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宣道前會眾集體唱詩 — 由海博士(Dr. Hymers)帶領:
"Fill All My Vision"(詞:Avis Burgeson Christiansen, 1895-1985 )
"Search Me, O God"(詩篇 139:23-24 )

撒但與復興

SATAN AND REVIVAL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二○一六年九月十五日星期四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Thursday Evening, September 15, 2016


請起立,打開司可福研讀聖經第1255頁,經文是 以弗所書6:11-12。

"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以弗所書 6:11-12 )。

請坐。

這些經文表明,撒但統領的魔軍乃是真正基督教的敵人。《新美國標準版本聖經》如此翻譯第12節,

"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統領", Unger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以弗所書 6:12,–NASB )。

梅林.昂格爾博士(Dr. Merrill F. Unger)說,"對靈界邪惡勢力的最有趣的稱呼… 是「統領這幽暗世界的魔王」…那些執政的邪惡精靈"Biblical Demonology, Kregel Publications, 1994年, 第196頁 )。查爾斯.萊利(Dr. Charles Ryrie)博士對但以理書10:13有如此的評論,"波斯的魔君…一位超自然的生物,試圖調動波斯的執政者抵擋神的安排。邪惡的天使〔鬼魔的「世俗力量」〕試圖掌管各國的政務…為了控制各國的善惡的天使之間的戰鬥仍在繼續"Ryrie Study Bible;有關但以理書10:13的註釋 )。

我深信,有一位做主管的魔君已經掌控了美國和西方世界。司可福聖經對但以理書10:20的頁中註解說,"鬼魔因撒但世界系統的緣故都對此極為關注。" 此條註釋指的是 "波斯的魔君"。這位 "魔君" 就是主管波斯王國的魔頭。如今,"西方世界的魔君" 控制了美國及其眾盟友。而控制美國和西方世界的妖魔已手握大權,並極力促使我們的文化拜在對物質金錢之追求的腳下。主管拜金主義的妖魔抵擋了復興的發生,妨礙了我們的禱告,並奴役了我們的民眾。那麼,這位執政的妖魔到底在我們民眾的身上做了什麼?談到這位魔君,鐘馬田醫生(Dr. Lloyd-Jones)把這位弄權之惡魔的所作所為告訴了我們。他說,惡魔勢力已蒙蔽了我們民眾的心竅。他說,"對靈界的〔了解〕幾乎全然消失…對神的信念幾近全無…對神、對宗教、以及對救贖的信念 隨處遭人厭棄 或被徹底遺忘了"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92年,第13頁 )。這一切的發生皆因 "西方世界的魔君" 與其手下之爪牙的工作。

其他國家的情形並非如此。在一些第三世界國家裡,"物慾享受" 之邪靈的統治並不像在美國及西方世界中那樣強大。在中國大陸、非洲撒哈拉地區、在中印半島、甚至在眾多的穆斯林國家中 ── 數百萬年輕人正在轉信主耶穌。他們之中有數百萬成為真正的基督徒。但在美國和西方世界中,有千百萬年輕人卻在離棄教會。僅有極少數年輕人成為真正的基督徒。我們〔西方〕教會毫無能力,禱告會沒有人參加。我們的年輕人對神缺乏熱情。據喬治·巴納(George Barna)的統計數據,我們美國的教會有88%的年輕人在未滿二十五歲前便離開了教會,且 "一去不再復返"。他們沉迷在黃色娛樂中,在網路上消耗了無數個鐘頭。他們沉迷在像大麻與搖頭丸之類的毒品中。他們譏諷禱告,卻完全被社交網路迷住了。他們無時無刻地擺弄着手機。他們可說是被這些電子器具完全掌控住了。他們把所有的閒暇的時間都花在了他們的手機上,正如古時 何西阿 時代的以色列人凝視他們的偶像一般。社交網路是撒但利用的偶像,用來控制我們的年輕人。幾乎所有美國與西方的牧師都沒有看穿,不明白他們的教會為何如此世俗化、如此的軟弱!如鐘馬田醫生所講的那樣,他們沒有意識到到所面臨的 乃是一群鬼魔的勢力!

