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年輕人,站起來!

RISE UP, YOUNG MEN!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六年六月十九日晚
於洛杉磯 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ne 19, 2016


請大家打開聖經,翻到以賽亞書 64:1。那在司可福註釋聖經的768頁上。請大家不要合起聖經,直到宣道結束為止。顏國輝先生剛唱的《教我禱告》( Teach Me to Pray)中的第二段歌詞,準確地表達了我們當今所急需的事情,

求您教我禱告有力量,
   因世上充滿罪惡悲傷;
多人仍迷失、垂死、惆悵,
   求您教我禱告有力量!
("Teach Me to Pray" 詞﹕Albert S. Reitz, 1879-1966)。

在華人教會裡長期擔任我牧師的是林道亮博士。他是一位禱告能手。他說: "禱告的目的是為了求神與我們同在。" 他還說,"末日中的教會若想成長,她必須有神的同在才可以,不然她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勞。" 這便是為何撒但會如此努力地來阻止我們禱告。林博士指出,我們越是接近基督再次降臨的時刻,"撒但抵擋禱告的壓力也越大"(引句來自林博士所著的書,The Secret of Church Growth)。那便是為何使徒保羅告誡我們說,"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 惡魔(撒但)及其爪牙爭戰(弗 6:12)。我們如何與黑暗權勢搏鬥呢?保羅在以弗所書 6:18-19內回答了這個問題,

"靠着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 也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的奧秘"(以弗所書6:18-19)。

當我們禱告時,撒但使我們心中倍感壓力 ── 尤其當我們祈求神能與我們同在時。但要小心,要迫使你的內心思考你所禱告的內容。當其他人禱告時,要強迫自己用心細聽每一條祈求,然後在帶領祈禱者的每條祈求後跟一句 "阿們"!不錯!那會使我們的禱告成為抵擋撒但的強大勢力!阿們!

以賽亞生活在他民族史上非常悲哀的時代中。如今,在美國和西方世界,我們也在目睹一場嚴重的離道反教 與教會衰敗的時代。美南浸信會教派去年失去了將近25萬成員。禱告會紛紛變成了聖經研討會。而我們眾多教會正以驚人的速度關閉星期天晚上的禮拜。宣道變成了死氣沉沉的解經課。真正的福音宣道已成往事,無論在任何教會中我都聽不到宣道。鍾馬田(Martyn Lloyd-Jones)醫生說,

      神知道,基督教教會在曠野中已經流蕩了多年。如你讀過教會在大約1830或1840之前的歷史,你會發現,許多國家內都曾時常發生過復興…大約每隔十年爆發一次。近來卻很久沒有發生了。自從1859年以來,大規模復興僅僅發生過一次。是啊,我們經歷了一段荒蕪時期…那是一段在我們教會的歷史長河中最貧瘠的災荒之一…我們許久處在枷鎖中,處在恐嚇之下,遭受世人的迫害和嘲諷,並且這仍在持續着。我們如今仍處在曠野中。如果有人說我們已經走出了曠野,不要信他﹕因我們仍未走出去。教會仍舊在曠野上飄流(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92年版,第129頁)。

這便帶我們回到了以賽亞的高昂禱告上,他祈求神能降臨,回到祂子民的身邊。先知生活的時代中,神的子民生活在被人遺棄的荒涼狀態下。以賽亞看在眼中,痛在心上,以至他決定堅持向神禱告,不讓神有一絲喘息和安寧的時刻,直到祂遣送復興到祂子民的身邊。我的禱告是,神會將如此的重擔加在今晚在場的幾位年輕人心頭。我們多麼需要一次又一次地向神禱告 ── 恬不知恥地求神降臨,祈求、尋找、叩門 ── 直到神降臨,來到我們身邊。因為耶穌說過,

"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賜〕給 求祂的 人麼?"(路加福音 11:13)。

而那也正是以賽亞的禱告。請起立大聲朗讀 以賽亞書64:1。

"願祢裂天而降;願山在祢面前震動"(以賽亞書 64:1)。

請坐。

他禱告說 "噢"。那是一個很重要的字。我記得萊斯博士(Dr. John R. Rice)說,那個 "噢" 字 在我們的禱告中再也聽不到了。那顯明我們渴望得到我們所求之物。如乾渴時求水一般。我們感到我們必須得到!以賽亞抓住神不放,就像耶穌在客西馬尼園內的禱告一樣,

