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對復興的憧憬

A VISION OF REVIVAL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六年七月三日晚
於洛杉磯 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ly 3, 2016


請跟我打開以賽亞書64:1。那是在司可福研讀聖經768頁上。

"願祢裂天而降;願山在祢面前震動 ─ 好像火燒乾柴,又像火將水燒開,使祢敵人知道祢的名,使列國在祢面前發顫! 祢曾行我們不能逆料可畏的事。那時祢降臨,山嶺在祢面前震動。從古以來,人未曾聽見、未曾耳聞、未曾眼見 在祢以外有甚麼神 為等候祂的人行事"(以賽亞書 64:1-4)。

阿們。大家請坐。

復興通常會先降臨到那些已獲轉變的人身上。但他們並沒有在生活中真實地感到神的存在。他們來教會完全出於習慣,但他們沒有感到神的同在。他們雖在禱告,但卻感到自己好像僅在喃喃自語。他們沒有感到神真的在聆聽他們。他們在禱告會中甚至可能禱告得很動聽。他們的禱告可能聽起來很有能力。但他們卻沒有與神在心靈上溝通。在復興中,那些看似有能力帶領禱告的人,通常會首先意識到, 他們自身的 "罪惡 使祂掩面不聽〔他〕們"(賽 59:2)。

復興的發生,通常是當某些優秀的基督徒領導感到,自身的罪孽使他失去了與神同在的聖潔與微妙的感受。在過幾分鐘,我會讀一段對一場大規模復興的描述。那是如何開始的?那是某天星期六的晚上在一場禱告會上開始的。當時所做的不過是些尋常的禱告,根本沒有任何神降臨同在的感受。"然後,有位牧師情不自禁地開始落淚。這是一件非同尋常的事。" 他在全體會眾面前公開認罪, "承認自己心裡剛硬"。當他含淚敘述時,認罪感 "開始散播,直到從聚會廳各處…傳來了抽泣、哀哭、與呻吟的聲音。" 這些都是已經得救的人,但牧師的公開認罪 使他們意識到,他們的心也是同樣的剛硬。"聚會延續到凌晨兩點…正是在那時候,聖靈臨到了會場中。"

當我提到復興時,你們有些來了好多年的人不想聽。那是因為你從來沒有見過復興,而且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約翰·凱根(John Cagan)告訴我,我希望得到復興,因為我能 "嘗到它的滋味"。我見過復興,並喜愛其 "滋味",總想再嘗一次。你們從來沒有嘗過,所以你總在想,"牧師說的到底是什麼?他為什麼總在談復興呢?" 如果你嘗過那個中的滋味,你也會想再嘗一次。你會渴望神的降臨,渴望祂與我們同在。

今天早上我宣講了 "新的浸信會幕"。但我們僅在更改幾樣事情,把教會裡的 "機械程序" 做些調整,那無法創建一間新的教會。我們必須有新的生命!新的生命只能從神而來。投舍博士(Dr. A. W. Tozer)說,"神賜下生命,但卻不會改進舊生命。祂把生命賜給死人…為得生命,我們需要完全徹底地倚賴神,因祂是生命的根基和源泉。" 除非我們的心地因神的聖靈而 煥然一新、改頭換面、復原翻新、生機盎然,我們將無法得到一間 "全新的" 浸信會幕。有一個詞可以描述這一切。那詞就是復興!復興正是以賽亞在我們的經文內所祈求的,

"願祢裂天而降;願山在祢面前震動 ── 好像火燒乾柴,又像火將水燒開,使祢敵人知道祢的名,使列國在祢面前發顫!祢曾行我們不能逆料可畏的事。那時祢降臨,山嶺在祢面前震動。從古以來,人未曾聽見、未曾耳聞、未曾眼見 在祢以外有甚麼神 為等候祂的人行事"(以賽亞書 64:1-4)。

我無法停唱 "充滿我理想"(Fill All My Vision)那首聖詩。當我在公園散步禱告時,我唱這歌;當我準備宣道時,我也唱這首歌。我發現自己整天都在哼唱這首歌。晚上睡覺前的最後一件事也是對自己唱這歌。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聖潔的形影折射我身。
("Fill All My Vision" 詞: Avis Burgeson Christiansen, 1895-1985)。

請大家起立跟我一同唱那副歌。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聖潔的形影折射我身。

請坐。

以賽亞禱告說,"願你裂天而降;願山在你面前〔流淌〕震動"(賽 64:1)。鍾馬田醫生把這稱作為 "復興所作的終極禱告"(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92年版,第 305 頁)。

我非常後悔, 我沒有用日記把降臨到我們羅省第一華人浸信會(First Chinese Baptist Church of Los Angeles)的復興記載下來。那能為大家提供一點資料,告知你們應為之去祈求的是什麼。但是,嗚呼,我沒有留下文字的紀錄。我所能做的不過是為大家提供 對另一場復興的記載,一場非常類似於我在1960年代末在華人教會裡見到的大規模復興。這篇記述是大衛·戴維斯牧師(Rev. David Davies)於1989年寫成的。我從他的書中摘選了一些段落。戴維斯牧師說,

