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救恩與定罪–你如何選擇?

SALVATION OR DAMNATION – WHICH?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七年二月十九日早
於 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February 19, 2017

"以法蓮親近偶像,任憑他罷!"(何西阿書 4:17 )。


何西阿一生中多半時間是在以色列國的北部宣道。何西阿被人稱作 "心靈破碎的先知"。他的信息是基於他對 缺乏忠心的妻子之愛,那與神對缺乏忠心的以色列的愛 相仿。以法蓮是以色列部族中最大的一族,因此,以法蓮常被用來代表以色列的整體。他們已完全陷入了對偶像的崇拜,以至於完全無望得到復興。在我們的經文裡,神告誡何西阿無需再向以色列傳道,因神已把他們完全放棄了。

"以法蓮親近偶像,任憑他罷!"(何西阿書 4:17 )。

去年我們嘗到了一點複興的 "滋味"。 神在我們一些聚會中降臨,大約有十人很有希望得到了轉變! 但另有十三人得到的是假轉變。他們仍是迷途、走在通往地獄路上的人。

神在這些聚會中教導我們的主要事情是,當神降臨時,魔鬼會震怒。我們的經驗顯明, 神與魔鬼都非常真實。至少那些得到了轉變的人可能已學到此教訓。

我們在超過四十年中,從未經歷過神在復興中臨到我們身邊。 我經常藉此來宣道。 但當我那樣做時,我們教會中的許多成員開始反叛,正如以色列百姓當時反叛何西阿一樣。 其中許多人在兩場大規模教會分裂中離開了教會。 魔鬼告訴他們,復興永遠不會發生。 他們信了魔鬼,而不信聖經。 有大批人離開了教會。凱根博士回顧往事時相信,他們中幾乎沒有一個人獲得了真正的轉變。所以,當我傳講復興時,他們無法禱告。他們惟一能做的事便是反叛。

"以法蓮親近偶像,任憑他罷!"(何西阿書 4:17 )。

感謝神,我們教會現在有一個靠真正信徒組成的堅實核心。如果沒有,我們去年的複興必會導致另一場教會的分裂。許多人會離開教會。他們會像1980-1981年的教會分裂中那樣,大批地離開教會。他們也會像1990年以後跟隨 謀利挖私(Olivas)分裂教會的那些人一樣,把教會撕裂分開。但去年只有六個人離開。當他們離開後,他們中從來沒有一個人回來。在過去四十二年間,沒有一個人曾回到教會並獲得轉變。他們會在網上觀看我們宣道,但他們從未回來得到拯救。從來沒有!四十二年間沒有一個人回來!這是相當驚人的,因我們幾乎在每次禮拜中都會宣講通過基督得救的福音。他們為什麼不回來信靠耶穌呢?"以法蓮親近偶像,任憑他罷"– 那便是原因!

他們說,那是因為我態度粗暴。他們那樣講,是因為我宣道揭穿了他們的罪行,就此他們恨我,正如他們恨何西阿一樣!我和凱根博士在聽取一位年輕女孩兒的 "得救見證"。當我告訴她,她的轉變是虛假的,她回答說,"你太無情了,就像「開門教會」時一樣。" 這孩子從來沒有經歷過我們教會的「開門教會」那段時期。我馬上知道,她的父母曾在她面前談論過我們的不是。僅僅幾個月後,當着我們所有年輕人的面,她的父親便像咆哮的獅子一樣向我狂吼大叫。當我告訴他 我會打電話通知警察時,他才離開了教會樓房。這人是「39位」支付這棟樓房的骨幹成員之一。他壓制住心中的反叛很多年,假裝是位基督徒。但當魔鬼奪走了他的一個孩子時,他卻責備我,好像那是我的錯。我妻子幾個星期前見到他,他已留了長長的鬍子。他無需很長時間便已返回進入他嬉皮士的生活中。司布真說過﹕"他們毫無卑微感地進來,毫無卑微感地待下來,又毫無卑微感地離開了教會。" 人只能在一定的期間內假裝得到了轉變。如你得到的是假轉變,魔鬼遲早會降服你!那時,神便會如此說,

"以法蓮親近偶像,任憑他罷!"(何西阿書 4:17 )。

當神見你親近你的罪,不願去信靠基督時,祂會放棄你,會 "任憑〔你〕存邪僻的心"(羅 1:28 )。一旦神放棄了你,你便永無得救的希望。 你會度過一生,卻永遠不能得救。

