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基督在園中的痛苦

CHRIST'S AGONY IN THE GARDEN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六年二月廿八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February 28, 2016

"他們來到一個地方,名叫客西馬尼。耶穌對門徒說:「你們坐在這裡,等我禱告。」於是帶着彼得、雅各、約翰同去,就驚恐起來,極其難過,對他們說:「我心裡甚是憂傷,幾乎要死;你們在這裡等候,儆醒」"(馬可福音 14:32-34 )。


基督與祂的門徒吃完逾越節的晚餐。晚宴結束時,基督把餅和酒杯遞給他們–我們將此稱為 "主聖餐"。祂告訴門徒,餅代表祂的身體,第二天一早便會釘在十字架上。祂告訴他們,杯代表了祂的血,即將為清洗我們的罪孽灑下。然後, 耶穌和門徒唱了一首讚美詩,便離開房間,出門走入深夜中。

他們走下耶路撒冷東面的斜坡,越過汲淪溪。他們再走多幾部,便來到了客西馬尼園的邊緣。耶穌讓八位門徒留在花園外邊,告誡他們要祈禱。接着,祂走進園子裡面,並把彼得、雅各和約翰留下。耶穌自己在橄欖樹下,走入黑暗中的深處。正是在那裡,祂 "就驚恐〔震驚〕起來,極其難過〔痛苦〕; 對他們說:我心裡甚是憂傷,幾乎要死…祂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禱告說:倘若可行,便叫那時候過去"(可 14:33, 35)。

英國國教的萊爾主教(Bishop J. C. Ryle)說,"我們的主在客西馬尼園內乘受痛苦的歷史,是聖經內一段深奧 且又神秘的章節。它包含了一些連最明智的〔神學〕理論家都無法徹底理解的東西。然而, 它卻包含了…極為重要的清晰〔偉大的〕真理"(J. C. Ryle, Expository Remarks on Mark,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94, 第316頁; 有關馬可福音14:32-42的註釋)。

讓我們今天上午通過想象進入客西馬尼園內。馬可告訴我們,祂 "就驚恐起來"(可 14:33)。希臘原文是 "ekthambeisthai"– 其含義是 "大為震驚, 痛苦不已, 驚訝 或 詫異"。"祂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對他們說:我心裡甚是憂傷,幾乎要死"(可 14:35, 34)。

萊爾主教說,"對這些表達情感的詞句,世上只有一種合理的解釋。那不可能是僅僅對肉體痛苦的恐懼…這是對人類罪惡之沉重負擔的感受,當時那開始以某種奇特的方式壓在了祂的肩頭。這是一種〔難言的〕我們罪孽的沉重感受,就在那個時刻開始加在祂頭上。祂為我們「成了咒詛」。祂承擔了我們的憂患與悲傷…神正在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祂的聖潔本性〔深深地〕感受到加在祂肩頭之負擔的可憎可惡。這些都是祂非同尋常之悲傷的原因。我們在客西馬尼園內主的痛苦中應能看到罪的極端邪惡。〔福音派如今的看法〕遠遠低於他們對罪所應該持有認識"(Ryle, 第317頁)。

願你不會輕視這些罪孽﹕錯過教會禮拜、忽略讀經、反而去玩弄電子遊戲、色情、宴樂、以及醉酒。你這一切的罪都在客西馬尼園內被加在了耶穌頭上。但不止這些– 遠不止這些。在客西馬尼園中被加在耶穌身上的最大罪惡是我們作為徹底墮落之罪人的原罪。那就是 "世上從情慾來的敗壞"(彼後1:4)。此乃事實,"我們都像不潔淨的人"(賽 64:6)。我們本性中的自私、貪婪、與反叛 都是與神為仇的。正是你們對 "肉體的體貼〔以及〕對神的仇視" 在與神作對,希望生活中脫離祂的影響(羅 8:7)。那便是你醜陋的、令人作嘔的心(羅 8:7)。那便是從第一個罪人亞當身上一直傳給你的罪惡的心地。罪孽從〔亞當〕傳到了你的基因裡,流淌在你的血液中,隱藏在你靈魂的深處(羅 5:12)– "因一人的悖逆〔全人類都〕成了罪人"(羅 5:19)。