在先知何西阿 的時代中,世态变得如此惡劣,以至神這樣說: "〔以色列〕親近偶像,任憑他罷!"(何 4:17 )。結果整個民族遭神厭棄,被神拋棄了。神任憑他們為所欲為,任鬼魔勢力隨意擺弄。在此強大鬼魔的掌控下,我們的年輕人接連許多個鐘頭處在黃色消費、大麻、以及社交網絡的奴役中!這鬼魔勢力令年輕人處在迷途朋友的挾持下;這類鬼魔還使我們的年輕一代成為物慾享受的奴隸,並使另一些年輕人成為官迷祿蠹,妨礙他們做有靈修的信徒;牠更使其他人沒完沒了地追求婚外淫情,沉迷在黃色刊物中。"〔以色列〕親近偶像, 任憑他罷!"(何 4:17 )。今晚在座的有些人,正處在如此鬼魔勢力的奴役下。

你來到我們的教會,但神並不在這裡。你能感到神並不在我們身邊!先知何西阿說:他們去…"尋求耶和華,卻尋不見;祂已經轉去離開他們"(何 5:6 )。神離開了!祂離棄了美國的教會。祂也離開了我們這間教會。祂沒有和我們同在。神不在場並非是因祂不存在。神不在場,正因是祂確實存在!神確實存在 ── 而正是祂離開我們的原因!神是完全聖潔的,極為惱怒我們的罪。而正是神任憑你孤獨的原因。祂使你在家裡孤獨一人;使你禱告時孤獨一人;使你來到我們教會時也是孤獨一人。神使你孤零零的,感受不到祂的同在。我對這種可怕的感受有過親身的體會﹕我十幾歲時去過一間白人教會,神沒有在那間教會裡與我同在。我感到非常孤獨 ── 即便我已去到了那間教會裡。孤零零的,就如「綠日樂隊」那首流行歌曲中所唱的那樣:

真想外面有誰能找到我
如今只好在流蕩。–「綠日樂隊」
   (Green Day, "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2004 )。

我能理解你的感受。像你們一樣,我也曾在十來歲的時候,在洛杉磯的街頭獨自行走!甚至在教會裡的時候,我也是孤獨的。不錯!我記得當時是怎樣的滋味!我非常厭惡那種的感受!我憎恨那毀掉了你家庭中愛心的那個物質主義的邪靈;那邪靈毀掉了你的快樂,毀掉了你的心靈,使你變得孤獨異常。我憎恨那使我們教會變得冰冷、不友善的邪靈。我憎恨美國的罪,它竊走了神原本要賜給你的福分!你們當中有些人曾追求一位總統候選人,因為他曾承諾要為你提供一切。但他一走了之,什麼也沒給你留下!大多數牧師也是如此。他們承諾要為你提供一切,但是他們無法為你提供任何有實質的東西!你正處在鬼魔的蒙蔽中!而正因為這些撒但勢力的影響,你變異常孤獨!神離開了美國和西方世界!神離棄了我們,是因為我們的罪!神離棄了,也是因為你的罪。

我們的教會必須有神的同在!我必須得到神的同在!我們無法幫助你們年輕人。我們不能給你提供任何幫助。除非神降臨,我們是無法幫助你們的。我們必須為我們的罪悔改!我們禱告的時候必須流淚。除非我們流淚,我們的禱告僅僅是言詞而已!中國的基督徒流淚,神降臨到他們中間!沒有神的同在,我們沒有什麼能夠給予你們年輕人!我們能夠給你舉辦派對,但我們不能給你神!我們可以給你組織籃球賽,但我們不能給你神!然而,我們若不能夠給你神,我們便不能給你任何有實質的東西了。沒有什麼能夠醫治你的孤獨感!沒有什麼能夠令你心花怒放!沒有什麼能夠拯救你的靈魂!你們來到我們身邊,但我們沒有東西能夠招待你。只有派對;只有生日蛋糕;只有過時的卡通片。我們沒有什麼可以招待你、幫助你,沒有什麼能夠把你從地獄的火焰中拯救出來!除非有神的同在,我們沒有可以招待你的東西!只有一兩首詩歌;只有禱告的詞句;只有死氣沉沉的佈道。我們是貧瘠的。我們是無助的。我們沒有你需要的東西。如果我們沒有神,我們沒有什麼可以給你!

