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充滿爭鬥的一生

A LIFE OF CONFLICT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六年四月三日晚
於洛杉磯 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April 3, 2016

"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以弗所書 6:12 )。


今天早上我們非常熱鬧。我們教會重新獲得了生機。但我們同時也要面對其嚴肅的一面。如我們看不到什麼是嚴肅的、什麼是歡快的,我們便無法得勝。

摩利斯博士(Dr. Henry M. Morris)說, "在此,無形世界的帷幕向我們稍微地揭開了一點,讓我們瞥見了與神的子民對陣的強大的靈界勢力。神創造了「千萬的天使」( 來 12:22 ),而且很明顯,這些被造之靈至少有三分之一跟隨撒但加入了與神(以及與神的子民)展開的長期搏鬥(啟 12:4, 7 )。這些〔惡魔的勢力〕組成了大規模的體系,排列成執政的、掌權的、以及管轄這幽暗世界中屬靈氣之惡魔的隊伍"(Henry M. Morris, Ph.D., The New Defender's Study Bible, Word Publishers, 2006;對以弗所書 6:12的註釋 )。

"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以弗所書 6:12 )。

那節經文告訴我們,基督教徒的生活是場爭鬥。但許多基督徒卻忘記了這點,甚至在我們教會也有這樣的人。鍾馬田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說,"我們是否常在思考,基督徒的生活是場爭戰?… 我設想,基督教教會已經忘記了這一關鍵的新約真理… 恐怕〔我們許多人〕已經忘記,基督徒的人生充滿了爭鬥…如果我們不去爭鬥,我們定會被擊敗,定會成為敵人的手下敗將"(Martyn Lloyd-Jones, The Miracle of Grace and Other Messages, Baker Book House, 1986, 第105, 106頁 )。

我們總有種傾向,認為轉變是我們所需的一切。我們總以為,轉變之後的基督徒生活會 "一帆風順",正如鍾馬田博士所點明的那樣(同上, 第105頁 )。沒有什麼會比這更離譜的!我們的經文告訴我們,我們正處在一場與撒但和牠的爪牙所展開的無止境的爭鬥中!

有時我很高興自己是從世俗中轉變過來的人。在教會裡出生長大的孩子太輕松了。似乎一切都用銀盤捧到了他們面前。他們無需爭鬥便可以在教會裡待下去。如果我是在教會裡長大的,我便不會從起初就明白,我不能放松我的警惕,因為我隨時身處可怕的爭鬥中 ── 而我本人太軟弱了,無法獨自面對這場爭戰!這便是為什麼我的終身警句很快成為 "我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 4:13 )。這節經文對我來說意味着,我本人的力量太薄弱,在這場與撒但的衝突、爭戰、與搏鬥中我根本無法勝任。只有基督能賜給我力量,使我通過一場又一場的搏鬥。有人說,我總在上門找架吵,但那並不完全真實。事實是,我不會像大多數牧師那樣逃跑。如你不逃,你定會面臨爭鬥。為什麼?因為魔鬼真的存在!有許多次,我感到自己是如此的無助、無力,以至落到了失敗的邊緣。在那些時候,我只能輕聲默誦這節經文,並靠虛弱疲倦的信念去依賴內中的信息,"我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只有像我這樣的弱者 才能看到這一應許的價值!

我的孩子萊斯利(Leslie)希望我寫自傳。我寫了大概150頁 ──但卻停了下來,把筆紙推開。我想,沒有人會有興趣來讀如此壓抑的書 ── 因為這裡充滿了衝突、爭戰、以及近乎失敗的故事 ── 是一生漫長的爭鬥史,其中僅有些許一點光亮!最後我對神說,我無法寫下去,除非我們教會獲得了復興 ── 那才是我理想中的結局。神似乎回答說,"好吧,羅伯特。先把自傳放下,等候復興的降臨 ── 如果我沒有遣送復興,你便不用寫完這本傳記。"

有時候我很高興我沒有在宣講福音的教會中舒適地長大。出自迷途又孤獨的世界中,我從起初便為一場持久的征戰做好了準備,因為我從一開始就知道,基督徒的生活是極為艱難的,每走一步都需憑藉基督的力量,否則,我一定會永遠地迷途!這便是為什麼我成為一位牧師。在我轉變之後,我知道我必須站在爭鬥的中心。如果沒有處在不斷的爭戰中,我就會遠離神。當我在二十歲得救的時候,我就明白這一點。其他人可以過着舒適的生活,但我必須不斷地生活在爭戰中 ── 與耶穌、保羅、和其他在希伯來書第十一章內信念的英雄一樣!我明白保羅對年輕的提摩太說這句話的意思,

