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為星期天晚上 爭鬥

〔呼喚爭鬥系列 第一講 / NUMBER ONE IN A SERIES OF BATTLE CRIES〕
THE BATTLE FOR SUNDAY NIGHT
〔Traditional Chinese〕

讀這篇道文前,請點擊這裡閱讀一篇對海博士的介紹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七年一月十五日早
於 洛杉磯 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January 15, 2017

"親愛的弟兄啊,我想盡心寫信給你們,論我們同得救恩的時候,就不得不寫信勸你們,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的爭辯"(猶大書 1:3 )。


從今早開始,我們要開始一系列爭戰的呼吁。其中,我們要為 "真道竭力的爭辯。" 我們要指出我們當今教會中許多錯誤的作法和理論。

約翰·F·肯尼迪總統在1963年 把邱吉爾命名為第一位美國榮譽公民。總統這樣描述那偉大的戰爭英雄,"他動員了英文語言,將其投入了戰場。"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一場偉大演講中,邱吉爾說,"一旦偉大的事業在世上興起,激活了所有人的心靈,把他們從溫馨的小家庭內拖出來,令他們捨棄舒適、富貴、與對歡樂的追求,來響應那既可怕卻又無法抗拒的情操的呼召;我們就此得知,人並非動物,知道在時空內正在發生着一些重要的事,那甚至會超越時空的範圍 – 無論我們喜不喜歡,這便成為你我份內的職責。"

我們教會曾經歷過多場戰爭。我們曾付款、分派、並郵寄給全部美南浸信會,告知他們美國神學院裡對宣道學生所灌輸的可怕的錯誤說教。我年輕的講西班牙語的妻子,在賓夕法尼亞 匹茲堡 舉辦的美南浸信會代表大會(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上分發我們這份文件時,她已懷胎六個月。儘管他們見她身材矮小、並因身孕而極為不便,卻仍有成人當面把我們的文件揉成一團,向她的臉吐唾沫。我們回到旅店後,妻子問了一句我無法回答的問題。她問道,"羅伯特,這些人怎能是真正的基督徒呢?" 他們許多人似乎更像地獄中的魔鬼,並非美南浸信會教徒。他們憎恨她,因她把他們神學院內教授所說的引句發給了他們,那些教授聲稱耶穌的身體沒有從死中復活,而是被野狗吃了;另外,摩西這個人根本不存在;又說,保羅的書信都是偽造的,並非使徒親手寫的。然而,我們堅持資助文件的發行, 並每年把它分派出去–直到我們最終贏得了這場搏鬥,使那群魔鬼附身的假教師全部從美國各地的美南浸信會神學院裡遭受解雇為止。靠神的幫助,我們得勝了!

當他人為阻止嬰兒墮胎的大屠殺在收集資金時–同時用此資金去擅充私囊–我們的教會卻腳踏實地的關閉了兩間那鮮血淋灕的墮胎診所!有一次,我和凱根博士坐在其中一間診所前的過道上,並堅持待在那裡–而騎在馬背上的警察圍着我們,並威脅用手銬把我們鎖上送進監獄。但當他們看我們就是不肯離開時,他們只好掉轉馬屁股離開了。又一次,靠神的幫助我們贏得了勝利!

環球影業的巨頭盧.華瑟曼(Lew Wasserman)推出了一部污穢的電影,其中描繪了基督與抹大拉的馬利亞行淫,結果我們去到 華瑟曼在貝弗利山莊的家門前抗議。我們的抗議變成了世界各地的頭條新聞 –無論是在英國、西班牙、以色列、或法國;它甚至還在希臘引發了一場抗議這出電影的暴亂!我們多種抗議一直在各家電視上連續報導了兩週–天天如此!環球影業對我們的示威變得如此畏懼,以至再也不敢推出任何詆毀基督的電影了!又一次,靠神的幫助我們贏得了勝利!