兩個禮拜六前,我讓大家背誦應記的經句。你們有幾人背誦了這段經文﹕

"願你裂天而降;願山在你面前震動 ──好像火燒乾柴,又像火將水燒開,使你敵人知道你的名,使列國在你面前發顫!你曾行我們不能逆料可畏的事。那時你降臨,山嶺在你面前震動"(以賽亞書64:1-3 )。

當你們一些人背誦這段經文時,我感到神降臨了。我內心深受觸動。我內心被神的大能觸動了。我請會眾前来信主得救。那天沒有宣道;沒有做過禱告。僅有這段詞句:

"願你裂天而降;願山在你面前震動 ──好像火燒乾柴,又像火將水燒開,使你敵人知道你的名,使列國在你面前發顫!你曾行我們不能逆料可畏的事。那時你降臨,山嶺在你面前震動"(以賽亞書64:1-3 )。

____ 太太帶着淚水禱告!傑森____ 開始大聲呻吟痛哭。利百加____ 淚流滿面地走到台前。有人喊道:"還有宋____ 呢?" 他開始走上來,但又回頭逃走了。有三個人追着他走;為他除了鬼,他們流了淚;懇求之後,安寧終於臨到了天倫身上。幾天之後,他便得救了!接着,克里斯汀娜____ 走上前來。約翰·凱根和她談了幾句話,我便叫他和另一位朋友談話。她自己獨自信靠了耶穌 ── 凱根博士聽過她的見證後說: "她已經出死入生了。" 她得到了十字架上救主之寶血的拯救。在與宋____ 作完禱告後,我和顏國輝即興唱起了《三一頌》。在三天內(8月18、27與28日)我們有十三位朋友很有希望得到了轉變。我將這事告訴了一位牧師,那位牧師說﹕"你們經歷了一些復興。" 不錯,但這復興是從轉變開始的。復興通常從基督徒認罪開始。但到目前為止,只有四位基督徒認罪並得到了復興。僅有四位信徒!你們其餘的人和以往一樣,冷冰冰的,毫無生氣。

古__ ____ 身高六呎多,是位高大的美國黑人,臉上時常帶着怒容。他跪下痛哭,淚流滿面。他是上週日晚上禮拜中最後一位得救的人。

但是,我注意到兩件讓我感到不安的事,並且仍在令我不安。第一件令我不安的事,是你們沒有因十三位朋友有望獲得了轉變而歡欣。凱根博士已經審視過他們的見證,至少兩次,甚至三次。他認為,他們確實得救了。你們並未因此而歡喜。甚至當我告訴你們,凱根博士已聽過他們的見證,結論是他們已經很有希望得到了拯救。僅有顏國輝和我由心地唱出《三一頌》! 沒有讚美的歡呼;沒有人讚美神。僅有不知所措的一點掌聲;那不由自主、不冷不熱的掌聲。沒有一聲如你們讀過的復興中的歡呼。你們這群基督徒,沒有為這些在短期聚會中得到轉變的十三人喜樂!沒有笑容!沒有哈利路亞的歡呼!沒有我在復興中曾見過的歡呼。沒有你讀到的對以往復興的記載中所爆發出的謝恩!沒有歡樂。當我讀出那些得救之朋友的姓名時 只有一陣無關痛癢的掌聲。我以為你們會站起來高呼﹕"讚美神",並熱情地鼓掌。但那沒有發生。聽到如此巨大的成功之後,僅有一陣敷衍應和的掌聲!這便是第一件讓我內心不安的事情。

第二件讓我感到不安的事情是,在我們教會裡長期做基督徒的成員中,僅有四位在這些聚會中得到了復興。只有四位!其他信徒仍舊保持現狀,冷冰冰的, 無動於衷!有位朋友告訴我: "我已得到了復興,但並不像____太太那樣。"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如果你沒能像____太太那樣,你便根本沒有獲得復興!如你沒有變成像____太太那樣,你便根本沒有受到神的觸動!

我曾問過約翰·凱根,在那已經得救的人之中獲得復興的人數為何這麼少。他回答說,你們滿心疑慮,缺乏信心。我看他非常正確。在一場大規模的聖靈運作下,十三人有望得到了轉變,但你卻疑心重重,不肯。神在我們身邊行了一次大工,但你卻不相信。你為什麼不信呢?我會告訴你其原因所在。這是因為你有問題!在你身上存有很嚴重的問題!你沒有歡喜的淚水、沒有快樂的反響。你缺乏喜慶,是因你的心態不對;你的心態不對,是因你仍未去認真地審視它。你已受了撒但的騙。你對此甚至一無所知。你甚至仍不知道自己中了 "魔鬼的詭計"。你甚至不知道自己已中了魔鬼的詭計、已遭蒙騙!啊,你如何能 "靠着主,倚賴祂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 呢?你若不知魔鬼已蒙騙了你,你又怎能與牠爭戰(弗 6:10-11 )?達拉斯神學院的梅林.昂格爾博士說:"那些屬靈的、願意過得勝生活的〔基督徒〕會與撒但及其手下的鬼魔展開一場艱鉅的搏鬥,〔鬼魔〕會激烈地抵抗屬靈與務實的基督教"Biblical Demonology, Kregel, 1994, 第101頁 )。

