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神之聖靈使人枯萎的工作– 新版本!

THE WITHERING WORK OF GOD'S SPIRIT– NEW EDITION!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二○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星期四晚
於 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Thursday Evening, December 14, 2017


除非你現在已經對自己失喪的狀態不滿,這則道對你不會有任何幫助。這則道對你們中大多數人不會有幫助。為什麼呢?因為你們不認真,僅僅在敷衍了事,所以這則道不會為你們難帶來任何益處。除非神使你變得非常憂愁和絕望,你將無法理解其中的含義!徹底絕望!你必須或多或少具有那樣的感受,否則你將不會信基督而得救。 除非神使你變得非常憂愁和絕望,你將無法理解其中的含義! 徹底的絕望! 你必須或多或少帶有如此的感受,否則你將不會信靠基督並獲得拯救。 請起立,把聖經翻開到以賽亞書第40章,第6至7節。

"有人聲〔神的聲音〕說:「你喊叫吧。」有一個〔以賽亞〕說:「我喊叫什麼呢?」〔神〕說:「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 草必枯乾,花必凋殘,因為耶和華的氣吹在其上。 百姓誠然是草!」"(以賽亞書 40:6-7)。

請坐。

"有人聲說:「你喊叫吧。」" 這對先知的話是誰說的?第五節經文內明確地指出,是 "耶和華親口說的"。神的聲音告訴以賽亞,"喊叫"。約翰.鳩爾博士說:"這是神的聲音在告誡先知…與每位福音宣道士,命令他們去宣道"(John Gill, D.D., An Exposition of the Old Testament in Six Volumes, The Baptist Standard Bearer, 1989年重印,卷 5,第222頁)。

接着,以賽亞說,"我喊叫什麼呢?" 這是宣道士在宣道前準備佈道文的時候思考的問題 —"我喊叫什麼呢?" "喊叫" 一詞的希伯來原文是qârâ,含義是 "大聲疾呼"、"〔針鋒相對〕地對某人說話"(史特朗經文匯编 #7121)。在希伯來原文裡,同一字用在以賽亞書58:1內,

"你要大聲喊叫,不可止息;揚起聲來,好像吹〔號〕角,向我百姓說明他們的過犯,向雅各家說明他們的罪惡"(以賽亞書 58:1)。

 

由此可見,每一位福音宣道士都被命令用某種方式與風格去宣道。很不幸的是,我們如今宣道的方式和風格並非如此。可這是以賽亞和所有舊約先知所採用的方式和風格。基督的偉大先行者施洗約翰,他宣道的方法和風格也是如此。當施洗約翰說 "我就是那…人聲喊着說"(約 1:23)時,他引用的正是以賽亞書裡的這節經文。施洗約翰是神的代言人;神通過他大聲呼喊,就如神通過先知 以賽亞呼喊一樣。施洗約翰引用了以賽亞說:

"〔約翰〕說:「我就是那在曠野有人聲,喊着說…正如先知以賽亞所說的」"(約翰福音 1:23)。

約翰福音1:23中翻譯成 "喊着說" 的希臘原文是bǒaō,其含義是 "高呼…吶喊"(史特朗經文彙編 #994)。因此,從 喊叫 希伯來詞中我們學到,〔宣道士〕應當 "大聲喊叫"(賽 58:1)。這表明,宣道士作為神的代言人,必須盡其所能地喊叫。希臘文裡的詞更進一步說明了這點,呼籲宣道士要作為一個 "大聲疾呼" 的人,向這世界曠野中的迷途者呼喊!

