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路德的轉變

LUTHER'S CONVERSION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宗教改革紀念日,二○一五年十月廿五日星期日早
於 在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on Reformation Sunday Morning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October 25, 2015

"如經上所記:「義人必因信得生」"(羅馬書 1:17 )。


有人可能會問,我為什麼要講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 1483-1546 )。讓我在宣道前直言聲明,我是一位浸信教徒,不是路德教信徒。論起教會的性質,我是浸信教徒,不是路德教信徒;論到接受浸洗禮,我也是一位浸信教徒,並非路德教信徒;論起主聖餐,我是浸信教徒,不是路德教信徒;談起以色列與猶太民族,我是浸信教徒, 不是路德教信徒。這乃是一些重要的教義 ── 在其中任何一點上我的立場都與路德的不同,而與浸信教的信念志同道合。然而,我非常感激路德那清晰的、符合聖經的教義,宣揚僅靠對基督的信念人才能獲得拯救。我所講的並不涉及所有現代路德教徒;我講的僅是路德本人。他是歷史上最偉大的基督徒之一。

路德是歷史上一位極具個性的特殊人物,是他當時歷史時期的產物,略帶粗俗與固執性。他並沒有清晰地看清一切事物。他堅持信奉着天主教的「替換理論」("replacement theology") ── 既「教會」完全取代了以色列。這一羅馬天主教的教義在路德晚年期間使他說出了一些反猶的言論。儘管如此,聞布朗(Richard Wurmbrand)牧師曾對我說﹕"我原諒他。" 理查德•聞布朗是一位信主的猶太人,也是一位路德教的牧師。聞布朗牧師知道,路德受其時代的約束,正如我們所有現代人一樣。今後的歷史會顯明,我們如今也帶有許多不足之處 ── 尤其是我們如今所信奉的遣人入地獄的「決志主義」的謬誤,其危害性與 中世紀蒙騙世人的天主教說教不相上下。

然而,儘管路德帶有這些 "盲點",他卻具有非凡的天賦。司布真(Spurgeon)是歷史上最偉大的浸信教宣道士。他極為贊賞路德,並時常引用路德的僅靠信念得救的教義(參見司布真有關路德的兩篇宣道,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卷XXIX, 第613-636頁 )。司布真說: "這位偉大改革家為我們留下的主要見證,正是他指出了罪人僅能靠對耶穌基督的信念得以稱義,除此別無它路"。路德曾多次看透了神學問題的核心,並使用極為獨特與強有力的方式表明了自己的觀點。

稱義乃是救恩教義中最重要的一點。未曾稱義的罪人定遭地獄火焰的厄運!即便某人在有關教會、洗禮、聖餐、或以色列等教義上完全正確 ── 他仍會因未曾稱義而墮入地獄。相反,像路德這樣的人,儘管在那些論點或其他觀念中有誤差,只要靠基督稱了義,他仍能獲得拯救。那便是為什麼司布真把稱義當作 "改革皇冠上的明珠",因稱義乃是最為重要的教義。路德把 因信稱義 當作 "教會因其而立或跌倒" 之教義。在此信念之外無人可以得救!在眾多教義中最為關鍵的這條信念上,我與這位偉大改革家同站一處。我與路德一同站在僅靠對耶穌基督的信念來得救的立場上!那便是路德提倡的主題 ── 我完全同意他這一觀點!

