長大。 我獨自一人,得不到任何人的幫助或支持。 但最糟糕的是,我沒有父親作我的榜樣。 於是我開始尋找歷史人物,想從他們身上創出一個理想人物。 這些人便成了我的英雄。

我將他們劃分成世俗的榜樣 和基督徒的榜樣。 我的英雄都是一些面臨艱巨考驗 並征服困難的人。 我心中的基督徒英雄是亞伯拉罕.林肯、約翰.衛司理、理查德.溫布蘭(Richard Wurmbrand)以及約翰.萊斯(John R. Rice)等人。 我的世俗英雄是 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與 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 )。 尼克松的傳記作者之一說:"他是一個從事外向型事業的內向之人。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他成了一名成功的政治家。 作為一個害羞的書呆子,他知道自己會被人擊倒、被人忽略,然而 – 無論障礙是什麼 – 他總會東山再起。" 不錯,他並非一位基督徒。 然而,他總會重返戰場。 腓立比書 4:13是尼克松總統最喜愛的一節經文。

當我發現尼克松總統為何如此喜歡那節經文後,我便無法討厭他了。 他曾征服了如此多的障礙,我把他看成一位與我心靈相通的人。 在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刻中,我時常想:"如果理查德.尼克松能度過水門事件,我也能度過這一關。" 記者 華爾特.克郎凱特(Walter Cronkite)指出,如果你或我是尼克松的話,我們早就沒命了。 對我來說,尼克松是位典型的意志堅定的人。 他曾說過:"戰敗並非一個人的了結。僅有放棄時 他才完了。" 沒有任何事物能阻止他。 在1960年的總統競選中 他敗給了約翰.肯尼迪。 然後他又在1962年的加州州長競選中失利。 他在1968年贏得了總統職位。 因水門事件,他被迫辭職。 但他總會東山再起。 那便是為何他即便不是一位基督徒,他仍是我世俗上的英雄之一。

使徒保羅說,

"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基督,我〕凡事都能做"(腓立比書 4:13 )。

並不意味我能讓頭髮從我頭頂長出來! 這並不意味我能飛! 這並不意味我可以在數學上大有成就! 使徒保羅的意思是,靠着那加給他力量的基督,他可以忍受一切考驗、完成任何職責、征服一切障礙。 而且我發現,這對我也很適用。 我為這節經文感謝神。 但我更加感激神賜下祂的基督來加添我的力量! 我讀大學輟學了,但基督加增了我的力量,讓我回去掙得三個博士學位。 我未能作傳教士,但通過我們的網站,基督讓我成為世間各處傳道人力量的源泉。

當你讀完我的書後,你也會明白為什麼 葛利費斯先生剛才的獨唱歌曲是我最喜愛的聖詩。

救主已經呼召,路上艱難重重,
 危險憂愁般般 散布在途中;
上主聖靈親自 安撫憂苦傷痛,
 只管跟隨救主,勇往不回首。
恩主已在呼召,疑惑試探途中
 常來騷擾排戰,我眾仍歡唱:
"望着標杆前進",甚至經過災難,
 錫安兒女興起,隨王上征途。
("The Master Hath Come" 詞﹕Sarah Doudney, 1841-1926 )。

我起初落筆寫自傳,是在我兒子羅伯特的督促下才動手的。 寫作的過程很苦悶,因我一生內充滿了逆境、挫折、與痛苦。 我幾次想把草稿扔掉,因它太過陰暗與負面了。 但約翰.撒母耳.凱根對我說:"海博士,不要放棄你的書。 只需加多一章,講述你母親曾如何告誡你 當「數主恩惠」"。 我聽從了約翰的勸告,寫成了最後那章書,那正是我下面要簡略向大家講述的內容。

我坐在醫院裡母親的病床邊。 那是感恩節過後的幾週。 我們一直在談論我們最喜愛的人之一–亞伯拉罕.林肯,以及林肯總統如何把感恩節設為國家性節日。 我們一同唱起了在 感恩節 期間唱過的那首歌,

當你遇見苦難如波浪衝撞,
當你憂愁喪膽似乎要絕望,
若把主的恩惠從頭數一數,
必能叫你稀奇感謝而歡呼。
主的恩惠樣樣要來數,
主的恩惠都要記清楚,
主的恩惠樣樣要來數,
必能叫你稀奇感謝而歡呼。 –《數主恩惠》
 ("Count Your Blessings" 詞﹕Johnson Oatman, Jr., 1856-1922 )。