看看剛出生的嬰兒,他是如何出生在罪孽之中啊。憑克(A. W. Pink)說,"人性的腐敗從幼兒身上已暴露無遺…而且是在何等幼小的早年啊!如果人有任何〔繼承〕的善良,它必定會〔在嬰兒時期〕脫穎露出,在他與世俗來往以至沾染任何惡習之前。但我們是否發現〔嬰兒〕善良呢?遠非如此。在人成長的過程中, 毫無例外, 只要他們到了足夠的年紀,[他們] 都是邪惡的。他們顯露出任性、傲慢、和報復心;他們哭鬧撒嬌,要得到對他們無益的東西;一旦受拒絕〔便惱怒他們的父母〕並常常試圖 [咬他們]。那些成長在誠實中的孩子,在他們仍未目睹偷竊之前便犯下〔偷竊〕罪。從這些〔缺陷〕證明,人性…從起初便是〔邪惡〕的"(A. W. Pink, Gleanings from the Scriptures, Man's Total Depravity, Moody Press, 1981, 第163, 164頁)。明尼蘇達州犯罪委員會 在它即將發表的一篇報告中把這講的更加清晰。"每個嬰兒在人生開始時,都是一位小野蠻。他完全自私,獨我為尊。他要的東西隨時隨地要立刻到手…如他母親的注意、他同伴的玩具、以及他叔叔的手錶。拒絕他這些〔強求〕會立刻觸發他一場憤怒的尖叫和脾氣;如他並非如此無助的話,他定會鬧出人命…這意味着,所有的兒童–並非某些兒童–生下來便是罪犯,也就是一個罪人"(由Haddon W. Robinson引用,Biblical Preaching, Baker Book House, 1980年,第144, 145頁)。瓦茲博士(Dr. Isaac Watts)說,

嬰兒一旦開始呼吸,
罪孽之種便已萌生;
神的律法要求完人,
我們徹底被罪污染。
 ("詩篇 51," 詞: Dr. Isaac Watts, 1674-1748)。

嬰兒一出生便尖聲吼叫。沒有任何新出生的動物會這樣做。如果它們像人類嬰兒那樣尖叫咆哮的話,它們會立刻成為叢林中其它動物的早餐。但人類嬰兒一出生便尖聲反叛神、反叛權威、甚至反叛生活。為什麼?因他們生來便從你們始祖亞當身上繼承了罪,這就是原因所在。這便是為什麼你傾向於反叛,與基督教領袖不合,強求己路,並拒絕行正事。這便是世間苦難和死亡泛濫的根源 – 正是那與生具來的原罪。這便是你犯罪的根源,即便在轉變之後也是如此。你父母可能以為你是年幼的基督徒,但你實質上是個萌芽的罪人,憎惡行神的旨意!

把這一切的原罪加在人類通過思維、言語、和行為所犯的罪孽之上,你便很容易理解,耶穌為何此時瀕臨休克的邊緣!當神把全人類的罪加到祂身上時,祂被壓垮碾碎了。

請把你的聖經翻到路加對此的描述。這在司可福研讀聖經的1,108頁上,在路加福音22:44中。請大家起立,大聲朗讀。

"耶穌極其傷痛,禱告更加懇切,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  (路加福音 22:44)。

請坐。

萊爾主教說,"我們如何才能〔解釋〕我們的主在園內所經歷的深沉的痛苦呢?祂所忍受的劇烈的痛苦 – 無論是精神上或肉體上 –〔是何〕原因呢?滿意的答案只有一個,那便是轉加在祂頭上的世間之罪,這重擔此時便開始壓在了祂身上…正是此〔罪孽〕的沉重負擔,為祂帶來了極度的痛苦。正是整個世間罪疚的感受,壓在了神永恆兒子的頭上,促使祂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J. C. Ryle, Luke, 卷2,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2015年版,第314, 315頁;路加福音22:44註釋)。

"神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哥林多後書 5:21)。

"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 ( 以賽亞書 53:6)。

"祂…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彼得前書 2:24)。

萊爾主教說,"我們必須堅定地持守傳統的教義,認為基督「承擔了我們的罪」, 不僅在〔客西馬尼〕園內,而且在十字架上。沒有任何其他理論能解釋〔基督流下的血汗〕或滿足有罪之人的良心"(同上)。約瑟夫·哈特(Joseph Hart)說,