這種大聲疾呼的方法曾被先知們用來宣揚神的道;像以賽亞和施洗約翰一樣,他們對聽眾 "大聲疾呼",以神所賜的道 "〔針鋒相對地〕" 對聽眾宣講。可是,就如同我之前提到的,這已不是我們如今宣道的主流風格。我們這世代的宣道態度和風格,與聖經背道而馳。聖經預言般地告訴我們,

"務要傳道…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 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提摩太後書 4:2-3)。

聖經中帶有預言性的經文中,我想不出有哪節經文要比這節經文更貼切地描述了當代的大多數宣道。如今 "宣道" 很罕見,可 "教書" 卻比比皆是 — 沒有迫切感、沒有激情的 "教書" — 現代的宣道不以 耶和華吩咐以賽亞那樣去 "大聲喊叫,不可止息" 為榜樣;此類的宣道也不是源於那個曾吩咐以賽亞 "喊叫" 的聲音;也不是約翰福音第七章中,神通過主耶穌 "在殿裡…大聲說"(約 7:28)那樣;也不像在約翰福音同一章內主耶穌 "站着高聲說"(約 7:37)那樣。這也不是彼得在五旬節那日宣道的方式。使徒行傳2:14告訴我們,彼得 "針鋒相對" 地向聽眾宣講,高喊出神賜給他的話語:

"彼得和十一個使徒站起,高聲說…"(使徒行傳 2:14)。

鳩爾博士說:"「高聲說」的目的,不僅為在場的人都能聽到…也為顯示他的熱誠和急切的心態;自從承受了從上賜予的聖靈後,彼得對人無所畏懼"(John Gill, D.D., An Exposition of the New Testament, The Baptist Standard Bearer, 1989 重印, 卷 II, 第153-154頁; 對使徒行傳2:14的註釋)。所以我必須重申,在我們現今的大多數講道台上,有一種違背神的作風,其宣道的方式風格都極其悖逆!

這些當代宣道士(特別是在歐美的宣道士),忽略了這一點:真正的、完全遵守聖經的宣道,用神的道 "喊叫" 和 "針鋒相對" 地向聽眾宣道的方式。"有人聲說:「你喊叫吧」。" 這才是真正的福音宣道方式! 那些低於此標準的宣道,是不會被神用來喚醒那已死去、並且遲鈍麻木的心靈的!這是那些低於此標準的宣道無法達到的!難怪真正的轉變在我們現今的西方社會中是如此的罕見!布來恩.愛德華(Brian H. Edwards)說:"復興宣道具有能力與權威,讓神的道就如一把重鎚一般擊向心靈和良心。這是我們當今的宣道所不具備的。復興期間的傳道士總是無所畏懼並且迫切"(Brian H. Edwards, Revival! A People Saturated with God, Evangelical Press, 1997 版, 第103頁)。

然後以賽亞問道:"我喊叫什麼呢"?正如我說過的,這是每位牧師在準備宣道信息時所面臨的難題:"我喊叫什麼呢?"

"我喊叫什麼呢?" 鐘馬田醫生(Dr. Lloyd-Jones)說:

應該宣什麼信息?…我不宣講自己的想法…我把我收到的信息原封不動地傳給〔你〕。〔神〕交給了我,我轉交給〔你〕。我不過是傳達信息的車輛、渠道,是神的工具,是〔全能之神的〕代言人(D. Martyn Lloyd-Jones, M.D., Preaching and Preacher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71年, 第 61頁)。

長期作我牧師的林道亮博士(Dr. Timothy Lin)是我的教師兼導師。他說:

在牧師所有的職責中,最艱難和最重要的,是必須確信每次主日中神定意要他宣講的信息(Timothy Lin, Ph.D., The Secret of Church Growth, FCBC, 1992年, 第23頁)。

這就是以賽亞書第40章,第6節的含義:"有人聲說:「你喊叫吧。」有一個說:「我喊叫什麼呢?」"。 此乃牧師接受信息和宣道的方式。 我們今天的經文可以分為二個要點。

I. 第一,我必須大聲疾呼生命的短暫。

"有人聲說:「你喊叫吧。」有一個說:「我喊叫什麼呢?」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 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  (以賽亞書40:6, 8)。

