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馬勒古 — 基督治瘉的最後一人

MALCHUS – THE LAST MAN CHRIST HEALED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二○一七年三月廿五日星期六晚
於 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Saturday Evening, March 25, 2017

"西門彼得帶着一把刀, 就拔出來, 將大祭司的僕人砍了一刀, 削掉了他的右耳。那僕人名叫馬勒古"(約翰福音 18:10 )。


與祂的門徒一同吃過逾越節晚餐之後,耶穌帶領他們走入客西馬尼園子的黑暗中。祂把大部分門徒留在園子的邊緣處,僅帶彼得、雅各、和約翰,更深地走入園內的黑暗中。之後,祂又離開他們三人,獨自一人往前走多了幾步路去作祈禱。這時,當 "耶和華〔開始把〕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賽 53:6)時,祂的 "禱告更加懇切,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路 22:44 )。

幾分鐘之後,當耶穌對門徒說話時, "猶大領了一隊兵和祭司長並法利賽人的差役,拿着燈籠、火把、兵器,就來到園裡"(約 18:3 )。耶穌問他們在找誰, "他們回答說:「找拿撒勒人耶穌」"(約 18:5 )。耶穌回答說, "我是"(約 18:5,"I am he"–KJV )。英文KJV譯文中的 "祂"he字用斜體字印刷,標明希臘原文內不包含那字,耶穌沒有說出這個字。那是譯者加進去的 ── 那便是KJV譯本斜體字的含義。當祂一說出 "我是"(或 "我自有永有";"I am" 乃神的自稱之名;參: 出 3:14)時,兵丁們馬上 "退後倒在地上"(約18:6 )。接着發生了一場小小的爭執,

"西門彼得帶着一把刀, 就拔出來, 將大祭司的僕人砍了一刀, 削掉他的右耳。那僕人名叫馬勒古"(約翰福音 18:10 )。

耶穌便責備彼得,要他收刀入鞘。

這便引我們講起這位名叫馬勒古的人,他被彼得切掉了一只耳朵。這件事是如此的重要,以至聖靈引導福音的四位作者都將它記載下來(太 26:51; 可 14:47; 路 22:50; 約 18:10 )。四位作者都提到了 他是大祭司的僕人,但僅有約翰把他的名字馬勒古告訴了我們,並僅有約翰指出,切掉他耳朵的門徒是彼得。幾位現代注解家猜測,馬太、馬可 和路加 沒有提到彼得的名字,可能是怕提起他的名字會 給他帶來麻煩。但彼得從來都沒有脫離過困境,因此我懷疑那並非真正的原因。在我看來,此類問題的答案在你我是無法知曉的。我們最好是簡單地說,聖靈選擇了遲一步著書的福音作者–約翰–來向我們揭示彼得 與馬勒古的名字。另外,僅有路加告訴了我們,耶穌把馬勒古切下來的耳朵治好了。

"內中有一個人,把大祭司的僕人砍了一刀,削掉了他的右耳。耶穌說,「到了這個地步,由他們吧。」就摸那人的耳朵,把他治好了"(路加福音 22:50-51 )。

馬勒古是 "大祭司的僕人"(路 22:50)這一事實,說明了他為什麼站在捕捉耶穌士兵行列的前頭。馬勒古代表了大祭司本人,領士兵跟隨猶大前來。這表明彼得為什麼選中他去攻擊,因為他是領頭的。然後我們讀到,耶穌 "就摸那人的耳朵, 把他治好了"(路 22:51 )。凌斯基博士(Dr. Lenski)說,

此乃一側值得注意的事件,是耶穌所行的最後一次奇蹟…[可能] 那耳朵仍掛在一絲皮肉上,結果在耶穌的觸摸下便得復原(R. C. H. Lenski, D.D., The Interpretation of St. Luke's Gospel, Augsburg Publishing House, 1961年重印,第1082頁;對路加福音22:51的注解 )。

"耶穌就對彼得說:「收刀入鞘吧。我父所給我的那杯,我豈可不喝呢?」"(約翰福音18:11 )。

"我父所給我的那杯,我豈可不喝呢?"(約 18:11 )。麥基博士說, "這便是祂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所嘗受的懲罰…請我們不要以為,救主很不情願地〔走上了十字架〕。希伯來書 12:2 說,「…祂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便坐在了神寶座的右邊」"(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3, 卷IV, 第485頁;有關約翰福音18:11的詮注 )。

