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不信與復興–一種全新的見解

UNBELIEF AND REVIVAL – A NEW INSIGHT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六年七月十七日晚
於洛杉磯 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ly 17, 2016

"你曾行我們不能逆料可畏的事。那時你降
臨, 山嶺在你面前震動" (以賽亞書 64:3)。


約翰·凱根(John Cagan)和我正處在結成好友的過程中。這是一段非同尋常的友誼。此乃介於一位年輕人和一位老人間的友誼──老人的年紀足以做那年輕人的祖父。我們這段友誼是在爭鬥中鍛造出來的。這兩人有截然不同的性格。但彼此間卻又如此相似。我們兩人都會時不時有很深的沮喪。我們兩人的性格都很內向。我們兩人都覺得獨處比在人群中更舒適。我們兩人都學會了如何在人面前表現得比自己更為外向。另外還有一點我們很相似。我們兩人都懷疑我們是否會得到復興。我們兩人都懷疑我們能否得到 "新的" 浸信會幕。

在他上禮拜天的講道中,約翰講述了他的疑慮;他講述了他的恐懼﹕恐怕那一切都會落空。恐怕我們教會永遠不可能更新。對我而言,那是約翰講道中最重要的部分。以下是他在講道中告訴我們的。

海博士說,"我們必須禁食禱告,求神降臨,使我們教會在祂面前重得生命"。我必須向大家坦白…我也曾滿心猶豫,不敢相信海博士提出的挑戰。你們可能也會出於不信而搖頭…〔因〕你也不信(John Samuel Cagan,《忘記背後的,努力得獎賞!》)。

我認為,那些詞句是約翰出色的講道中最重要的那部分。當我幫他寫這篇道文時,我曾想過把那段話刪掉。但到最後,我知道那些詞句是應保留的。現在,當我重讀他的講道時,我意識到,那些詞句非常重要;極為重要;甚至致關重要!

你們那些在我們教會裡待了很長一段時間的人也有同樣的疑慮──不是嗎? 那些跟約翰一樣 在我們教會裡長大的人,你們那些跟他一樣的 "教會的孩子們",也定會 "出於不信而搖頭…〔因〕你也不信。"

那講的太妙了!那是真正的坦誠。那樣的坦誠令宣道光耀奪目!而且我認為,你也需承認你的疑慮,那非常重要──至少對自己對神要承認。那樣的坦誠是真正走向復興的第一步。請仔細聽: 我本人也不信這會發生。那便是我今晚對大家的坦白。我也不相信!最終,那種坦誠有可能化為公開的認罪、懺悔、和感人的彼此代求──如果主把祂的聖靈傾瀉給我們。對自己坦白──然後向他人坦白── 那通常是神遣送復興的第一步!

因此,向自己承認吧。承認你不信我們能得到 "新的" 浸信會幕!承認你不信神會遣送祂的大能,並使我們教會重得生命!為什麼那是如此的重要?這之所以重要,因為不信是一條罪。這時常是最邪惡的罪。另外,我們必須現在先向神懺悔,然後我們才能考慮未來的 "彼此認罪";然後我們才能真正地 "互相代求,使〔我們〕可以得醫治"(雅 5:16)。除非我們懺悔自己內心的不信──至少向神向自己認罪──否則,我們內心的徹底醫治便不可能發生!然後,我們才能進一步彼此懺悔我們的不信、以及我們心中其他的錯誤。

但今晚我在此要問的最重要的問題是──當我們仍然不信時,我們是否仍能獲得聖靈的傾瀉?當我們仍然不信神可以改變我們的教會,並使之存活時,我們能否開始獲得一個 "新的" 浸信會幕呢?答案是一聲確切的可以!是的 ──我們能夠得到聖靈的傾瀉,即便我們不信它會發生!是的 ── 神能把一個 "全新的" 浸信會幕賜給我們,儘管我們對此仍充滿了疑慮!

