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復興的代價!

THE PRICE OF REVIVAL!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於 二○一七年十月十四日星期六晚
在 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Saturday Evening, October 14, 2017

"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 得見耶和華的恩惠,就早已喪膽了"(詩篇 27:13)。


在一個充滿了患難和艱難的人生中,即使在最黑暗的時期,我一直以來都知道這節經文是真實的。在我內心深處我知道,我總能夠以某種方式戰勝一切困難,來侍奉基督。在我的軟弱與恐懼的背後,總會有一種信心,我總是相信神最終會攻克一切障礙;而我也會在離世前看到勝利。 那種信心有時會變得很微弱,但卻從未完全消失過。 我若不信活在人間時 "得見耶和華的恩惠",我早就喪膽絕望,一敗塗地了。

"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見耶和華的恩惠,就早已喪膽了"(詩篇 27:13)。

當我發現我得了癌症後,那種信心受到很大的動搖。我奮鬥的目標、以及對神遣送復興的期望,在我的內心中幾乎消失了。但我卻無法放棄。這六十年來,神用艱難的事工來訓練我,教我做一個不輕易放棄的人 — 不論處境有多麼艱難都不放棄。 於是,我在黑暗中掙扎,感覺像 迪倫.托馬斯(Dylan Thomas–詩人)那句名言中所說的, "不要坐以待斃地陷入黑夜;要奮起: 奮起去挽回垂死的光明。"

伴隨着這些陰暗的思緒,我開始在我們教會裡宣講復興。 我如今能確切地與 理查德.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一同說:"作為垂死的人,我在向另一個垂死之人宣道"。 我不斷地宣講復興 — 即便在情形看起來似乎絕望的時候,即使在魔鬼攻擊的時刻,即便在我肉體軟弱、信心動搖的時候,都未停止過。 神賜予我超然的能力,使我能不斷地宣道。 在幾周內,我宣講了四十多場有關復興的道。與魔鬼爭鬥,又通宵撰寫佈道文,我一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每晚都是如此。 幾周過去了,幾個月過去了,勝利仍然毫無音訊。

最後,情形有了扭轉。 那是一個緩慢的過程。 大約有二十位年輕人得到了轉變,他們中有些人經歷了相當劇烈的轉變。但是,我未能說服約翰.凱根(John Cagan)去獻身傳教。 我清楚,若沒有他的幫助,我們定會失敗;因為在我離世後,沒有其他人能有他那樣的才能,沒有另一個人能帶領這間教會。

接着,發生了一個很突然的改變。 約翰決定獻身傳道。 在我們一場接一場的禱告會中,聖靈一直與我們同在。一位接一位的年輕人決定為主耶穌做出更多的奉獻。 上週四與週五,我們舉行了延續到午夜的禱告會。 上週日,我們舉行了非常好的禮拜 – 陳提摩(Timothy Chan)早上宣道,約翰.凱根晚上宣道。 教會裡坐滿了人,我們還慶祝了我們的優秀的中文翻譯 宋文壎 先生的六十大壽,早晚兩場禮拜中充滿了得勝的喜樂。

我已經有好幾個星期沒有安穩地睡過覺。 但我的心情就像丘吉爾得知日本轟炸了珍珠港、把美國作為英國的同盟國捲入了二戰之後一樣。 丘吉爾說:"如此看來,我們最終還是得勝了。那天晚上我帶着感激之心安然地入睡了。" 我感到勝利就在眼前。 從星期天晚一直到星期一,我足足睡了23個小時。 我在星期二凌晨5:30突然醒過來! 我的確帶着感激之心安然入睡了。 我們的教會有了一個新的理想。畢竟,我們的爭鬥得勝了!

當丘吉爾次日醒來的時候,他聽說2萬5千日軍在夜間襲擊了香港,英國從而失去了對香港的控制。 丘吉爾醒過來的時候,日軍已經打敗了皇家空軍,并威脅要用高射砲和炸彈去佔領新加坡。 戰役一場接一場陸續不斷,此刻不比前一天晚上更加接近勝利。

我們的情況也是如此。 我們得到了一場勝利。我們有過一段歡喜的時間。我們得到了一場 "小規模" 的復興。但我們沒有徹底地得勝! 要使我們教會通過我們的網站與見證 成為復興的中心與世界的光,我們還需多花幾個月的時間和更大的獻身決心。 我們仍然需要面對這場戰爭。 這是一場龐大的持久戰。 這是一場為有生命力的基督教而進行的戰爭! 這是一場為有生命的禱告會、為有生命的得人事工、為有生命的福音宣道、以及有生命力的為耶穌基督去獻身所進行的一場爭戰! 這是一場大規模的持久戰! 這是一場規模龐大、持久、與艱難的戰爭,而我們的敵對勢力極為強大。 牠是人類最大的仇敵。 不錯!我們正與撒但爭戰!

"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所以,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 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 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 此外,又拿着信德當作籐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 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着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 靠着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 也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的奧秘, 我為這福音的奧秘作了帶鎖鍊的使者,並使我照着當盡的本分放膽講論"(以弗所書6:12-20)。

把使徒保羅的那段話 作為我們的警句和護身武器吧!