看那苦痛中的聖子,
氣喘、呻吟、血汗流!
祂受痛苦何其深,
上天使者難猜透。
僅有神能知其數,
耶穌愛心何深厚!
 ("Thine Unknown Sufferings" 詞: Joseph Hart, 1712-1768;
  曲用「'Tis Midnight, and on Olive's Brow」)。

約瑟夫·哈特又一次說,

[聖子] 在此擔我罪,
 我靠恩典能看清;
但祂所受之傷痛,
 人心何能猜得透。
無人能夠看穿你,
 幽暗陰沉客西馬尼!— 《祂所受的多重痛苦》
 ("Many Woes He Had Endured" 詞: Joseph Hart, 1712-1768;
        曲用 "Come, Ye Sinners")。

同時,威廉·威廉斯(William Williams)說,

人類沉重罪孽〔與〕內疚, 被加在主肩頭;
披帶悲哀如衣衫,主在人前被展現,在人前被展現。
在人前被展現。
 ("Love in Agony" by William Williams, 1759;
       曲用 "Majestic Sweetness Sits Enthroned")。

"耶穌極其傷痛,禱告更加懇切,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  (路加福音 22:44)。

"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 (以賽亞書 53:6)。

這是基督替代性贖罪的開始。"替代"(Vicarious)指的是一個人替另一個人去承擔痛苦。基督代替了你的地位,為你的罪,忍受了痛苦,因祂自己沒有犯過罪。基督在午夜時,在客西馬尼園內的橄欖樹下,變成了我們罪孽的乘擔者。祂會在早上被釘上十字架,徹底還清了你的罪債。你怎能拒絕如此的愛–拒絕基督對你的愛?你怎能硬起你的心腸,拒絕耶穌對你如此的愛?這是神的兒子,代替你的位置忍受了痛苦,替你贖罪。難道你如此冷淡 以至祂對你的愛毫無意義麼?

我曾遇到過一位在殯儀館工作的人,他試圖聘請我為那些沒有牧師的人舉行葬禮。他帶我去吃午飯。這是我一輩子中吃過的最奇怪的午餐。他臉上看起來很怪,一路吃一路告訴我,他常在太平間內處理屍體,同時一路吃三明治。結果我沒有接受他提供的職位!我恐怖地逃出了餐廳。人怎能在為屍體加防腐劑的同時,一路吃三明治呢?太恐怖了!後來我意識到,他的心靈已變得如此堅硬麻木, 屍體已不再能打擾他了。但我現在來回頭問你,你的心腸是否也變得如此堅硬,當你聽到耶穌所受的苦難時,你也不再動心?你是否變得如此的怪異,我在談論耶穌為償還你的罪孽所受的苦難時,你卻可以認為這對你毫無意義?你是否變得像那些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士兵一樣,已變得對此無動於衷 – 甚至可以在祂的十字架腳下為祂的衣衫打賭嗎?啊,但願那並非如此!今早我懇求你,快來相信救主,靠祂的寶血來洗淨你的罪惡吧!

你說:"要放棄的太多了"。啊,願你不再去聽魔鬼的聲音!在這世上沒有比得救更為重要的事情了!

哀哉,我主寶血流出,甘心替我受苦;
貴重身體為我釘死,愛我蟲蟻如此!

我的眼淚縱然流盡,不能滿主要求,
祇將身靈一併奉獻,以此表我心願。
 ("Alas! And Did My Saviour Bleed?" 詞: Isaac Watts, 1674-1748)。

你是否準備來信靠耶穌?你準備把你自己交給祂嗎?你的心是否因對祂的愛而受到了觸動?如果沒有,請不要〔到諮詢室〕去。但如果你有所感觸,請走到聚會廳的後邊,跟凱根博士到一個安靜的地方,我們可以一同交談。阿們。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rlhymersjr@sbcglobal.net(可點擊)你可用任何語言發電郵給海博士,但盡可能使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可發至〔美國〕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宣道 / 證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馬可福音 14:32-34。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Many Woes He Had Endured"(詞: Joseph Hart, 1712-17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