那怎有可能呢?其實,那注定是真的,因為神擁有至高無上的主權。只有神能決定是否要遣送祂的來到我們中間!那並不靠我們!那並不依賴我們的信心、或我們的疑心!這僅僅取決於神!這與那老掉牙的 伯拉糾主義的邪教徒 查爾斯·菲尼(Charles Finney)所傳授的剛好相反。他說,這取決於我們!但聖經卻說,這僅僅取決於神,根本不在乎我們!這便是宗教改革的神學理論!這是古典加爾文主義中極好的一點,也是我們浸信會老前輩所信奉的教義!菲尼所散佈的在神學理論中被稱作「條件主義」( conditionalism)– 既我們必須滿足某種條件,才能說服神差遣聖靈來到人間!「條件主義」是句骯髒的謊言!它出自撒但本人。正因這句謊言(比一切其他邪說更甚)我們西方世界的教會 在幾乎200年期間一直未曾獲得大規模的復興!菲尼教導說,"如果人造成適當的條件,復興保證會降臨"(Brian H. Edwards, Revival –A People Saturated With God,第71頁)。此乃一句謊言,完全不符神的道!那是 "鬼魔的道理"(提前 4:1)。布賴恩·愛德華茲(Brian Edwards)說,"查爾斯·菲尼深信可以靠跟隨一系列的規則來促使復興發生"(Edwards, 第31頁)。請看,我們已跟隨那類 "法則" 將近200年了── 但那卻沒有帶來任何復興。真正的復興並不會因任何人為的行為而降臨。甚至你嘗試去增加自身的信念也沒用!沒有任何人的作為可以帶來聖靈的傾瀉。這完全是神的奇工。甚至在沒有禱告的情形下,復興也會發生!什麼?你以為此乃 "邪說" 嗎?這並非邪說,而是聖經內的教義。聖經說,"能力都屬乎神"(詩 62:11)。所有的能力都來自神聖與至高無上的全能者。祂是復興中釋放能力的人。神穩固地把握着一切。祂根本不需我們去信,便能遣下聖靈。那不會因我們的信(或不信)而變更。

這些受菲尼影響的人,把他們的「條件主義」完全基於〔舊約〕歷代志下7:14,但那無法帶來復興!你在何處見過,照歷代志下7:14去做曾促使復興發生?滿足了條件所促成的,不過是些五旬節派的愚昧。那些所謂的復興與以往的古典復興毫無相似之處!他們讓人在地上打滾,但他們幾年之後便會滾入地獄,因他們並沒有得救!很不幸,西方世界的狀況正是如此的昏暗,五旬節教派和其他福音派人士 都把歷代志下7:14作為他們的公式。事實上,這節經文僅適用於舊約內的以色列民族。其中所指的並非新約基督教!他們把「條件主義」的根基完全立在一節模糊的經文上–一節神賜給以色列猶太民族的話!如你對我剛才所說的具有一點點知識,你便該明白,歷代志下7:14與我們現今的教會毫無關係,也從未有過。此乃菲尼的觀點!這絕對不是新教或古典浸信教的理論!

下面是聖經內的兩個例子。我們在約拿書第三章內讀到,在尼尼微大規模的復興之前,沒有人作過任何準備。麥基(J. Vernon McGee)博士將此稱為 "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復興"。在新約內,使徒行傳第八章 記載了發生在撒瑪利亞的偉大復興。沒有人作過準備。腓利不過簡單地下到 "撒瑪利亞城去宣講基督"。讀一下使徒行傳8:6-7,你會看到一場大規模的復興。它的降臨無需禱告,無需禁食。它的降臨無需任何形式的強迫或準備。我們應該重新思考我們對復興的全部概念,開始把它完全看成是神的作為,無論我們是否作任何準備。我相信,「條件主義」激怒了神,使祂從我們身邊收回了祂的能力,卻沒有把能力賜給我們。老前輩們為它求神,並沒有想滿足任何條件。因此,神作出了回答。他們以神為中心,並非以人為中心。這正是我們如今所需要的。神掌控着全局。祂甚至不需我們去信,也能遣下聖靈。這便是為何喬納森·愛德華茲 稱復興為神的 "令人驚訝" 的工作。因他們沒有採納菲尼的「條件主義」才能見到聖靈的降臨,並獲得了復興。愛德華茲生活在菲尼之前,因此沒有跟隨菲尼的有關復興的伯拉糾說教(Pelagianism)。正如我說的, 神甚至不需我們去信,祂也能遣下聖靈。這完全不依賴我們的信(或是不信)。