有一個名叫彼得.羅克曼(Peter S. Ruckman)的人提出,〔英文的〕英皇欽定〔譯〕本才是絕對可靠的,甚至能糾正藉之翻譯而來的希臘與希伯來原文。這令數以百計的教會因羅克曼的邪說而產生了分歧。於是我寫了一本名叫《揭露羅克曼主義》( Ruckmanism Exposed)的書 – 這書在我們教會中廣為流傳。這一邪說如今幾乎已成往事,大多歸功於那本書(此書可到我們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 com 在線閱讀 )。是的,在與羅克曼主義 的一戰中,靠神的幫助我們再次得勝了!

這時,一名叫 理查德·"謀利挖私"(Olivas)的人離開了我們教會,並從中帶走了400多人時,我引導會眾站立起來,每月湊齊在十一奉獻之外的一萬六千元房貸付款,直到這棟教會樓房的貸款付清為止,挫敗了 "謀利挖私" 試圖毀掉這間教會的企圖。又一次,靠神的幫助我們終久贏得了勝利!

但我們如今處在更加危險的爭戰中 – 而且這是場險惡的戰爭,可能會摧毀我們所有的教會。我身為基督奴僕的職責正是來警告大家。這如今正在侵蝕、摧毀我們的教會。這便是老底嘉主義的邪說。這邪說教提倡我們去關閉星期天晚上的禮拜。為了與這危險的邪說爭鬥,我們必須去 "竭力的爭辯"(猶 1:3 )。我們將全力以赴地去與其爭鬥。

耶穌在馬太福音25:5內對我們現今的教會的現狀提供了最佳的描述。數百萬福音派和原教旨主義者都已打盹睡着了。基督的第二次回歸已非常接近,但我們教會卻都睡着了!我們現在看到一間又一間的教會取消了他們晚間的禮拜。我確信,這正是末世的徵兆之一 – 隨着時代越來越接近尾聲、當我們所知的世界接近尾聲時– 昏睡的教會卻閉起了他們的門戶。耶穌說,

"新郎遲延的時候,他們都打盹 睡着了"(馬太福音 25:5 )。

即便那句豫言似乎在與我們作對 – 我們仍要爭戰下去 – 定會有人聽見得救的。

關閉星期天晚上的禮拜是浸信教會與其他各支派的最新趨向。眾多美南浸信 與獨立浸信派、"改良派"(progressive)的「國際浸信聖經聯誼會」( BBFI)教會、甚至連一些鮑勒.瓊斯(Bob Jones)的原教旨教會– 從美國東岸到西岸–都在星期天早上的禮拜後關上他們的大門。星期天晚間的禮拜已迅速地成為往事。

這正好顯明了當今教會的慢性病。這絕對不是正面的徵兆。就如任何慢性病一樣,直到醫生確診了病根,他無法開出任何有效的處方。在這篇講道中,就像醫師診斷一樣,我們要對(那些關閉晚間禮拜的教會)作出診斷,並要確定其病根何在– 然後提供補救的療法 – 某種解藥。這些教會的病 可從四方面來診斷。

I. 第一,關閉教會星期天晚上的禮拜 不過是新教運動發展中
這事發生的最近一次而已。

循道宗於1910年前後開始關閉他們星期天晚上的禮拜。長老會則在1925年左右開始關閉他們 星期天晚上的禮拜。美國浸信會(北方浸信會的前身)大約在1945年時 開始取消他們星期天晚上的禮拜。美南浸信會 大概是在1985年左右開始這樣做的。不要忘記,當這關閉晚間禮拜的趨勢在各教派的 "改良" 宣道士社圈內剛開始時,那些循道宗、長老會、和美國浸信會等教派 與那些原教旨浸信會一樣, 都是一些信奉聖經的教會。

但看一看現今的循道宗、長老會、和美國浸信會!他們的成員名單在一年接一年的縮減。這三大教派從1900年起,都失去了近幾十萬的成員。數以千計的教會已經關門閉戶了。取消星期天晚上的禮拜並沒有幫助他們。那只不過是走下毀滅滑坡中的第一步。

