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山頂上閃爍的城!

A SHINING CITY ON A HILL!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六年四月三日早
於洛杉磯 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April 3, 2016

"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 是不能隱藏的"
(馬太福音 5:14 )。


萊爾主教(Bishop J. C. Ryle)說, "主耶穌告訴我們,真正的基督徒在世上應該像 "光" 一樣明亮。「你們是世上的光。」如此,光的特征與黑暗截然不同。在一間漆黑的屋子內,連最微弱的火星都會顯而易見…沒有〔光〕的世界只能是陰暗的空白"(J. C. Ryle, Expository Thoughts on Matthew,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2015年版;對馬太福音5:14的註釋 )。

我很不願這樣指出,但如今大部分的教會並不是這樣。靠神的恩典,我們祈求我們教會能夠成為 "世上的光"。我要把一位年青人寫的有關現今教會的事讀給大家聽。他說的話非常有趣。

有人把他寫的拿給我看。作者是 喬納森·艾格納(Jonathan Aigner )。我不認識他,但我同意他所講的很多東西。他寫的是一封給所有教會的公開信。喬納森是位八零後的人 – 既出生在1988至2005年之間的年青人。喬納森大約28歲。他說, "我是一位被人歸類在 八零後的 捉摸不定、自相矛盾、依靠媒體、常喝咖啡的年青人。只因咖啡使我腸胃出毛病,結果我把那玩意戒了。我一直在教會裡長大, 從來沒有離開過教會,雖然有幾次我差點走人。但我從來都是不合群的。從來都充滿疑心。對人從來不信任;總是一個圈外人。而且那些與我同去教會的孩子,後來我發現他們有許多也是不合群、信不過他人、滿心疑慮的人。他們中有些人仍然去〔教會〕但更多的人已經離開。有些人離開,是因他們不願依從那過時的陳規,不願被迫出席禮拜,勉強地假裝正經。他們根本不信教,也不認為需要假裝相信。他們離開, 是因他們感到自己與那裡的人合不來,也無法繼續裝假下去。他們離開,是因為從來沒有人教〔他們〕如何成為教會的一部分。教會裡的節目活動無法帶他們回來。咖啡也無法帶他們回來。現代式的崇拜方式 ── 那更是無能為力。

我們不想為娛樂去教會。跟隨那簡單卻又深奧、並且適用於整個教會歷史的公式 ── 讓我們同聚一堂、宣道、擘餅〔一同用餐〕並走出去侍奉。請為我們指出一條應走的路、提供一些我們應唱的歌曲、教我們了解教會的傳統、拿聖經給我們讀。請讓我們登上福音史詩的舞台。這本來就不應該是件玩耍的事。

如繼續為我們提供娛樂,我們便絕望了。你根本無力競爭。你每賭必輸。只要你成為教會應有的樣子;亮出你的本相;高唱你常唱的傳統歌曲。

救我們脫離我們自己吧。我們需要彼此陪伴。我們需要見到老、少、貧、富,以及不同膚色、種族、與文化背景之人的面孔。不錯,我們需要社區,那不受年齡與膚色約束、僅用刺穿十字架木頭的釘子所打造的團隊。我們無需你做理療師,我們只需你成為一間教會。我們需要你來激勵我們,更正我們不足之處。

是該采用新策略的時候了。

是該不去投人所好的時候了。是該激進、該與眾不同的時候了。

是該成為你本人的時候了。

  你的朋友,

   喬納森。"

讀完他講的,我不禁熱淚盈眶。我知道你們有些人可能會覺得,見我這樣的老頭落淚會很奇怪。八零後(或Y世代)的人不常落淚。但我不在乎。我不會裝假。你見我落淚,因為我不在乎你是否認為這很奇怪。至少你知道這是出自真心的實話!我問我們教會的一個男生,問我宣道時像不像在演戲。他想了一下,然後他說了一個字 ──"不",而且他口吻很強。這使我歡欣不已!我已75歲了。我確實不該繼續帶領這間教會了 ── 但我是你們手上所有的一切。我知道,能被你們理解的惟一方式僅有真誠相待。我不能和你們打成一片!一個像我這樣的老頭,怎能跟十幾歲的孩子與年輕成人稱兄道弟呢?無論我多麼想去這樣做 ── 我知道我們永遠不可能成為你們的老兄、哥們兒、或不論你們如今對密友如何稱呼。我們之間總會有年齡的隔閡。我唯一能與你們交流的方式,就是跟你們以誠相待。我想你們大部分人都知道,當我宣道時,我所說的一切都是肺腑之言。我幾乎想稱那為 "出自內心" 的話,但 "肺腑之言" 更確切一點。我不會告訴你任何我不信的事 ── 即便在深夜四下無人的時候也不會。我不會裝「酷」– 如我裝酷,那看起來一定會很傻。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告訴你我真實的感受和想法。

