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美國和西方的教會得不到復興的兩個原因

THE TWO REASONS WHY THE CHURCHES IN AMERICA
AND THE WEST DON'T EXPERIENCE REVIVAL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六年九月廿五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25, 2016


今晚我要講的主題是,美國和西方的教會得不到復興的兩個主要原因。我所講的 "復興" 指的是我們讀到的18世紀末葉至19世紀上半葉的古典式復興。我指的完全不是新福音派與五旬節派所宣稱的 "復興",既在我們現今生活的20世紀與21世紀初所目睹的一切。

請打開聖經,翻到提摩太後書3:1(那在司可福研讀聖經內是1280頁 )。希望你跟我一同讀一下那章書的前7節。

"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自誇、狂傲、謗讟、違背父母、忘恩負義、心不聖潔、無親情、不解怨、好說讒言、不能自約、性情兇暴、不愛良善、賣主賣友、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愛宴樂、不愛神,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這等人你要躲開。那偷進人家、牢籠無知婦女的,正是這等人。這些婦女擔負罪惡,被各樣的私慾引誘,常常學習,終久不能明白真道"(提摩太後書 3:1-7 )。

下面請讀第13節。

"只是作惡的和迷惑人的,必越久越惡;他欺哄人,也被人欺哄"(提摩太後書 3:13 )。

這些經文告訴我們在「末世」(3:1)教會中將會發生的大規模的離道反教。第2至第4節描述了我們時代中大部分叛道反教的所謂 "基督徒" 的狀況。而第5節則說明了這些假 "基督徒" 如此叛逆與邪惡的原因。他們

"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提摩太後書 3:5 )。

在我解釋這節經文前,我要分享一些 弗農·麥基(J. Vernon McGee)博士有關這段經文所說的話。談起第一節內的「末世」二字,麥基博士說,"「末世」二字是個學術詞語,用來…描述教會晚期的狀況"。有關第1至4節的內容,麥基博士說,"此處分別列舉了十九點特征…〔這群人〕的面目確實丑陋猙獰…此乃經卷中對末世教會的最佳描述"(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有關提摩太後書第三章的註釋 )。然後,麥基博士繼續解釋第五節說, "「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他們雖滿足了宗教禮節上的要求,然而卻毫無真心活力"(同上 )。這些所謂的 "基督徒" 有 "敬虔的外貌" ── 也就是說,他們有外在基督徒的虛名,但卻否認其實質上的權能。這意味著,他們從未通過神與基督寶血的能力得到真正的轉變。這便說明經文第7節 為何描述了當今絕大多數福音派成員的現狀。他們 "常常學習,終久不能明白真道"。今晚在座的有些人正是如此!

他們可以幾十年研讀聖經,但卻從未得到轉變。查爾斯·萊利(Charles C. Ryrie)博士說,這意味着 "他們永遠無法真實地認識基督,進而得救"Ryrie Study Bible;有關第7節的註解 )。數以百萬計的福音派教徒如今正處在這種狀態下。他們從未得到轉變、是屬血氣的人。哥林多前書2:14把他們描述成 "〔未得轉變〕屬血氣的人,不領會神聖靈的事…並且不能知道,因這些〔人的靈眼瞎了–KJV〕"。下面,我要為大家列舉兩個原因,說明在過去140多年間,美國與西方世界中為何沒有發生過大規模的復興。

I. 第一,在過去140年間,大規模的復興從未發生過,因為我們 幾乎僅在為迷途的人施洗!

數以百萬計的福音派人士從未得到轉變,因他們已受 查爾斯·菲尼(Charles G. Finney)帶入教會的 "決志主義" 的矇騙。此邪說已如此徹底地滲透了當今世間的教會,有數以百萬計的世人自認為自己已經得救,因他們曾 "做過某種決志"、念過幾句 "罪人禱告" 的詞句,或信奉了聖經內的某節經文。但他們並沒有通過寶血與聖靈的工作得到轉變。聖靈的首要工作是令罪人認罪。約翰福音16:8-9說, "祂〔聖靈〕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責備自己。為罪,是因他們不信我。" 除非迷途之人深刻認清自己的罪惡,他永遠不會真正看到自己對基督的需求、對祂十字架上祭獻的需求、以及他接受基督寶血清洗的必要。我們時常遇見說自己想得救的人,但他們許多人仍未因己罪而深感內疚,結果這些人始終無法信靠基督。