…這並非一場福音宣道會,也不是被人煽起來的活動。復興是神本人下凡來到人間。

他說,

   我是我們周圍幾間教會的領導。這些教會很忙,總有大量的活動。我們照例有很多聚會…但會眾之心卻逐漸冷淡,不像以往那樣渴望去參加禱告會。恩典無疑仍在我們身邊,仍舊有人獲得轉變,但我們總感到缺了點什麼。有位牧師告訴我,"在外人眼中我們看起來不錯"。〔我的評論: 你有時不也覺得我們禮拜中缺了點什麼嗎?〕
   有人督促我們做領導的每個月花一整天來作祈禱。我們這樣做了。我們中有些人認識到,我們〔的心〕並沒有為神而燃燒。我們意識到,我們的人際關係有些不正常,於是我們相互和解了。
   復興始於一次星期六晚上的研經禱告會上。一段時間以來,我們一直在研讀使徒行傳,注意力放在早期教會對神的崇拜上。牧師很擔憂,因為禱告非常古板,聚會很是冷淡。這時,有位牧師失聲哭了起來。這情形很不尋常。他向大家解釋說,自己心裡非常剛硬。當他說話時,這種認罪內疚感開始散播,以至從會場各處傳出抽泣、哀哭、呻吟、甚至尖叫的聲音。人們面伏於地,呼求禱告。我記得司布真曾祈求說:"主啊,請為我們賜下那榮耀的混亂時辰。" 聚會領導試圖讓一切靜下來,但卻毫無效果,結果禮拜一直持續到凌晨兩點。
   我自己的兄弟得知復興的消息,並對此提出了異議,認為這看起來過於沖動。他一直在為復興禱告,但這時他卻告訴神,這並非他希望得到的。這時,神告訴他,復興的火焰正被他不信的鐵石之心冷卻了。而就在這時,聖靈臨到了會場。〔我的評論:神這時插了手,帶來被 司布真 稱作 "榮耀的混亂" 時辰。〕

戴維斯牧師說,

   現在輪到我來懷疑了。當我兄弟用極端的語言描述了所發生的事時,我極感不安。但復興總是非同凡響的,因它並非人的作為。復興的蔓延如烈火燎原,傳遍了方圓數百英哩,席捲了其他許多教會。
   一名年輕的傳教士宣講了一場強有力的布道,但什麼事都沒發生。於是,我宣布唱完最後一首聖詩,禱告後便散會了。當會眾開始散離時,有位年輕的教師走進來,在前排坐下來。他開始無法自禁地顫抖抽泣。有位年輕女孩開始尖叫道, "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我要下地獄了!" 人們都跑回到教會裡。這女孩通常被人看成是好孩子,一位基督徒。但她因作弊而內疚不已。而那位年輕人則懷有嫉妒心 ── 那對許多人來講雖是件小事,但它卻使這位年輕人驚恐萬狀。
   當我在引導那些呼喊求救之人時,有人對我說,我妻子需要我回家。這時我發現有位很好的信徒正坐在地上痛苦不堪,反復呼喊道﹕"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過了一會兒,他公開懺悔了自己的罪。然後他喜悅地說,"我的心靈靠耶穌的寶血洗潔淨了。" 我們都回到了教會裡,繼續舉行了另一場禮拜。第二天是公開認錯、並相互諒解的日子。突然,神降臨了,令那天成為人間的天堂。
   掌控局面的不是我們。神掌控着一切,樣樣都井井有條。我注意到,教會的領導在第一天都受到了影響。而第二天受自責感 觸動的是教會裡的工人;第三天是婦女;第四天是中學男生;第五天是中學女生。我們宣道士好像一群觀眾,觀看着神的奇工。
   這次,復興發生在已得轉變的人中間。最初的兩三個月中很少有不信的人得救。神首先在清理教會,搜索人心。很多人的罪已經隱藏了許多年,以為這些罪無關緊要。神在痛苦地單獨與這些人打交道。一位高大強壯的牧師苦悶地絞著雙手,淚水滿面。這名男子曾引導過多人信主。但他有罪要懺悔,內心找不到和平,直到他站在全體教會前承認了一切。他的話使人像觸電一般,令人紛紛倒地懺悔。到了這時,全城都在談論神。〔我的評論:當基督徒敞開心扉,彼此坦誠相見時,那會使迷途世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有時,因罪內疚是件可怕的事情。那些不願公開悔過認錯的人受苦最深。有位男人暈倒在地。有位女士感到她幾乎要因罪帶來的內疚而精神失常了,直到她公開懺悔了自己的罪。這便是那些試圖抵抗神、隱藏罪孽的人所須付出的代價。這一奇景很快過去了,但復興帶來了持久的果實:聖潔、溫柔、對聖經和禱告的熱愛、以及對基督本人和祂聖工的讚揚。〔我的評論:當基督徒摘下面具,相互坦誠相待時,它能在教會裡帶來新的柔情與愛心。以往的嫉妒、恐懼和偏見被真實的憐憫與溫柔的愛心所取代。〕
   人人都來參加聚會,並且禮拜可能持續很久。從早上6:30開始相聚的 到中午禮拜仍在持續,這類情形並非罕見。人們的交談總是竊竊私語,因感到神就站在身旁。一位男子說,"我們似乎完全被神的存在擁抱着。" 我曾參加過一些聚會,其中神的存在是如此的真實,你簡直不敢在椅子上坐下來。這使我想起約伯記42:5的話, "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
   人們的祈禱與往常截然不同。在復興中眾人一同禱告是常見的事,但那從未顯得不合體統或紊亂。另外,人們也充滿了傳福音的熱情。成千上萬的人得到了拯救。〔我的評論:我在兩次復興中見過這種情形。〕