我認為,喬納森講的很多是真的。而我一生的工作就是嘗試去更正那些錯誤!是的,我同意那位男孩子說的話,"救我們脫離我們自己吧"。是的,我同意那男孩說的,"我們需要彼此陪伴"。是的,我同意那男孩說的,"我們需要你來激勵我們,更正我們不足之處"。我能做到這些事的唯一方式,就是以誠相待,並且敞開我的心靈,然後向你們傾瀉出我的感受。筆在我寫這些字的時候似乎在不由自主地移動着。這篇道文並不符合宣道的規範,不過是我坐在書房內一連串傾瀉在紙頁上的意識流。有些人讀到時會說,"這篇講道不怎麼樣。我要回答,"讓那宣道的規範見鬼去吧。" 我不想作一位 "偉大" 的宣道士。我只想做一件事。我想和你們相處,並幫你來信靠基督。僅此而已!那便是我一生的工作!

"救我們脫離我們自己吧。"

是的!我知道這是你們許多人的感受。我會盡一切所能來把你拯救出來。我可能會使你生我的氣。我會冒險來使你生我的氣如果那能把你從你自己中救出來。

是的,我同意喬納森說的 "我們需要彼此陪伴"。願主幫助我,我知道你需要此。我也一樣。我跟你們上星期二晚上去了越南 "粉店"(Phở)餐廳。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以為那不過是葛利費斯胡思亂想的主意。那看上去只是另一場聚會。我大錯特錯了。葛利費斯先生的主意完全正確。有將近六十個孩子到場。其中有六、七個是全新的朋友,仍未來過我們教會。那裡完全沒有特別節目。葛利費斯先生只是高談闊論一些他的想法 ── 我把它稱為 "葛費理論"(Griffithisms )。我們一同用餐,然後孩子們站在一起聊天。葛利費斯先生這時過來對我小聲說,"這是最重要的部分。他們需要在人群中互相聊天"。這繼續了將近四十分鐘。

噢,是的!這是你現今在其他地方幾乎找不到的事情!一群友好的基督徒朋友相互交談。喬納森說,"我們需要彼此陪伴"。從現在開始,我會參加幾乎所有星期二晚上的粉店聚餐。我不會去那裡宣道。我只是要去那裡沉浸 ── 只想去感受你們在我身旁相聚,並聆聽你們的聲音。一個老人聆聽年輕人交談可以從中汲取力量。他不需說一句話。他只想坐在那裡,沉浸在活力和溫暖之中。請注意,我如何在每個星期天坐在書店外面的椅子上。我只是在享受你們的活力。我也需要 "彼此的陪伴"。我們會在隔週後的星期二再次舉辦 "粉店" 活動。

喬納森說,"我們需要你來激勵我們,更正我們不足之處"。是的!我也會做到這點。如果我認為你錯了,我會告訴你。如果我認為你應該做某件事,會為你們 "更正"。因為我已經活了四分之三個世紀。要經歷過很多事 才能了解人生。我會跟你們混在一起去 "激勵" 你們,也會去 "更正〔你〕們不足之處"。

