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海博士夫婦所受的苦難 造就了這間教會

THE SUFFERING OF DR. AND MRS. HYMERS PRODUCED THIS CHURCH
〔Traditional Chinese〕

執事 李揆東(Kyu Dong Lee)先生
與 凱根博士(Dr. Christopher L. Cagan)合寫
凱根博士於 二○一七年九月十六日星期六晚
在 洛杉磯浸信會幕 宣講之道

"那善於管理教會的長老〔牧師〕當以為配受加倍的敬奉; 那勞苦傳道教導人的,更當如此"(提摩太前書 5:17 )。


我們的牧師海博士(Dr. Hymers)是位長老 – 一位牧師。 他忠心善導了我們的教會。 他忠實地依據神的道傳播福音。 他為我們獻出了自己的時間與精力 – 為把迷途之人帶到耶穌的面前、並照看好信徒。 每人都知道這是真實的! 今晚,我要向把一封電郵讀給大家聽。 這封電郵是我們執事李揆東先生(Kyu Dong Lee)發給海博士的,我也添加了幾段文字。 李先生這樣寫道:


親愛的牧師﹕


你現在是,也永遠是我靈命的父親。 談起父親,我們的在天之父非常清楚你作出的一切犧牲。 下面是我所記得〔你們經歷的〕許多苦難 與成功之事中的突出幾件事。

你對人的關切極深,很多時候還要冒着自身的風險。 如果不是你服從了神的呼召,我便不會在這裡了。 許多牧師早會放棄了,更有其他許多牧師笑話你,說你想促使遭神厭棄的洛杉磯異教徒得到轉變。 在他們眼中,這群異教徒不配得救。 他們選擇去 "侍奉" 與自己同種族的 自私並與世隔絕的人。 我說這話心中毫無疑慮。 在度假和商務旅行中,我從未見過任何真心關切靈魂的牧師與會眾。

〔凱根博士加話說〕"我在度假、出差、與出國傳道期間訪問過許多教會。 沒有一間教會能像我們那樣接近新約的標準。 沒有一位牧師能像海博士那樣接近新約的標準 – 無論在宣道上、或對聖經與神學的領悟上、在禱告上、在對得人的激情上、或在自我犧牲的工作上。 我從未見過一位牧師的妻子 能像海師母那樣接近新約的標準。 大部分牧師的妻子在她教會裡幾乎不管任何事。 其他牧師的妻子乾脆就游手好閑。 許多人反而會拖丈夫的後腿。 但海師母絕非如此! 她捨身投入了基督的工作中。 沒有她,許多在座的人根本不會坐在這裡。 海師母,謝謝你 !"

〔李先生接着說〕"那些牧師沒有一位能說,他們曾如你那樣努力嘗試過了。 比如,我清楚地記得你曾為某位年青女子做的事。我所認識的牧師中不會有一位能像你那樣去幫她。 但那女子卻毫無感激心。 不知感恩的罪人正是你所侍奉並關照的對象。 然而其他一些人–如約翰.凱根等–卻最終變成了神恩慈結晶的寶珠。"

〔凱根博士說〕"希望未來帶領這間教會的人,能有海博士的愛心與耐心。海博士夫婦如今感到,因我們教會現已進入了一段較好的境況,他們正在被人繞過去。 很少有人打電話給他們;很少有人注意到這一事實﹕我們現在能過度到下一代 – 那正是他們辛勤追求的果實。 是海博士,而不是我們,對我們的下一代充滿了興趣,以使我們的教會能延續下去。 是海博士,並非我們,在號召我們去尋求復興、尋求醫治。

不知感恩是我們教會的一大缺陷。 我們從神得到了祝福,得到了安逸。 但我們忘記了帶給我們福分的人。 聖經說:「神並非不公義,竟忘記你們所做的工和你們為祂名所顯的愛心,就是先前伺候聖徒,如今還是伺候」( 來 6:10 )。 弟兄姊妹們,既然神不會忘記,我們也切莫忘記!"

〔李先生說〕"你為我們教會獻出了一生,實際上已耗盡了精力。 你所投入的幾千小時的禱告、侍奉、與宣道,藉神的恩典已得到了回報,你造就了一些優秀的信徒。 作為一個企業來看,這似乎是單 虧本生意;但作為神的投資來看,此乃圓滿的成功! 我相信,在大審那天,耶穌會稱海博士為既良善又忠心的僕人。 神使用了你的忠心侍奉,令罪人悔改,得到救恩。 請看,我正是其中一員,對此我充滿感激–永恒的感激。 我確信,神一定很欣悅;天國內也一定有喜慶!" 〔凱根博士說〕"我看過一位接一位 我們曾以為永遠不會得救的人,在海博士的宣道與諮詢下 獲得了轉變。海博士甚至在他所謂 "度假" 期間,也要耗費許多個時辰來維護我們教會! 沒有任何事物能阻止他去幫助你們,並改進我們的教會!"

