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回顧往事的一天

〔年度道文–2017年/ THE ANNUAL SERMON–2017〕
A DAY OF REMEMBRANCE
(Traditional Chinese)
–中譯草稿–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二○一七年十一月十八日星期六晚
於 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Saturday Evening, November 18, 2017

"要叫你一生一世紀念你從埃及地出來的日子"(申命記 16:3)。


直到今日,猶太人仍在守逾越節。此節日大約落在每年四月份的第二個星期五前後。你肯定記得,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之前的晚上,祂曾與門徒共度逾越節。"逾越" 一詞指的是神的懲罰與憤怒越過了那些門柱上涂了血的房屋。那晚之後,猶太人便啟程離開了埃及,前往應許之地以色列,開始了他們長達四十年的行程。在猶太人離開埃及的頭一個逾越節晚上,以色列民族誕生了。

"你們要紀念這日…作為你們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 如此,正如我們的經文所說的,他們這樣做是為了

"一生一世紀念你從埃及地出來的日子" (申命記 16:3)。

我們教會也應該每年這樣去做,即使在我去世很久以後也要繼續下去。因此,在每年感恩節之前的星期六,我們教會的全體成員都要花時間來…

"…紀念〔我們〕從埃及地出來的日子"(申命記 16:3)。

所以如往年一樣,我將再次復述那一系列的事件,紀念我們教會經歷過的大動盪,以及那場長期的教會分裂;撒但想用這場分裂永遠地摧毀我們教會,但神扭轉了這一局面,並藉此讓我們擺脫了束縛,進入了更美好的境地,領我們越過曠野,賜給我們應許,要我們教會變得更強壯,讓我們能向洛杉磯這一被罪孽籠罩的城市作出有力的見證,讓我們能通過我們的網站,用三十六種語言的逐字逐句的宣道文稿,以及三種語言的視頻,通過我們的網站與YouTube向十幾萬世人宣道。

今晚,我們將再次重溫這些事實,並…

"一生一世紀念〔我們〕從埃及地出來的日子" (申命記 16:3)。

以下便是事情的來龍去脈。

1988年,我們把這棟樓房奉獻為我們教會新的聚會所。對我們來講,那是重要的一天。我們對教會的未來寄予很大的期望,並為此作了禱告。在那明朗歡快的時日中,教會有四百會員在場。在我們奉獻樓房的禮拜中,許多美國知名的宣道士與我們相聚慶祝。在場的有浸信會老前輩羅伯遜博士(Dr. Lee Roberson);《浸信會聖經論壇》( Baptist Bible Tribune)的主編 孔穆斯博士(Dr. James O. Combs); 洛杉磯地區的牧師 拉斯穆森博士(Dr. Roland Rasmussen)與 柯林斯博士(Dr. H. Frank Collins),還有路易斯安那州浸信大學的奠基人薩魄博士(Dr. Jimmy Tharpe)以及其他多位貴賓。 在奉獻這棟樓房的那天,理查德 "謀利挖私" 先生(Mr. J. Richard Olivas)也接受了按牧,成為我們教會的助理牧師。

一年過去了。 從1989年到1990年上半年,我們教會在相對來講的和平中度過。 1990年七月,我計劃度一個長假,用我父親留下的一筆錢,帶妻子和孩子到我祖父的故鄉看一看 ── 到英國 坎布里亚郡的奧斯屯(Alston, Cumbria)走一遭,到我祖父出生的 羅伽利嘎爾 (Lowgaligal) 莊園拜訪,那是我有生以來首次到英國優美怡人的國土上觀光。

你需知道,這對我來說有多麼重要。 這本應成為我人生旅途上的亮點之一。 我們護照在手、行裝齊備。

在我們起程去英國的前一晚,我來到教會,要處理一些瑣事,並向助理牧師 "謀利挖私" 先生交代一些最後事宜。 就在那時,在我們起程去英國的前一晚,時近深夜,當我正準備回家的時候,"謀利挖私" 先生走進我的辦公室。 我如今確信這一切都是精心策劃的。他在我桌子對面的椅子上坐下,然後說﹕"海博士,在你動身之前,我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我打算離開這間教會了。"