聖靈的第二重工作是榮耀基督。耶穌說:"祂要榮耀我,因為祂要將受於我的〔我傳給祂的〕告訴你們"(約 16:14 );或如耶穌在約翰福音15:26內所說的,聖靈會 "為我作見證。" 當〔罪人〕經歷了認罪過程後,聖靈這時 – 也僅有這時 – 便會向罪人指出,僅有耶穌能赦免他的罪。轉變之工的最後一步是神引導罪人走向基督。耶穌說, "若不是差我來的父吸引人,就沒有能到我這裡來的"(約 6:44 )。提出 "我如何來信基督?" 這一問題的人,仍舊沒有明白,他必須首先認罪自責,看清基督是他從罪孽中獲救的唯一希望,然後得到神的引導來到基督面前。救恩的全部工作都依賴神的力量。當耶穌的門徒問道﹕"這樣誰能得救呢?" 耶穌回答說: "在人是不能,在神卻不然,因為神凡事都能"(可 10:26-27 )。

在古典新教的轉變中,首先發生的就是這種極深的認罪感,這進而導致罪人為自己得救所懷的絕望感。這時,罪人仰望基督,把祂作為自己唯一的希望,並在神的吸引下走向救主、並來投靠基督。當然,這一切都被現代的 "決志主義" 者棄絕。如今所需的一切不過是念一句祈禱的咒語,或沿過道走上前去。神在人心靈中的工作被完全否認了。這就是美國與西方無法得到復興的第一個原因。

約翰·凱根是我們教會的一位年輕人,他打算進入傳道事業。他在15歲時得到了轉變。下面我引用了他得救見證的全部證詞,其原因有二。首先,這是一則完美的 "古典" 改革宗轉變的見證 ──既那種在菲尼把轉變偷換成 決志以前我們常見的、並且我們如今所迫切需要的轉變。第二個原因是,有位抵抗基督近兩年多的大學生,在聽我宣讀了這則見證後,於上週六晚上得到了轉變。據我所知,極少有任何人得救的見證 能使他人獲得轉變。下面便是約翰·凱根的得救見證。

      我對自己獲得轉變那一時刻的記憶 是如此的生動、親密,以至言詞會變得無能為力,因它們與基督在我人生中帶來的巨大變化相比,會顯得太不足掛齒了。在我轉變之前,我內心充滿了惱怒和憤恨。我對自己一身的罪孽時常引以為榮;我以為他人帶來痛苦取樂,並與那群憎惡神的人來往甚密;在我來看,罪並非是令人遺憾的 "錯誤"。我故意讓自己走上了這條路。但神卻用我無法預料的方式開始在我身上作工。祂開始令我周圍的世界迅速崩潰。在獲得轉變之前的那幾週內,我感到如垂死一般:睡不着、笑不出;我找不到任何方式的安寧。我們教會正在舉行一系列的布道會,我仍清楚地記得我在嘲笑他們,如我從前那樣對牧師和我父親不懷一絲敬意。
      在這段時間內,聖靈開始十分確定地令我因罪自責,但我用盡了所有的心計來抵擋神、並拒絕得到轉變的概念。我拒絕去思考它,但我無法停止我內心那痛苦的感受。到了星期天早上,2009年6月21日,我已疲憊不堪。我開始厭煩這一切,開始恨自己,恨我的罪,恨它為我帶來的感受。
      當海博士講道時,我的傲慢心在拼命地抵觸着,閉耳不聽。但當他宣道時,我能確實地感到我所有的罪在壓迫我的靈魂。我一分一秒地倒計時,盼望布道會的結束,但牧師卻在不停地說下去。我的罪無休止地變得越來越糟糕。我再也無法用腳踢刺了;我必須得救!當牧師邀請人信主時 我仍在抵觸,但我再也無法忍受下去了。我清楚,我是位再邪惡不過的罪人了,並且神能正義地譴責我進入地獄。我掙扎得實在太累了;我實在太厭倦我的一切了。牧師開始與我交談,告誡我來信基督,但我不肯。即便我一身的罪都在指責我,我仍不肯接受耶穌。這些時刻可能是最難忍受的,因我覺得我似乎無法得救了,我只能下地獄了。我在 "盡力" 去得救,我在 "盡力" 去信基督,但卻辦不到;我無法靠自己的心意來信基督(will myself to Christ)– 這令我感到極為絕望。我能感到我的罪正把我推入地獄, 但我同時感到我的固執在強迫自己收回眼淚。在此衝突中我進退兩難。
      突然間,一次多年前布道中所聽到的話跳入了我的腦海:"向基督屈服吧!向基督屈服吧!" 我必須向耶穌屈服的概念 令我如此苦惱,以至在那似乎是永恒的時刻中我就是不肯。耶穌為我獻出了祂的生命。當我仍是祂的敵人時,永生的耶穌卻為我釘死在十字架上,而我倒不願向祂屈服!這想法令我心碎了。我只能放棄這一切了。我再也無法持守我自己了,我必須現在來獲得耶穌!就在那一刻,我向祂屈服了;靠信心,我來到耶穌身旁。在那一刻,我似乎必須使自我死去,然後,基督便把生命賜給了我!我沒有做任何事,沒有任何心靈上的意願;不過在基督裡簡單地安息而已,祂便拯救了我!祂用寶血洗淨了我的罪孽!就在那一刻,我不再抗拒基督。那變得如此清楚,我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相信祂;我能記得準確的時刻,那已不再是我;剩下的僅有基督。我不得不屈服!在那時刻中,我沒有任何肉身上的感受,或見耀眼的強光;我無需任何感受;我現在有基督了!然而,在信靠基督那時刻,我好像覺得罪從我的心靈中被提走了。我轉離了我的罪,唯獨望向了耶穌!而主耶穌拯救了我。
      耶穌對我的愛一定極深,不然祂怎能原諒我這位成長在一間優秀教會中、卻仍舊執意離棄祂的罪人?言語似乎無法表達我的轉變經歷,更無法表明我對基督的愛。基督為我獻出了祂的生命;為此,我願將一切交給祂。耶穌捨棄了祂的王位,為我走上了十字架 ── 即便我在不斷地唾棄祂的教會,嘲笑祂的拯救。我怎能充分地宣揚祂的愛和憐憫呢?耶穌帶走了我的憎恨與惱怒,並將愛心賜給了我。祂不僅賜給我一個新的開始 ── 祂賜給我一個全新的生命。只有靠信心,我得知耶穌已洗淨了我所有的罪。我發現自己總想搞清楚,在缺乏確切的證據下我怎能接受這一切,但我時刻提醒自己,"信就是…未見之事的確據",而且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我認為我的信念立在耶穌身上,就此我內心得獲安寧。耶穌是我唯一的答案。
      我非常感激神賜給我的恩典,以及祂一再為我提供的機會,並用祂大能之手把我引到祂兒子的身邊,因為我永遠不可能靠自己來信靠耶穌。這一切不過是些言詞,但我的信念建立在耶穌身上,因祂改變了我。祂一直在那兒等候着我 ── 我的解救者、我的安息、我的救主。我對祂的愛 與祂對我的愛相比 是多麼渺小。為了祂,無論我生命有多長、心地有多真誠也不足夠;我永遠無法為基督做過多的事。侍奉耶穌是我的快樂!當我所知的一切僅是憎恨時,祂卻把生命、平安賜給了我。耶穌是我的志向與未來。我不再信我自己,而把希望唯獨寄託在耶穌身上,因為祂從未令我失望過。基督來找到了我;為此,我絕不會離棄祂。