弟兄姊妹們,我們必須審視自己的心靈。我們必須認罪,"免得撒但趁着機會勝過我們,因我們並非不曉得牠的詭計"(林後 2:11 )。鐘馬田醫生說:"當今教會狀況不佳的主要原因之一,正是因為教會忘記了魔鬼的存在…邪靈蒙蔽毒害了教會,而她卻對這場爭鬥毫無察覺"Christian Warfare, Banner of Truth, 1976, 第292, 106頁 )。對這場爭鬥毫無察覺。你不曉得你的罪已使你的心靈變得遲鈍。你不知道你未曾懺悔的罪使你與神隔絕了!

我們如何戰勝魔鬼呢?我們必須首先祈求神向我們顯明我們內心的罪惡。我們必須真心誠意地祈求:

"神啊,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裡面有甚麼惡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 (詩篇139:23, 24 )。

不要安歇在你為教會所做的工作上。你們很多人在我們教會裡努力工作。你很努力,但你內心裡有罪惡存在。也不要安歇在你的禱告上。你可能每天禱告但內心仍有罪惡存在。我問我們教會裡一個人, "你還好嗎? " 他說,"我很好。" 他真的以為他一切都很正常。但是,我立刻指出了一條正在摧毀他的極重的罪孽。他說, "我從來沒意識到那是條罪。" 你的內心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呢?有沒有可能你內心隱藏着你從未意識到的罪惡呢?

當其他人在教會分裂中離去時,你仍然維持對我們教會的忠心。不要在此安歇了!你可以不動搖地待在我們教會裡,但內心仍有 "你從未意識到的" 罪惡存在。你們有些人為自己的兒女禱告,祈求他們能得到轉變。但你的禱告沒有得到回答。是否有可能你內心有隱蔽的罪惡呢?一些你從未意識到的罪孽。但那確實是罪。我祈求你現在便能察覺出來。你為兒女做的禱告不會得到回答,除非你徹底懺悔你的罪惡。神的道如此指出,"我若心裡注重罪孽,主必不聽"(詩 66:18 )。只有潔淨基督徒的禱告才能得到神的回答。你禱告祈求你的弟兄姊妹能得到轉變。你的禱告沒有得到回答。你可能會藉此安慰自己說,你會 "禱告通天" 直到答案降臨。但以你的現狀,你永遠無法 "禱告通天"。"我若心裡注重罪孽,主必不聽"(詩 66:18 )。但你會說,"那只是條小小的罪。" 魔鬼告訴你那只是 "小" 罪 ── 但你必須看到,那妨礙了你的禱告。你必須向神懺悔你內心的這些罪惡。你必須全部懺悔,否則主不會聆聽你。

年輕宣道士埃文·羅伯茨(Evan Roberts)在1904年威爾士的復興中得到了神的重用。埃文·羅伯茨說,當聖靈在復興中降臨之前,"我們必須清除教會裡所有不良的情感 ── 所有的 怨恨〔憎惡、惱怒〕、妒忌、偏見〔論斷人〕、以及誤解〔衝突、傲慢〕。在〔教會裡所有人的〕罪行都已〔懺悔〕並赦免之前,不要禱告。如果你覺得你無法赦免,便應〔雙膝〕跪地請求赦免的靈。那時你必會得到"(Brian H. Edwards, Revival, Evangelical Press, 2004, 第113頁 )。"在平常的時候,基督徒緊抓那些東西不放…但在真正的復興中,隱秘的罪惡會跳…入基督徒的心靈內,然後,在他把一切都懺悔之前不會得到安寧"(Edwards, 同上, 第114頁 )。

1969年至1970年間,在華人浸信教會裡的基督徒便帶有強烈的認罪感。我親眼目睹過。有時那種認罪感能把人壓碎。許多人在無法自制地哭泣。但若沒有〔基督徒〕的認罪感和流淚,那就不能算是真正的復興。在禮堂的一邊有人開始哭泣。然後所有人都開始落淚。聚會就這樣繼續了許多小時﹕認罪、哭泣、禱告、輕聲歌唱。所有人都忘記了別人會怎麼想。他們都面對面地站在神眼前。