對此我不詳加討論,但我僅能說,這是 "謀利挖私" 先生能對我做出的最無情的事了。我感到好像背後被捅了一刀。當晚上我無法入睡,擔憂這將對教會帶來怎樣的影響 ── 助理牧師離開了,而我卻在遙遠的英國。我僅能說,他那晚說的話幾乎毀掉了我們的旅行。在我有生之年內,我永遠忘不了那曾帶入我內心的陰影和恐懼,以及臨到我妻子心頭的極度痛苦,還有籠罩我兩位幼子心靈的困惑。

在我們第一次旅行回來之後,我們嘗試用所有能想到的方式 去說服 "謀利挖私" 繼續待在我們教會裡。即便當他於1991年1月離開教會之後,我們仍繼續支付他的薪水,不斷打電話並寫信請他回來。 "謀利挖私" 先生聲稱,他需遠離教會去東岸深造,只是我不讓他去。他所說的顯然是無恥的謊言!我曾在凱根博士及其他人的面前多次告訴過 "謀利挖私",如他能設立一間將來能發展成教會的查經班(他曾這樣做過)我們願意繼續支付他的薪水、以及他在東岸深造的學費。但 "謀利挖私" 先生突然寫信告訴我們:"一件未曾預料的事發生了。 我已被洛杉磯地區的UCLA錄取。" 我立刻請他回到我們教會來,照他原來的職位繼續工作。 但無論我們怎樣多次給他去信催問,他再也没回過信。我們寄給他的所有信件都是凱根博士親手打印的。

但 "謀利挖私" 先生執意不肯回來,雖然他兌現了我們寄給他的超過五萬美元的薪金支票。更使我們吃驚的是,他在那之後另設了一間洛杉磯地區的教會,並開始以多種方式聯絡我們教會的成員,慫恿他們離開,去加入他的教會。 這事他辦得很狡詐,絕大部分是通過 "謀利挖私" 的朋友出面施行的。

1991年,我們教會的鋼琴師與她的丈夫,伴隨七位教會其他重要的領導離開了教會。從1991年12月29日至1993年2月21日間,有71位主要教會成員跟隨 "謀利挖私" 先生的榜樣離開了教會。 從1993年2月21日至1995年1月1日間,另有62人跟着他們離開了教會。至1999年1月,因直接或間接地受到這次教會分裂的影響,以各種方式離開我們教會的總人數超過了300人。這場分裂完全是 "謀利挖私" 以及他的幕僚、朋友、與追隨者挑起並聳恿延續下去的。 許多人因其他多人離開了教會而產生動搖。"謀利挖私" 先生在他與我們新任鋼琴手的 魯普太太(Mrs.Roop)所說的話中 透露了他的〔真實〕動機:"海博士與這所教會是否能生存下去 仍是值得懷疑的。" 看來他的目的正是要摧毀這間教會!

在 "謀利挖私" 離開前,我們教會有400個成員。當教會分裂於2000年1月結束時,教會裡僅剩下大約80人。毋庸置疑,失去320人使我們教會瀕臨到破產的邊緣。我們每週失去了近一萬美元的奉獻。 但同時,我們每週仍須湊齊 $4,500的房貸付款 ── 否則,我們將永遠失去這棟樓房! 每個月湊齊 $18,000來保住我們的樓房,當時看起來不是一件可能的事。 據凱根博士說,如果我們再失去四、五個成員,我們便會失去這棟樓房了。

但不知如何,我們倖存了下來。我仍記得教會停止分裂的準確時候。 那是在普魯德鴻先生(Mr. AbelPrudhomme)說出下面這句話的那天,教會的分裂便停止了﹕"不管別人怎麼說、怎麼做,我絕不離開這間教會!" 他為自己這一決定付出了巨大的犧牲與代價。 那正是教會分裂停止的時刻。我還記得,那些拒絕離開的人基本上如此說:"我們會繼續付清貸款。我們不會離開。我們會拿出犧牲性的奉獻。我們會用我們的資財去支付那位 '謀利挖私' 先生和他的幕僚投票選舉購買之後、又拂袖而去撇下的樓房,我們不會讓他們得勝!我們定會付清那貸款!不僅如此,我們還要比任何其他教會做更多的事情 ── 外出邀請迷途者進入教會、令他們獲得轉變、並使我們的教會煥然一新! 我們絕不允許讓這場教會分裂阻止我們繼續在洛杉磯市中心〔為耶穌〕作見證!"

