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客西馬尼園內的苦難

THE SORROW OF GETHSEMANE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二○一七年三月十八日星期六晚
於 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Saturday Evening, March 18, 2017

"基督在肉體的時候,既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就因祂的虔誠蒙了應允"(希伯來書 5:7 )。


在耶穌死在十字架上的前一天晚上,祂帶領眾門徒來到了客西馬尼園的幽暗中。那天已經很晚,已經是午夜了。耶穌留下門徒中的八位在客西馬尼的入口處等候,僅帶着彼得、雅各 和約翰進入了園內深處。這時,祂便 "驚恐起來, 極其難過"(可 14:33 )。耶穌對這三位門徒說:"我心裡甚是憂傷〔極為悲哀,〕幾乎要死〔瀕臨死亡〕"(可 14:34 )。祂向前又走了幾步,便倒在地上。祂充滿痛苦地祈求道,"倘若可行,便叫那時候過去"(可 14:35 )。在客西馬尼園內的禱告 大約持續了一個時辰,因為當耶穌發現門徒睡着的時候,祂對他們說,"你們不能同我儆醒〔一個時辰–KJV〕麼?"(太26:40 )。

當晚在午夜前後,在來到客西馬尼園內之後,某種可怕的事臨到了耶穌的身上。祂說,"我心裡甚是憂傷,幾乎要死"(太 26:28 )。「憂傷」二字的希臘原文(perilupos)講的是 "充滿了傷痛"。祂這時能和詩篇的作者一同說:"陰間的痛苦抓住我"(詩 116:3 )。痛苦的波濤向祂洶湧襲來。從祂的上面、祂的下面,在祂的周圍、體外、以及內心 ── 處處是痛苦,幾乎要置祂於死地 ── 這時祂幾乎被痛苦逼死!在此苦難之中祂無處可逃!沒有任何痛苦比這更為難忍了!在它恐怖強烈的壓迫下,耶穌的 "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路 22:44 )。

時已夜半,橄欖山頭,
 晚星已經幽暗不明,
時已夜半,山園之中,
 孤單救主,祈禱聲殷。

時已夜半,冷冷清清,
 救主孤身,抵擋憂驚;
雖有救主 所愛門徒,
 也不注意 救主傷心。 –《橄欖山頭》
(" 'Tis Midnight; and on Olive's Brow" 詞﹕William B. Tappan, 1794-1849 )。

聖經告訴我們,耶穌是位 "多受痛苦,常經憂患"(賽 53:3)的人。但祂並沒有隨時隨處都愁眉苦臉。祂知道什麼是痛苦;祂知道什麼是憂愁;但多數的時候耶穌是位寧靜快樂的人。祂參加了許多聚會,甚至令法力賽人抱怨不已。他們說,"祂同稅吏和罪人一起吃飯"(太 11:19, 等等 )。這顯明基督徒多數時候應是喜樂的。有時我們會經歷一段沮喪的時期。但當我們想起耶穌征服了死亡,從死中復活時,我們仍可重獲安寧!

但來到客西馬尼園內之後,一切都不同了。祂的寧靜消失了。祂的喜樂變成了持續的愁苦。希臘文 "Perilupos" 意味着被痛苦環繞,被它壓迫到半死不活!這情形描述了一個處在認罪感之下的罪人。

耶穌一生中幾乎從未因痛苦或憂愁說過一句話。但今晚,在客西馬尼園中一切都變了。祂向神呼求,"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太 26:39 )。祂從未有過抱怨,但如今,耶穌的 "禱告更加懇切,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路 22:44 )。為什麼?原因何在呢?到底是什麼造成了耶穌的極度痛苦呢?

