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救恩出於耶和華

SALVATION IS FROM THE LORD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六年六月十二日早
於洛杉磯 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June 12, 2016

"救恩出於耶和華"(約拿書 2:9 )。


有一冊現代譯本如此翻譯這節經文:"救恩來自耶和華。" 德國聖經註解家凱爾勒(C. F. Keil)如此解釋這節經文:"救恩全靠〔神的〕能力,因此,僅有神才能賜下救恩"(Keil and Delitzsch;對 約拿書2:9的註釋 )。弗農•麥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說:"如你最終得救了,那皆因救恩〔來自〕耶和華…救恩從始至終都屬於神的工作。" 救恩來自耶穌。救恩能為你帶來喜樂、平安、永生、以及罪的赦免。

約拿為何說 "救恩出於耶和華" 呢?因為他是迷途之人。他走投無路。他知道自己無法拯救自己。他從船上被拋進海裡。有個海怪把他吞了。他身處那龐大的海怪腹內,毫無任何希望。他絲毫無力去拯救自己。他無法脫離困境。

除非你帶有一點約拿所感到的絕望,你永遠無法得救。約拿高呼道!

"諸水環繞我,幾乎淹沒我;深淵圍住我;海草纏繞我的頭。我下到山根,地的門將我永遠關住。耶和華 ──我的神啊,你卻將我的性命從坑中救出來。我心在我裡面發昏的時候,我就想念耶和華。我的禱告進入你的聖殿,達到你的面前"(約拿書 2:5-7 )。

你必須多少有一點這種感受,否則,你便無法說出,"救恩出於耶和華"。你或許認為,這樣的事不會發生在現今的人身上。你錯了。今早在座的每位基督徒或多或少都有過那樣的感受!你必須首先感到自己有罪、迷途失喪,然後才能信主得救。

楊凱琳說:"我走進教會的時候,心情十分沉重…我是一個罪人。我周圍很多人都在歡笑,但我卻無法壓抑我心頭的內疚。我能感到我罪惡的沉重,如同肩負重擔一般…我無法繼續自欺欺人,認為自己是個還不錯的人。我並非無罪;我內心沒有善良。我很清楚,如果我那時死去的話,我會直接墮入地獄…我是個罪人。我自以為能在人前遮掩我的罪,但我無法向神隱藏。神清楚我所有的罪…我感到極為無助。"

凱琳是位年輕的華裔女生。你絕不會想到她是如此一個罪人。她沒有吸過毒;沒有和男孩子亂搞。她看起來純潔善良。但她卻說:"我無法再繼續忽略我心靈的醜陋、悖逆;我心中充滿了邪惡,與神為仇!…我的狀況不佳,心中沒有一絲善良…我是一個罪人。"

她的感受像約拿一樣,正在罪惡的海洋中掙扎 ── 海草已纏住了他的頭!我的朋友,如果你從未有過類似那種感受,你便永遠說不出,"救恩出於耶和華。"

顏國輝(Jack Ngann)是位很友好的華人男子。看起來他非常潔淨善良。沒有人會懷疑他是個罪人。但他走進了諮詢室。他說:"我處在內疚的狀態中,為自己犯下的罪深感自責。我清楚地記得我犯下的最嚴重的那條罪。它證明我是一個可惡的罪人…我痛哭不已,內心充滿了憂愁、恐懼、和內疚。"

顏國輝思考着他犯過的最嚴重的罪。我希望你此刻也能這樣做。思考一下你犯下的最嚴重的罪。約拿單•愛德華(Jonathan Edwards)說,這樣的做法常能幫助人看清他們是何等邪惡的罪人。顏國輝 "痛哭不已,內心充滿了憂愁、恐懼、和內疚"。僅有到了那時,他才開始理解約拿的感受 ── "救恩出於耶和華"。

艾斯特法妮婭•巴爾塔薩(Estefania Baltazar)曾經經歷過三次假轉變。她說: "我總在依賴某種感受…我曾為了掙得救恩而忙碌,以至於我沒有去思考耶穌。" 她接着說:"我對自己丑陋的本性開始感到難以容忍。我內心不停地在犯罪。我心靈中沒有任何安寧。到了這麼一個時刻,我甚至無法停止去思考我的罪孽,以及未來的審判。我的罪孽折磨着我。我無法歡笑,無論做什麼事都不能開心。我想:「我的靈魂處於永刑的危險之中,我怎能嬉笑呢?」無論什麼都無法把罪從我的腦海中排除出去…我盡力去更正自己的邪惡本性…但我無法擺脫我邪惡墮落的心靈…我曾絕望地呼求、向神禱告。