以下便是我們教會中這些英雄的名字,那些挽救了我們教會免受財經毀滅的一些人。這些男女的名字將永遠刻印在神的冊子上,記載了他們如何超越了自己的職分,作出了犧牲,從而拯救了教會的樓房,我們聚會的聖所。我們把他們稱為「39位骨幹」,雖然確切的人數超過了這39人。下面便是他們的姓名。

Dr. and Mrs. Kreighton L. Chan. (陳群忠醫生夫婦)
Dr. and Mrs. Christopher L. Cagan. (凱根博士夫婦)
Mr. Reynaldo Ceron. (雷納多·瑟榮先生)
Mrs. Rose Chenault-Quinn. (柔絲.實惱爾特-昆 太太)
Mr. and Mrs. Martin Olivacce. (馬丁.奧利瓦奇夫婦)
Mr. and Mrs. Curtis Sanders. (科提斯.桑德斯夫婦)
Mr. and Mrs. Winston Song. (宋文壎先生與夫人)
Mr. and Mrs. James Roop. (詹姆斯.魯普先生與夫人)
Mr. and Mrs. Ponce Zabalaga. ("胖子"·薩巴剌嘎夫婦)
Mr. and Mrs.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 (葛利費斯夫婦)
Mr. and Mrs. Matthew Kunz. (馬太."孔子" 夫婦)
Mr. and Mrs. Norio Tsukamoto. (塚本.典男夫婦)
Mr. Paul Hoang. (黃 保羅 先生)
Mr. and Mrs. Robert Lewis. (羅伯特.路易斯夫婦)
Mr. and Mrs. John Cook. (約翰.庫克夫婦)
Mr. and Mrs. Jose Lino Hernandez. (荷西.林諾.赫南迪斯夫婦)
Mr. and Mrs. Kyu Dong Lee. (李揆東先生夫婦)
Mr. Nelson Smith. (聶耳遜.史密斯先生)
Mr. and Mrs. David Matsusaka. (大衛.松阪 夫婦)
Mr. and Mrs. Abel Prudhomme. (亞伯.普魯德鴻 夫婦)
Mr. and Mrs. Manuel Mencia. (滿弩爾.曼希亞 夫婦)
Mr. and Mrs. Nieves Salazar. (薩拉查 夫婦)

這些人,以及其他一些人,付清了帳單,甚至超越了自己分內的職責,挽救了我們教會免受財經上的災殃。

我可以接着提那些在這場為生存所作的爭鬥中給予我們很大幫助的人士。

Mr. Rick Blandin. (理克.卜嵐頓先生)
Mr. Ron Blandin. (郎.卜嵐頓先生)
Mr. Willie Dixon. (威利.迪科遜先生)
Mrs. Juana Arteaga. (華娜.阿提艾嘎太太)
Miss Kelly Lui. (呂潔儀小姐)
Mr. Sergio Melo. (瑟潔爾.麥洛先生)
Mrs. Jean Lyon. (錦.賴恩太太)

這名單還包括 佛吉爾·尼克爾夫婦(Mr. and Mrs. Virgel Nickell)。購買這棟樓房的大部分貸款都是他們提供的。他們對我們教會的支持從未動搖過。 如今,佛吉爾.尼克爾夫婦已成為我們教會忠心的成員。 對此我們感到非常驕傲。

然而,那「39位骨幹」已逐漸年邁,其中有人已過50歲、或更老。幾位朋友很快要過60了。到來年4月我已77歲了。我父親74歲時便已去世。這顯明我們的「39位骨幹」正在衰老。 我們不會永遠陪伴在你們身旁。

現在是你們年輕人出來頂替我們的時候了。我現在對出生在我們教會裡的孩子們說幾句話。我也對從世上進入我們教會的年輕人說話。我現在對那些即將受洗的、以及今晚在座的每位年輕人說話。現在–不是以後,而是現在–正是你們站出來頂替那「39位骨幹」的時候了。 現在便是你們正式加入「39位骨幹」行列的時候了。不是未來,而是現在!

