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神會答應的禱告

THE PRAYERS GOD ANSWER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六年五月廿二日晚
於洛杉磯 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May 22, 2016

"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他懇切禱告,求不要 下雨,雨就三年零六個月不下在地上"(雅各書 5:17)。


很有趣的一件事是,舊約裡沒有細談以利亞的這番禱告。那裡僅僅告訴了我們,先知相信神會應允他的祈求,但他禱告的細節卻沒有講明(王上 17:1)。我看,以利亞的禱告是神僅對雅各的獨特啟示。舊約內僅提到了先知對亞哈王所說的話。麥基博士(Dr. McGee)指出,先知向人說話,而祭司則與神交往。以利亞是位先知,所以聖經僅把他對亞哈王所說的話告訴了我們,而神對以利亞所說的話則被封閉起來,直到神向雅各揭示了其中的細節。以利亞對亞哈這樣說,

"我指着所事奉〔的〕永生耶和華 ──以色列的神起誓,這幾年我若不禱告,必不降露、不下雨"(列王紀上 17:1)。

如果神沒有通過默示把雅各書5:17賜給使徒,我們便無法確知 以利亞曾為乾旱和降雨所作的禱告(提後 3:16)。

經文告訴我們,以利亞曾 "懇切地" 為乾旱和降雨作過禱告。譯成 "懇切" 的希臘原文字面含義是 "他用禱告祈求"。托馬斯•曼頓(Thomas Manton, 1620-1677)說,這裡意味着 "心與口的一致;內心祈求,口中禱告"(Commentary on James,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98年重印)。我看這遠超過了外表的大聲疾呼。我認為,曼頓 說的很正確,這意味着 心靈與口中禱告之言詞的一致。也就是說,某人內心真誠地渴望得到他口中所祈求的事物。

這些年來,我見過許多禱告得到了驚人的回答。然而,並非我祈求的每樣事物都能很快地得到回答。在禱告得到應允前,通常會先有我對所求之事的沉重負擔。那事會成為我無法釋懷的牽掛。傳統的基督徒把這稱作 "負擔",就像壓在心頭的重擔,以至你會對此牽腸掛肚地朝思暮想,直到神的回答最終降臨為止。

基督講過兩個比喻,來陳述不住禱告的重要性,教導我們應不住地為壓在心頭的負擔祈求,直到答案降臨為止。第一個比喻叫做 "強求之友的比喻"。強求指的是 "堅持不懈"、甚至 "不厭其煩" 的禱告。這記在路加福音11:5-13內,在司可福研讀聖經第1090頁上。請起立大聲朗讀。

"耶穌又說:你們中間誰有一個朋友半夜到他那裡去,說:朋友!請借給我三個餅;因為我有一個朋友行路,來到我這裡,我沒有甚麼給他擺上。那人在裡面回答說:不要攪擾我,門已經關閉,孩子們也同我在床上了,我不能起來給你。 我告訴你們,雖不因他是朋友起來給他,但因他情詞迫切的直求,就必起來照他所需用的給他。我又告訴你們,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着;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 你們中間作父親的,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呢?求魚,反拿蛇當魚給他呢? 求雞蛋,反給他蠍子呢?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他的人麼?"(路加福音11:5-13)。

請坐。

整個比喻為了告戒我們,要不斷祈求、不斷禱告,直到我們得到所求之物為止。第九和第十節說,

"我又告訴你們,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 凡祈求的,就得着;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路加福音11:9-10)。

"祈求"、"尋找" 以及 "叩門" 這幾個詞,在希臘原文中用的是現在時。可翻譯成 "不斷祈求、不斷尋找、和不斷叩門"。現在請看第13節,

"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祂的人麼?"(路加福音11:13)。

因此,不間斷地禱告 會得到神的回答,得到祂賜下我們 "新朋友" 所需要的靈糧。萊斯(John R. Rice)博士正確地指出,這可應用在基督徒為得到聖靈、為獲取得人之能力所作的禱告上(Prayer: Asking and Receiving第212, 213頁)。

但同樣的教導也記在馬太福音 7:7-11內,在司可福研讀聖經第1003頁上。請放聲朗讀,

"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着;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你們中間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呢?求魚,反給他蛇呢?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你們在天上的父,豈不更把好東西給求祂的人麼?"(馬太福音7:7-11)。

你會注意到,這裡在11節內使用了不同的詞彙。在路加福音11章內,耶穌說, "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 給求祂的人麼?" 但在馬太福音7:11中,耶穌卻說,"何況你們在天上的父,豈不更把好東西給求祂的人麼?"