"你要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持定永生。你為此被召"  ( 提摩太前書 6:12 )。

又一次,正如使徒告訴那位年輕人的話,

"你要和我同受苦難, 好像基督耶穌的精兵"(提摩太後書2:3 )。

我必須忍受苦難。我定要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 ── 好像耶穌基督的精兵!基督徒若想成功,再也沒有其他的道路了。順便講一講,我們很多時候從心理學(卻不是聖經)的角度去觀察世界。如果我們依據的是聖經,我們便會知道,基督徒為何必須要爭鬥。

有天晚上,我們中間的一位年輕人告訴我,我談論很多有關自己的事情。然後他說,"我猜你這樣做是因為這是一個年輕人的教會。" 他很有洞察力。我經常回憶起我早年的生活,來尋找可以幫助我們教會中年輕人的要點。我絕不能站在講台上僅為你們上一天神學課 ── 或僅僅解析幾節經文而已。我必須向你顯明, 聖經在我一生中是如何的關鍵 ── 在你一生中也是同樣。我讀到這節經文,

"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以弗所書 6:12 ),

然後向你講解其中的含義。我接着告訴你們,這如何成為我自己人生中的現實。我告訴你們,"基督徒的生活 自始自終是充滿爭鬥的一生── 是充滿與撒但和牠在靈界中之爪牙爭鬥的一生。" 我希望你不會認為,你人生中的麻煩在轉變之後會就此了結!其實,那不過是你搏鬥和爭戰的開始而已!

自由大學的 威爾明頓博士(Dr. H. L. Willmington)說過,

當耶穌在人間傳道時,鬼魔的活動曾一時急劇增長…根據保羅所講的〔提前 4:1-3〕在主第二次降臨〔之前〕我們也會看到同樣來自陰間的活動。鬼魔在暗中的影響 是許多當代運動的根源(H. L. Willmington, D.D., Signs of the Times, Tyndale House Publishers, 1983, 第45頁 )。

鬼魔的活動在我看來似乎每年都在加速地增長。在我讀大學的時候,情形已經很糟了。但如今,我不知一個在世俗大學院校中就讀的年輕人,怎樣才能迴避 那種被威爾明頓博士稱作 "鬼魔…影響" 的試探。撒但的目的是要把你吸入世俗和罪惡之中。"所以,自己以為站得穩的,須要謹慎,免得跌倒"(林前 10:12 )。如果我們不與魔鬼爭戰,我們會很快與神失去聯繫。這首先會從你的禱告生活中體現出來。如果你不能像以往那樣去作禱告,很明顯你在抵觸神,或在生活某方面向誘惑妥協了。仔細聽聽投舍博士(Dr. A. W. Tozer)講的話。他說,

在基督教早期…我們的前輩相信,罪孽與邪惡組成了一個陣營;前輩們同時相信,神、正義、以及天國乃是另一個陣營…這兩種勢力永遠處在深沉的、你死我活的、水火不能相容的極端敵對的狀態下。每人…都必須選擇陣營– 他絕無中立可談。他必須選擇生命或死亡、天國或地獄;如果他選擇了神的陣營,他便等於向神的敵人公開宣戰。這場搏鬥是真實的、是致命的,並會延續到〔人間〕生命的最後一天…他永遠不能忘記,他一生所處的世界是何種境地– 此乃一個戰場;許多人已受創傷,甚至遭到殺戮…邪惡勢力正全力以赴地來消滅他,而基督卻同時在身旁用福音的能力來救他。若想得到解救,他必須靠信念,通過服從心出來加入神的陣營。那便是我們前輩的看法,並且我們認為,那也是經卷內所教導我們的。
     如今的情形卻截然不同…人們並非把世界看成一個戰場,而是一個遊樂場。我們並非來這裡打仗;我們是為了享受〔好時光 和自在的生活〕…這便是現代人的〔看法〕 … 這種把人生看成遊樂場 而並非戰場的觀點,已被世人接受… 並已被絕大多數原教旨主要者所默認(A. W. Tozer, D.D., "This World: Playground or Battleground?")。

但請不要誤認為我在提倡 不應有任何喜樂!我們當然可以!我們當然可以相互交往!我們當然有一同用餐和慶生日的喜樂!我們當然應有一起逛公園的時光。但這一切本身並非最終的目標。在每次歡樂和友誼交往之後,我們都必須記住,爭鬥仍在持續 ── 並且基督徒的一生乃是搏鬥和爭戰的一生!我們可以喘息休閒片刻,娛樂一番;然後,我們仍要返回戰場中。

那就是為什麼 我們教會裡的年輕人 每周要花整整一個鐘頭作禱告。禱告是絕對必要的,否則撒但會擊垮我們!