現在就是你們效法 年長那代人禱告的時候了。 現在就是你效法那「39位骨幹」作十一奉獻、並那之外在經濟上作出奉獻的時候了。現在就是你拋棄世俗和罪惡的時候了。如你仍未得救,現在就是你為獲得救恩去真正努力的時候了。現在就是你不再滿足於自己僅僅參加禮拜、而未曾成為教會正式成員的時候了。現在就是你把自己投向基督,成為一個正式的教會成員,並為神獻出一生的時候了!現在就是你去學我們教會中已婚夫婦那樣去專心侍奉的時候了,即使在你婚後也要如此。現在就是你說:"無論別人怎麼說、怎麼做,我都要成為「39位骨幹」中的一員,即便我是唯一去這樣做的人!" 時間會顯明,你所說的是否僅是毫無實情的美妙言詞 ── 或者你是否會真正地成為「39位骨幹」中的一員。 如果你們多數人都變得 像 "謀利挖私" 先生那樣懶惰,我們教會便沒有希望了── 毫無一絲希望!記住我的話。我是對你說的!

誰離世俗營帳,堅立在主方?
敵來誰願抵擋,奉主命前往?
 ("Who is on the Lord's Side?" 詞: Frances R. Havergal, 1836-1879)。

在這場爭鬥中,我可以對那些忠誠的「39位骨幹」說出溫斯頓·邱吉爾所說的話。當納粹的炸彈一晚接一晚、一個月接一個月落在倫敦頭上時,當一小隊皇家空軍在「英吉利海峽之戰」中英勇的以一擋十地抗拒着希特勒、抗拒着納粹黨人數優越的軍隊時,邱吉爾如此來評價皇家空軍中年青人的餘數說,

在人類戰爭的領域裡,從未有那麼多的人,欠這樣少的幾個人如此沉重的債(Never in the field of human conflict was so much owed by so many to so few)。

對那些身為「39位骨幹」一員的人,以及加入他們行列的人,我要說, "感謝你,並願神祝福你們所有的人!"在你有生之年內,都當記住這場爭鬥。

"要…一生一世紀念你從埃及地出來的日子"(申命記16:3)。

這是一場漫長的搏鬥,它遠遠還沒有結束。 局勢於2000年開始扭轉。那年,有10位新的朋友來到我們教會,並有幾位待了下來。從2001至2007年間,另有30人左右來到我們教會,其中大部分人留了下來。 如今我們每週〔禮拜中〕大概有150人參加。 那比教會最低點的80人多了70人。 明晚將有近參加200人來參加感恩節的晚宴。 我們講道文稿現在以36種語言通過我們的網站傳到了世界各地,而我們宣道的視頻,以三種語言在我們的網站上與YouTube傳遍世界。我們講的文稿傳到了世界216個國家與地區。太棒了。我們為此而讚美神!