"基督在肉體的時候,既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就因祂的虔誠蒙了應允"(希伯來書 5:7)。

耶穌告誡我們要祈求、尋找和叩門,直到得到神的回答。在希臘文中,這裡的含義是 "不斷祈求"、"不斷尋找" 和 "不斷叩門"。有些人說,我們只應為所需之物祈求一次。他們說,為同樣的事物不斷祈求是錯的。但他們忘了,基督本人曾三次禱告, "說的話還是與先前一樣"(太 26:44)。祂三次帶着極深的哀痛 "流淚禱告",直到神答應了祂,遣送一位天使來 "加添祂的力量"(路 22:43),使祂不至在客西馬尼園內喪生。祂禱告 "更加懇切",為了得到足夠的力量存活,在第二天早上走上十字架。因此,帶著懇切之心,以賽亞祈求說,"願祢裂天而降…"。

以賽亞心焦如焚,渴望神能裂天而降。請看10-12節。請起立大聲朗讀。

"你的聖邑變為曠野。錫安變為曠野;耶路撒冷成為荒場。我們聖潔華美的殿─就是我們列祖讚美你的所在被火焚燒;我們所羨慕的美地盡都荒廢。耶和華啊, 有這些事, 你還忍得住麼?你仍靜默使我們深受苦難麼?"(以賽亞書 64:10-12)。

請坐。

當我還是二十多歲的孩子時,我見到了胡士托音樂節(Woodstock)中的放蕩、吸毒、狂野。我看到了暴亂、肯尼迪總統被刺殺、馬丁路德金博士被刺殺、雅皮士(Yippies)在民主黨代表大會期間燒毀了芝加哥。我看到了垂死的教會、浮淺的宣道、以及教會的倒閉。我晝夜因此而困擾。我向神呼喊, 求祢 "裂天而降" 吧。祂真的降臨了!我永遠不會忘記我在第一華人浸信會(First Chinese Baptist Church)以及在嬉皮士的三藩市所見到的一切。神降臨了!神的火焰在我們心中燃燒。靈魂一個接着一個的得救了!神降臨了!我親眼看到了。我希望你們也能看到。我希望你們能看到神的大能與榮耀,見祂撕裂天窗,降臨到我們身旁!

路雖崎嶇敵雖兇猛,
   靠主十架全得勝;
前所懷抱、追求、盼望,
   今當作足下灰塵。

此時祭壇聖火降臨,
   點燃我心如火焚;
此歌聲永遠不停,
   讚美榮耀主聖名!

榮耀榮耀歸與天父,
   榮耀榮耀歸耶穌,
榮耀榮耀歸與聖靈,
   榮耀歸與三一主。

讚美耶穌!讚美耶穌!
   讚美主為罪人死;
萬民當將榮耀歸主,
   因寶血能洗淨眾罪污。—《讚美耶穌》
("I Will Praise Him" 詞﹕Margaret J. Harris, 1865-1919)。

噢,主啊,再做一次吧!再重復一次!好讓這些孩子們在人間能目睹您的榮耀!他們需要看到您的榮耀與大能!那會使他們永遠改變!會使人間萬物 奇妙地失去其色彩,無法再吸引他們。主啊,請為他們的緣故這樣做吧。請看在您大名的分上這樣做吧!請遣送火焰,噢,我的神啊!請遣送火焰吧!"願祢裂天而降;願山在祢面前震動"(賽 64:1)。

真正的禱告意味着抓住神不放…猶如雅各通宵與基督較量那樣 –他這樣說, "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創 32:26)。鐘馬田醫生說, "抓住神不放,請求祂,懇求祂,甚至與祂爭辯;我認爲,僅有當基督徒進入了如此狀態中,他才開始在真正做禱告"(Lloyd-Jones, 第305頁)。

當神降臨時,"山在祂面前震動"(賽 64:1)。像山一樣的不信,如山一樣的恐懼,像山一般的疑惑,以及如山一樣的傲慢與自私,如山一般的絕望,以及來自撒但、高如山川的逼迫── 所有傲慢地與我們的神和基督作對的高聳的山巒,都願它們 "在祂面前〔如同火山的岩漿般 流淌〕震動!"