"義人必因信得生"(羅馬書 1:17 )。

路德如何得到對這節經文的深刻見解呢?司布真把路德轉變的事告訴了我們,

     我希望通過路德的一生來總結、並描述這點教義。對這位偉大改革家來講,福音的光芒是循序漸進地顯明在他內心的。那是在僧侶的寺院中,當他揭開用鏈子鎖在一根柱子上的古老聖經時,他頭一次讀到了這段經文 ──"義人必因信得生"。上天賜下的言語在他心中扎下了根,然而他無法徹底悟透其內中的玄妙。他無法在其信仰的見證中、或其寺院的隱居內尋到安寧。出於他的幼稚,他堅持去作反復的懺悔、[為征服肉身(mortifications)去〕行嚴峻的自我體罰,甚至他有時因倦乏到了暈厥的地步;他把自己逼到了死亡的門坎…他繼續通過懺悔來尋求良心的安寧, 但總是功虧一簣…〔之後〕主將他從迷信中徹底解救了出來,使他意識到,人並非靠神父、並非靠神職幻術、並非靠對神父懺悔、也並非靠他自身所做的任何善行來得生;相反,他僅能靠他〔對基督〕的信念得生。我們今〔早〕的經文使這位〔天主教〕僧侶獲得了自由,讓他的心靈如火一般地燃燒起來。

      ["義人必因信得生"(羅馬書 1:17 )。]

當路德最終領悟了這節經文後,他相信了、並僅只信靠了基督。他在寫給自己母親的信中說,"我覺得我已獲得了重生,越過了通往樂園的多重門戶。" 司布真說,

     一旦路德接受了這條教義,他馬上開始了他充滿活力的人生。有位肥胖的名叫特次勒(Tetzel)的〔神父〕當時正在周遊德國,兜售用金錢購買赦罪的方法。無論你犯下了何種罪孽,只要你捐獻的錢幣落到〔錢〕櫃裡,你的罪孽便會得到赦免。路德對此極為憤怒,並發誓說,"我必將那箱底鑿穿一個洞!" 他不僅實現了這一條應許,同時也鑿穿了其他幾個錢櫃。當路德把他的95條論綱釘上教會大門時,他無疑使贖罪卷(indulgences)的高調沉寂了下去。路德宣揚靠對基督的信念得救,不用金銀、無需款項。結果,教宗兜售的「贖罪卷」很快成為市井笑料。路德靠信念生活,結果那使一些原本沉默的人士 就此變成了饑餓捕食的野獅,出來惡毒攻擊此異端。他心中的信念使路德充滿了熾熱的生命,令他與敵人展開了一場激戰。不久後,他們召他去奥格斯堡(Augsburg)答辯。雖然朋友勸告他不要去,但他仍舊去了奥格斯堡。他們將他當作邪說者,召他去 沃爾姆斯(Worms)到帝國議會〔Diet, Imperial Council〕上為自己辯護。當時〔所有的朋友〕都告誡他不要去,認為他定會被燒死 [在火刑柱上]。但他感到,此乃公開作證的良機,於是便乘馬車前往,一路上挨村挨鎮地傳揚福音。貧窮百姓因他冒着生命危險為基督與福音出面作證,紛紛出來和他握手。你們都記得他是如何站在那八月的〔沃爾姆斯〕聚眾之前,明知自己的見證辯護可能會令他喪命、明知自己可能會如揚•胡斯〔John Huss〕那樣〔被燒死在火刑柱上〕, 他仍舊如為主為神的一位精兵〔勇往直前〕。那天,路德在德國帝國議會中所成就的事,能令千萬母親的兒女為他祝福,更為他所信奉之主神的名而祝福 (C. H. Spurgeon, "A Luther Sermon at the Tabernacle," 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Pilgrim Publications, 1973 年重印, 卷XXIX, 第622-623頁 )。

"義人必因信得生"(羅馬書 1:17 )。

我第一次接觸路德是在1950年代初期的一家浸信教會裡。在一個星期天晚上 他們放了一部有關路德的黑白電影。〔路德〕在我看起來好像一位很久以前的古怪人物,我對他說的話也不大感興趣。那出電影顯得即長又枯燥。我不明白我的牧師佩葛博士(Dr. Walter A. Pegg)為什麼要放這出電影。但我對此電影的看法如今已完全改變了,我如今很喜歡這部電影!請點擊此鏈接來觀看電影片段

第二次我接觸路德, 與第一次相隔了很長一段時間。那是在我獲得轉變以後。我在閱讀約翰•衛斯理和他轉變的經歷,其中衛斯理寫道:

晚上, 我很不情願地參加了在 埃爾德斯蓋街 (Aldersgate Street) 的會社 所舉辦的集會。有人在那裡宣讀 路德所著的 羅馬書序言。九點差一刻,當那人描述神通過〔人〕對基督的信念在〔人〕心中所作的奇工時,我的心奇異地溫暖起來。我感到我確實信靠了基督、且僅僅信基督;我獲得了安慰 — 確信祂已擔當了我的 罪,並非別人的罪,並把我從罪與死亡的律法下解救了出來(John Wesley, The Works of John Wesley, 第三版, Baker Book House, 1979 年重印, 卷I, 第103頁 )。

這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為我知道,衛斯理後來成為第一次大覺醒期間最具影響的宣道士之一。衛斯理在聽路德寫的有關如何靠對基督的信念而稱義時獲得了轉變。

以後我得知,我們浸信教的先驅約翰•班揚(John Bunyan)也曾在閱讀路德的著作時,奇蹟般地獲得了轉變;"〔班揚〕在研讀經卷時,總以路德的著作為輔助"(Pilgrim's Progress, Thomas Nelson, 1999 年重印, 出版社的前言, 第 xii頁 )。班揚後來成為歷史上讀者最多的一位浸信教作家。

循道宗的約翰•衛斯理,在聽到路德的著作之後得到了轉變。浸信教的 約翰•班揚,當他為轉變〔內心〕產生爭鬥時,他通過閱讀路德的著作得到了極大幫助。所以我想,路德究竟還是有他的優點。我發現,羅馬書處在路德信息的核心處。路德說:

這封使徒的書信確實是新約的核心、至純的福音,不單值得每位基督徒將其每一詞句銘記於心,而且也值得〔我們〕每天用心思考,將它作為靈糧。你絕不會過分地將此書反复閱讀或思索,因你對它斟酌得越深,它就顯得越寶貴、越是回味無窮(Martin Luther, "Preface to 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 Works of Martin Luther, Baker Book House, 1982 年重印, 卷VI, 第447頁 )。

我為何認為路德對我們現代很重要呢?主要是因為他把我們帶回到羅馬書中, 並十分清楚地向我們點明,羅馬書 "確實是新約的核心、至純的福音"。在現今 "決志主義" 泛濫的災禍中, 正是我們必須重申的真理。回到羅馬書中比其它一切都更為迫切!路德時期的天主教徒,忘掉了羅馬書的中心信息。現今 "決志主義者" 的狀況也與此雷同。他們曾讀過羅馬書,但他們沒有獲得任何收益。這就是為何 "決志主義" 在許多方面類似於天主教。但在羅馬書裡,基督福音的聖潔之光刺透了黑暗。

"如經上所記:「義人必因信得生」"(羅馬書 1:17 )。

請起立,放聲朗讀羅馬書 3:20-26:

"所以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但如今,神的義在律法以外已經顯明出來,有律法和先知為證:就是神的義,因信耶穌基督加給一切相信的人,並沒有分別。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 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的稱義。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着耶穌的血,藉着人的信,要顯明神的義;因為他用忍耐的心寬容人先時所犯的罪,好在今時顯明他的義,使人知道他自己為義,也稱信耶穌的人為義"(羅馬書 3:20-26 )。

請坐。請仔細注意這幾節經文,尤其第20節,極為關鍵。其內容是:

"所以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羅馬書 3:20 )。

路德說,你切不可認為〔神的〕律法是為指導人應做什麼或不應做什麼。人制定法律的目的才是這樣。人通過善行來服從人間律法,無論你內心是否接受此律法。但神根據你的心地來作審判。因此,祂的律法要求人從心靈深處加以服從,而這是無法以善行來履行的;相反,如果這些善行的動機並非出自真心,反而會受詛咒,因為這是偽善與矇騙。這便是為何詩篇116:11稱一切世人都是說謊的,因為世人無法由衷地遵守神的戒律,因為人人都不喜愛善美的,卻喜那邪惡的。如你沒有從善的喜好,你內心深處則自然不願去行善。你內心不但不贊同神的律法,反而與其相抵觸。這無疑是邪惡的,該承受神的憤怒與懲罰 ── 無論你從外表看起來怎樣具有多少善行。事實上,你已經被神的律法定了罪,因為你內心全力反叛並抵觸此律法。