通過經驗我知道情形確實如此;我從前的經歷已經告訴過大家了。但今晚我要再講一次,為的是向你們揭示一些新的東西。我曾三次目睹過復興的發生。在我見到的第三場復興中,我們當時毫無準備。我到最後一分鐘才知道要在當晚宣道。正如我說的,那是最後一刻決定的事。我曾問過一位出席那所教會的年輕人,我該宣講什麼題材。他說,"無論你講什麼,千萬不要宣講福音的主題。那幾乎是我們牧師所講的唯一主題。教會裡的每個人都已得救了。" 於是我開始擔心、流冷汗。我隨身只帶了一篇宣道文,而且那是一篇講福音的道文。當晚出席的人有許多知名宣道士,以及一些神學院教師和其他基督教領導。如果無人對我的宣道作出反響,他們會怎麼看?我讓太太伊麗婭娜(Ileana)帶孩子們離開 ── 然後整個下午獨自在旅館的房間內憂心忡忡地度步禱告。我一次都沒有為復興做過禱告;連想都沒有想過。我所做的不過是祈求能有一個人走到前面來。隨着晚禮拜的進行,我一直在擔憂、渾身冒汗。最後我想,"只要盡了一切努力,即便我在作出邀請時沒有一個人走上前來也無所謂。" 我全力以赴的宣講了那篇道文。然後我發出了所謂的 "即時邀請"(cold invitation)── 沒有先舉手禱告 ──不過是馬上邀請人走到前面來。讓我吃驚的是, 有75人走了上來。整個晚上,他們幾個幾個地不斷走上前來。那是場真正的復興。邀請持續了大概三個鐘頭,其間有許多教會成員真正得救了,還有其他人懺悔了罪,與神和好。一位身穿工作褲的老人,雖已是這間教會的長期成員,卻四肢着地的爬到聚會廳前面,一路喊着, "我迷途了!我迷途了!" 三個十幾歲的女孩上台唱三重唱。但她們卻唱不出聲。她們三人都哭了起來,在眾人面前承認自己仍是迷途的。我們花了幾個小時與眾人交談,但正如幾乎所有復興一樣,時間似乎暫停了。最後,當我看手錶時,見已經過了11點,才大吃一驚!當你經歷復興時,時間會凝固。沒有人離場。每人都待到最後一刻。神在行奇工,而且會眾感到了祂已經臨到了那間教會。在接下去的三個月中,超過500多人很有希望獲得了拯救、受了洗、並加入了那間教會。

那是我親眼見過的第三個復興。我以前對你們講過。但我今天晚上對你們又講一次,因為那告訴你,即便你沒有任何準備,神仍可以把聖靈傾瀉人間。我本人也完全沒有預料到。我自己也不信復興會發生。我甚至不信會有一個人走上前來!那顯明,即使你我不信,復興仍可降臨。即使你感覺像約翰·凱根說的,"我必須向大家坦白…我也曾滿心猶豫,不敢信海博士提出的挑戰。你們可能也會出於不信而搖頭…〔因〕你也不信。" 我看,那是約翰在他傑出的講道中最重要的言詞。

我們可以為一個 "新的" 浸信會幕祈求,而沒有真正相信那會發生。我們可以祈求神能裂天而降,即使沒有真心相信祂會回答我們。那沒關係。即使你並不相信,也要不斷為此禱告下去。就算你心有疑慮,神還是可以回答你所不信的禱告。約翰·凱根從記憶中的一首詩內抄出了一段話,讓我插入這篇道文。詩句出自詩人 華茲沃斯(Wordsworth)的手筆。

有一境地超越了悲痛
 而那正是我的住處
… 那裡常有如此的思念,
 難以靠淚珠陳訴。

或者,那裡常有如此的祈求,難以靠淚珠陳訴;那裡常有如此〔疑慮、擔憂〕難以靠淚珠陳訴。但神仍在聆聽我們的祈求;即便我們懷疑,祂仍會應允。

而這就帶我們回到我們的經文上。先知以賽亞祈求神會裂天而降。請大家再翻開以賽亞書64:1。那在司可福研讀聖經第768頁上。以賽亞書64:1-3。請起立再讀一遍。

"願祢裂天而降;願山在祢面前震動──好像火燒乾柴,又像火將水燒開,使祢敵人知道祢的名,使列國在祢面前發顫!祢曾行我們不能逆料可畏的事。那時祢降臨,山嶺在祢面前〔流淌〕震動"(以賽亞書 64:1-3)。

請坐。

先知祈求神會裂天而降,而山巒也會在祂面前〔流淌〕震動。但他並不信那會發生。請看向第三節。

"祢曾行我們不能逆料〔我們並不期待〕可畏的事。"