我們的一位年輕人對我說了一句話,讓我思考了許多天。他提到了我們今天的經文,

"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  (馬太福音5:14 )。

他說年輕人進來我們教會,因把她當作我們經文內所說的一座山頂上閃爍的城。他說,他們把我們教會當作他們人生問題的答案。


1. 他們很孤獨,但在我們教會裡,他們終於交到了朋友。

2. 他們沒有真正的家庭生活,但我們教會卻成為快樂的大家庭。

3. 他們知道世界有些不正常,無法使人滿足。所以他們進入我們教會,來尋求另一個世界。

4. 他們知道,至少在某種程度上,他們自己也有些不正常。


因此,他們來到我們身邊非常愉快。他們把我們教會當作山頂上閃爍的城。

但那些出生在我們教會裡的年輕人會怎樣?其實,喬納森 正是這類人── 他是一個 "教會的孩子" ── 在教會裡出生長大。在教會的孩子極少有可能把我們教會看成是山頂上閃爍的城。因為這間教會是最近才開始帶有生氣的。他們所記得的僅有 "那往日昏暗之時" ── 直到2012和2013年左右,昏暗的時刻才慢慢結束。所以,他們忍耐着,拖到了現在。從前的時候,你必須是個 "不合群的人" 才能待下來。要使我們 "教會的孩子" 看到,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新階段很難。我不怪他們。這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我們看見了,卻視而不見。很久以前,我告訴過你們,教會就如一艘極大的遠航巨輪。巨輪轉向的速度很慢。這就如 泰坦尼克號所經歷的情形。他們眼看着巨大的冰山就前面。他們竭盡全力地想調轉船頭,避免撞山。但那已太遲了。船頭轉得太慢了 ── 以至冰山把泰坦尼克號的側面切開了一條裂痕。海水湧入船艙 ── 幾小時後船就沉沒了。

教會就如巨輪一樣,轉向非常艱難。感謝神,我們的教會沒有沉下去。她幾乎沉了,但卻幸存。然而,我們教會承受了很深的傷痕。四百多人跳進了救生艇棄船逃走了。我們只剩下很少人逗留下來。我們失去了身邊的朋友。我們必須獨自行走。一個年輕人必須是個不合群的人,才能在我們身邊待下來。

我們在水上漂來漂去。但是教會要轉向很難。要花上好幾年的時間才能回頭。但在2012年,一些新來的孩子待了下來。2013年,又來多了幾個人,待了下來。到2014年我們開始有了生氣。2015年的情況更好,眼看着有許多人進來。

水開始翻騰了。但我卻得了癌症,帶走了我的喜悅和精力。魔鬼對我說,我就要完了,在我內心布下了陰霾,使我無法清晰地思考。我體重劇增,開始感到像老頭一樣。所以,我帶着家人去坎昆(Cancun)度假。當他們四處觀光、拜訪瑪雅文化廢墟時,我卻獨自留下,瞭望着寬闊的海洋。我讀了一本描述路易斯島上復興的書。慢慢地,我開始又有生氣了。你可能不知道,我實質上是個很內向的人。是的,我能說會道,看起來像個外向的人,但我總是靠單獨相處來回復元氣,而不是靠與一群人待在一起。我獨自在我的書房內度過很多時間。這篇宣道文大部分是我在凌晨3點之後寫成的。當我在坎昆獨自一人的時候,神開始告訴我,我們教會將再次獲得生機。

我們從坎昆(Cancun)度假回來之後一週,我開始每天晚上宣道。在短短的八週內,14個人很有希望得到了轉變。他們都是新來教會的年青人。我連他們的姓名都仍未記住。他們一個接一個地進入教會!然後,我請以為傳教士來這裡宣道。大衛·饒爾斯頓博士(Dr. David Ralston)見到我們的年青人之後非常興奮,甚至他在面書上寫下了這些詞句,

     我昨天〔星期六〕晚上和今天〔星期天〕早上在洛杉磯市中心的「浸信會幕」宣了道。教會的牧師是海羅伯博士。令人驚奇的禮拜!在場座無虛席,而且一半是30歲以下的年青人!…情緒極高。在宣道過程中,隨時可以聽見 "阿們" 與掌聲的應和。每個月約有來自210個國家地區的12萬台電腦在網上閱讀海牧師宣講的道文。YouTube上也有許多觀眾。
     我不認識其他任何宣道士向世界各地如此眾多、且如此穩定的觀眾在傳揚福音。
     我把這個傳道事業看成某種當代的司布真教會。