但神的律法並非為拯救你或使你稱義而設置的。請再次朗讀羅馬書3:20,

"所以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善工〕能在神面前稱義,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羅馬書 3:20 )。

你可以盡力做好人,但要知道,神看的不是你外在的行為,而是看你的內心。祂在那裡看到的是 響尾蛇、黑寡婦蜘蛛、多重的叛逆 與罪惡。

"所以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羅馬書 3:20 )。

你越想通過持守律法來得救,你的處境會越糟。路德轉變的經歷是這樣,衛斯理和班揚的轉變也是如此,他們都拼命地以 "行善" 來稱義。但律法的作用比這要更深遠。它監察你的內心,讓你意識到那可畏的現實 ── 就是你的心靈和理智都在與聖潔的神作對。請看羅馬書 3:20 中最後幾個字:

"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羅馬書 3:20 )。

神的聖靈必須來臨,使你感到自己內心中罪孽的沉重 ── 這罪孽可隨時把你拽入地獄的火焰之中。

"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羅馬書 3:20 )。

但一切努力逃避這罪孽之恐懼的靈魂,都能獲得神所提供的良藥。他們越是掙扎地去征服罪,在罪中也陷得越深。這不正是你的情形嗎?你越是努力不去犯罪,你內心的罪孽感越深:〔你總在〕排斥基督為你的罪所提供的良藥, 偏要藉 "重新奉獻" 一生、"應召走上前去"、念誦罪人的祈禱文、積攢對救恩的學識、或其它追隨律法的善工去建立本人的義。要知道,無論你學到了什麼、說什麼、做什麼、或感受到什麼, 都無法讓你與神得到和好,因為神知道你內心是怎樣的邪惡。

請跳到經文第24節。你充滿罪惡的靈魂必須達到這一地步,才能獲得醫治、公義、與救贖。請再朗讀第 24-25 節,到 "藉着人的信" 幾個字為止。

"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的稱義 [成為正義聖潔的人]。神設立耶穌作 挽回祭〔令神的憤怒平息〕是憑着耶穌的血、藉着人的信"(羅馬書 3:24-25 )。

那律法不能替你辦到的事,恩典卻能 辦到──憑着你對基督寶血的"信念"。僅有基督的寶血,能使你的罪獲得赦免、同時令神息怒。

基督用祂在十字架上替換性的死亡(替你而死 ),還清了你的罪孽,使你罪孽的記錄就此一筆勾銷了。因為:

"唯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現在我們既靠着祂的血稱義,就更要藉着祂免去神的忿怒"(羅馬書 5:8-10 )。

基督耶穌在十字架上償還了你每一條罪債。

那你還能做什麼呢?答案在羅馬書3:26內:

"使人知道祂〔神〕自己為義,也稱信耶穌的人為義"  (羅馬書 3:26 )。

信靠耶穌吧。這便是對失喪之人掙扎的答案;那些人試圖靠持守 "律法"、或各種 "決志" 去裝飾自己的人生。拋棄各種善行、"決志"、以及心理自我分析吧;停止吹噓自己比他人更優越。你絕不可能以這種方式來得救。

"[神] 也稱耶穌的人為義"(羅馬書 3:26 )。

相信基督的寶血吧!此寶血為你灑在十字架上,現已被提到上天,永保其新鮮素質,有大能洗淨一切的罪惡。把信念寄托在基督上天的寶血上,你必然會得到拯救!陳醫生,請帶領我們禱告。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rlhymersjr@sbcglobal.net(可點擊)你可用任何語言發電郵給海博士,但盡可能使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可發至〔美國〕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羅馬書3:20-26。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For All My Sin"(詞﹕Norman Clayton, 1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