四年前,我們位於希望街的樓房貸款已經付清。 我們燒掉了這棟樓的房貸借據,並將紙灰寄給了 "謀利挖私" 先生。這棟樓房是由構成「39位骨幹」無畏的朋友付清的。 但戰爭離結束還很遙遠。 在「英吉利海峽之戰」第一個月結束時,邱吉爾說:"這並不是結局;這甚至還不是結局的開端;但這可能是開端的尾聲了。" 房貸已付清了,但教會並非房產。 教會是在樓房內相聚的人。 那「39位骨幹」付清了包括利息後的 $250萬房貸,挽救了樓房。 但挽救教會的責任卻落在你們年輕人的肩頭。我深信,教會要有200位穩固的成員纔能得救。我們教會現在有大約150人左右參加,但其中有幾位仍未獲得轉變。今晚,我們要為五位新成員施洗。我們如今不再急忙為人施洗了。因此,你們可以看到,若要挽救教會,我們仍要面臨持久的爭鬥。我們教會必須再增添70位成員才能獲得保障。根據以往長久觀察經驗,成員少於200人的教會前景不會看好。要再加70人, 我們已不能再依賴那「39位骨幹」了。我們年紀已大,無法再帶70位年輕人進入教會。是的,我們可以繼續支付帳單。是的,我們可以繼續做領導。但當我快到77歲的時候,我知道我無法永遠陪伴你們了。我會在我有生之年內待在這間教會裡,但我不知道還能再待多久 – 尤其在我接受了癌症的醫療之後。我父親享年74歲,我已活到超過他三年了。 所以,我們已為陳群忠醫生和凱根博士按牧授職作牧師,以便教會的領導後繼有人,以防我無法繼續牧養這間教會。我們已經設立宋先生、曼西亞先生(Mencia)、約翰.凱根先生(John Cagan)、亞倫.楊希先生(Aaron Yancy)、李揆東先生(Kyu Dong Lee)、顏國輝先生(Jack Ngann)與宋天禮先生(Noah Song)作我們的執事。但我們不能挽救這間教會。僅有你們年輕人能辦到。要為我們教會添加70位正式的成員,需要用一個來自神的奇蹟。這需要每人的生活中都獲得轉變的奇蹟。這也需要至少有一次來自神的大規模復興。 我們已經得到的不過是一場復興的 "序幕" 而已。 我們需要一場大規模的復興。 我們的成員過於世俗化,無法承受任何超過 "序幕" 的東西。 必須有深厚透徹的懺悔,才是大規模復興的前提! 就現況而言,在補足了離開教會的人之後,我們每年只能添加大概4、5個人。依照這樣的速度,我們需要15年左右才能添加70個新人。到那時,如果我還活着,我已經92歲了。 那便是為什麼你們已得救的人需要每天為復興禱告! 我們迫切地需要得到神遣送的復興,否則我們教會無法在我去世前添加70位新人。你們在座仍未得到轉變的年輕人,必須經歷真正的轉變,否則這間教會將毫無希望 – 一點希望也沒有!

沒有聖靈的澆灌,你們中大多數沒有獲得轉變的年輕人將會滿足於僅僅來參加教會,絕對不會轉變信基督。除非你得到轉變,這間教會毫無希望 –一點指望也沒有!約翰.阿姆斯壯博士(Dr. John Armstrong)說:"他們想得到的是快樂、稱心、和滿足"(True Revival, Harvest House, 2001年,第231頁)。我見過你們中有許多人來到諮詢室內說﹕"我希望得救。" 你的實意是,你希望感到開心和滿足。

這無濟於事!這絕不會有效!你必須認罪,否則你將不會真正感受到對基督慈悲的需要!

約翰.阿姆斯壯博士說:"心靈破碎的、以基督為中心的懺悔和認罪,會顯出聖靈的運行。人們會因罪帶來的深刻不安而痛哭"(Armstrong, 同上, 第63頁)。據我的觀察,幾乎每位經歷過真正轉變的人,都曾為自己的罪孽而痛哭流淚。在傳統的復興歷史中,情形總是這樣。在我親眼目睹的三次復興中,情形亦是如此。伊恩·穆雷(Iain H. Murray)說:"大致上來說,認罪發生在轉變之前…復興的特徵便是,會有許多人同時產生對罪惡的深刻認知、並獲得〔醫治罪〕的渴望…"(Iain H. Murray, Jonathan Edwards: A New Biography,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92 年,第129, 130頁)。