以上便是約翰·撒母耳·凱根十五歲時得到轉變時的見證。如今,他打算進入傳教事業。那發生在 約翰·凱根 身上的事才可稱為真正的轉變

當今大多數宣道士 都會立刻引導他念一段禱告,然後為他施洗,使他成為我們眾教會中千百萬失喪迷途者之一!我們如今無法得到復興的第一個原因,是宣道士沒有讓神在罪人心中工作。他們把罪人從神的工作中奪去,在罪人還處於失喪的狀態下給他們施洗!我相信,當今受洗的人中,幾乎所有都是迷途者。那便是我們沒有復興的第一個原因幾乎所有自稱得救並且受洗的人都沒有經歷真正的轉變!我承認我犯了這一錯誤!但願神原諒我。除此之外,神還有什麼原因在過去的140年內不向我們遣送復興呢?除此之外還有什麼原因?還有另一個原因。

II. 第二,過去140年間復興從未發生過,因我們一直在大談聖靈,卻沒有強調基督徒懺悔自己的罪過、並得到寶血清洗的需要。

我很早便知道這一點。但近來我對此有了更深的理解。我親眼目睹過三次復興。到此為止,第一次是最強大的一次──而那次復興的發生並非靠聖靈的 "洗禮",也沒有靠說方言、醫病、施奇蹟等事。那次復興完全是從基督徒認罪、並在基督的寶血內得到清洗更新而開始的。

在我們現今的眾教會中,即使已獲得轉變的人仍帶有罪惡 ── 內心的罪、頭腦中的罪、屬血氣的罪。在我目睹的第一次復興中,幾乎全體教會成員都到壇前向神懺悔了罪惡;他們痛哭不止,直到神賜給他們安寧為止。使徒約翰說: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翰一書1:9 )。

神如何清洗基督徒的罪呢?"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一1:7 )。

首先,要由內至外懺悔一切的罪過。其次,要通過耶穌的寶血洗淨我們的罪。這聽起來很簡單,對不對?然而,如今有多少教會在重申這點呢?我沒有聽見有一間教會這樣做。這正是我們在過去140年間得不到復興的第二個原因!