我感到我臉色通紅,面頰滾燙,汗流滿面,但最終我仍是迷途失喪的人,毫無任何希望。我在哭泣中入睡…我放棄了自己。我完全放棄了自己遲早會得救的念頭。" 她正如約拿一樣,淹沒在罪惡的海洋中。若想成為基督徒,你必須在某種程度上帶有這種感受 ── 否則你永遠無法說出,"救恩出於耶和華。"

除非〔神〕使你認清你的罪,我知道你會繼續認為你是個還不錯的人。你或許會說:"那些年輕人可以這樣想 ── 但我並沒有那麼壞。" 親愛的朋友,你其實比那些年輕人更壞。對自己誠實一點吧。你並不比他們善良。你其實更壞!他們花了時間去思考 ── 深沉地思考 ── 審視自己做過的惡事 ── 反省自己不愛神的事實。而你來教會是為了見朋友。你並非真心來敬拜或讚美神。你喜歡和我們在禮拜之後一起快樂地聚餐。你喜歡和友好的會眾談話。但在這一切之中神在何處呢?你來到教會裡,但你並沒有思考耶穌,對不對?事實上,你常常帶着淫念、妒忌、不信、爭競、扭曲、骯髒的念頭來教會。

你無疑比不上查爾斯•衛斯理那麼敬虔。他從英國去到美國向土著印第安人傳道。但你卻從未幫過任何人去尋找基督,對不對?衛司理每週多次禁食禱告。你從未禁過食,並且花幾個小時作禱告,對不對?你根本沒有查爾斯•衛斯理那麼虔誠, 對不對?然而,查爾斯•衛斯理卻如此說:

我乃不潔又不義,
 主乃全義潔無比;
我乃罪人滿罪污,
 惟主施恩能救贖。
("Jesus, Lover of My Soul" 詞:Charles Wesley, 1707-1788 )。

而且那位看似善良的人說,

我乃極苦大罪人,
 屢次辜負主深恩,
屢次羞辱主聖名,
 屢次抗逆主聖靈。
無量仁慈無量恩,
 恩慈能否及我身?

願主賜我痛悔感,
 作我中保在父前;
耶穌願在父前求,
 為我擔待眾愆尤。
無量仁慈無量恩,
 恩慈能否及我身?
("Depth of Mercy" 詞: Charles Wesley, 1707-1788 )。

查爾斯•衛斯理比你我都更為善良。然而,他卻能說,

我乃不潔又不義,
 主乃全義潔無比;
我乃罪人滿罪污,
 惟主施恩能救贖。

那正是約拿的親身感受。他知道自己是個罪人。他在那海怪的肚腹中已奄奄一息。他在罪的海洋中淹沒了。他已絕望。他沒有任何能力去拯救自己。此時僅有耶和華才能拯救他。他說:"我心在我裡面發昏的時候,我就想念耶和華。我的禱告…達到你的面前…救恩〔來自〕耶和華"(拿 2:7, 9 )。他知道僅有耶穌才能拯救他!

你可曾達到那一地步呢?宋天禮便曾有過。他說:"聖靈使我看到,我是一個多麼無助的罪人。我厭惡自己的罪惡…海博士問我是否肯信基督,我回答說:「我願意」。海博士唱起歌來:「十架前有你的一席之地,十架前有你的一席之地。雖然已有百萬人到來,十架前有總能多容一人,十架前有你的一席之地。」我帶着內疚和罪惡來投靠耶穌。耶穌沒有棄絕我。是耶穌、用祂的寶血拯救了我… 祂是一位多麼強大的救主!我愛主,因為在那古舊的十字架上,祂首先愛了我。耶穌是我的救主,是我的王!祂把我從死亡的毒針之下,與罪惡的腐敗中提了出來。我感到自己像塵土般,但耶穌卻把提拔了我,拯救了我。我乃一個靠恩典獲得拯救的罪人。因有了耶穌,一切都截然不同了!耶穌在十字架上為我灑下了寶血,為我的罪作過禱告;我將永遠銘記祂對我的愛。"

"救恩出於耶和華。"

顏國輝說,"海博士告訴他,「祂對你的要求,只是你對祂的依賴需求。」我那時的確看到了〔我〕對耶穌的需要。我當時在不斷地思考,我已「走投無路」了。在我跪下的時候,一股更強烈的沖動佔據了我,我如今知道,那是撒但本人在極力阻止我信靠耶穌所施的伎倆。然後,我信靠了耶穌;我跨向了耶穌。靠對主耶穌基督的簡單信念、靠清除罪惡的寶血,我終於得救了。"

"救恩出於耶和華。"