戴維斯牧師說,

   那是否延續了下去?我記了十八個月的日記,在那段時期之後,神的能力依然存在。三十年後的教會領導都是那些在復興中得福的人。但新的一代人需要有自己的復興,因 "後來有〔另一代人〕興起,不知道耶和華,也不知道耶和華為以色列人所行的事"(士 2:10)。你無法為復興能臨到你的教會作禱告,除非你希望它會臨到你本人身上 ── 除非我們能 "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我〕們可以得醫治"(雅 5:16)。

以上的記載來自大衛·戴維斯牧師。我在其中幾個地方更換並省略了一些詞句,為了讓人更容易理解── 引自Brian H. Edwards, Revival! A People Saturated With God, Evangelical Press, 1991年版,第 258-262頁。

戴維斯牧師說,"當神帶着復興的大能降臨時,凡事都與人的想像不同…復興是神臨世與人同在。一切從某位教會的領導不禁失聲開始。他解釋說,他的心地太剛硬了;當他說這話時,認罪感在那些已經得救的會眾裡傳播出去,以致抽泣、哀哭、與呻吟充滿了整個會場。人們在呼求禱告;禮拜一直延續到凌晨兩點。"

這非常類似我在1960年代晚期於華人浸信教會裡所見到的復興。復興主要的特徵是眼淚、禱告、以及在全體會眾前公開認罪。這與靈音派和五旬節教派的禮拜大不相同。這裡沒有 "方言"、醫治、或特別音樂。這裡也沒有所謂的 "崇拜"。只有公開認罪、呼求、以及人們相互請求對方的原諒。幾週過後,許多不去教會的人進來得救了。約翰·凱根問我,那些迷途的人是怎麼進來的。這個問題我很難回答。人們自己會帶親朋好友同去作禮拜。無需安排接送。一切都很自然地發生了。最後有將近2000人進入了那所華人教會,並獲得了拯救,受洗後成為教會裡堅定的成員。數百人如今仍然待在那裡!有四所新的教會從那裡分了出去。

"願祢裂天而降;願山在祢面前震動 ── 好像火燒乾柴,又像火將水燒開,使祢敵人知道祢的名,使列國在祢面前發顫!祢曾行我們不能逆料可畏的事。那時祢降臨,山嶺在祢面前震動。從古以來,人未曾聽見、未曾耳聞、未曾眼見 在祢以外有甚麼神 為等候祂的人行事"(以賽亞書 64:1-4)。

請起立唱聖詩第八首。

充滿我理想,我求救主,願我心目中僅見耶穌;
 祢雖引我過幽暗山谷,永在榮光 卻環繞佑護。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聖潔的形影折射我身。

充滿我理想,令我渴望 獲得祢榮光;激勵我心
 得祢的善美,願主愛憐 與上天之光守護一生。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祢聖潔的形影折射我身。

充滿我理想,罪孽陰影 莫讓它掩蓋心中光明。
 願我僅見祢萬福顏面,全心信賴你無限的恩典。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聖潔的形影折射我身。
("Fill All My Vision" 詞: Avis Burgeson Christiansen, 1895-1985)。

不要停止向神祈求得到復興。不要停止祈求神裂天而降!不要停止祈求神來促使我們 "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我〕們可以得醫治",治癒我們的冷漠和罪孽(雅 5:16)。這正是如今在中國和第三世界其他地區內正在發生的復興 所具有的特征之一。不要停止禱告,求神降臨來醫治我們的心靈,賜給我們一所新的、更有愛心、更強大的浸信會幕!我現請亞倫·楊希(Aaron Yancy)和約翰·凱根起立,帶領我們禱告,祈求神能降臨、並與我們同在。亞倫 先作禱告,然後是約翰。若有其他人也可以站起來禱告。

耶穌基督來到人間受苦,代替罪人死在了十字架上。如果你還沒有得救,你必須離棄你的罪惡和自私的生活。你必須悔改,信靠耶穌──神的獨生子。只有祂才能用自己的血洗去你所有的罪。只有祂才能從地獄的火焰中拯救你。只有耶穌可以從罪惡裡救你。往後週日很長一段期間內,我們不打算開放諮詢室。如果你想與我們談話,你必須預約,在週四晚上找凱根博士面談。你可以打電話找他,或在禮拜後找他約時間談話。阿們。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可點擊)你可用任何語言發電郵給海博士,但盡可能使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可發至〔美國〕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以賽亞書 64:1-3。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Fill All My Vision" 詞: Avis Burgeson Christiansen, 1895-1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