先知以利亞祈求 "不要下雨",結果三年半就沒下過雨。那是神置放在他心頭的重擔。當他祈求時,神通過停止降雨來回答他的禱告。有時神的回答很迅速。而在其他時候,神起初卻沒有作出回答。

我還清楚地記得神如何迅速地應允了我禱告的那晚。我當時只有十二歲。我被送去和一個叔叔阿姨一起住在 托苹伽峽(Topanga Canyon)的山頂。我在那裡的學校裡剛讀了幾個月 ── 那是在我高中畢業前讀過的二十二所學校中的一所。那也正是我第一次讀大學輟學的原因。當你忙於二十二次搬家時,你不會學到任何東西。我僅僅學會了如何閱讀、如何用手寫體寫字;我還學會了如何做算數的加減法。可能僅此而已。就這樣,我在 托苹伽峽 山頂,與整天醉酒的阿姨住在一起。有天晚上,我的堂兄和他的朋友喝醉了。其實,他們已喝得爛醉。他們告訴我, "來,羅伯特。上車跟我們一起去兜兜風。" 我不想去,但我當時只有十二歲。結果,那些大個子把我揪住,塞進了車座的後邊。那是我叔叔的一輛1940年福特雙座跑車,車裡只有前排座。他們把我塞到前座後面的狹小空隙裡。然後,他們一邊開車一邊喝啤酒和威士忌。結果,這 "幾圈" 兜風變成了一場狂野、酗酒的飆車,順着蜿蜒的山路一直沖到海邊。如你上過那條路,你定會知道那是怎樣的情況。那條路蜿蜒如蛇。我爛醉的堂兄大概以60英哩的時速衝下山路。如我沒記錯,路標上寫的速限是25英哩,但我們的時速似乎高達65-70英哩。我這輩子永遠都不會忘記!我偶爾仍會做噩夢,想起這件事。我當時低下頭,開始作我知道的唯一禱告 ──主禱文。一路下山我一路作主禱文,並極力地強調這幾個字:"救我們脫離兇惡"。下山之後,我從車裡爬出來,站在黑暗中瑟瑟發栗。我清楚,一定是神救了我們。那條路上常有許多致命的車禍。我曾見過車輛衝過路邊欄桿墜入山崖起火。神應允了我的祈求,搭救了我們。我當時明白,六十年後的今天也毫不懷疑!神經常會如那天晚上一樣回答我們簡短的禱告。

但其他時候,我們必須等待,有時可能要等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得到神的回答。十七歲的時候,我決定不去做演員,並且加入了傳道事業。那完全不是感情衝動,我毫無任何感覺。我甚至不記得曾聽人說過 "被召" 之類的話。也許有人說過,但我不記得聽人說過這話。從前那年代,人們總說 "屈服" 之後作傳教士。牧師們總提如何在經歷了一番內心爭鬥後,終於 "屈服",同意成為傳道士。但我並沒有經歷那番波折。我只是認為,作演員太愚昧, 沒有任何價值。所以我 "屈服" 了 –無論其中有什麼含義– 成為一位宣道士!我把自己交到神的意願中。那便是神引導我進入華人教會、並成為傳教士的原因。我當時讀過一本偉大的去中國傳道之先鋒 戴得生(Hudson Taylor)的傳記。我清楚他是我應追隨的優秀榜樣。

所以我去到那所華人教會,並盡力投入各種可能的事工內。我甚至成為教會的園丁和清潔工,打掃地板、擺放桌椅,我盡一切能力地去侍奉神。那時候,我買了一本慕迪出版社的平裝版《約翰•衛斯理日記》選摘。我通讀了那本書,好像那是本聖經一樣。我當時沒有意識到,但它向我描述了第一次大覺醒中的宏偉畫面。衛司理的日記使我對復興一事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我當時還年輕,經驗不足,根本不清楚到了1960年代早期,復興的發生會多麼稀少。我當時很幼稚,單純的認為,只要我為復興禱告,那便一定發生。所以,我為復興能臨到那所華人教會不斷禱告。我天天為此懇求;每次禱告會上我都會大聲為此祈求;每次有人在教會裡要我為飲食謝恩時,我會把整個禱告都花在祈求神遣送復興上。在60年代間,那一直是我禱告的主題。當復興於60年代晚期的一次夏令營中突然降臨時,我確實一點也不驚訝。我知道復興一定會降臨,因我一直像孩童一搬地為此禱告。在林頌琪(Murphy Lum)博士去世前幾年,他提起過我的那些禱告:"鮑勃, 即便沒有人這樣做,你仍在為復興堅持禱告。" 他然後說,"鮑勃,我相信復興的降臨是因為你不斷為此作禱告。" 然而及至他告訴我的時候,我幾乎把這事忘了。

