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灼熱的邏輯!

LOGIC ON FIRE!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十月十一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October 11, 2015

"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啟示錄 7:14 )。


奎斯維爾博士(Dr. W. A. Criswell)是德克薩斯州 達拉斯第一浸信會的大有能力的牧師。他在那裡宣道幾乎六十年。這位白髮蒼蒼、年近八旬的美南浸信會長老 曾預言了美國和西方的厄運。奎斯維爾博士說,

我們已經廢除了道德上的準則…政府和政客們都把謀殺、說謊、和盜竊作為合理的行為…〔學府中的〕教授們辯解說,糜爛的性生活乃是個性的自由表達。有無數站在講壇後的傳教士允許人去〔攻擊〕神的道,並美其名曰 學術自由;在我們自己〔美南浸信會〕的大學和神學院內就有人這樣做。污穢、暴力、和缺德的內容充斥了歌曲、戲劇、廣播、與電視節目。這代人和尚未到來的一代人將會沉沒在 物慾橫流的享樂主義(hedonism)和貪圖快活中…整個〔西方〕的世界正以每天12萬5千人的速度背棄基督教(W A. Criswell, Ph.D., Great Doctrines of the Bible, 卷 8,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89年,第148, 147頁 )。

自從奎斯維爾博士作過了那場傷心的報告之後,美南浸信會 已變得奄奄一息。他們的人數每年都在下降。去年就有20萬人一去不返地離開了他們的教會。現在僅在我們國家,每年就有1000多所美南浸信會教堂永遠地關門閉戶。去年,美南浸信會不得不從世界各地傳教領域中召回大約800名傳國外教士。奉獻數目已降到如此的低,他們無法繼續維持他們。而我們獨立浸信教會的情形並不比他們更好。一位神召會(Assembly of God)的牧師告訴我,他們的教派幾乎無法維持。所有其它的教派情形更糟糕。我手裡有兩本書,講述了這個故事。一本書是《福音派的大蕭條﹕即將摧毀美國教會的六條原因》( John S. Dickerson, The Great Evangelical Recession: 6 Factors That Will Crash the American Church, Baker Books, 2013 )。第二本書是《即將臨頭的福音派危機》 ( The Coming Evangelical Crisis, 總編輯, John H. Armstrong, Moody Press, 1996 )。我讀的每本書,我看的每篇文章,都指向同一事實,即我們福音派的教會全都深陷困境。在教會裡長大的年輕人一個接一個地離開教會,而眾教會卻沒有一個能從世俗中把年輕人贏過來。迪克森(John Dickerson)先生指出,"我們沒有培養出新的門徒。我們現有成員的生活通常都無法繁殖下一代信徒,而且他們的世界觀也未曾獲得改變"(同上,第107, 108頁 )。迪克森隨後提出了一系列糾正這一問題的方法,但所有這些方法我都嘗試過了,我知道它們是無效的。為什麼?因為它們沒有觸及到問題的癥結

以我本人來作實例。我當時十幾歲,是個已熟的果子,隨時可以摘取。我希望呆在教會裡。我來自一個破碎的家庭,沒有和父母住在一起。我真心想成為教會的一部分。但加州罕庭頓公園市的那所白人教會卻沒能留住我!為什麼?原因很多:他們的禮拜並非為失喪的年輕人,而是為那些屬血氣的中年婦女所安排的。那間教會的成員對我不感興趣,連牧師也包括在內。畢竟,我只是一個身無分文的青少年,來自一個不良的家庭。還有那裡的宣道。當我在那裡的時候,我聽過三位牧師。我盡力迫使自己去聽道,但我記不起他們宣道中所講的任何事。頭兩位牧師所講的,我一樣沒記住。而第三位牧師講的,我也沒有記住任何重要的東西。他們講的道無論如何都不能使我產生共鳴。他們沒有激勵我、沒有向我挑戰、更沒有使我為罪自責。

便是我們問題的根源所在 ──在我們的宣道上!除非我們改變我們的宣道的方式,我們的教會便毫無任何希望可言!我讀到約翰·穆雷(John J. Murray)在2014年2月《真理旗幟》( Banner of Truth)雜誌中寫的一篇文章。他列出了 "七條我們必須逃離的困境"。我同意他列舉的這七點,但是我不同意他所列的順序。他把 "有力的宣道" 排列在應加改進之事的第七位。我不同意。我看那應排在第一位。他說: "宣道在如今並不流行。" 為什麼呢?因為如今的宣道很枯燥。就這麼簡單!他說:"聽道的人極為稀少。" 為什麼聽道的極為稀少呢?因為所宣講的道很枯燥。就這麼簡單。當今的宣道為何如此枯燥呢?原因有幾個。