然而現今許多獨立浸信會教徒卻認為,當他們跟隨那改良派的、曾已敗壞過循道宗、長老會、和美國浸信會的道路時,他們正走在某種創新的 "邊緣"!一位叫吉姆.貝斯(Jim Baize)的加州聖地亞哥附近的獨立浸信會牧師對我說, "我走出了激進的一步!我關閉了星期天晚上的禮拜!" 他以為這樣會幫助 他的教會,但我認為,這只能傷害 他的會眾。我把像他那樣的牧師稱作內奸(quisling)– 一位背叛主耶穌事業的叛徒!這些人所做的事,與我所提及的那些 "主流" 教派曾經做過的完全一樣。美南浸信會 如今每年失去二十萬成員,其主要原因之一便是他們中有如此多的教會在星期天晚上關閉了他們的禮拜。

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曾說過,"要研讀歷史!要研讀歷史!" 他說, "你向後觀看得越遠,你對前途〔未來之事〕也看得越清楚。" 這便是為什麼了解過去 "主流" 新教教派和浸信教 放棄了星期天晚間禮拜的後果 是非常重要的。看清這如何使他們瀕臨垂死、解體、並最終死亡是非常重要的。

現今,傳統的 "主流" 教派僅僅是他們從前興旺時的一個影子而已。他們首先放棄了禱告會。然後,他們放棄了晚間的禮拜。現在,他們便壽終正寢了!這也必然是 當今浸信派和其他任何跟隨他們腳蹤行走之人 不可回避的結局。

II. 第二,關閉我們教會星期天晚上的禮拜乃「決志主義」帶來的惡果。

正如我們寫的書《當今的離道反教》裡Today's Apostasy所指出的那樣,查爾斯·菲尼(Charles G. Finney)使 "決志主義"(decisionism)在十九世紀中葉流行於各大新教教派 和浸信教派中。菲尼的 "決志主義" 把聖經內神在人的靈魂中所做之工、並就此促成的轉變,更改替換成靠人為浮淺的 "為基督決志" 來得救。僅靠禱告或某種肉身的響應 取代了聖經內傳統式的危機中的轉變。結果,新教教派和浸信教派的成員名冊上迅速列滿了上百萬迷途之人。未得救的人不想在禮拜天去兩次教會– 所以星期天晚上的禮拜在菲尼的方式被接受之後數十年間就消失殆盡了。未得轉變之人星期天晚上不會來教會!相同的情形如今正在美國各地的 "保守派" 教會中重演。

在我年輕時參加的浸信教會沒有一間是每個人禮拜天晚上都出席的。我們當時都知道,那些人缺乏奉獻心 或從未得到真正轉變的人不會到場。但我們照樣去。我年輕時出席的晚間禮拜總是最好的 禮拜。詩唱得會更好;宣道會更有力。那是因為迷途的成員不會在那裡扯大家靈命的後腿。回顧過去六十年,那正是我的看法。

在今天我們自己教會裡,每個人都回來參加星期天晚上的禮拜。我相信,這是因為他們受到了如此的訓練。但我也相信,這也是我們無微不至關照的成果,我們確保 每人在成為我們教會的成員之前,都已得到了真正的轉變。我寧願讓某人先等他確實得到了真實的轉變,也不願匆忙為一個迷途之人– 一個不願在禮拜天晚上來參加教會的人施洗!

"決志主義" 已使我們現今教會充滿了迷途之人 – 我們現在正付出代價。他們不想參加星期天晚間的禮拜,因為他們從未得救!那正是美南浸信會教派在過去兩年內失去了近五十萬人的原因!

