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洗淨一切的寶血

THE CLEANSING BLOOD
〔Traditional Chinese〕
–中譯草稿–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十月四日晚
於 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October 4, 2015

"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翰一書 1:7 )。


當耶穌召約翰作門徒時,他不過是位十幾歲的年青人。但他是個優秀的年輕人。他與耶穌的親密關係可以在客西馬尼園內看出。當耶穌深入黑暗中時,祂把其他門徒留在園林外邊,僅帶約翰和其他兩人。這時祂 "驚恐起來, 極其難過, 對他們說:我心裡甚是憂傷, 幾乎要死;你們在這裡等候、儆醒"(可 14:33, 34 )。

當士兵來捕捉耶穌時,其他門徒都離棄耶穌跑了。但約翰第二天早上沿途跟着去到骷髏地,遠遠地跟隨背着十字架的耶穌走向行刑地。當其他人因為恐懼而躲藏時,這位男孩子是惟一保護基督母親的人,跟她一同看着她的兒子死在十字架上。因此約翰是那天看到耶穌死去的惟一門徒。

耶穌從十字架上低頭看着約翰和祂的母親。祂告訴約翰要照顧她。他聽到耶穌說 "我渴了"。他聽到耶穌在十字架上臨死前所說 "成了"。但即使那時約翰仍舊無法把自己的視線從釘十字架的救主身上拉開。約翰看着一位士兵拿槍刺穿了基督的肋旁。"隨即有血和水流出來"(約 19:34 )。在那之後,他小心地把一切寫了下來,"叫你們也可以信"(約 19:35 )。

當我母親去世時,我開車帶着 伊麗婭娜和孩子們 以最快的速度去到醫院。我進入她的病房剛走幾步,雖然只有幾秒鐘,我見到她可憐破碎的身體已被置入一個透明的塑料袋。母親總是很害羞,不願別人看到她赤裸的身體。當我透過塑料袋看到她的一雙腳時,我馬上把孩子們推回到走廊內。但她那雙腳在短短的幾秒內已深深地刻印在我的腦海中。那已是十八年前的事了,但我仍可在心中清晰地看到一切,好像那就發生在昨天一樣。

約翰的情形也是一樣。他看到槍刺穿了耶穌的肋旁。他看到寶血從傷口中洶涌流出。他永遠無法忘記當時的情景。六十年後,年紀老邁的約翰是最後一位倖存的門徒,他仍然不時的想起那天看到的耶穌的寶血。他用老邁顫抖的手,在一張羊皮紙上寫下了這句話,"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一 1:7 )。為何耶穌的寶血對約翰來說這樣的重要呢?

I. 第一,此乃耶穌基督 –神的兒子– 的寶血。

要知道,這不僅是任何普通人的血液。曾任 德州 達拉斯 第一浸信會牧師長達六十年的奎斯維爾博士(Dr. W. A. Criswell)說,

祂是化為肉身的神。沒有比保羅對以弗所教會的長老在使徒行傳20:28中所說的話更為重要的經句了,"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牧養神的教會,就是祂用自己血所買來的。" 據某些人〔如約翰·麥加瑟〕來看,此處的語句極為昭彰、公然、粗俗、並毫無遮掩地說,灑在十字架上的是神的血。的確,聖靈引導走上十字架的正是以肉身顯現的神,祂為贖回我們成為罪的祭獻…因此,基督的寶血便能洗淨你們的良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神…基督藉着永恒之神的靈,將自己祭獻給了神,正是祂的寶血能潔淨我們、清洗我們、蕩滌我們、使我們得以完全(W. A. Criswell, Ph.D., "The Blood of Jesus," The Compassionate Christ, Crescendo Book Publications, 1976, 第72頁 )。

麥加瑟〔MacArthur〕講起使徒行傳20:28時說, "保羅如此堅信父神與主耶穌的合二唯一,以至於他能用灑下神的血來討論基督的死亡 ── 而神是沒有軀體、因此便沒有血液"(The MacArthur Study Bible;有關使徒行傳20:28的註釋 )。就此,麥加瑟實際上說保羅錯了,並且神 "沒有血液"。那是一句危險的話,因為那似乎否認了三位一體的教義。我們譴責麥加瑟 說的話。我們采取保羅和奎斯維爾博士的立場,既 "灑在十字架上的是神的血"(同上 )。