我從前特意不願唱萊斯博士寫的那首歌,《復興的代價》, 原因是我們在教會分裂的時期經常唱那首歌。 我覺得我們暫時不應唱那首歌。 但是,我們如今得到了一場 "小規模" 的復興,我認為我們應該開始時不時地唱那首歌了。這是歌頁上的第九首詩歌。請大家起立來唱。

復興須付代價、得人必有艱苦,
 長時刻的禱告、負擔、與淚珠;
與陌生、孤單罪人的辯爭,
 在上天豐收時必得報答 !
收獲,天國的收割!獲人間性命。

人間的財寶,何等虛幻、轉眼逝凋,
 它消散如雲霧,枯萎如花草;
但靠淚水與懇求贏得的魂靈
 將存到天國豐收時刻。
收獲,天國的收割!獲人間性命。

若帶草木,禾秸進入此豐收內,
 面臨封賞的主會何等羞愧;
無人因我們信靠了救主耶穌,
 被帶入上天的豐收中。
收獲,天國的收割!獲人間性命。

來到基督前領受得人的獎賞,
 智慧人必發光,如天上的光!
那靠救主福音令多人獲救者,
 必得賜福,如星永閃爍。
收獲,天國的收割!獲人間性命。
("The Price of Revival," 詞: Dr. John R. Rice, 1895-1980,
   經萊斯博士的女兒授權使用–2011年10月1日)。

請坐。

復興本身並非目的地!在你轉變後,你被召去為耶穌做工,"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弗 2:10)。基督拯救了我們,希望我們 "熱心為善"(多 2:14)。當你得到復興並充滿了聖靈,你恢復興起,得到能力做得人的工作。基督告訴我們,"勉強人進來,坐滿我的屋子"(路 14:23)。在這邪惡肆虐的日子裡,你必須與魔鬼和肉體的私慾爭鬥,才能成為得勝的基督徒!

下面是我的朋友羅傑.霍夫曼牧師(Rev. Roger Hoffman)在〔評價我的自傳時〕所說的話﹕

我們倆在神院讀書的時候相遇。 四十六年來他一直是我私人的朋友,我親眼目睹了很多這裡記述的故事。 讀讀這個故事。 你會受到挑戰、鼓勵、和啟發。 當人處在逆境中時,你會由此得知 如何去處理人生。 讀完這本書後,你不僅會感到你認識了海羅伯博士,而且不知為何,他也認識了你,並且是你的戰友。 寫得太好了。 你能聞到 亞利桑那州潮濕的土壤,感受到你頭上那團壓抑的陰雲,猶如倫敦夜晚那陣朦朧的霧靄。 但你會從挑戰中走出來,充滿信心地加入爭戰的行列,相信神必得勝。 我極力推薦這本書。

費爾.戈布博士(Phil Goble)三十多年來一直在向紐約市的猶太人傳道。 他與我和我太太多年來一直是好朋友。 戈布博士說,

很少有人通過爭辯、或在講壇上靈界的生死搏鬥中去認識撒但。 很顯然,那些角鬥手、那些屬血氣的拳擊手、那些赤手拼搏的勇士,沒有一位能理解傳道士神的道所展開的充滿血汗的搏鬥。 宣道–真實的宣道–是為拯救世間失喪靈魂而進行的徒手搏鬥。 這便是為什麼聖經本身就是無錯的宣道精華。 這事誰能當得起呢? 然而靠神的恩典,海羅伯博士已成為我們身邊名副其實的現代 "約翰.衛斯理",一位傳教士的牧道人(a preacher's preacher)–若真有這種頭銜的話。 從我被召傳道的最初時刻起,海博士便一直是我個人的靈感。 所以,我的祈求是,今後幾代的年輕宣道士,都能徹底吸收這本自傳中的每個字,讀盡他們能找到的每一場海博士所宣的道,就此令他們去跟隨這位偉大的一流宣道士,步入與當代世俗社會角鬥的鬥獸場內,像他一樣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奪得一頂獲勝者的永恆冠冕。

路易斯安那州 浸信大學的校長 尼爾.魏弗博士(Dr. Neal Weaver)說:

這是一本迷人而又啟發人的書。 這本書描述了一位勇士堅強奮戰的故事,他充滿了信念,並且不怕去為此信念而爭鬥。 那人就是我的好朋友 海羅伯博士。

決心在加州 洛杉磯市中心建立一所教會,他必須面對惡意的指責與鋪天蓋地的異議 –包括一位流氓傳教士所釀成的可怕的教會分裂。 靠着堅持不懈的決心,他逆水行舟地在一座美國最黑暗的城市中心建成了一座閃光的福音燈塔。