但爲復興所做的禱告必須來自像以賽亞那樣的人; 他們會如先知那樣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賽 6:8);他們在侍奉神的工作中會心甘情願地獻出自己的一生。投舍博士(Dr. A. W. Tozer)說,

此時的教會需要人,需要像樣的男子漢。口頭都講,我們需要得復興…但神不會讓鼠輩得到復興;祂也不會讓兔子充滿聖靈。我們正在消沉〔儒弱無能,缺乏〕男子氣概;我們需要無所畏懼的人,勇於在靈界的爭戰中耗盡自己…因他們已對這世上的〔誘人之事〕死去了。這種男子漢能擺脫控制軟弱之人的衝動…如果基督教要繼續生存下去,她必須擁有男兒,擁有像樣的男子漢。她必須譴責那些不敢站出來說話的懦夫…她需尋找一群擁有先知和烈士那種氣質的男子漢…他們將成為神的人、有骨氣的人…通過他們的勞做〔神將〕遣下那拖延已久的復興We Need Men of God Again, 作者: A. W. Tozer, D.D.)。

那正是我們教會在此時刻所需要的人──"屬神的人、有骨氣的人"。我們需要那些看穿了世俗虛空的年輕人、願意犧牲自己而不求 "安生" 的年輕人 ── 他們無所畏懼、能說出先知所說的話,"我在這裡, 請差遣我"(賽 6:8),並由靈魂深處祈求說,

"願祢裂天而降;願山在祢面前震動 ── 好像火燒乾柴,又像火將水燒開,使你敵人知道祢的名,使列國在祢面前發顫!"(以賽亞書 64:1-2)。

年輕人,充滿熱情地用你們的雙唇發出以賽亞的禱告吧。年輕人,奮起吧, 為基督獻出你的人生!年輕人,奮起努力吧,竭盡全力地前往奮鬥,使神的榮耀在復興的陣雨中降臨!威廉·枚爾(William Merrill)的一首聖詩寫的很好,

奮起,上主子民,
放下次要事務,
盡心,盡性,盡意,盡力,
服事萬王之王。

奮起,上主子民,
教會需你力量,
她責任重,她力量薄,
奮起使她振興。
   ("Rise Up, O Men of God!" 詞: William P. Merrill, 1867-1954)。

年輕人,我也曾年輕過,但現已年邁。我們教會的領導也曾是群年青人。他們帶領我們通過了長年的教會分裂。他們通過奮鬥把這間教會建成了像如今這樣美好。他們付出了代價。他們為我們在網路上遍及世界的網絡傳道事業提供了資金。但我們已體力不支,無法帶領這間教會走到下一個階段!我們再沒有精力去打造一所新的浸信會幕了!你們必須來接班,否則我們的教會就完了!因此我對我們的年輕人說,

奮起,上主子民,
教會需你力量,
她責任重,她力量薄,
奮起使她振興。

請起立並唱聖詩第七首。

充滿我理想,我求救主,願我心目中僅見耶穌;
   祢雖引我過幽暗山谷,永在榮光 卻環繞佑護。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聖潔的形影折射我身。

充滿我理想,令我渴望 獲得祢榮光;激勵我心
   得祢的善美,願主愛憐 與上天之光守護一生。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祢聖潔的形影折射我身。

充滿我理想,罪孽陰影 莫讓它掩蓋心中光明。
   願我僅見祢萬福顏面,全心信賴你無限的恩典。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聖潔的形影折射我身。
         ("Fill All My Vision" 詞: Avis Burgeson Christiansen, 1895-1985)。

讓我們一同起立禱告。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可點擊)你可用任何語言發電郵給海博士,但盡可能使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可發至〔美國〕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以賽亞書 64:1-4。
宣道前顏國輝(Jack Ngann)先生的獨唱﹕
"Teach Me to Pray"(詞﹕Albert S. Reitz, 1879-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