不要忘記,這是耶穌本人──那位神人一體的聖者。當祂說聲 "我是" 時,連士兵們都會跌倒。靠祂的能力,祂治瘉了自己的敵人馬勒古的耳朵。正是這位神人一體的耶穌,令彼得收刀入鞘,並且說,

"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現在為我差遣十二營多天使來麼?"  ( 馬太福音 26:53 )。

祂完全能召喚千萬天使,來解救祂免受十字架的痛苦。但祂心甘情願地走上了十字架,來還清我們所欠下的所有罪債。

救主禱告在園裡,人將祂雙手加捆綁,
沿街游行、倍加辱罵;
聖潔無罪之救主,竟遭世人當面唾棄,
說:「祂有罪,釘祂上十架。」
祂雖能求父 差千萬天使,
毀滅這世界,將祂釋放;
祂雖能求父 差千萬天使,
卻情願為我,獻身十架。—《千萬天使》
 ("Ten Thousand Angels," 詞: Ray Overholt, 1959 )。

耶穌 "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賽 53:7 ),心甘情願地走上了十字架,去償還我們的罪孽,並將我們從神的審判與懲罰下解救出來。

但今晚我們宣道的重點是馬勒古,那位大祭司的僕人 ── 那位彼得用劍切掉耳朵的人── 那位耶穌上十字架前所治瘉的最後一人。他是否一個很重要的人物呢?不是。對基督教來說,他並非一位重要人物。然而,四福音內全都記載了他的事情,而且在約翰福音中還記下了他的名字,並於福音另一處再次提到了他,說 "有大祭司的一個僕人,是彼得削掉耳朵…的"(約 18:26 )。

他在四福音內五次被提起。但這便是聖經內有關他的全部事情了。我們再沒有讀到有關他的其他事情了──僅有彼得切掉了他的耳朵,以及耶穌如何治瘉了他的耳朵──其他什麼都沒提到!更進一步,在古歷史傳統中也沒有提到任何有關他的事情。雖然我並不特別注重古代傳統,但如果他後來成為一位基督徒,我們可以猜測,他至少在歷史上或傳統中必然被人提到一次。至少教會先父之一、或 優西比烏(Eusebius )、或其他某人,至少會順便提到他一次。但我們什麼都找不到 ─ 聖經內沒有,傳統歷史上也沒有 ─ 找不到任何有關他的史實。他是耶穌走上十字架前治愈的最後一個人,但我們卻再沒有聽到有關他的事情!這告訴了我們什麼呢?我看原因很清楚。他後來從未獲得轉變。他一直沒有成為基督徒。我看那是很明顯的結論。

為什麼他得到治瘉被記在經卷上呢?我相信在希伯來文與希臘文的經卷內 每個詞句都是神所默示的 ──我相信經卷內所寫下的每一詞句都有其理由。使徒保羅如此說,

"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提摩太後書 3:16 )。

如相信提摩太後書3:16是真實的,我們從馬勒古獲得治瘉這件事中能學到什麼 "有益" 的教訓呢?難道答案不是很清楚嗎?凌斯基博士說,"這一奇蹟〔在馬勒古心中〕留下了何種印象呢?我們什麼都看不到"(同上, 第1083頁;對路加福音 22:51的注解 )。我確信那便是答案。我們從馬勒古獲得治瘉上可以學到 ── 耶穌能夠在一人身上作出一樣奇蹟,卻在精神上對他生活毫無任何影響。一個人可以感受到肉身上的奇蹟,卻仍舊迷途不悟 ── 仍未獲得轉變 ── 再也未曾得救。難道那不正是我們從馬勒古身上學到的教訓嗎?如那不是我們能夠學到的教訓,我確實猜不到聖靈將此奇蹟記在聖經內的用意了!神可以在你身上行出奇蹟,而你卻未曾得救。此乃一側極為重要的教訓,尤其在如今這如此重視治瘉與奇蹟的時代中。