約翰.鳩爾博士(Dr. John Gill)說,那是因為撒但進了園內。如今梅爾.吉普森(Mel Gibson)拍攝的電影《基督受難記》( 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也把撒但描繪成一條蛇,潛入客西馬尼園內,在暗中折磨耶穌。但 鳩爾博士與吉普森 在此處都錯了。撒但並不在客西馬尼園內。聖經的記載對此只字未提。有些人會借用路加福音 22:53,其中描述了耶穌對進入園內來逮捕祂的士兵說,"現在卻是你們的時候, 黑暗掌權了"(路 22:53 )。這些人說得對,黑暗指的確實是撒但。但請注意,這些話是基督在客西馬尼園內禱告並流下血汗之後 才向前來逮捕祂的士兵說出的。祂在痛苦掙扎之後 才對士兵說, "現在卻是你們的時候〔並非客西馬尼園園內的時刻〕黑暗掌權了"。如此,撒但的顯現是在祂忍受了園內的痛苦之後。猶大在幾天前曾被鬼魔附身(實際上被撒但附身 )。我們在路加福音 22:3中讀到,"撒但入了…猶大的心"。撒但進入園中 是在耶穌經歷了那些可怕的磨難之後,牠才附在猶大身上,慫恿士兵來逮捕耶穌,並促使他們去羞辱基督。

所以,我們仍舊不很清楚,耶穌為何忍受了如此巨大的痛苦,至使祂流下了血汗,並在園中祈求得到解救。我確信,答案就在我們的經文內。耶穌在園內如此禱告說,"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太 26:39 )。這 "杯" 又代表了什麼?如果這代表祂次日在十字架上所受的苦難,那麼祂的禱告便沒有得到回答。如果這 "杯" 代表了從撒但手裡得到解救,那麼祂的禱告也沒有得到回答,因為一群受魔鬼操縱的人後來把祂拖走,並釘上了十字架。我們今晚的經文 希伯來書 5:7對此提供了答案。請起立一同朗讀。

"基督在肉體的時候,既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就因祂的虔誠蒙了應允"(希伯來書 5:7 )。

請坐。此經文告訴我們,耶穌的這一禱告是 "在肉體的時候" ── 既祂還在人間生活時 ── 所作的。祂 "大聲哀哭,流淚禱告",祈求免於一死 ── 因此,這禱告是在祂被釘上十字架之前所作的。這節經文還告訴我們,神聽到了祂的禱告,並救祂沒有死在客西馬尼園內。著名的神學家 奧利弗.巴斯維爾博士(Dr. J. Oliver Buswell)如此說﹕

如路加所描述的〔在客西馬尼園內〕那種大量極度的流汗 是人已接近休克地步的徵兆。在此狀態下 患者極具暈倒、甚至死亡的危險… 當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發現自己的身體處於如此危險的狀態中時,祂祈求能從園內的死亡中得到解救,使祂能走上十字架來完成祂的使命(J. Oliver Buswell, Ph.D., Systematic Theology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71年,第III部,第62頁 )。

萊斯博士說的幾乎完全一樣,

耶穌非常痛苦,極其難過,以至祂 "心裡甚是憂傷,幾乎要死",也就是說,祂即將死於憂傷之下…耶穌禱告祈求, 希望祂當天晚上能免受這死亡之杯,並能活下來,可以到第二天死在十字架上(John R. Rice, D.D.,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Matthew, Sword of the Lord, 1980, 第441頁 )。

巴斯維爾博士說:

這一解釋能夠與 希伯來書5:7相互吻合;並且,在我來看 是惟一能使經卷相互吻合的解經方法(同上 )。

萊斯博士說,

這在希伯來書5:7內講得很清楚﹕我們在那裡讀到,耶穌 "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就因祂的虔誠蒙了應允"。在客西馬尼園內面臨〔休克〕死亡的耶穌,懇求祂當晚能夠免去死亡之杯,生存下來,並在第二天獻身在十字架上。經卷說,祂 "誠蒙了應允"!神對祂的懇求作出了回答(同上 )。

"基督在肉體的時候,既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就因祂的虔誠蒙了應允"(希伯來書 5:7 )。

請看聖子之憂患,
 嘆息、呻吟、流血汗!
聖潔愛心無邊際!
 主的慈愛廣如天!
("Thine Unknown Sufferings" 詞: Joseph Hart, 1712-1768 )。