艾斯特法妮婭•巴爾塔薩 說,"海博士要我們跪下信靠耶穌的那個星期天…我沒有像以往那樣去分析我的罪、以及我內心的感受。我的心在向耶穌呼求原諒。當我跪下時,我通過信念望向了耶穌,並完全信靠了祂。〔禱告後〕我很快坐回到椅子上。作為一個獲得赦免的罪人,我走出了諮詢室。我沒有看見或感受到耶穌。我沒有經歷某種神聖的宗教感受。我不過簡單地信靠了祂。當我信靠耶穌的那一瞬間,祂用祂的寶血洗淨了我的罪孽。我沒有獲得我自認為所需要的得救的確據,但我出奇的喜樂,因為耶穌赦免了我的罪,我在冊子上的罪惡被清除了。我很高興地得知,當神看向我時,祂所見到的是耶穌的寶血,不是我的罪…自從我孩童時期起,我總感到心靈中有某種極大的空虛。除了那天拯救我的耶穌之外,這世上沒有任何事物能擺脫這空虛。

"救恩出於耶和華。"

楊凱琳這樣說, "在宣道接近尾聲時, 我第一次〔聽見〕了耶穌基督的福音。基督為了償還我的罪債,代替我死在了十字架上…祂的寶血為罪人灑下。祂的寶血為我而流!我迫切地需要基督!…我的目光這時離開了自我。我頭一次看向了基督,而就在那一瞬間,祂拯救了我!基督沒有把我拒之門外,猶如我曾長期拒絕祂那樣。祂接受了我,並用祂的寶血洗淨了〔我的罪惡〕。這時,我終於理解了約翰•牛頓(John Newton)的含義。他說,「奇異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前我失喪,今被尋回,瞎眼今得看見」"。凱琳說, "如今,我看到基督是我的救主!我是個罪人,但耶穌基督拯救了我!"

"救恩出於耶和華。"

約翰•凱根(John Cagan)昨天從大學畢業了。但他獲得拯救是在2009年。約翰說,"諮詢時牧師與我談話,並告誡我去信靠基督,但我不願意。即便我全身的罪孽都在指責我,我仍然不肯接受耶穌。我在「嘗試」得救;我在「嘗試」信靠耶穌,但我辦不到。我就是無法說服自己去服從基督 ── 這使我感到非常絕望。我能感到我的罪正在把我推入地獄,然而我卻同時感到我的固執迫使我收住眼中的淚水。我在此矛盾的搏鬥中進退兩難。

突然間,我想起了一則牧師幾年前宣過的道:「向基督讓步!向基督讓步!」我必須向耶穌讓步的念頭如此地壓抑着我,看起來我似乎永遠不能服從祂了。耶穌為我獻出了祂的生命;耶穌在我還是仇敵的時候就為我被釘上了十字架,而我卻不願向祂讓步。這想法使我心碎;我必須放棄這一切。我再也無法壓抑自己。我必須信靠耶穌!就那一瞬間,我向基督讓步了,並信靠了祂。就在那一瞬間,我似乎必須讓自己死去,然後基督把新生賜給了我!其中沒有我的任何善行,或理智中的意願;不過是通過內心簡單的信念安息在基督身上,祂便拯救了我!祂用祂的寶血洗淨我的罪惡!在那平凡的一瞬間,我停止了抗拒基督,祂拯救了我!…在那瞬間,我沒有甚麼肉體上的感受,沒有見到令人目盲的閃光。我無需任何感受,因我有了基督!然而在信靠基督之後,我感到好像我的罪孽從我的靈魂中被除去了。我轉離了罪惡,並僅僅望向了耶穌!耶穌拯救了我…祂把生命和安寧賜給了我,而我從前所知的一切僅有如何憎恨。基督來到我身旁,為此,我永遠不會離棄祂。"

"救恩出於耶和華。"

"耶和華吩咐魚,魚就把約拿吐在旱地上。" 約拿得救了!他說, "救恩出於耶和華",而且那確實如此。在你信靠神的兒子耶穌的一瞬間,情形也會如此。現在就來信靠耶穌吧,你也會從罪惡和地獄中在永恆中得到拯救!你無需親眼看見耶穌。你無需去感受到祂。祂處在上天的另外一維空間內。只要你來信靠祂。祂定會赦免你,使你獲得拯救。

如果你看到你對耶穌的需要,希望你現在就跟隨凱根博士、約翰•凱根、或宋天禮到聚會廳的後面去。他們會帶你到一個安靜的房間裡談話、禱告。阿們。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可點擊)你可用任何語言發電郵給海博士,但盡可能使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可發至〔美國〕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約拿書2:5-10。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Depth of Mercy"(詞: Charles Wesley, 1707-1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