若想我們教會添加七十位獲得轉變的基督徒,需要神的奇蹟才能辦到── 神的靈必須有力地降臨到那些仍舊 "死在過犯罪惡之中"(弗 2:1)的人身上。

因此,我要對那些已獲得轉變的年輕人說 ── 你必須向神求助。你必須在教會〔集體〕禱告會之外堅持為此禱告。你必須禁食禱告。你必須三兩個人同聚在一起,祈求神的幫助,

"[噢,] 願您裂天而降;願山在你面前震動〔流淌–KJV〕"  (以賽亞書 64:1)。

「39位骨幹」曾為這間教會禱告。神遣送了一個奇蹟,使教會的樓房保存了下來!如今,是你們年輕人為復興的到來而禱告的時候了 ──通過虔誠地禱告,直到神降臨,使失喪迷途者為罪、為義、為審判自責。年輕人,屈膝向神禱告吧,祈求神拯救我們的教會!僅有你們能夠辦到!那些渴望復興的到來而為此內心有負擔的朋友,應當每週聚在一起,兩人或三人一起,祈求神為我們的教會遣送復興的大能。不要放棄,直到神遣送復興為止。

許多年前,我把對這間教會的希望與夢想告訴了一位非常敬虔的老牧師。 我講完後,他看着我的眼睛,溫柔地對我說: "這會耗盡你的一生,你知道嗎?" 當時我五十歲。 現在我已近77歲, 看到他非常正確。 我們教會成立很快接近43年。 當我離世時,這間教會將是我一生的所有成就。 我的一生將完全花在了這間教會上。我過去有個很大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個傳教士,並且創立許多教會。但如今我連這間教會是否能倖存下去都不敢確定 ── 因這間教會不會存活,除非你們年經人放棄一些其它的夢想,然後傾入你的心血,使其成為更好的教會,直到耶穌回歸、建立祂的千年王國為止!大膽去做吧!投入你的一生!最終你不會後悔將一生獻給這間教會的,因為這間教會才是最終唯一有價值的事!偉大的傳教士施達德(C. T. Studd)說得好,

僅此一生,似箭如雲;
惟有為基督所行之事,方能長存。
(Only one life,'twill soon be past;
  Only what's done for Christ will last.)
( C. T. Studd, 1860-1931)。

在拯救我們教會的搏鬥中,丘吉爾先生是我效仿的英雄。 他率領英國人民取得了偉大的勝利,征服了希特勒和納粹。 但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戰爭一結束,英國人就把他選下了領導位置。 他們把他從首相的職位上趕走了。 許多教會在老牧師退休或死後都會這樣做。 雖然我老了,並且癌症可能復發,我希望你們不會去忽視我。

我希望你們能記得,是我–而不是你們–花了無數時辰的禱告和勸說來說服約翰.凱根投入傳道事業的。 我祈求,你們會記得,是我花了數百個時辰來輔導、訓練他成為下一任牧師。凱根(Cagan)博士在他的一篇宣道中說:"儘管我孩子約翰的宣道比海博士晚期(因他患了癌症)的宣道更有精力,並能使用更強硬的措辭,我們都應牢記,我們所有人–包括約翰.凱根本人–都是因海博士的宣道而信靠了基督,並受海博士夫婦的栽培。他們如今可能沒那麼精力充沛,但他們令我們教會成為如今的樣子(為基督作世上的燈塔)。 海博士現在可能老了,被癌症削弱了,但你們所有人都是他事工的受益者。 換成其他任何牧師,他早已退休了。"

李揆東先生說:"這場戰爭(大規模教會分裂)中的傷亡太大了。 但是,由於神的恩典,海博士,你在所有的教會分裂、爭鬥,在所有的磨難和痛苦中倖存了下來(大規模教會分裂持續了近二十年)。 我認為,任何其他一位牧師都無法倖免如此長期的攻擊 與這多年的磨難和痛苦。 撒但帶來的磨難無窮盡地降臨,你們一家遭受了極大的痛苦。 可戰爭結束之後,你們一家仍在這裡事奉主耶穌!"