III. 第三,關閉星期天晚上的禮拜帶來數種不期的後果。

我確信其負面的影響比我下面所提的要多。以下不過是我現在想到的幾點:

1.  關閉星期天晚上禮拜的教會,敞開了讓自己的成員去其他教會訪問、並導致他們誤入歧途的大門。一位宣道士最近關閉了星期天晚間的禮拜後跟我說,"這讓我有暇去其他教會觀看。" 他以為禮拜天晚上可以去聽其他人宣道是個好主意。但我卻想,"那他的會員怎麼辦?他們中不也會有人產生同樣的想法嗎?" 這些人會發生什麼事?記住,最優秀的會眾 希望星期天晚上仍能去教會。但他們該到哪裡 去呢?他們該去同一條街上的靈音派教會嗎?他們會不會去一間就在街角的教會,然後被一位新福音派的聖經教師以"狡詐" 的信息引他們誤入歧途呢?我說他們中定有人會–如果我們關閉星期天晚上的禮拜,我們定會失去一些最優秀的成員。

2.  關閉星期天晚上禮拜的教會 失去了一周內最好的福音傳播機會之一。有位宣道士向我講述了一間教會關閉他們星期天晚上禮拜的事。取而代之的,是他們在早上禮拜之後 每人給一個三明治吃,然後帶他們回到聚會廳參加另一場禮拜。這樣,會眾在星期天下午兩點前就可以回家了。那位牧師告訴我,"他們得到的聖經同樣多。" 但星期天晚上的禮拜是否僅為了 "得到更多的聖經嗎?" 錯了,不是!多年以來,許多優秀教會把星期天晚的禮拜設為福音宣道會。我相信,那正是浸信會過去最大的長處之一。人人受到鼓勵,去把自己迷途的親戚、朋友、以及熟人帶來在禮拜天晚上聽福音。這讓教會裡的優秀成員有整個下午的時間去 "集結" 迷途之人來參加晚間的禮拜。你可以在早上的禮拜之後為他們提供些便餐吃,然後再舉行一場查經班,但那摧毀了幫助我們建成浸信教會的禮拜天晚上福音的傳播!有位牧師朋友告訴我,他教會裡一位最傑出的人是如何在他仍舊迷途時,在星期天晚上 "偶然" 路過時走進來參加禮拜的。如你關閉了星期天晚上的禮拜,你會失去多少傳福音的時刻,錯過多少贏得這類傑出之人的良機呢?

3.  關閉星期天晚上禮拜的教會將失去與年輕人接觸、並訓練他們作門徒的莫大良機。年輕人想在晚上出門。請記住,關閉晚間的禮拜只能取悅老人,他們總想回家看電視、或提早上床。希望取消星期天晚上禮拜的人總是結了婚的和年紀大的人。但年輕人卻根本不知道應如何打發時間。我相信,地方教會應該成為十來歲年輕人的 "第二個家"。我相信,教會的未來就在他們 身上。老人可能想盡早回家。但教會的未來是在那些年輕人的手中。我相信,在安排星期天晚上的禮拜時心中應特別考慮這些年輕人。如果我們星期天晚上的禮拜以年輕人為核心,我們便能抓住他們的注意力,爭取他們信主,並訓練他們在地方教會裡侍奉。相反,如果我們關閉了星期天晚上的禮拜,我們的教會裡很快會只剩下些許染着藍頭髮的老太太,在星期天早上擠在幾乎空蕩的教會樓房裡聽一小時的宣道–就像街角那間長老會一樣–他們在五六十年前就放棄了星期天晚上的禮拜。我相信,那些放棄晚間禮拜的教會不幾年內就會落入同樣的境況,除非我們每個禮拜天晚上把講道的重點放在年輕人身上!

IV. 第四,關閉星期天晚上的禮拜阻止我們獲得真正的復興。

我只能大概提一下這點,但我讀過足夠復興的歷史去了解到﹕復興多在夜晚發生。事實上,神通常在禮拜天晚上遣送復興降臨!

投舍(A. W. Tozer)博士寫了一篇「生在午夜後」的論文。他在其中寫到 :

此說法包含了大量的真理,既復興通常發生在午夜之後。因復興…僅會臨到那些迫切渴望得到它的人身上…極可能的情形是,這位罕見的人是在午夜之後才在他的艱辛努力中獲得了他非同尋常的〔復興〕經歷(A. W. Tozer, "Born After Midnight," in The Best of A. W. Tozer, compiled by Warren W. Wiersbe, Baker, 1978, 第37-39頁 )。

請不要愚昧地說,我在提倡晚間的禮拜總應超過午夜。

然而,我曾在兩個浸信教會親眼見到兩場典型的復興,在此難得的經歷中數以百計的人得到了轉變。這兩間教會都有晚禮拜,並持續到很晚。其中一間教會在三年神遣送的復興中有數千人加入。許多聚會都是在很晚的夜裡舉行的。另一間教會在三個月內添加了五百多人。那第二場神遣送的復興是在星期天晚上的禮拜中開始的。第一間教會不僅有星期天晚上的禮拜,而且還有一週內晚上的禮拜。結果它經歷了天賜的復興!