唱完了這首歌媽媽說:"是的,羅伯特,我們一生中確實有太多事情 要感謝神。" 於是,我們開始 "一樣樣地數" 算我們的福分。首先她感謝我們的孩子 羅伯特和約翰。 然後,她數算了對我妻子伊麗婭娜(Ileana)的感激﹕"她對我很好,羅伯特。 確實不愧是賢妻良母。" 她為能和我們住在一起而感謝神。 她為我們的教會而感謝神。 她 "一一數算" 了一些她所感激的教會成員。 然後,我也列舉了幾件可為之感恩的事情。 接着,我們又把副歌唱了一次,

主的恩惠樣樣要來數,
主的恩惠都要記清楚…

那時已是深夜。 當我親吻了母親,就要離開病房時,她說了一句我終生不會忘記的話。 她說,"羅伯特,你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福分。" 當我離開病房,走出醫院大門,進入黑夜時,淚水充滿了我的雙眼。 這是我和媽媽的最後一次談話。 當天晚上,一場大規模的中風奪走了她的生命。

"海博士,不要放棄你的書。 只需加多一章,講述你母親曾如何告誡你 當「數主恩惠」"。 因此,下面便是神在我的人生旅途中,賜給我的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福分。

首先,我感謝神,我的母親終於得救了。 她當時八十歲了,我以為她永遠不會得到轉變。 我和伊麗婭娜及孩子們 正在紐約的幾間教會裡宣道。 在旅店房內來回度步時,我正不斷地為母親的得救祈求神。 突然間,我感到她此時能夠得救了。 正如古人所說的那樣,我的 "禱告已達神的視聽"(prayed through )。 我馬上打電話給凱根博士,請他去引導母親信基督。 母親從未聽從過 他的指點。 但這次,她聽信了耶穌。 正如所有真實的轉變一樣,此乃一個奇蹟。 那天她 停止了吸煙喝酒。 從此她再沒吸過另一支煙,再沒喝過一滴酒。 她多次通讀了聖經;每週四次與我一同到教會來。在她最喜愛的節日七月四號那天,我為她施了洗禮。 我為我母親的轉變感謝神。

其次,我為我美麗的妻子伊麗婭娜感謝神。 她〔第一次〕來是為參加我主持的一場婚禮。 在婚禮之前,我通過約翰福音3:16宣講了一篇簡短的道文。 這是她到新教教會裡聽到的第一次宣道。 她響應了邀請,並馬上得救了! 我第一次向她求婚時,她說 "不"。 我很傷心。〔過後〕奧蘭多.瓦斯戈司(Orlando Vazquez, 他今晚在場)請我和他(以及他妻子艾琳–Irene)一起去波多黎各。我跟他去了,但我一直在惦記伊麗婭娜。 她也在想着我。 她說,"我希望他會再向我求婚。" 當我再次求婚時,她 "同意了"。 我們結婚已經三十五年。 我每天為我的小妻子感謝神! 她正如箴言31章內 "才德的婦人" 一樣。 讀讀那章書,你便能認識我的愛人伊麗婭娜。 我心中會永遠珍惜她。 她的父親今晚就在我們身邊。 他從危地馬拉一路過來參加這場慶祝。 謝謝你,奎亞爾先生! 伊麗婭娜的哥哥和他的家人也在這裡。 謝謝你,歐文!

第三,我為我的兩個兒子羅伯特和約翰感謝神。 他們是雙胞胎,現在已經三十四歲了。 他們倆都是Cal State Northridge的畢業生。 羅伯特娶了一位韓國的美麗女子,名叫瑾。 瑾的父母、弟弟和弟媳今晚都在這裡。 謝謝你們來參加! 羅伯特和瑾有兩個女兒,哈拿與撒拉。 感謝神 賜給我這些美麗的孫女。

我另一個兒子是約翰.衛司理,借用偉大的英國傳教士的名字來命名。 羅伯特和約翰 都出席了我們教會的每場禮拜。 衛司理是一位禱告能手。 他經常花幾個小時來祈禱、閱讀聖經。 他是一位優秀的基督徒,也是我的朋友。 我對兩個兒子都很滿意。 他們對我和我妻子來講,是神所賜的難以置信的福分。

我為克里斯托弗.凱根博士感謝神。 他是我一生內所缺乏的兄弟。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密切的合作者。 我們彼此尊重,甚至從未用名字相互稱呼。 即便獨自相處時,我總會稱他為凱根博士;他也總叫我海博士。 我感謝神,賜給我這樣一位忠實與聰慧的朋友。 我們彼此理解。 我們都偏於內向,花很多時間獨自禱告,研讀聖經。 他的思維更偏重於數學與科學化。 而我更近於神秘派與直覺感受。 但我們完全能輕鬆合作。 我們是合作的夥伴,猶如福爾摩斯與華生、或 如約翰遜與博斯韋爾一樣(有人補充說,像兩位傳統喜劇演員 –"勞雷爾與哈迪" 或 "阿伯特 與 科斯帖羅" 一樣)。