首先, 大多數牧師從未"受召宣道"。我們甚至不再使用 "受召宣道" 的說法。此外,有許多牧師沒有得到轉變。而那些獲得轉變的牧師通常沒有受召去傳道。他們沒有負擔、沒有敬畏感、沒有受膏、沒有對迷途之人的同情心。他們中的大多數人甚至不知道查經和宣道之間的區別!林道亮博士曾多年擔任我的牧師。他說,有位神學院的教師曾說過這樣的話: "解經和宣道其實是一回事。" 林博士說﹕"作為一個神學院的教授,他無法區分解經和宣道。他所教出來的學生能宣道嗎?答案很清楚:「不能」"(The Secret of Church Growth, 第 20頁 )。

聽一聽約翰·麥克阿瑟博士(John MacArthur )。他在宣道嗎?聽一聽約翰·派魄(John Piper )。他是在宣道嗎?聽一聽大衛·耶利米(David Jeremiah )、保羅·查普爾(Paul Chappell )、比爾·海伯爾(Bill Hybels )、華理克(Rick Warren )、查爾斯·斯坦利(Charles Stanley )。他們是在宣道嗎?他們知不知什麼叫宣道?他們中有些是好人。是的,他們是好人,但我認為他們不知道真正的宣道是怎麼一回事。馬丁·羅伊-瓊斯博士(Martyn Lloyd-Jones)指出:"宣道是什麼?它是灼熱的邏輯!宣道是一個內心充滿烈焰的人在宣講神學理論"(Preaching and Preachers, 第97頁 )。我提到的這些人中,哪位心中充滿了烈焰?他們甚至是否聽過心中充滿烈焰的人宣道呢?電台上那樣宣道的唯一一個人已經去世大概三十年了!如今有誰能像奧利弗·格林(Oliver B. Greene)那樣去宣道?是的,"宣道是一個內心充滿烈焰的人在宣講神學理論" ── 如路德、懷特菲爾德(Whitefield )、豪威爾·哈里斯(Howell Harris )、但以理·羅蘭(Daniel Rowland )、尼克爾森(W. P. Nicholson )、宋尚節博士、司布真(Spurgeon )、麥克琛(McCheyne )、約翰·森尼克(John Cennick )、或約翰·諾克斯(John Knox)那樣。

在同一本《真理旗幟》雜誌中,有一篇關於約翰·諾克斯的文章(第29, 30頁 )。那篇文章提到,諾克斯的宣道大有 "能力"。"那道的宣揚猶如從天而降的電閃雷鳴。" 文章結尾處如此寫道:"如果教會想在如今的時代中再次目睹改革,就必須有新一代火烈的宣道士…正如古時的諾克斯那樣,他們必須放聲宣揚神之道的整體,毫不躊躇或口吃,〔不論〕那是否受人的歡迎。" 司布真說:"約翰·諾克斯宣講的福音就是我的福音;那如雷灌耳傳遍蘇格蘭的福音,必須再次響徹全英格蘭"(Autobiography, 卷1, 第162頁 )。

遠離那些柔聲細語使我們沉睡的人!他們使我們感到枯燥!他們令我們忍無可忍!難怪我們的年輕人討厭聽他們!"宣道是一位內心充滿烈焰的人在宣講神學理論!"〔當代傳教士〕懼怕什麼呢?想一想!他們肯定是畏懼什麼人!他們究竟怕誰?我來告訴你,這些傳道士到底怕誰。他們怕那些控制他們教會的世俗中年婦女。她們如何挾持他們?她們說,"如果你繼續去那樣宣道的話,我們就不回來了!" 我清楚其中的蹊蹺!她們曾經在我這裡試過!但我堅持以往的宣道方式,直到最後,我勝過了她們!約翰·諾克斯不畏血腥瑪麗(Bloody Mary)── 我們也不可畏懼世俗的彈風琴的人,或世俗的主日學校長!我認為,我們必須通過宣道把她們攆出去。那時,年輕人便會進來!那樣做不會枯燥!那樣會抓住年輕人的注意力!最後,我們會得到一群積極為神辦事的年輕人 ── 就像今早在場的這群年輕人一樣!擺脫恐懼吧開始像約翰·諾克斯那樣去宣道