布萊恩·愛德華(Brian Edwards)在復興的題材上作了很深的研究。請聽他所說的。

復興…從深沉的為罪自責開始。這種認罪感通常會使那些閱讀復興記載的人感到不安。這種經歷有時令人崩潰。人會禁不住地痛哭、或更強的反應!但請記住,沒有因認罪或痛苦而落下的淚水,便沒有〔真正〕的復興(Edwards, Revival, Evangelical Press, 2004年, 第115頁 )。

若沒有深沉的、令人不適 與 顫抖的認罪感,便不會有復興發生(Edwards, 同上, 第116頁 )。

我目睹的第一次復興是從少數幾位基督徒哭泣認罪開始的。很快,整間教會便充滿了痛哭認罪的會眾,其中有些人在呻吟嘆息。僅此而已。其中沒有人在說方言; 沒有聖靈澆灌;沒有醫病;沒有 「遭靈屠宰」(slayings in the Spirit)的現象。僅有認罪、哭泣、嘆息,那情形持續了幾個小時。

雖這進程會停止一兩天,但聖靈會再次返回工作;這樣的事陸陸續續地持續了三年多。到復興結束的時候,那間教會添加了3000多人。他們週日早上有四次禮拜,而不是一次;晚上也舉行兩次禮拜。

我認為,我們祈求復興不僅僅是為了有更多的人來到我們教會。正確的動機應當是讓我們有一間潔淨的教會!我們必須擁有一個潔淨的教會!

我們曾舉行過系列宣道會。我們曾上過基督教的電視頻道。我們曾有過醫病治療會。我們見過教會說方言,外加其他各類經歷。但在過去140年間西方世界和美國並沒有得到古典傳統式的復興!我們被那些瑣事分了心。我們沒有允許聖靈讓我們作基督徒的自責懺悔。我們沒有向耶穌哭訴,求祂用寶貴神聖的血清洗我們,使我們煥然一新!

我們這間教會 "嘗到了一點" 復興的滋味。在短短的幾次晚間聚會中,有十幾人獲得了轉變。凱根博士是這方面的專家,他反復查驗過這十幾人的見證。他說,這十多個人全都獲得了轉變。我們有八位基督徒認了罪,他們每晚都在含淚禱告。自從這間教會創建以來,在過去41年中,我們從未有過類似的聚會。

可是我犯了罪。凱根博士告誡我不要把它稱為 "罪"。但我認為我犯了罪。我自傲起來,因我們得到了復興!那復興才剛開始,我便停止宣講 認罪 和 基督的寶血,並且請來其他人來帶領我們的聚會。我們所強調的從耶穌轉到了聖靈上。我本該記得,耶穌說聖靈 "要為我作見證"(約 15:26 )。我絕對不應讓其他人來我們教會宣講聖靈。這些是我的罪。自傲與自以為是的罪。我今晚在你們面前認罪, 我自傲與自以為是的罪。請大家祈求神能赦免我忽略了耶穌、忽略了認罪的過犯。(會眾禱告 )。此刻,請大家祈求神能回到我們身邊,就如祂在我目睹的第一次復興那般。祈求神再次與我們同在。望你能帶着淚水禱告,就如中國的基督徒那樣。(會眾禱告 )。請大家起立,一同唱《奇妙救主》。下面,再唱《永生神的靈》。接下去,一同唱《神啊,求你鑒察我》。接下來,一同唱《充滿我理想》的第一節與最後一節。阮小姐,請祈求神再次降臨。在場仍有許多人是迷途或心中背道的。祈求神降臨到他們身邊。

那些希望復興回到你們身上的,請起立祈求神能再次降臨。像在中國的基督徒那樣來禱告。那些想要認罪的到前面來。那些想要得到基督寶血清洗的,到前面來。那些想得到耶穌拯救的人,也請到前面來。阿們。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提綱

我們得不到復興的兩個原因

THE TWO REASONS WE DON'T HAVE REVIVAL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自誇、狂傲、謗讟、違背父母、忘恩負義、心不聖潔、無親情、不解怨、好說讒言、不能自約、性情兇暴、不愛良善、賣主賣友、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愛宴樂、不愛神,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這等人你要躲開。那偷進人家、牢籠無知婦女的,正是這等人。這些婦女擔負罪惡,被各樣的私慾引誘,常常學習,終久不能明白真道"(提摩太後書 3:1-7 )。

(提摩太後書 3:13, 5; 哥林多前書 2:14)

I.   第一,過去140年間,大規模的復興從未發生過,因為
我們幾乎僅在為迷途的人施洗!約翰福音 16:8, 9, 14;
約翰福音 15:26; 6:44; 馬可福音 10:26, 27。

II.  第二,過去140年間復興從未發生過,因我們一直在大談
聖靈,卻沒有強調基督徒懺悔自己的罪過、並得到
寶血清洗的需要,約翰一書 1:9, 7; 約翰福音 1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