"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他的美容〔可愛與榮華〕都像野地的花。" 這是一個重要的宣道主題!我們應該告訴你,你就像青草和鮮花,在春雨過後迅速地成長;可是很快生命就結束了。生命是這樣的短暫!現在看起來你的青春似乎永遠都不會消失,但事實上它將很快離你而去。我回首自己的一生。明年春季是我進入傳教事業的第六十年。這六十年來感覺上就像六個月!這也將會成為你的情形。夏季的烈日當空,草坪將漸漸枯萎變色,百花也將逐一凋謝零落。生命是短暫和有限的,如箭飛逝。使徒雅各曾提到以賽亞書的這節經文,並藉此說明一個人如果只注重職業地位和財富的積累,是非常愚昧的。

"富足的降卑…因為他必要過去,如同草上的花一樣。太陽出來,熱風颳起,草就枯乾,花也凋謝,美容就消沒了;那富足的人,在他所行的事上,也要這樣衰殘"(雅各書 1:10-11)。

極少人有這樣的悟性。人在這世上努力高攀職業的階梯,卻沒看到如此顯而易見的真理 — 你眼前的一切會比你想象的要更早離你而去!施達特(C. T. Studd, 1860-1931)是他同代人中能領悟到這一點的極少數人之一。 儘管他繼承了一大筆財產,他卻把這些財富全部捐獻了。然後他成為去中國的傳教士,之後又去了非洲傳教。施達特說:

獨此一生,似箭如雲;
僅〔有〕為基督所行之事,
 方能長存。

我多麼希望每位年輕人都能讀讀 施達特的一生,並把他作為自己人生的典範。 為什麼不呢? 要知 "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 啊,但願你也能領悟這道理!

你看向鏡子,你的臉龐充滿青春。不久後你又看向鏡子,你有了幾根白髮,臉上也帶有幾絲皺紋。都過去了。幾乎沒有人在三十歲以後得救。

獨此一生,似箭如雲
僅〔有〕為基督所行之事,
方能長存。

不久後,你將從這地球上消失;你的靈魂將面對神的審判台。除了你的靈魂外,你什麼也帶不走。不幸的是,你若不得轉變,你連自己的靈魂也保不住!耶穌以再簡單不過的話語說:

"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約翰福音 3:3)。

重生對你是絕對必要的。若非如此,你將永遠失去自己的靈魂。有人會說:"可是我有許多重要的事必須去做。" 一女孩這樣說:"生活正在召喚我。" 對此我必須引用基督提出的兩個嚴肅的問題:

"人就是賺得全世界,(卻)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馬可福音 8:36-37)。

"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  (以賽亞書 40:6)。

因此,我應當大聲呼喊,不斷宣講你生命的短暫!我覺得我才剛學會宣道!但是我的時間到了,我必須把講台讓給一位年輕人。 我剛學會宣道,我必須把講台讓給約翰.凱根 和宋天禮! "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 以神的名義,切莫再浪費另一年了! 現在便來得救吧! 所羅門說:"趁着年幼…當紀念造你的主"(傳 12:1)。

II. 第二,我必須大聲疾呼聖靈的枯萎之工。

請再次聽這節經文,

"草必枯乾,花必凋殘,因為耶和華的氣吹在其上。百姓誠然是草"(以賽亞書40:7)。

 

鳩爾博士說:

在轉變的時刻,聖靈會向人所有的美容猛吹一陣氣息…使他的美容凋謝。 聖靈使人看到,他們的聖潔並非真實的聖潔,而且他們的正義不過是人前…表面的義而已;他們的虔誠與美容不過是一層面紗; 而且他們的善工根本不足以使其稱義或得救(鳩爾,同上,第223頁)。

這正是司布真所說的 "聖靈使人枯萎之工"(C. H. Spurgeon, 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Pilgrim Publications, 1971 重印, 卷 XVII, 第373-384頁2)。司布真 — 正如他的前輩鳩爾博士那樣 — 說以賽亞書40:7講的是聖靈令你枯萎,使你看到沒有救主耶穌時的那種無助、邪惡、絕望的狀態。