在宣道結束前,請允許我講一個故事。此乃一側真人真事, 毫無夸張修飾。我不過照事情發生的實況,把事情講給大家聽而已。

一天很晚的時候,有人打電話給我。我從小認識的一位朋友病危了。其實, 我聽說醫生認為他僅能再活一小時左右。他們求我去為他禱告康復。那天剛好暴雨連天,他所在的醫院又離我很遠。因此我請了凱根博士與我一同前往。我們倆最終去到那間醫院。他家人告訴我們,醫生已把他完全放棄了,死期會隨時臨頭。凱根博士和我一同走進病房。我把手放在他身上,求神能治瘉他,僅此而已。然後我們便開車回家了,內心認為他絕不會度過那晚。第二天,我很驚奇地聽說,他通宵無恙。更使我驚奇的是,幾天後他病況已穩定下來,甚至出了院。他家人將此看為一件異事;醫生說此乃一樁奇蹟;那人本人也說這是不可思議的奇蹟。我本人也認為這確是奇蹟。

令他幾乎喪命的原因是他酗酒成性,肝功能失調。但神不知為何治瘉了他, 所以,我很出奇地聽說,他出院後幾周後又抱起了瓶子喝酒了。

不出意外,在幾個月之內,我又在午夜時分聽到了電話鈴聲。他們告訴我他又不行了。這次,醫生認為他根本沒有任何恢復的可能。但他家人仍舊求我前往造訪。又一次,凱根博士和我一同長途跋涉去到醫院。當我們走進病房時,他幾乎說不出話了。但他輕聲對我說,如果神這次治瘉他,他定會回到我們教會 "得救"。再一次,我為他置手禱告。又一次,奇蹟發生了。醫生驚詫不已!很快,他又出了院。幾周後,他持守了他諾言的一半。一個星期天早上,他和妻子一起走進了我們教會,在前排坐下聽我宣道。但整個宣道過程中他從未抬頭看我一眼,雙眼一直緊盯地板。禮拜結束時,我要求在場希望與我們談論得救之事的人舉起手來。他沒有舉手。禮拜後我私下找到他,請求他信靠耶穌。他說,"我要再考慮一下"。

長話短說,回頭他又抱起了酒瓶。幾個月之後便因此一命嗚呼。他們來電話請我主持他的葬禮,我同意了。但我無法賜給他家人任何安慰的言語。我僅能宣講一側簡單的福音道文,然後便作了禱告,結束了葬禮。我終生不會忘記他的面孔。他從小便是我的朋友,兩次奇蹟般地被治愈,但卻從未懺悔己罪,一直未曾得救,至死抗拒了基督。

我要講的是什麼呢?這篇宣道的要點很簡單──你可以親身經歷一樁奇蹟, 但卻仍未獲得拯救。你可以得到了禱告的回答,卻仍未獲得轉變。你可以得到神的賜福,卻一直未得拯救。那便是聖經內馬勒古的狀況;那也是我可憐、失喪之朋友的情形。他愛酒瓶愛到了如此的地步,以至他一直不願信耶穌。馬勒古到底奢愛什麼,以至他無法信靠奇蹟般治瘉他的救主呢?我們無法猜測。聖經在這方面是沉默的。但我們可以確信,馬勒古的生活中肯定有一樣他不肯放棄的事──以至他為此失去了自己的靈魂。耶穌說﹕

"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麼換生命呢?"(馬太福音16:26 )。

(朋友 ),到底是什麼阻止了你來信靠耶穌呢?祂死在十字架上來償還你的罪孽;祂灑下了祂的寶血來清洗你的罪惡;祂從死中復活,為把生命賜給你。到底是什麼妨礙了你來信靠祂,從而去接受這一切益處呢?我求你離棄你的罪孽,直截了當地來信靠祂,因為耶穌說過,

"到我這裡來的我總不丟棄他"(約翰福音6:37 )。

人間最大的奇蹟是你靈魂的得救。當神吸引你走向耶穌,最終使你信靠祂時,那世上最大的奇蹟便會在你心中發生! 那時,你便靠祂的慈悲與恩典 獲得了重生!

把繁星布滿天空需要一奇蹟,
 要把世界懸空而掛需一奇蹟;
當祂救我靈魂,清洗、令我完全,
 所需的則是愛與恩典之奇蹟! ──《需一奇蹟》
( "It Took a Miracle" 詞﹕John W. Peterson, 1921-2006 )。

我希望你們仍未得救得朋友 走到前面來,坐在前兩排座位上。其他得朋友可以上樓吃飯。請到前面來,我們會與你討論你信靠耶穌的事。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 L. Chan)領讀的經文﹕路加福音 22:39-51。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獨唱﹕
"It Took a Miracle"(詞﹕John W. Peterson, 1921-20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