我是一名創新者,他是一位綜合總結者。 我有文學頭腦。他有數學思維。 他認為我有領導的能力。 我看他是一位天才。 我們聯手同工對雙方都是福分。 我為身旁的 克里斯托弗.凱根博士 感謝神。

我為約翰.撒母耳.凱根而感謝神。 他是凱根博士和夫人的大兒子。 約翰是今天作司儀的這位年輕人。 他昨天剛被按牧立為浸信會的牧師。 所以,今天他已是約翰.撒母耳.凱根牧師了! 他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傳教士 與諮詢員。 我把約翰看成是我事工的 "兒子"。他在Biola大學Talbot神學院進修第二年。 他很聰明。 這不奇怪,因他的父親有兩個博士學位,母親朱迪又是一位醫生。 約翰是位全A的學生。 他打算得到神學博士學位。 24歲時,約翰在印度、多米尼加共和國 和非洲的三個國家舉行過佈道會。 每個星期天早上他都會在我們的教會裡講道。 我們的每個星期四下午都會在一起度過,討論神學問題和事工工作。我為約翰感謝神。 他會接替我,成為我們教會的下一任牧師。 他是我的朋友。 就這麼簡單。

我為宋天禮感謝神。 他是我的另一位年青 "布道人"。 天禮正努力完成他的大學學業,然後將去讀神學院。 他和約翰.凱根會組成一支優秀的團隊,引導我們教會走向未來。

我為天禮、亞倫.楊希 和顏國輝感謝神。 他們是我們近來新任命的執事。 亞倫是我交心朋友。 他看護着我,就像一隻僅有一隻幼雛的母雞。 他是我最親密的朋友之一。 顏國輝已經成家,有兩個兒子。 這事你可能還不知道。 我的人生還沒結束! 我打算明年 在顏國輝家裡 創立一座全新的華人教會。

約翰.凱根、宋天禮、亞倫.楊希、顏國輝、與本.葛利費斯 是我的禱告夥伴。 我們每週三晚上都會在我家的書房中一同禱告。 我為這些人感謝神。 他們幫我度過了一些艱難的時期,尤其是我治療癌症的那段時期。

我為陳醫生、薩拉查夫人、以及「39位中間骨幹」感謝神。 陳醫生是我們教會的助理牧師,負責傳福音和我們打電話聯係客人的事工。 薩拉查夫人負責我們的西班牙語的事工。「39位」是群忠誠的人,在教會分裂過程中拯救我們教會免於破產。 我為他們每個人感謝神。 我為亞伯.普魯德鴻先生感謝神。 他是停止了教會分裂的人。 我為Virgel和Beverly Nickell夫婦感謝神。 這對夫婦貸給我們教會最大的一筆款項,為了購買我們現今的樓房。 他們對我們的支持從未動搖過。 他們現在已是我們教會的重要會員。

我們教會的百分之五十左右是由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組成。 我一直很喜歡牧養年輕人。 我們現在的團隊是我所知道的最好的團隊之一。 我們有一組出色的執事。 我們立有八個執事,每兩年輪換一次。 亞倫.楊希是永久性的執事主席,所以他永不輪換。 我為這些人感謝神。

我們教會年老的一代人對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提供了大量的支持。 他們每次禮拜都會參加。他們很能作祈禱,並極力建造我們的教會。我根本不擔心把星期天早上的禮拜讓約翰.凱根和這些執事來掌管,而我會去 蒙特貝優市(Montebello)去開創新的華人教會。 我完全信任這些人。 星期天晚上我會回到母會中宣道。

我的整個人生都圍繞着我們教會的人。 他們是我的 "親人"。 作為如此美好的一個大家庭的家長,讓我非常高興。 耶穌說:

"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翰福音 13:35 )。

除了講述下列這則真實的故事外,我想不出更好的方式來結束這篇信息。 當我在馬林縣的「開門教會」裡講道時,我每週五和每周六晚上都會帶一群年輕人上舊金山去。 我在街頭宣道時,他們便在街上分派單張。 我們常去市內一個叫北灘(North Beach)的地區。 這是一個極不文明的地方。 那裡有吸毒的人,並有幾間 "脫衣舞" 的鋪子。 我通常在一所叫 "伊甸園" 的店鋪前,站在人行道上宣道!!!