宣道不僅是傳授知識!拋棄如今那所謂的 "解經式宣道" 吧。拋棄它們!羅伊-瓊斯博士(Dr. Lloyd-Jones)僅僅宣講一兩節經文,正如清教徒宣道那樣。他說, "宣道士走上講台並非為了傳達知識和信息。他為的是激勵人,使人熱血沸騰、充滿活力,讓他們離開時會藉聖靈去榮耀神"(The Puritans, 第316頁 )。

羅伊-瓊斯醫生("the Doctor")說: "宣道的目的是要觸動人心"(Lloyd-Jones, Preaching and Preachers, 第85頁 )。宣道應觸動人的那些方面呢?首先,宣道應該使人憤怒或害怕!憤怒,是因為你揭示了他們內心的骯髒、悖逆!憤怒,還因你點明了事實,他們並非如自己所想像的那樣明智高尚。他們是否因聰明而成了無神論者?他們中沒有一個比陳醫生聰明。他們中沒有一個比凱根博士聰明。他們中沒有一個(以我獨特的方式)能比得上我。我清楚這點,所以我沒有怕他們!羅恩·裡根(Ron Reagan)上週在電視廣告上說:"我是羅恩·裡根…終生〔是位〕無神論者,不怕在地獄裡焚燒。" 那名乳臭未乾、弱不禁風的芭蕾舞演員,是否真的以為他比父親裡根總統更聰明?事實上,他連給父親提鞋都不配。他可以公開為父親的臉上抹黑,但他永遠不會達到他父親的水準 ── 成為作家、公眾演講家、自由世界的領袖、二十世紀下半葉最偉大的總統!他再也不會高過作一位變態的跳芭蕾舞的人 ── 一個只能靠自己已故之父的名聲賺錢的舞妓!錯了,這些人不信神,並非因為他們聰明。他們不信神,是因為他們不願正視事實,面對自己那顆不信的邪惡之心:他們不願承認自己是個扭曲的悖逆者,褻瀆了造他們的神!有人說, "不要說那樣的話!你會把他們嚇跑了!" 我或許會嚇跑一個人,但我會把兩個人嚇進來 ── 最終我們會增加一人!如果我不去這樣宣道,沒有人會真正得救。在我的宣道中,我必須告訴你,你的心靈何等骯髒、污穢、怪異、叛逆!是的,我要告訴你:耶穌說你會因你的罪孽墮入地獄。羅恩·裡根不怕下地獄,因為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愚人,他以為自己比主耶穌基督、或比美國總統更聰明。你無法幫助像他那樣的愚人。"愚頑人心裡說:沒有神"(詩 14:1 )。他已上了年紀,不能再跳芭蕾舞了。他只能對自己父親的信念冷嘲熱諷,靠此來賺點錢。卑鄙的小人!他已經開始有老太太的模樣了!這世俗的人渣!

有一個地獄,正在等着那些心中反叛、與神作對的人!主耶穌基督說:

"捆起他的手腳來,把他丟在外邊的黑暗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因為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馬太福音22:13, 14 )。

是的,火熱的地獄正在等候那些極端叛逆、不肯信靠耶穌基督的人!

但 "[神] 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彼後 3:9 )。這就是神賜下祂獨生子的原因,來為罪人獻身,替我們死在十字架上,去償還我們罪惡的代價。

這最終把我們帶回到我們的經文上。使徒約翰獲得了一個異象。他看到在樂園裡 "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啟 7:9, 14 )。天國內的人都靠耶穌的寶血得以潔淨,因 "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一 1:7 )。安得烈·穆雷(Andrew Murray, 1828-1917)博士說:

我臨死時能充滿信心 – 我有進入天國的權益…那在神的寶座前將得到一席之地的是哪些人?"他們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如你仍未靠寶血洗淨的話,切莫用天國的希望自欺欺人。如你不曉得耶穌本人已用祂的寶血洗淨了你,不要去迎見死亡(Andrew Murray, D.D., The Power of the Blood of Jesus, CLC Publications, 2003年版, 第221頁 )。

我呼籲你今天早上來信耶穌。當你僅僅信任耶穌的那一刻,你將得到祂聖潔寶血的清洗!是你長大成人的時刻!是你成為十字架精兵的時刻!