迷途失喪在永恆中。永恆無望。永恆無望。迷途失喪在永恆中。

先知何西阿說, "他們必…去尋求耶和華卻尋不見;祂已經轉去離開他們" (何 5:6)。

他們去年試圖再去這樣做。 六個人永遠離開了教會。 有位年輕人走進我的辦公室,用手指指着我說,"海博士,你才是這間教會問題的癥結。" 但他永遠不會知道,這些話促使我懺悔。 他在反叛中說出這些話。 但神利用這些話讓我審查了自己。 我得到了幫助。 然後,四位男孩兒開始到我家來一同與我禱告。 亞倫、傑克(顏國輝 )、約翰、和挪亞(宋天禮)每個星期都來和我一同禱告,成了我的朋友。 無人知道,作何西阿、或作我這樣的老傳道士 能有多麼孤獨! 正當我感到要失敗時,那四位孩子來與我一同禱告。 現在,他們是我的好朋友。 神差他們到我這裡來,通過禱告和他們的友情挽救了我。

約翰·凱根說,去年是 "地獄般的一年"。他很正確。魔鬼咆哮,教會震憾,我妻子生了病,我又患了失眠癥,教會像在地震中一樣搖來擺去。 這時,神從天上降臨到我們身邊。 我們祈求道,

"〔噢〕願你裂天而降;願山在你面前〔流淌–KJV〕震動"  (以賽亞書 64:1 )。

神在我們42年以來獲得的第一次復興中 臨到了我們身邊!

讚美耶穌!讚美耶穌!
   讚美主為罪人死;
萬民當將榮耀歸主,
   因寶血能洗淨眾罪污。

起立跟我一同唱!

讚美耶穌!讚美耶穌!
   讚美主為罪人死;
萬民當將榮耀歸主,
   因寶血能洗淨眾罪污。
("I Will Praise Him" 詞﹕Margaret J. Harris, 1865-1919 )。

當我在寫這篇佈道時,有位在佛羅里達州的人打電話給我,他因約翰·凱根所講的道 "復興和基督的寶血"(Revival and the Blood of Christ)而感到欣慰,並不停地對我說:"謝謝你,牧師! 謝謝。 那寶貴的孩子! 他的講道祝福了我!" 今天早上,宋天禮到 中國和印度尼西亞 講完道回來了!有這兩位年輕人來向我們宣講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是多大的福分啊!

現在,今天早上,我會再次向你們講述耶穌的福音。我會再次告訴你有關耶穌的事,告訴你祂灑在十字架上的寶血如何能洗清你的罪。 鐘馬田(Martyn Lloyd-Jones)醫生說:"有些基督教傳道士認為自己很聰明,對如此血的神學理論肆意嘲笑蔑視…這正是教會已沒落到她現今狀況的原因。 但在復興的時期,教會以十字架為榮,因寶血而自誇…基督教福音的神經中樞與心臟正在這裡,「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着耶穌的血,藉着人的信」( 羅 3:25 )。我們「藉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 弗 1:7 )…除了「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林後 2:2 ) 之外,我看不到人有任何指望;當世間男女否認〔或忽視〕十字架的寶血時,我看不到有任何復興的希望"Revival, Crossway Books,1994年版,第48, 49頁)。

你是否靠寶血,靠羔羊的寶血來洗淨?
你的衣裳是否洗淨白如雪?
你是否靠寶血來洗淨?
   ( "Are You Washed in the Blood?" 詞﹕Elisha A. Hoffman, 1839-1929 )。

不錯,耶穌的寶血能平息並吸收神的忿怒。不錯,耶穌的寶血能夠使你與神和好。不錯,耶穌的寶血能賜給你得勝的能力,"我們在愛子裡〔藉祂的寶血–KJV〕得蒙救贖,罪過得以赦免"(西 1:14 )。