他們在為他們 "不能逆料" 的事祈求。馬太·亨利(Matthew Henry)說,"他們無望得救,早已放棄了獲得解救的念頭。" 那時,"祢降臨,山嶺在祢面前〔流淌〕震動"(賽 64:3)。即便他們未曾逆料,所求之事仍舊得到了回答。即便 "無望得救",他們的禱告仍舊得到了神的回答。

我為母親得救禱告了超過四十年。我當時不相信神會回答我的禱告。我放棄了所有的希望 ──但我繼續為她禱告 ── 即使在禱告時我不相信。但神最終回答了我那軟弱、充滿疑慮的禱告。我母親在80歲高齡時奇妙地得救了。

宋天禮今天早上作過一場出色的宣道。他告訴我們,大衛如何充滿了信念去殺死巨人。大衛通過回想神從前為他所行的事來得到信念。他殺過獅子;也殺過熊。因此,大衛知道神也會賜給他力量來殺那巨人!我們也應記住這點。我們教會因禱告得到了回答,從而已經克服了許多困難。因為神過去為我們做了這麼多事,這應堅固我們的信念。那應鞏固我們的信念,相信祂會回答我們的禱告,並遣送聖靈,賜給我們一個新的、得到復興的 浸信會幕!

噢,親愛的弟兄姊妹們,即使是你有疑慮的時候,請堅持禱告。祈求神會在我們之中降臨並帶來復興。祈求神本人會賜給我們 "新的" 浸信會幕!像那位希望耶穌拯救他被鬼附身的孩子的人那樣去禱告。耶穌告訴他,"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可 9:23)。那可憐的人不信他的兒子可以得救。他不信那會發生。但那個人非常渴望他的兒子能得到解脫。他渴望至深,以至他向耶穌大喊道,"我信!但我的信不足,求主幫助"(可 9:24)。我希望你為復興禱告時,會重覆同樣的禱告,"我信!但我的信不足,求主幫助"。萊利(Ryrie)博士正確地說,"此人在為本人的信心軟弱而祈禱"Ryrie Study Bible )。一首古歌唱得很好﹕

我時刻單倚靠主,
 遇難時求主救護;
我信心雖還不足,
 惟要靠我主引路。
( "Trusting Jesus" 詞 Edgar P. Stites, 1836-1921)。

即使你的信念很微弱,請繼續為神能降臨,並賜給我們復興而禱告。

請起立,並禱告祈求神會賜給我們一個 "新的" 浸信會幕。(禱告)。現請祈求神能裂天而降,並帶着復興臨到我們身邊。(禱告)。現在請祈求神會在你為這些事禱告的時候為你加添信念。(禱告)。

請起立並唱聖詩第7首。那首是《充滿我理想》。唱聖詩第7首。

充滿我理想,我求救主,
 願我心目中僅見耶穌;
祢雖引我過幽暗山谷,
 永在榮光 卻環繞佑護。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
 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聖潔的身影折射我身。

充滿我理想,令我渴望
 獲得祢榮光;激勵我心
得祢的善美,願主愛憐
 與上天之光守護一生。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
 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聖潔的身影折射我身。

充滿我理想,罪孽陰影
 莫讓它掩蓋心中光明。
願我僅見祢萬福顏面,
 全心信賴你無限的恩典。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
 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聖潔的身影折射我身。
("Fill All My Vision" 詞: Avis Burgeson Christiansen, 1895-1985)。

請坐。

現在我必須向你們尚未得到轉變的人講幾句話。耶穌死在十字架上,為了償還你的罪。耶穌流在十字架上的寶血 能洗淨你所有的罪。祂的骨肉之軀從死中復活,為了能賜給你永生。祂如今在另一維空間內,在三層天外的天堂內,坐在父神的右邊。如果你信靠了耶穌,你定會從罪與審判中得到拯救。當你悔改並信靠耶穌時,你的罪將被祂神聖的寶血洗去。

如果您為信耶穌希望得到有關的諮詢,請與凱根博士約時間與他談話。你或可在一周內打電話到他的家辦公室找他;或者,你今晚可找他預約談話。阿門。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可點擊)你可用任何語言發電郵給海博士,但盡可能使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可發至〔美國〕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亞倫·揚希(Aaron Yancy)先生領讀的經文﹕以賽亞書 64:1-4。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Trusting Jesus"(詞﹕Edgar P. Stites, 1836-1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