我們見到了我們網站前所未有的最高紀錄。上周內就一天,總共有10,780台獨立電腦來到我們網站上查詢!一天內有10,780人查訪!那是一天來訪之人數的最高紀錄!我邀請了 拉斯穆森博士(Dr. Roland Rasmussen)在復活節星期天早上來為我們宣道,我們一同度過了極為愉快的時光。並且有第14個人得救信主了 ── 王熤!然後在復活節星期天晚上丹尼 湯姆斯(Danny Thomas)和他的兩個朋友來為我們唱了快樂的福音歌曲,然後我大膽地宣講樂 "夜晚的異象 ── 一則復活節道文"。我們舉辦了一場極佳的晚筵。眾人都不肯回家。一位華人母親來訪,要看看她女兒為何這麼喜歡來這裡。她擔憂她女兒不知投入了什麼組織。但是,在晚筵結束時,她上來擁抱了我。她說,"在來你們教會之前,我女兒從來沒有笑過。" 亞倫·楊希(Aaron Yancy)的父親也一直歡笑,還不斷跟我開玩笑。然後,所有女生圍着我照了相:她們把這稱作"自拍",大概花了一個鐘頭。非常快樂!星期二晚上,我去到一間越南米粉店聚餐,在場有將近60位年輕人。然後,大家聽葛利費斯先生高談闊論!我們又在餐廳後面圍成一個圓圈禱告。時光美好愉快。雖然晚上很冷,但卻非常快樂!星期三晚上,我們的年輕人又有超過25人一同去到公園活動。我的孫女哈拿·金·海羅伯(Hannah Kim Hymers)在星期三早出生了。生命從新開始了。我們教會真的能成為山頂上閃爍的城!

"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  (馬太福音5:14 )。

我將身心奉獻給你,
 神的羔羊曾為我死;
願我向你忠心到底,
 我救主,我的神!

跟我一起唱副歌!

祂為我死,我為祂活,
 生命充滿無限喜樂!
祂為我死,我為祂活,
 我救主、我的神!
("I'll Live for Him" 詞﹕Ralph E. Hudson, 1843-1901;
   歌詞經海博士稍加修飾)。

我不僅看到這所教會如今是多麼寶貴 ── 我也看到了這所教會應變成的狀況,以及它可能變成的情形,並且靠神的恩典,它定會成為的狀況!我在夜晚的異象中看到,在這禮堂的每個角落中坐滿了年輕人!在這些異象中,我看到聖靈在一場又一場的復興中降臨!我看到年輕人因尋到了耶穌基督作為他們的救主,臉上閃爍着喜悅!在那夜晚的異象中,我看到年青人在流淚、祈禱,甚至在歡呼, 正如傳統的循道宗、浸信會、與長老會中曾發生的事那樣!我見到年輕人終身投入傳道事工內 ── 有些甚至去到國外為耶穌基督作傳教士。我見到一間強大的教會,裡面人潮湧動 ── 有神的愛從這裡流淌出去,一直澆灌到我們國家和世界各地的黑暗角落中!我看到,通過我們教會的事工,基督耶穌被高高舉起,並用祂的愛澆灌了世界各地千千萬萬孤獨的靈魂!在那夜晚的異象中,我聽他們唱到,

祂為我死,我為祂活,
 生命充滿無限喜樂!
祂為我死,我為祂活,
 我救主、我的神!

跟我一起唱!

祂為我死,我為祂活,
 生命充滿無限喜樂!
祂為我死,我為祂活,
 我救主、我的神!

請大家起立,一同唱歌頁上的聖詩第四首,《充滿我理想》。

充滿我理想,我求救主,願我心目中僅見耶穌;
 祢雖引我過幽暗山谷,永在榮光 卻環繞佑護。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聖潔的形影折射我身。

充滿我理想,令我渴望 獲得祢榮光;激勵我心
 得祢的善美,願主愛憐 與上天之光守護一生。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祢聖潔的形影折射我身。

充滿我理想,罪孽陰影 莫讓它掩蓋心中光明。
 願我僅見祢萬福顏面,全心信賴你無限的恩典。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聖潔的形影折射我身。
("Fill All My Vision" 詞: Avis Burgeson Christiansen, 1895-1985 )。

讚美耶穌的聖名!祂死在十字架上,為了償還你的罪。祂從死裡復活,為賜給你把永生。轉向耶穌!信靠祂!祂會立刻拯救你,並在永恆中佑護你!

如果你想和我、和凱根博士、或和約翰凱根一同交談,請你現在便走到聚會廳的後面去。阿們。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可點擊)你可用任何語言發電郵給海博士,但盡可能使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可發至〔美國〕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先生(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 馬太福音 5:13-16。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Fill All My Vision"(詞: Avis Burgeson Christiansen, 1895-19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