〔李先生說〕"作為一個人,你會期待你的勞作能有更多的成果。 作為基督徒 我們有同樣的期待。 然而,這實在是個謎,神的恩典能有這樣的偉大、充滿如此的忍耐,在此數百萬人的都市中雖得救之人極少,祂仍維持了我們向這群惡人侍奉傳道至今。 即便在「三十九位」骨幹(付清我們教會樓房貸款的人)走後,我們身後新一代的信徒們還有什麼其他的選擇嗎? 我看根本沒有。 他們需要像您 海博士一樣,為基督福音的傳播使命犧牲自我。 海博士,你正是一個活證,說明為基督捨棄自我是完全值得的。"

〔凱根博士說〕"雖然我兒子的宣道比海博士晚年的宣道更有精力(因他患過癌癥 ),並充滿更強的措辭,我們應該牢記,包括約翰在內的所有人,我們都是在海博士的宣道下得救信基督的,並且承受了海博士和師母的精心調教。 他們倆可能不再朝氣蓬勃,但我們如今的教會全都出自他們的辛勤耕耘。 你們在座的,請環顧一下– 你們便是海博士為基督獻身的果實明證! 海博士如今可能已經年邁體弱,飽受癌癥的摧殘,你們所有人都應感激他,因他仍在辛勤耕耘。 換成另一位牧師,他早已離職退休了。"

〔李先生說〕"這場爭戰的代價太大了。但因神的恩典,海博士,你走過了所有的 教會分裂與爭鬥,忍受了一切痛苦與磨難,最終倖存下來! 魔鬼竭盡全力去傷害你的事工,但我們的救主伴隨維護了你。 不論攻擊如何強烈,祂都令你最終得勝。 例如,我記得在八十年代末期,有位領導在小組長聚會上對你大喊大叫。 我以為他會被趕出教會,但我很吃驚地發現,你繼續容忍了他的行為。 我後來打電話給他,試圖說服他去道歉。 我很驚訝地發現,你充滿如此的耐心去承受他的反叛。 這場爭鬥的代價是許多小組長也去學他的樣子,起來反叛你。 我看沒有任何牧師能承受如此長期的攻擊! 但你承受了一切。 你在那位領導如此惡毒地攻擊你之後, 仍舊允許他留在教會裡。 海師母也在這場爭鬥中受害。 如果她沒有如此嘔心瀝血地照看如今在這裡的亞裔女孩們,她的身體會如此糟糕嗎? 我看不會。 她的身體仍會是強壯健康的。 但由於撒但和牠的爪牙所造成的痛苦不斷襲來,你們一家遭受了多重苦難。 這是另一個秘密,在肉身與精神上的磨難結束之後,你們一家仍在侍奉神! 所有痛苦都有一定的目的,那正是戰爭的含義之一。"

〔凱根博士說〕"海博士夫婦作領路人。所有「三十九位」骨幹都受過苦,包括我家在內。 但海博士夫婦是領路人,在痛苦中將教會打造成如今的狀況。 通過自己的磨難和榜樣,他們引導我們走過來了,帶領教會承受了艱難的時期,建成我們如今這間教會。"

〔李先生說〕"你的事工在愚昧的事物中看到潛力。 互聯網是人的工具,這在神的眼中無疑是愚昧之事。 但你還記得那天嗎? 你那天問我,是否能為教會設立一座網站。 那天我記得很清楚。 人人都在鼓掌,包括一些已離開我們的人。 我從來無法想象到,這網站會成為神賜福的工具,甚至能使其他國家的靈魂得到拯救! 我從來沒有想象到,這座網站將為世界各地這麼多的牧師和傳教士 帶來如此的喜樂、幸福、和安慰。 畢竟,我們整個網站僅有一樣東西 –福音。 我很高興你洞察到別人所看不到的事物。"

〔凱根博士說〕"海博士是位有遠見的人。 他不僅埋頭做自己的事,然後回家了事。 他一直在尋找新的方式去傳播基督的福音–不僅為了我們教會裡的人能夠得救,還要包括世界各地的人,並且幫助在其它國家的牧師,通過36種自己本國的語言,閱讀並宣講 他的道文!我們因海博士而感謝神!"

〔李先生說〕"你努力去阻止決志主義的異端邪說。 一旦你看穿了它,你便竭力去警告他人。 你並非偶然談起此事。 你通過著書和宣道對它作出了最強烈的抨擊。 有人聽到了你的聲音。 我知道這一邪說不會輕易消失,因它已延續了近二百年。 扎根的邪說不會輕易死亡。 但你毫不猶豫地繼續沖擊。 你展開了這場運動,我希望並祈求,能有更多的牧師得到啟迪,採取行動。 極少人能看穿真相,我祈求聖靈會在獲得轉變的傳教士心中完成此事剩余的工作。 我很高興你察覺並暴露了「決志主義」– 我相信神清楚你的勞做。願神在維護你的搏鬥中得榮耀 !"