沒有基督徒的觸及靈魂、置身窘境、與謙卑悔過的認罪感,復興絕不會發生。受神觸動的基督徒的哭泣聲打破了沉默。我的華人牧師林道亮博士知道該如何處理。他讓這一切發生,因為從前在中國的經驗告訴他,這是神在祂的子民身上所做的工。那是我目睹過的最美好的一系列聚會。但願神在我們的教會中能做出同樣的奇工。當四位基督徒懺悔承認了內心的罪孽時,我們嘗到了一點 "復興的滋味兒";聖靈降臨,使13位迷途之人得到了轉變。但我們教會裡的其他成員卻完全沒有受到觸動。如果當僅僅四位基督徒得到復興時,便使13人獲得了拯救,想想你們中如有15或20人能像____太太那樣懺悔心中的罪惡,我們教會中能有什麼事發生!你今晚會來懺悔你的罪惡嗎?或是你今晚會帶着毫無喜樂的心情回家?沒有懺悔、沒有眼淚、沒有復興之心?是否會如往常那樣冰冷枯乾?

李揆東先生(Mr. Kyu Dong Lee)說,"我是「39位骨幹」中的一員。當我朋友與其他人在教會大分裂中離開時我留在我們教會。我已經得救了。當我說我心中背道,我想「我還需要什麼呢?我已經得救了。我還需要什麼呢?」我沒有意識到,我失去了我起初對耶穌的愛。海博士引用了啟示錄2:4-5,「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所以,應當回想你是從那裡墜落的,並要悔改」( 啟2:4-5 )。然後我意識到我不像起初得救時那樣。起初,當我們唱像《我罪極重》或《奇異恩典》時,眼中是含淚的。如今我唱這些詞句時,內心沒有任何的愛與喜樂。現在我的禱告聲音很大,但我的禱告只是言詞而已,動聽的言詞,卻毫無真情實意。我雖仍用說理與爭辯的方式去禱告,但我的禱告卻絲毫沒有指望神來回答。我的禱告聲音很大,但不過是言詞、毫無真情實意。我知道我需要懺悔我的罪,我內心的罪。我還記得聖經裡說,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翰一書 1:9 )。

我記得詩篇作者禱告,「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樂」( 詩2:4-5 )。我還記得祂說,「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神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 詩51:17 )。"

李先生是「39位骨幹」的一員,幫助挽救了我們教會免於破產。他是個虔誠的執事候選人。當我宣道時,他坐在我身後的講台上。他是我們的榜樣。他說, "我還需要什麼呢?" 然後神向他顯明,他需要懺悔內心的罪惡。他走上前來,懺悔了內心的罪惡。他痛哭到滿面通紅。但神赦免了他,並恢復了他心中的喜樂。現在,他禱告時帶着眼淚 和他曾失去的喜樂。他說, "我們的禱告是空話。跟人握手時,我們的笑容是冰冷 虛假的。沒有真心的愛;只有虛假的笑容。"

李先生是教會裡的一位領導。但如果你失去了起初的愛,你怎能帶領教會呢?你可以只帶領我們年輕人進入同樣空洞的宗教。每一位教會裡的領導都需要懺悔他們的罪惡,否則我們教會將沒有希望。我說,"來拜訪我們教會的人認為我們教會很好。他們沒有意識到我們只有假宗教而沒有真正的愛。我們教會很快就會變成另一個死氣沉沉的新福音派教會除非我們的領導和我們的成員感覺到對神的需要,帶着眼淚懺悔他們的罪惡,然後在耶穌的寶血中重生,祂灑下寶血為了醫治我們的內心,並賜給我們我們第一次得救時的神聖的愛。耶穌說,"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13:35 )。弟兄姊妹們,我們教會永遠不會有真正的愛除非我們之中許多人男女老少都懺悔我們的罪惡。

我祈求你們會聽我的勸告,今晚能懺悔你的罪。請起立唱 "求神鑒察"。

"求神鑒察 我的心思﹕
求神知我意念﹕
來試煉我,
來鑒察我意念;
看在我裡面有甚麼惡行沒有,
引導我行走永生的道路。"(詩篇 139:23-24)

現在唱,"充滿我理想,罪孽陰影 莫讓它…"。

充滿我理想,罪孽陰影 莫讓它掩蓋心中光明。
   願我僅見祢萬福顏面,全心信賴你無限的恩典。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聖潔的形影折射我身。
("Fill All My Vision" 詞: Avis Burgeson Christiansen, 1895-1985 )。

千萬不要害怕上前來講台前懺悔你的罪惡。請不要害怕來。請大家能這樣做,使我們教會能再次生存下去。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Revive Thy Work"(詞﹕Albert Midlane, 1825-19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