但我們仍然有必要加以解釋,耶穌為何要在客西馬尼園中受這樣的苦。下面是我對園內發生在耶穌身上之事的看法。我認為,正是在客西馬尼園內,

"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以賽亞書 53:6 )。

"祂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以賽亞書 53:4 )。

但祂在何時擔當了這一切呢?祂在客西馬尼園內擔待了一切,並在第二天早上把一切帶上了十字架。

"祂被掛在木頭上,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彼得前書 2:24 )。

我們的罪於前一天晚上在客西馬尼園中被祂 "親身擔當了"。祂背負了我們的罪,從客西馬尼園內 一直走上了十字架!祂令神的忿怒平息了;祂吸收了震怒。

救主獨自夜間禱告,跪在客西馬尼。
 當日獨自喝盡苦杯,為我受苦到底。
救主為我,獨自背負罪過;
 捨命拯救祂的子民,
獨自受苦、流血、捨命為我。—《救主獨自》
 ("Alone" 詞: Ben H. Price, 1914 )。

偉大的鳩爾博士(Dr. John Gill, 1697-1771)正確地指出,

現在祂受了傷,被祂的父親壓傷了﹕祂的痛苦現在開始了, 因萬事並非會就此終結,而是在十字架上…〔祂〕極其難過;擔待着祂子民的罪孽,感受着神聖的忿怒,祂並因這重壓感到窒息,幾近喪失了意志;祂似乎就要暈倒、消沉喪生;祂的心力衰竭了…祂的心靈被祂子民的罪孽圍困着;這一切纏住了祂、困擾着祂…死亡和陰間的繩索從四周纏繞着祂,甚至連最基本的安慰都不讓祂得到…以至祂的心靈因悲哀而驚恐不安;祂偉大的心胸此時即將破裂;祂似乎被拖進了死亡的塵埃內;祂的憂傷會持續纏繞下去,直到祂身魂分手為止(John Gill, D.D., An Exposition of the New Testament, The Baptist Standard Bearer, 卷I,第334頁 )。

就此,我們得知耶穌為拯救我們所辦成的事 – 祂將我們從神的憤怒中、從神對我們罪孽的審判中、從地獄的永刑中拯救了出來。祂替你忍受了一切痛苦。祂替你所受的苦 是從客西馬尼園內開始的,祂在那裡擔待了你的罪孽,並在第二天一早將此罪孽帶上了十字架。

朋友們,復活節星期天即將來臨,那是紀念耶穌從墳墓中復活的日子。但祂從死中的復活對你將毫無意義,除非你清楚地看到﹕在客西馬尼園內、在十字架上,祂為了拯救你脫離全能之神對你所犯之罪的懲罰 而忍受的恐怖的苦難。你必須如何做,才能接受耶穌作你的替罪人呢?你必須拜在祂腳下去信靠祂!

每逢思想奇妙十架,
 榮耀之主在上懸掛,
所慕利益都當塵土,
 所懷驕傲都當羞恥。

求主禁我別有所誇,
 但誇我主代贖十架,
從前所慕虛榮假樂,
 今因主血甘盡丟下。

請看主頭、主手、主足,
 憂愁慈愛、和血交流:
愁愛可曾如此相連,
 荊棘可曾編化作冠冕?

天地萬物若都屬我,
 皆獻主前,不足報恩;
如此奇妙深恩厚愛,
 獻上身心方可報恩。 –《每逢思念奇妙十架》
( "When I Survey the Wondrous Cross", 詞: Isaac Watts, D.D., 1674-1748 )。

今晚就來信靠耶穌吧,使你的罪 因祂所受的苦難、並因祂替你在十字架上所作的祭獻、而得到赦免。在你信靠祂的那一時,祂的寶血便會清洗你的罪。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宋天禮先生(Mr. Noah Song)領讀的經文﹕馬可福音 14:32-38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 'Tis Midnight, and on Olive's Brow"(詞: William B. Tappan, 1794-18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