〔凱根博士說〕"如今幾乎沒有人能看穿決志主義的危險。 幾乎人人都受到它的欺騙。 此乃過去二百年的極大錯誤。 但海博士看穿了它、作出了回答、並且站起來與它作對! 他能與馬丁.路德相比,因路德看清了僅能靠恩典得救的真理,並靠對基督的信念去為此搏鬥。 我們的牧師宣揚真實轉變的必要性。 在為此真理展開的爭鬥中,你們許多人不知道他有多麼重要!"

〔李先生說〕"你近來在強調復興。我們都應為此而感恩。 我們所得的複興正是神希望賜下的。 不錯,祂賜給我一位好妻子、兼禱告能手。 那並非偶然、或獨我得寵。 因復興的降臨,我妻帶來的福分 已遍及我們教會所有的人,更不用提眾多已獲轉變的年輕人! 對此我實感啞口無言。 誰能想到這麼多年輕人會在幾個月內得到了拯救? 我知道,在「三九位骨幹」中,很多人在我們去年強調複興之前 根本不信會有這麼多人得到轉變。 對他們來說,這些人不過是群參加禮拜的孩子而已。但當神在去年降臨時,祂開始在那些弟兄姊妹的心中做工,促使他們為年青人禱告﹕結果使許多年青人得到了轉變。 祂還醫治了我,以及許多生活在苦毒、嫉恨、和惱怒中的人。 神回答了聖徒們的祈求,因你渴望祂在復興中降臨! 神通過你所做成的事確實無法估量! 神仍在拯救異教徒! 此乃耶和華的作為, 在我們眼中看為希奇! 我們教會能得到大規模的復興嗎? 我祈求祂會這樣做,並希望你 能繼續激勵我們去尋求祂的同在。"

〔凱根博士說〕"海博士被神使用,為我們帶來了復興! 他一晚接一晚地作禱告。他盡力為他的宣道作準備。 雖然他已76歲,並剛從癌症醫療中走出來,他仍一晚接一晚地來教會宣道。 海博士在幾週內講了三十次道。 任何其他牧師一定早已退縮,恢復他僅在星期天宣道的常規﹕但那人一定得不到復興! 海博士把基督的工作看為至上! 他一晚接一晚地迫使自己到教會來,然後他會專心投入宣道,為了讓罪人得救,使信徒們得復興。 正因他的靈界洞察力與指引,複興臨到了我們教會。 我因海博士而感謝神!"

〔李先生說〕"神通過你還成就了其他許多事,但僅此一點便夠了–我們都從歷史中讀到,只要祂的僕人願意,神能辦成何等的奇蹟,我們耳聞此事便可得福。 我確信在天國內,宋尚節博士、大衛.理文斯頓、以及戴德生等人,都在關注着洛杉磯浸信會幕裡所發生的事。 我知道宋博士帶領許多人信主;而理文斯頓或許僅令一人得轉變,但他們都同樣是福音的使者。 如你一樣,他們對神向他們的呼召至死不渝。

當生命的艱難和陷井都變成往事時,我總能看到你的身影 – 堅定不移並充滿無比的勇氣,緊跟我們的元帥耶穌基督沖向戰場。 感謝神在引導你勇往直前!


願神豐盛地賜福你們!

主內,李揆東"


〔凱根博士說〕"我們不清楚、也不賞識 我們所得到的。 讓我解釋一下。 年輕人不清楚父母為他們所付出的。 他們父母忠誠地呆在一起 – 這在如今是不常有的。 他們的父母生活穩定 –這在如今也不常見。 他們的父母精心養育了他們 – 這在如今不太多。 他們父母支付了他們的教育經費、還有駕車輛與保險–很少年青人得到如此的關照。 這一切都在暗中辦成。 年輕人不清楚父母為他們作出的犧牲。 對他們來講,這些犧牲並不特別,似是背景的陪襯,是自然 "存在" 的。

我們對待教會的態度也是同樣。 我們教會比我見過的其他教會好很多 –但你們許多人卻不愛它。 它似乎是自然 "存在" 的。 福音得到了傳揚;心靈獲得基督的征服–但對此你們並不讚賞。 那不過是自然 "存在" 的。 我們的牧師是位非凡的人–無論他的宣道、或是他的學識、以及他對靈界的洞察力 –但你們卻不賞識他。 他的 "存在" 似乎很自然。 牧師太太日夜操勞,帶人進入教會–但你們卻不賞識她。 她的 "存在" 並不希奇。

在我們教會裡,你們似乎很盲目。 你們不知感恩。 任何好處你們照收不誤,但卻毫無感激之心,看不到海博士為我們提供的一切,並如何引導我們去尋求復興–是他首先想到了尋求復興! 但神卻對海博士夫婦說:「你們的勞苦在主裡面不是徒然的」( 林前 15:58 )。 神對他們說 :「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林前 2:9 )。 引用執事李揆東的話,我要向海博士和夫人說,願神豐盛地賜福你們! 阿們。"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Close to Thee"(詞﹕Fanny J. Crosby, 1820-19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