如果這兩間浸信教會關閉了晚間的禮拜,他們會體驗到這種復興的福分嗎?不會,顯然不會!正如投舍博士所說的,復興僅會臨到 "那些迫切渴望得到它的人身上"。如果我們渴望復興,我們便不會關閉神時常賜予復興的晚上的禮拜。

在我們自己的教會裡,神去年遣送了一場驚人的復興。幾晚間有二十九位年輕人得救了–並且他們繼續留在我們的教會裡,因為他們真正地得到了轉變。幾乎所有這些聚會都是在晚上舉辦的。

下面,我要對那些在座仍未得救的人簡單講幾句話。是否為得救而深感迫切不安呢?你處在認罪感之下嗎?你希望耶穌拯救你免於罪惡和地獄嗎?那我誠心地督促你今晚再回來聽道。約翰凱根會宣講 "為失喪的靈魂爭鬥"。這是篇會改變你的講道 – 會幫助你找道耶穌並通過祂的寶血從罪惡中得救的講道!確保今晚回來聽約翰充滿活力的講道!

但為何不在你回家前便來得救呢?離棄你的罪惡,現在便來信靠耶穌吧。當你現在信祂、並僅僅信祂時,耶穌能洗淨你所有的罪惡!

請起立唱聖詩第七首,《只有寶血》。當我們唱的時候,希望你能走到前面來,並跪下禱告。我和凱根博士、約翰凱根 會在這裡為你們提供諮詢,並為你禱告,祈求神吸引你來信靠基督,因為只有耶穌才能拯救你脫離罪惡,必須靠祂為拯救你而灑在十字架上的寶血,才能洗淨你所有的罪惡。你可以在我們唱詩的時候上來。請起立唱聖詩第七首,《只有寶血》–

何能使我脫罪擔?只有主耶穌之寶血;
   何能使我得平安?只有主耶穌之寶血;
主在十架流血,洗我罪惡清潔;
   使我白超乎雪,全賴主耶穌之寶血。

何能救贖我罪人?只有主耶穌之寶血;
   何能使我與神近?只有主耶穌之寶血。
主在十架流血,洗我罪惡清潔;
   使我白超乎雪,全賴主耶穌之寶血。

何能使我得稱義?只有主耶穌之寶血;
   何能使我得成聖?只有主耶穌之寶血。
主在十架流血,洗我罪惡清潔;
   使我白超乎雪,全賴主耶穌之寶血。
("Nothing But the Blood" 詞: Robert Lowry, 1826-1899 )。

讀這篇道文前,請點擊這裡閱讀一篇對海博士的介紹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猶大書 1-4。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詞﹕Sabine Baring-Gould, 1834-1924 )。


宣道提綱

為星期天晚上 爭鬥

〔呼喚爭鬥系列 第一講 / NUMBER ONE IN A SERIES OF BATTLE CRIES〕
THE BATTLE FOR SUNDAY NIGHT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親愛的弟兄啊,我想盡心寫信給你們,論我們同得救恩的時候,就不得不寫信勸你們,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的爭辯"(猶大書 1:3 )。

(馬太福音 25:5)

I.    第一,關閉教會星期天晚上的禮拜不過是新教運動
發展中 這事發生的最近一次而已。

II.   第二,關閉星期天晚上的禮拜乃「決志主義」帶來的結果。

III.  第三,關閉星期天晚上的禮拜帶來數種不期的後果。

IV.  第四,關閉星期天晚上的禮拜阻止我們獲得真正的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