可以說,我和家人所受的最大痛苦是孤獨感。 教會分裂令成員變得內向。 "每人都為自己。" 但我自己、我妻子 和兩個兒子 卻被人遺忘了–沒有一個密友。 我倆兒子被排除在多數活動以外。 我妻子一個人工作,沒有一個真心的密友。 而我自己也被孤立。 我不責怪執事。 他們必須生存。 但事實上,我從來沒有去任何人家裡吃過飯。 只有凱根博士請過我到他家吃晚飯;只有凱根博士為我的孩子們在他家做過生日。 我們被教會裡所有的領導所排斥。 令我感到驚訝的是,我妻子和孩子們,在缺乏友誼和支持的情況下,經過多年的排斥之後 仍然留在這裡。 母親去世後,寂寞幾乎令我窒息,且一年接一年地持續著!

我終於忍無可忍了。 我請了約翰.凱根、亞倫.楊希、顏國輝 和宋天禮過來,把他們的小小禱告會帶入我的家庭辦公室。奇怪的是,我這樣做曾遭人反對。 儘管那幾個人僅能陪我一個小時,但那更能使我的生活增光,超過了人生我多年來發生的其他事情。 因事情匆忙,我們已幾週沒有見面。 但約翰每星期四都來看望我幾個小時。 我們一同討論教會事工。 他可能還不知道,這幾個小時為這老傳道士的生活帶來多少真心的快樂! 我會說,除了凱根博士之外,約翰、天禮、亞倫 和顏國輝 是1990年教會分裂以來 我身邊唯一的親密朋友。

我認為我們教會最大的弱點之一,就是缺欠對領導的愛心。 凱根博士也曾經歷過這種情況。 沒有人想起在他50歲生日時為他舉行一場私人慶祝會。 在他六十歲生日時他們又忘了。 你們至少在談論照顧新來的人。 但有誰在思慮教會領導的需要? 恐怕在此處你們失職了!

這話我不僅是為凱根博士和我自己說。 我也是為約翰.撒母耳和他的未婚妻 朱莉.習福蕾(Julie Sivilay)說的。當一個人走向領導地位時,人們往往不再與他接近。 記住,因他是凱根博士的兒子,約翰也曾是個孤獨的男孩。 如果沒有松阪(Matsusaka)先生和桑德斯(Sanders)先生去與他交朋友,我想他現在已會不在我們教會裡了,更不用說準備作下一任的牧師了。 當約翰十四歲時,你們在一切活動中都離棄了他。 僅有松阪先生和桑德斯先生與他交了朋友。 你忙於照看 "新人",根本沒時間因一位十四歲的男孩兒分心! 你們忙於向世間的人傳福音,卻拿不出一小時去幫助我們教會的未來牧師!連一個小時都沒有!現在,你們又在朱莉身上做同樣的事情。當她成為約翰的女朋友後,你們開始點評她,讓她知道你不想接近她。我不在乎你會如何指責我,說我又提這話茬!!!不要把你們對待我和我妻子的態度用在 朱莉和約翰的頭上!忽視教會的領導是我們最大的缺陷之一。把它杜絕掉吧!杜絕這一缺陷! 切莫讓你們身邊世俗的習氣令教會的領導傷心!

"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馬太福音 24:12)。

要把它杜絕掉! 把它杜絕掉! 使徒保羅說,

"弟兄們,我們勸你們敬重〔了解–KJV;密切熟知–麥克阿瑟〕那在你們中間勞苦的人,就是在主裡面治理你們、勸戒你們的。 又因他們所做的工,用愛心格外尊重他們"(帖撒羅尼迦前書 5:12, 13)。

你們應記得,是我選了約翰.凱根,不是你們! 我選了一位最好的年青人,並非街頭的癟三! 我選了一位接受了我妻子家庭教育的優等生。 我選了一位有天賦的領導者。 我選了一個全 "A" 的學生。 我選中了教會裡的禱告能手。 我選了一位首次宣道便是一場杰作的人。 我選了一位出色的傳道人。是我選了他。 然後把他交到你們手上。 現在我告誡你們,要密切地去認識他、敬重他,尊重他以及他的未婚妻 – 不要在我死後便不再去這樣做!