有天晚上,一些孩子把一位年輕人帶到我身邊。 他告訴我,他的海洛因毒癮很深,耗費極高。當我和他談話時,我感到他很真誠。晚上結束時,我讓他上了車,帶他回到我的公寓。 我讓他待在廚房裡,自己便鎖上門睡覺了。

接下去的幾天內,他坐在廚房的地板上,多次經歷毒癮的發作。 最後,他平靜了下來,問我是否有個吉他。 我讓孩子們給他帶來一個吉他。 他坐在地上彈奏了幾天。 然後,他想要一本讚美歌集。 我們給了他一本,於是他開始為其中一首聖詩譜寫新曲。 我忘了這孩子的真名。 我總稱他DA(Drug Addict–吸毒者)!

DA有一天對我說:"來聽聽這個曲。" 他拿起吉他,打開歌集,用他新譜的曲唱起了Albert Midlane(1825-1909)的讚美詩,"復興你的作為"。 簡直美極了!直到今天,我們仍用DA的曲調來唱那首聖詩!

懇求復興主工,顯露祢大能力;
 開啟祢子民的耳目,呼出復甦氣息!
復興祢的作為!賜下陣雨清新;
 萬般榮耀全歸耶穌,我們得福滋潤。
( "Revive Thy Work" 詞﹕Albert Midlane )。

回到洛杉磯後,我與DA失去了聯繫。 日積月累,我們教會最終搬入了我們現今所在的這座建築。 有天晚上電話響了。 我上辦公室拿起電話說,"你好"。 電話裡的聲音說:"喂,海博士,這是DA。" 我問,"D什麼?" 他說,"DA。你忘了嗎? DA-–吸毒者。" 我幾乎昏了過去。 近三十年沒聽到他的聲音了! 我問他,"你現在在哪裡?" 他說:"我在佛羅里達。我已結婚,有幾個孩子,還有一個好妻子。 我還在教會裡教主日學學校。"

我因喜樂而歡笑了! 當晚回家我一路上在歌唱! 正是因如此的時刻,我才會為自己走入了傳道事工而慶幸。 這完全抵銷了我所承受的一切磨難與痛苦! 能夠贏得像DA那樣的年輕人,那使我內心充滿了喜樂!

當我想到一切已經得救的年輕人時,痛苦和悲哀都會消失。 六十年的事工為我帶來了許多幸福的時刻。 我絕不會把傳道事工與世間任何事作交換!

與往常一樣,我必須花幾分鐘來講一下福音。 耶穌從天國降臨人世的主要原因–是為了死在十字架上,來承受對我們罪孽所必需施行的懲罰。 祂在首次復活節的星期天以骨肉之軀走出了墳墓。 祂灑下祂的寶血,為了洗淨我們一切的罪。 祂告誡我們,只要信祂,我們便能擺脫罪孽。

我曾試圖作完人來拯救自己。 我是個法利賽人。 但在1961年9月28日,在百歐腊(Biola)學院裡,我信靠了耶穌。 是這首歌把我帶到了基督身旁:

我的心靈被罪捆縛,
 幽暗成性不得自由,
被你聖眼睛,如光透視,
 閃爍光焰 使靈甦醒。
鎖鏈脫落,心靈釋放,
 躍身而起 跟主前行,
鎖鏈脫落,心靈釋放,
 躍身而起 跟主前行。 –《但求如願》
("And Can It Be?" 詞:Charles Wesley, 1707-1788 )。

耶穌是披戴肉身的神。祂為我而死。我開始用全新的眼光去看待祂。我信了基督。 我祈求你能信靠耶穌,並得到祂的拯救。 然後,千萬要進入一間相信聖經的教會,為耶穌基督度過你的一生。

我對在座的所有人說:"願神賜福你,正如祂幫我征服了萬般恐懼那樣。" "我聽見我的兒女們按真理而行, 我的喜樂就沒有比這個大的"(約三1:4 )。 阿們。

現在我把節目交回到約翰.凱根牧師的手上,讓他來為禮拜收尾。(約翰用兩個蛋糕來宣布 海博士和海師母的生日,"祝你們倆生日快樂!")


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 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宣道結束)
您每週都可上網閱讀海博士的道文。
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請點擊〔中文 简体/繁體 宣道文〕

本站刊載的宣道文稿不帶版權,你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 但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以及出自我們教會的
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使用前必須徵求我們的同意。

宣道前 約翰.海默斯先生(Mr. John Wesley Hymers)領讀的經文﹕詩篇 27:1-14。

宣道前 執事 本.葛利費斯(Deacon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 Must Jesus Bear the Cross Alone? "(詞﹕Thomas Shepherd, 1665-1739; 第一與最後一段歌詞)/
" The Master Hath Come "(詞﹕Sarah Doudney, 1841-1926; 最後兩段歌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