這就是為什麼 我們外出去把迷途的人帶進我們教會來聽福音。外出傳福音是絕對必要的,否則撒但定會擊垮我們!

這就是為什麼我必須要在講台上宣講強有力的講道。強有力的宣道是絕對必要的,否則撒但會擊垮我們!

再加一句話。我最近漸漸發現我自己宣道中的軟弱,我必須為此向大家道歉,因為我沒有盡早發現!正如我說的,基督徒爭戰的生活不會在你得到轉變時結束!噢,不會!轉變只是爭戰的開始!耶穌告誡我們,"總要儆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可 14:38 )。你可以進入教會,甚至看起來似乎得到了轉變,但如果你沒有儆醒禱告,你就會落入迷惑和網羅中。你會變得世俗化並失去救恩的喜樂。

你們有些人不再來參加星期四晚上的禱告會。要小心!你已經向世俗邁出了一步!基督徒的生活是與世界、肉體、和魔鬼爭鬥的一生。如果你忘了這一點, 你會很快落入撒但的圈套,然後被清掃拖走 ── 墮入現今這邪惡世界的黑暗中。有人說, "不要這樣講!不要說這話!這會把人嚇跑了!" 好,我看那些人就應該被嚇跑!"因為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太 22:14 )。如果我不嚇跑他們,其他某事也會!只有蒙揀選的人才會得救,無論我在這場宣道中講了什麼、或沒講什麼!

許多人在一場教會分裂中被拖走了。那場分裂幾乎讓我們教會喪生。切莫像他們那樣受騙。情形仍未改變!"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下到你們那裡去了"(啟 12:12 )。一旦你把自己交給了世俗,魔鬼便會用烙鐵來燒灼你的良心。我們所講的一切便都無法說服你回到我們身邊!我們從未見到任何這種人回頭!沒有!"總要儆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可 14:38 )。

另外,如你沒有在恩典中成長,你便會心中背道!此處沒有中庸之道!正如投舍博士所說的,世界是 "個戰場;許多人已受創傷,甚至遭到殺戮"(同上 )。

"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以弗所書 6:12 )。

是的, 魔鬼確實存在。如果你仍未得救,牠會在你的內心置入奇怪的思念。牠會告訴你 "這個" 和 "那個" 來阻止你信靠耶穌。牠有時甚至會使人害怕,而不敢去信靠耶穌。這雖不合理,但是他們卻信牠 ── 並且拒絕耶穌。願你能抵擋撒但的誘惑,現在就來信靠耶穌。唯獨耶穌能用祂的寶血洗淨你所有的罪惡。只有耶穌能拯救你,並使你在我們國家和世界所面臨的禍患中安然無恙。請大家起立,同唱聖詩第七首。

信徒!是否看見,在這聖地上,
 四圍黑暗勢力 是何等猖狂?
信徒!奮起攻擊,有益看為損,
 單憑十字寶架,賜給你權能。
信徒如同精兵,爭戰向前行,
 十字架為旗號,先路導我程!

信徒!是否覺得,牠們暗動作,
 竭力試探引誘,要你犯罪惡?
信徒!切勿驚惶,永不要灰心,
 儆醒、禱告、禁食,準備作戰爭。
信徒如同精兵,爭戰向前行,
 十字架為旗號,先路導我程!

信徒!是否聽見,牠們花巧語,
 "祈禱有何用處,禁食何其愚?"
信徒,勇敢回答﹕"祈禱終身行!"
 戰後得見和平,夜盡見光明。
信徒如同精兵,爭戰向前行,
 十字架為旗號,先路導我程!

"我的忠實僕人,我知你困難,
 你今十分勞倦,我也曾勞倦;
飽嘗辛苦況味,可作我的人,
 憂患終了時光,更與我接近。"
信徒如同精兵,爭戰向前行,
 十字架為旗號,先路導我程!
("Christian, Dost Thou See Them?" 英譯﹕John M. Neale, 1818-1866;
       曲調及副歌采用 "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 )。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可點擊)你可用任何語言發電郵給海博士,但盡可能使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可發至〔美國〕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先生(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 以弗所書 6:10-18。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Soldiers of Christ, Arise"(詞﹕Charles Wesley, 1707-1788;
曲用 "Crown Him With Many Crown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