現在請聽一下我們教會裡兩位朋友的見證,他們已靠信心得到了耶穌寶血的拯救。

一位西語裔女士曾經參加過一間浸信教會。他們馬上問她,想不想接受洗禮。她說 "想"。他們沒有強調耶穌、以及祂寶血的救贖、並為她的罪所作出的祭獻。他們在她仍未得救的狀況下便為她施了洗。她說:"我仍像從前那樣度日,為自我生活。" 後來,她的女兒把她帶到我們教會來。她說:"我以為〔教會〕會要求她來參加全部的禮拜。我不願這樣做,因為那會奪去我的時間。我很自私,認為神會奪走我很多時間。但神…開始向我內心顯明,我僅僅在為自己而活。神出於慈悲,開始向我顯明,如果我此刻死去的話,我定會因拒絕耶穌、以及我其他的罪惡而受審判。這令我擔憂害怕…"〔投舍博士(Dr. A. W. Tozer)說:"一個人若沒有對神的敬畏,他是不會知道神的恩典的。"〕她在認罪的狀態下走進了諮詢室。凱根博士問她 耶穌在何處,她說在她心裡。凱根博士告訴她,耶穌在天上,在神的右手邊。她說:"正是在那時,我投靠了耶穌,靠祂的寶血 –那為我而流的寶血– 洗淨了我一身污穢的罪惡…如今,我很樂意去作傳福音的工作…把年輕人帶〔到教會〕來,讓他們聽牧師的宣道。當〔海博士〕對年輕人宣講耶穌的寶血時,我感到很快樂…我有一位關切靈魂的牧師,向失喪的人宣講耶穌…耶穌在十字架上灑下了祂的寶血,讓我能夠得救…我美麗的救主耶穌!"

一位華人大學生說:"當我走進教會時,我的心情很沉重。神促使我覺醒,使我看到我是位罪人…雖然我周圍的每個人都很開心…我卻無法繼續欺騙〔自己〕, 認為我還不錯、是位善人。我的狀況並不好,內心毫無善良。聽〔海博士宣道〕時,我覺得牧師似乎在直接向我說話…雖然我自以為我能在眾人面前隱藏自己的罪,但我卻無法向神遮掩這一切…我覺得自己像亞當,試圖躲避神…

"然後,在宣道接近結束時,我感到似乎有生以來頭一次聽到耶穌基督的福音〔雖然參加我們教會已有一段時間,她卻從未聽進去〕。基督替我死在了十字架上,償還了我的罪債…祂的血為罪人流,祂的寶血也為我流下!我極其渴望得到基督的拯救。我停止了在自己身上找優點;相反,靠神的恩典,我雙眼轉離了自我。我頭一次望向了基督,就在那一刻,祂拯救了我!基督沒有拒絕我 ── 即使我有很長一段時間拒絕了祂,基督接受了我,用祂的血洗淨了我…祂的寶血遮蓋了我,洗淨了我所有的罪惡。基督用祂的寶血覆蓋了我。祂用祂的義包裹了我。祂的寶血蕩滌了我污穢的心靈,賜給了我一顆新心…我的信心和保障如今完全放在了基督身上。現在,我終於明白了約翰·牛頓(John Newton)那聖詩內的含義:「奇異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前我失喪,今被尋回;瞎眼今得看見。」…我曾是罪人,但耶穌拯救了我…祂接納了我,用祂的寶血洗淨了我。"

難道人們不會厭煩我總講耶穌的十字架和祂的寶血嗎?不會,根本不會厭煩!人們不會厭煩,除非他們牧師只會為失喪之人施洗 ── 像那位在加州 愛樂塔(Arleta, California)的宣道士,在仍未確認 莉迪亞·艾斯特拉達(Lidia Estrada)已經信靠了耶穌之前,就立刻為她施了洗。他到底知不知道如何去確認〔人是否已經信主了〕呢?我懷疑他一無所知!要遠離這類假先知,離得越遠越好!

而對我來講,我會繼續宣講耶穌基督的寶血,直到我這拙口笨舌在墳墓中沉默為止;但那時,我將用更崇高、更優美的歌聲去讚頌主拯救的大能。有一泉源充滿寶血,由救主身上流出;罪人進入寶血泉源,能洗除一切罪污!

洗除一切罪污,洗除一切罪污;
罪人進入寶血泉源,洗除一切罪污。—《有一泉源》
   ("There Is a Fountain " 詞: William Cowper, 1731-1800 )。

"我們在愛子裡〔藉祂的寶血–KJV〕得蒙救贖,罪過得以赦免"(歌羅西書 1:14 )。

如你希望與我們討論一下如何得救的事,請你走到前面來,和我們交談一下。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亞倫.楊希先生(Mr. Aaron Yancy)帶領會眾禱告。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Saved by the Blood of the Crucified One"(詞: S. J. Henderson, 19世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