他的一生是對使徒保羅崇高詞句的寫照,"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提後 4:7)。

基督本人給予了我們教會一個使命:"看哪,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啟 3:8)。仔細聽我今天收到的一封電郵。這是來自非洲西部一位說法語的牧師。這位非洲牧師說:"因為你的這些宣講道文稿,我要向你表達我最深的感謝。我覺得這些道文非常好,內容很豐富。如果你還有其他的教導工具,可否讓我知道、使我能賜福基督的身體?" 我回信告訴他:"我們打算增加各種能夠幫助牧師的工具。" 首先是《林道亮博士對禱告和禱告會的教導》,約翰·凱根現在正在更新其內容。下一個是凱根博士準備的《如何準備一則福音講道》的佈道文。各個地方的第三世界的教會在大聲求助。 他們被來自美國的垃圾宣道所淹沒,例如:"說出便可索取"("name it and claim it")、"發財福音"(prosperity gospel)、"健康與致富福音"(health and wealth gospel)、"神無人不醫的福音"(God wants everybody healed gospel)、"信福音得舒坦"(feel good gospel)等理論。 我們在教會裡、宗教節目中、和廣播裡聽到的,大部份都在強調並非真正福音的事物。 即使許多原教旨浸信派也不再宣講福音講道。他們被解經所取代,專門針對那些已經被認為是 "基督徒" 的人。就像那個非洲西部的牧師一樣,尤其是第三世界的牧師在大聲求救。他們想要贏得迷途人,但是他們不知道怎麼做。我們通過市中心的事工學會了如何傳福音並使非基督徒家庭出生的世人和其他宗教的人得轉變。通過網路打開了我們通往第三世界的大門,耶穌給了我們一個旨意要我們去幫助第三世界以及其他地方的牧師。

但是,除非我們教會是傳道能量的源頭,我們無法去幫助他們。 如果沒有更多的復興的話,這是不會發生的。 沒有更多的禱告與獻身精神,這也不會發生。我們教會還不夠潔淨。 怨恨、偏見、以及彼此相愛的缺乏 仍然要繼續更正。 我們仍然需要更多的認罪,來醫治我們中間破裂的關係,使我們更加堅強。 我們仍然需要更多的獻身,來完成基督的使命。

我對復興的強調必須暫停一段時間。 我們接下去的幾周內必須專注在傳福音的工作上。 接下去是感恩節,然後是我們的年度會議和受洗禮拜。之後是聖誕節和新年。接着是凱根博士、約翰 和宋天禮 去非洲的烏干達、肯尼亞、與盧旺達傳道。 此後,如果有神引領的話,我們會再次回頭強調復興。 在我們教會的復興之事上,神還需做許多工作。 我相信,神會再次遣送另一波復興,而這一波會比我們以前得到的更為強烈。你們中有些人必須發生重大的人生變更,才能幫助我們的教會成為世上的燈塔。

你們有些人必須要為得救而努力。
你們有些人必須要互相認罪、互相代求。
你們有些人必須要把基督放在迷途家人之上–即使他們不斷在扯你後腿。
你們有些人必須要開始交十一奉獻,或甚至犧牲性地拿出更多奉獻。
你們有些人必須要開始獨自一周內幾天外出去傳福音。
你們有些人必須要星期三和星期四都來參加禱告會傳福音的活動。

我們所有人都必須努力使教會成長——否則我們會慢慢地失去我們的愛和熱情,而成為洛杉磯市中心漆黑街道上的一間不起眼小教會。

我們教會現在到了交叉路口。如果我們選擇了走簡單的道路,我們會慢慢地沮喪起來,并開始衰亡。但如果我們選擇了正確的道路,我們會在傳教事業中投入心血,為教會添加更多人,朝成為偉大教會的方向前行,通過我們對基督的愛和我們不惜一切代價獻身跟隨基督的決心,使我們的教會能夠幫助世上其他掙扎中的教會。

邱吉爾在二戰中帶領着英國。 接下來的許多年他們將面對艱難險境 –幾年的鮮血、辛勞、淚水 與 汗珠。但是,靠神的幫助,他們最終贏得了勝利。 因此,我們最後也會打贏這場戰爭,我對我們最終的勝利有着前所未有的信心。

"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見耶和華的恩惠,就早已喪膽了"(詩篇 27:13)。

請起立唱歌頁上的最後一首聖詩,《我一生求主管理》。

我一生求主管理,願獻身心為活祭,
我雙手為主作工,因被主慈愛感動,
因被主慈愛感動。

使我腳為主行路,快如飛從主吩咐。
使我口滿有主言,各處宣講在人前,
各處宣講在人前。

使我口時常頌揚,讚美我榮耀君王,
願虔誠獻上金銀,不為自己留分文,
不為自己留分文。

願將我愛獻給祢,凡事聽憑主旨意,
使我志願如火焚,全獻給我主我神,
全獻給我主我神。
   ("Take My Life, and Let it Be" 詞: Frances R. Havergal, 1836-1879)。

請坐。

在聚會結束從前,讓我們多加幾個見證。這是我們感謝神行奇事的時候,讓我們祈求能力,能夠為基督做更多事。我希望你們能夠到前面來,分享一些見證,使我們在這場戰爭中得到鼓勵。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Take My Life and Let it Be"(詞:Frances R. Havergal, 1836-1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