還要記住,是我,而不是你們,看到了我們對復興的需要。〔復興期間〕我每晚都在宣道。我每晚都要通宵工作–通宵禱告,準備一篇新的有關復興的道文。那三個多月中,我幾乎每晚都會講一次道。我一晚接一晚地在傳道中向大家交心,直到你們一個接一個地承認了己罪,得到了復興。其他任何一位牧師(76歲的癌症患者)都會去保護自己,到星期日才會去宣道。凱根博士指出:"海博士得到神的使用,為我們帶來了復興!" 在美國,我不認識一位其他牧師,具有足夠的靈性和知識,能受〔神的〕使用,為我們帶來過去幾個月中我們所體驗到的復興的 "序幕"!每位今晚即將受洗的人都是在聽我宣道時得到拯救的 –人人如此!不要忘了。記住,我們所經歷的小規模復興,在美國任何一個其他教會裡都無法見到。 不要忘記。 雖然復興不是我送來的,但除非我在宣道,那場復興不會到來! 不要忘記!

還有一件事。 切莫忘了海師母。 她晝夜工作,將年輕女子帶入教會,令她們得到轉變。 他人在等候教會的「機械功能」( machinery)去引人轉信基督。 他們似乎沒有註意到,這從來是無效的! 當他們在依靠機械功能時,海師母卻正在做這工作! 而且她幾乎是唯一能真正把靈魂帶進來的人–為耶穌、為教會贏得這些人。 她幾乎是唯一的人! 為什麼? 因為她每天都在掛念她們。 因為她每天都在為她們祈禱。 因為她一遍又一遍的發短信給她們,去了解她們。 有人說:"男孩不喜歡這樣靠短信來往。" 他這樣說,不是因為他嘗試過自己的理論。他這樣說,是因為他懶惰。 L A Z Y! 那靠的不是直覺。那靠的是汗水! 那靠的不是特殊的天賦。 那需要愛心。 不是直覺,而是汗水! 不是天賦,而是愛心!

我的朋友們,那便是增多70人進入教會所需要的代價。 約翰是位大能的宣道士。但大能的宣道辦不成事。我們身邊可以有巔峰狀態下的司布真(Spurgeon)或 葛培理(Billy Graham),他們的宣道仍然無法讓70人增添到我們教會裡!當約翰.凱根得救時,我正處在我宣道的巔峰狀態下。但拯救約翰.凱根的並非我大能的宣道。拯救他的是松阪先生和桑德斯先生所帶有的基督徒的關懷和愛!今天仍是一樣!若相贏得像約翰.凱根這樣的靈魂,你必須具有愛心和關懷– 和時間 – 如松阪和桑德斯先生在約翰.凱根身上所投入的一切。如你不去這樣做,你便無法得人! 即使你比威廉.詹寧斯.布萊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更有演說的才華,除非你投入了 松阪先生和桑德斯先生在約翰.凱根身上所耗費的 那種時間和精力,你仍不會使任何人得救! 而我們的職責不僅是愛迷途的教會裡的孩子!耶穌沒有說:"到主日學學校或青年班內,勉強人進來。" 祂說:"出去到路上和籬笆那裡,勉強人進來" 如我們把時間花在死氣沉沉的教會孩子身上,教會不會成長。我們需要的不是直覺!需要的是汗水! 我們不需要特殊的天賦,我們需要神的愛

這便是我向你們提出的挑戰! "出去到路上和籬笆那裡,勉強人進來"(路 14:23)。當他們進來後–為神的緣故,千萬要了解並愛戴他們。要常與他們短信來往! 經常聯係,直到手機融化在你手裡! 要愛他們。約翰.凱根告訴我:"松阪先生愛我,贏得了我靈魂。" 他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去這樣做! 有沒有人會這樣來評價你? 如果沒有,應那樣去定你的目標。 請記住,施達德(C. T. Studd)講得對﹕

僅此一生,似箭如雲;
惟有為基督所行之事,方能長存。

願神賜福你們,助你們盡力領70位年輕人進入教會,愛他們、認識他們,直到他們在主內變得堅強為止。 阿們。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本·葛利費斯先生(Mr.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A Crown of Thorns"(詞﹕Ira F. Stanphill, 1914-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