"草必枯乾,花必凋殘,因為耶和華的氣吹在其上。百姓誠然是草"(以賽亞書40:7)。

司布真說:

神的靈如同一陣風,必須吹過你的心田,〔使你〕看到自己的美容如同凋殘的花朵一般。 祂必須〔使你〕認清自己的罪…認清〔自己〕墮落的本性就是腐敗本身(司布真,同上,第375, 376頁)。

便是聖靈使人枯萎的工作! 正是聖靈的這一工作,令你虛浮的希望破滅,向你顯明你垂死與敗壞的本性,使你心中的一切希望枯竭使你看到自己真正的希望只有基督為你流血的替罪者。

當聖靈使你 "枯乾" 時,你便會看到自己所謂的 "美容" 不過是骯髒的破布罷了。你便會看到,自己所行的一切宗教禮儀不過是偽善而已,並且你所做的一切所謂 "善工" 都無法令你在這聖潔之神面前稱義。 同時,你至今為止所做的一切,均無法使你獲得神的贊許;而且你的所謂信仰 不過是對聖經內言詞的某種理智上的認可而已;這一切都無法使你在神面前稱義;另外,你作過的一切、甚至你想嘗試去作的一切,都無法在審判之日把你從神憤怒的火焰中解救出來!

在你經歷了聖靈使人枯萎的工作後,這一切都會變得確切明了。一位女孩說: "我對自己厭惡 至極。" 在那之後不久,她便獲得了轉變。 另一位女孩說: "我對自己感到不滿。" 結果她一事無成。 我和凱根博士告誡過她,她必須超越這 "不滿" 的階段。 正如那位獲得轉變的女孩一樣,她必須 "厭惡" 自己。除非她在內心深處徹底 厭惡自己,她將不會感受到那些獲得轉變之人 內心常有的枯乾與危機的感受。

"枯乾" 一詞非常重要。如果你想要理解在你們中一些人身上開始發生的事情,你必須知道這個詞的含義。在以賽亞書40:7中被譯成 "枯乾" 的詞,出於希伯來文的一個詞,其含義是 "感到羞恥…(如水)枯乾、或(如草木)凋殘…感到羞恥…困惑…枯萎凋謝"(史特郎經文彙編 #3001)。

"草必枯乾、花必凋殘因為耶和華的氣吹在其上。百姓誠然是草"(以賽亞書 40:7)。

那樣的事也必須發生在你內心。神的靈必須使你的自信枯乾凋謝。神的靈必須烘烤吹乾你的自信,直到你的心靈好像一朵枯乾的花,直到你感到 "困惑"、迷糊、窘困,對自己感到羞恥。正如一個女孩在獲得轉變前不久所說的,"我對自己厭惡之極"。 便是聖靈摧枯拉朽的工作:她並非對自己感到 "不滿",而是徹底 "厭惡" 自己。那才是在真正的覺醒與轉變中發生的事情。那樣的事必須發生在你身上,否則你將永遠不會得到轉變!

"草必枯乾、花必凋殘因為耶和華的氣吹在其上…"  (以賽亞書 40:7)。

"我喊叫什麼呢?" 我應宣講什麼?我必須宣講生命的短促。我必須宣揚聖靈摧枯拉朽的工作。便是傳道士的職責!那便是真正宣道士的職責:宣講聖靈摧枯拉朽之工!

"枯乾" 一詞指的是萎縮、乾枯、不再新鮮。以賽亞書40:7說,

"草必枯乾、花必凋殘,因為耶和華的氣吹在其上。百姓誠然是草"(以賽亞書 40:7)。

司布真說,"神的靈如同一陣風,必須吹過你的心田,〔使你〕看到 自己的美容如同凋殘的花朵一般…當覺醒的罪人請求神賜下憐憫時,他會驚訝地發現,神所賜下的並非眼前即刻的安寧,而是神長期的令人驚恐的憤怒…否則你永遠不會珍惜〔基督寶血〕能洗淨我們全部罪孽的價值,除非你首先被迫因自己是如此的骯髒而悲哀"("The Withering Work of the Spirit," 第375, 376頁)。