請聽我們教會裡最近得到轉變的一些信徒的話。這些是真人真事,他們今早就在我們身邊。一位女士如此作見證說:

海博士問,"你願意信靠耶穌嗎?跪下,然後去信祂。" 我照所講的做了。我信靠了祂。我把自己投向了耶穌。耶穌愛我! 耶穌愛我!再也無需提任何問題;無需任何得救的確據…耶穌愛我!祂為我在十字架上流血而死,為的就是償還我的罪惡…奇異大愛!我感謝神吸引我到祂的愛子那裡。我愛耶穌,因為祂先愛了我。

下面是另一位大學男生的見證,

我得救的那天早上,海博士宣講的是撒但如何蒙騙那些未信基督的人。他說,撒但在迷途之人心中運作的方式之一就是使他認為,他必須有得救的確據,這樣,當他跟諮詢員談話時才能有話說。我對我自己說, "那正是我!那正是我一直在想的"…我一直在不斷原地打轉,卻從來沒有一次看向基督。生命正在那裡等着我,然而,我卻拒絕冒險去投靠祂…我怎能再去藐視祂呢?我怎能再繼續抓着罪惡不放,而掩面不看耶穌呢?祂多麼愛我的靈魂?噢,我多麼需要祂來把我肩頭罪惡的重擔帶走啊。我內心的陰暗與耶穌的純潔美麗和正義 形成了多麼鮮明的對比啊…我沒有等撒但再次來騙我。我知道,此時此刻我必須得到耶穌。我不能再等了!拖延會使我繼續做撒但的奴隸。我必須到耶穌那裡清洗我的罪。於是我信靠了祂!…讚美主,祂賜下了聖子耶穌來拯救我,靠祂的寶血赦免了我的罪。

下面還有另一位。這些都是真實的年輕人。其中一位是教會裡長大的。另兩位是大學中的年輕人,應邀來到我們教會聽福音。下面的見證出自一位我們邀請來到教會,以前從未去過任何教會的年輕人。他說,

     自從高中以後,我很少去思考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我任由時光飛逝,生活毫無憂慮。大學畢業後,去找到一份好工作,然後建立家庭。那似乎是我的理想,但那對我來說卻毫無意義。那時,我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 只有一套我自認的美德。不同的宗教對我是有趣的題材。然而, 耶穌那時在我來看不過是位宗教人物而已。祂被釘上十字架不過是故事中的言詞而已。
     聽到福音之後,我開始思考耶穌到底是誰。在我罪惡的本性中,我嘗試去學會如何通過讀聖經並觀察他人來得救。但我每次嘗試去信耶穌都以失敗告終,即便我以為我已經得救時,也不過是我在嘗試救自己。耶穌似乎離我一天比一天更遠。我愈想追祂,祂和我之間的距離就愈大。
     在2015年6月7日那天,凱根博士跟海博士告訴我,我仍就是迷途之人。從前我曾多次聽人說過,我是何等地迷失,但這次卻不同。神降臨了。我的罪惡開始在我內心帶來前所未有的沉重感,我恨自己反復地拒絕耶穌;我對自己失去了任何希望,但就在此時,奇蹟發生了。耶穌變得真實了!當我流淚、禱告、感謝祂的時候,我只能思考耶穌出於愛心的祭獻。祂情願忍受磨難,在十字架上灑下祂的寶血來清洗我的罪惡。祂傾洩在我們罪人身上的愛是多麼驚人。除了耶穌之外,再沒有其他人會這樣做。而祂要求的唯一回報不過是簡單地信靠而已。噢,認識耶穌是多麼的奇妙啊。我不再孤獨了,因為我有祂與我交談。我再也不迷惘了,因為我有祂在引導我。祂是我的朋友、我的神、我的救主。

現在,我的朋友啊,你願不願意來信靠耶穌,並靠祂的寶血來洗淨你的一身罪惡?當你信靠救主時,你便能如此歌唱說,

此名使我能知主愛,捨命償我罪債;
 救主為我流血受害,罪人惟此是賴。
我何等愛耶穌,我何等愛耶穌,
 我何等愛耶穌,因耶穌先愛我。
("Oh, How I Love Jesus" 詞﹕Frederick Whitfield, 1829-1904 )。

陳醫生,請帶領我們禱告。阿們。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rlhymersjr@sbcglobal.net(可點擊)你可用任何語言發電郵給海博士,但盡可能使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可發至〔美國〕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啟示錄 7:9-17。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Oh, How I Love Jesus"(詞: Frederick Whitfield, 1829-19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