華人教會中的復興成為我心頭的一負重擔。我相信,是神把這負擔子加在了我的心頭。我無法停止去思考它。並且,我堅持不懈地為此禱告,直到神答應了我。傳統的基督徒稱此為 "禱告通天"。那是某種不灰心、不間斷地禱告 ── 直到神答應你,並讓你得到所求的事物!耶穌說,

"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你們在天上的父,豈不更把好東西 給〔那些不斷〕求祂的人麼?"(馬太福音7:11)。

基督再次告訴我們,

"我又告訴你們,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着;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路加福音11: 9, 10)。

"祈求"、"尋找" 及 "叩門" 這幾個詞在希臘原文中用的是現在進行時。意思是 "持續祈求、持續尋找、並持續叩門"。萊斯博士說,"一位神的兒女有權去…持久、不斷地祈求神實現祂作出的諾言,拒絕接受否認的回答,直到神賜下所需之物…為止。噢,願神的子民鼓起勇氣,不斷禱告、祈求、再禱告 – 願他們得到鼓勵,直到他們得到回答為止!

堅持禱告,
 直到主垂聽,
堅持禱告,
 直到主垂聽,
神的眾多應許
 從來未落空;
堅持禱告,
 直到主垂聽。"

(John R. Rice, D.D., Prayer: Asking and Receiving, Sword of the Lord Publishers, 1970年,第213, 214頁)。

托瑞博士(Dr. R. A. Torrey)在他一本知名的小冊子《如何禱告》( How to Pray中所講的也是同樣。托瑞博士說,

     神通常不會在我們初求的時候把東西賜給我們。祂希望我們受到訓練,讓我們變得堅強,為最美好的事物努力工作…祂不會在我們初次為某樣事物祈求時,便馬上為我們作出回答,把所求之物賜給我們。祂希望訓練我們,通過讓我們為最美好之物不懈地祈求,使我們成為堅強的禱告子民。祂希望我們能「禱告通天」( pray through)
     我們很高興情形是這樣。通過一段很長的時期,當我們被迫為美好的事物反復祈求,最終得到所求之物時,我們從這禱告中所獲的訓練益處最大。有人在最初幾次禱告之後,如果神沒有答應,他們便就此放棄了,並美其名曰順從神的旨意。他們說,"可能那並非神的意願。"
     通常來講,這並非順從,而是靈命的懶惰…當一位意志堅強的男女為達到某種目標采取行動時,他不會因一次或兩次、甚至一百次的失敗,而因功虧一簣就此放棄。他會堅持不懈、繼續努力,直到他達到目標後才會住手。禱告的能手會持續禱告,直到他禱告通天,獲得所求之物為止…當我們為某樣事物開始祈求時,便不應半途而廢,總要堅持到神回答我們為止(R. A. Torrey, D.D., How to Pray, Whitaker House, 1983, 第50, 51頁)。

但這裡還有另一方面。如你仍未與神和好,你的禱告便不會得到回答。我在一月初的時候帶全家人到墨西哥的坎昆(Cancun)渡假。有一天,當他們去參觀瑪雅文化遺址的時候,我獨自一人留下,讀了一本書,講的是1949到1952年間發生在 陸易斯島(Isle of Lewis)上的復興。我作了禱告,寫了一篇宣道文。回到洛杉磯之後,我宣布了每晚舉行的一系列的福音宣道會。如你所知,神降臨了,一切從凱根博士引導他89歲的母親信主開始。那是真正的奇蹟,因為她許多年來都是硬心腸的無神論者。然後,凱根博士86歲高齡的岳母也很有希望得到了轉變。我們據統計數字知道,七十歲以上獲得轉變的人幾乎是絕無僅有的。但在那短短的幾天內,兩位八十開外的婦女得救了。那的確是驚人!然後一位接一位,總共有11位年輕人很有希望接連得救了。幾天後,另一位朋友很有希望得救了。共有十四人在幾天之內得救了。