那便是聖靈使人枯萎之工。 正是聖靈這一工作,使你的種種希望破滅,向你顯明你內心的沉死,使你心中的一切希望枯乾;使你看到,你唯一的、真正的希望,在基督裡;基督為了救你脫離罪惡,替你而死。當聖靈使你 "枯乾" 時,也僅有在那時,你才會看到你的所謂 "善良" 不過是骯髒的破布,不論你做什麼善工都無法使神接受你;你所做的一切都無法救你脫離審判和地獄。

那就是為什麼神允許你經歷假轉變。祂可能會在賜你安息之前,讓你經歷假轉變。這不代表神已經離你而去。完全不是!神正在使用這些假轉變,使你枯乾、令你枯萎,使你的假宗教破滅。神正在令你枯乾,促使你打消任何通過說什麼、做什麼來拯救自己的幻望。約翰.牛頓說:

我期望呼求蒙垂聽,
 盼祂迅速施恩答允,
以祂恩愛激勵大能,
 攻克我罪,安鎮我心。

但我主 偏令我體驗
 內心諸般隱秘惡念,
讓陰間眾兇惡魔權,
 聯攻我靈一切防線。

你可問問綾子(Ayako)!問問丹尼(Danny)!問問約翰·凱根!問問繪美(Emi)! 問問我! 我們都曾呼求過神,求祂賜給我們安息 — 相反,神讓我們感受到顏太太(喜來,Sheila Ngann)曾有過的感受。她說:"我對自己厭惡之極。" 另一位女孩說,"我對自己感到極為不滿。" 凱根博士和我告誡她,她必須超越她這一點點的 "不滿"。她必須像顏太太那樣,對自己 "厭惡之極"。 除非你內心深處感到 "厭惡" 自己,你仍未有過枯萎的經歷,那種真正得到轉變之人所共有的經歷。

"枯乾" 一詞非常重要。你必須知道該詞的含義,才能夠領會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枯乾" 一詞有 "感到羞恥…(如水)枯乾、或(如草木)凋殘…感到羞恥…困惑…枯萎凋謝" 之意(史特郎經文彙編 #3001)。聖靈必須使你枯乾,使你的自信枯萎消失 — 一直到你的心變得像一朵凋謝的花朵 — 一直到你變得窘困、對自己感到羞恥為止。之後,你終於向耶穌呼喊,"主啊,救我!" 耶穌那時便會那樣做。但主僅有到了那時才救你 — 當你的所以希望都破滅了之後!僅有到了那時,主才用祂灑在十字架上的寶血洗淨你的罪!除非你枯乾了,這則道將對你毫無幫助。那些從來沒有枯乾的人是不會得救的。不會!不會!不會!僅有到了你的希望破滅之後,也僅有在那之後,你才肯信耶穌,從而得到祂灑在十字架上的寶血的清洗!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Come, Holy Spirit, Heavenly Dove"(詞: Dr. Isaac Watts, 1674-1748; 曲用 "O Set Ye Open Unto Me")。


宣道提綱

神之聖靈使人枯萎的工作 — 新版本!

THE WITHERING WORK OF GOD'S SPIRIT – NEW EDITION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有人聲說:「你喊叫吧?」有一個說:「我喊叫什麼呢?」說:「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 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草必枯乾,花必凋殘,因為耶和華的氣吹在其上。 百姓誠然是草」"(以賽亞書 40:6-7)。

(以賽亞書 58:1; 約翰福音 1:23; 提摩太後書 4:2-3
約翰福音 7:28, 37; 使徒行傳 2:14)

I.   第一,我必須大聲疾呼生命的短暫,以賽亞書40:6;
雅各書 1:10-11; 可 8:36-37; 詩篇 90:12; 傳道書 12:1。

II. 第二,我必須大聲疾呼聖靈的枯萎之工,以賽亞書 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