但是,當我後來讀了羅馬書12:1-2後,我把這應用在那些在教會裡幾年前得救的人身上。

"所以弟兄們,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不要效法這個世界, 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 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 (羅馬書12:1, 2)。

當你跟我一樣長期作宣道士時,你能學會如何去察覺聽眾的反應。那天我所感受到的並不健康。我見一些年輕人咬着牙,低頭盯着地上。我感到了對基督強烈地抵觸和對抗,似乎他們永遠不願向祂屈服一般。我內心好像被潑了一盆冷水。我覺得他們似乎需要再次獲得轉變。當人們允許世間的事把他們心中的基督擠掉時,這情形便會發生,令人內心變得跟轉變之前一樣僵硬。這種心靈必須再次被打碎,然後重新向基督屈服。

那些反复拒絕向基督讓步的人,心中被叛逆掌控着。祂告誡我們去 "天天" 背起十字架來 "跟隨祂"。我們必須每天向基督屈服,否則,我們內心會漸漸變得冷淡和固執。有人如此錯誤地認為,"我現在已經得救了。我不再需要向基督讓步了。" 這跟使徒保羅所說的大相徑庭,"將身體獻 [給神],當作活祭…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 只有這樣,你才能 "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12:1-2)。要想知道神的旨意,你必須把自己當作活祭獻給祂,不要效法這個世界。

內心不願 "作活祭",不願向基督讓步的人總會心懷二意。聖經說,"這樣的人不要想從主那裡得甚麼"(雅 1:7)。耶稣说,"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路 9:23)。耶穌在召你捨己。祂在召你去跟從祂。噢, 我一生中有多少次因不願捨己、不願跟從祂而失去了內心得救的安寧!但當我把自己當作活祭獻給耶穌後,主的安寧是如何一次又一次地回到我人生內!我祈求,你今晚也能這樣做。剛才葛利費斯先生唱的那首聖詩,我近一生期間都很喜歡。當我仍是孤獨、困惑的年輕人時,每次唱起這首歌我都會流下眼淚,

我受恩惠,何其深宏,
   日日增加無從報!
此後惟願 事主盡忠,
   一心愛主蒙引導:
惜我愚頑,易失此途,
   走上錯路冒萬險;
懇求恩主 依舊扶持,
   驅我進入父家園。
("Come, Thou Fount" 詞: Robert Robinson, 1735-1790)。

今晚在場是否有人知道自己應重新否認自我,並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來重新跟從耶穌的嗎?你们當中是否有些應該為主 "將身體" 與心靈 "獻上 當作活祭" 的人?如果神正在對你這樣說話,再過一陣子,我希望你離開座位,走到講壇前跪下,重新獻上你的一生,把自己當作活祭獻給耶穌。祂死在十字架上,為的是拯救你。到前面來跪下,把你的心靈和生命重新獻給耶穌,向祂懺悔你內心與生活中的任何叛逆與罪惡。求耶穌原諒你,使你重新服從祂。請繼續保持站立,你可走向前面來跪下、禱告。當葛利費斯先生溫柔唱詩的時候,請你走到前面來。

救主耶穌,萬福源頭,
   懇求垂聽我頌讚;
主賜恩惠,永似川流,
   應當高歌無間斷。
天上使者,讚美熱心,
   和諧歌頌無晝夜;
我受恩惠,比他更深,
   尤當讚美常感謝。

此時立刻記念主恩,
   學撒母耳舊榜樣;
賴主保護,直到現今,
   還求引導歸家鄉;
耶穌看我,如羊失群,
   離開上主行已遠,
自流寶血,救我心靈,
   親來引我歸羊圈。

我受恩惠,何其深宏,
   日日增加無從報!
此後惟願 事主盡忠,
   一心愛主蒙引導:
惜我愚頑,易失此途,
   走上錯路冒萬險;
懇求恩主依舊扶持,
   驅我進入父家園。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可點擊)你可用任何語言發電郵給海博士,但盡可能使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可發至〔美國〕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雅各書 4:1-10。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Trust and Obey"(詞﹕John H. Sammis, 1846-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