II. 第二,耶穌基督的寶血能清洗我們一切的罪。

使徒約翰說:

"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翰一書 1:7 )。

麥基博士(Dr. McGee)說: "洗淨 一詞用的是現在時 ── 基督的寶血會不斷地清洗我們所有的罪惡"(Thru the Bible;關於約翰一書 1:7的註釋 )。那意味着耶穌的寶血現在仍然存在。"洗淨" 的現在式告訴我們,即使是現在、就在這一刻,基督的寶血也能清洗我們一切的罪。約翰·麥加瑟博士並不相信這點。他說:"基督自己的血液並不能清洗我們的罪" (The MacArthur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on Hebrews, 第237頁 )。那是個謊言

"祂兒子耶穌〔基督–KJV〕的血也洗淨〔現在時〕我們一切的罪"(約翰一書 1:7 )。

馬丁•羅伊-瓊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說:

我們的福音是寶血的福音;寶血是根基;沒有寶血便一無所有(The Way of Reconciliation, Ephesians 2, Banner of Truth Trust, 第240頁 )。

又一次,羅伊-瓊斯博士說:

查看一個人是否真的在宣講福音,最終的試金石是看他對「寶血」的強調。僅僅談論十字架和死亡還不夠;最終要看他是否宣揚「寶血」( 同上, 第331頁 )。

凱根博士是我們教會的副牧師。在凱根博士得救之前,他每個星期天去麥加瑟博士的教會,這樣持續了一年。凱根博士說:"我在轉變前,我聽的是他的講道。他是我的牧師。他教我聖經…直到現在我還記得大部分細節。但是,我不是在他的宣道之下得到轉變的…麥加瑟博士主權形式的決志主義,在我看來是以善工來賺取救恩…我相信我們在福音派宣道中必須將基督的寶血講得更清楚明白…──如果我們希望所宣講的福音宣道能被神用來使多人得到轉變的話" (《向垂死的民族宣道》Preaching to a Dying Nation,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1999, 第 183, 184頁 )。

我完全同意羅伊-瓊斯博士的話:"只談論十字架和 [基督的] 死是不夠的…一個人是否真的宣講福音的最終測試,在於他有沒有把宣道的重點放在 '寶血' 上。" 阿們!我很高興羅伊-瓊斯博士講了這番話!我宣揚福音已超過了57年。我通過經驗得知,迷途的罪人需要聽的是,靠耶穌的寶血能洗淨他們的一切罪惡的道。照常規來說,靠聽有關地獄或聖經預言的講道,他們不會得救 ── 這些講道剛開始也許還不錯,但是,當我們 "開始要辦正事" 的時候 ── 轉變是一件正事 ── 我們必須宣講有關救主寶血的道。

有關寶血的講道不僅僅是為迷途者而講的。我有時候這樣想:"噢,主阿!若沒有了您兒子的寶血,我該如何去過每一天阿!" 在我傷心的時候,沒有什麼東西能像耶穌基督的寶血那樣能使我的內心歡喜!那是我難過沮喪時期的靈丹妙藥。

讚美耶穌洗罪寶血,
 何等奇妙的救主!
藉主中保蒙神喜悅,
 何等奇妙的救主!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穌我的耶穌!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穌我的主!

我已經好幾年沒有唱那首古老的聖詩了,但一天晚上它出現在我腦海裡!我一唱再唱,直到我的內心充滿了歡樂!跟我一起唱!這是你們歌頁上的第七首詩歌。

讚美耶穌洗罪寶血,
 何等奇妙的救主!
藉主中保蒙神喜悅,
 何等奇妙的救主!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穌我的耶穌!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穌我的主!
("What a Wonderful Saviour!" 詞:Elisha A. Hoffman, 1839-1929 )。

我試圖在我的詩歌集中查找那首詩歌,但卻找不到。後來,我翻出了我50年前的一本古老《浸信詩歌》,我們在「第一華人浸信教會」用的就是這本歌本。找到了!就像多年後看到老朋友一樣。當我唱歌時,眼淚盈眶而出。現在,一起來緩慢地唱一遍!

讚美耶穌洗罪寶血,
 何等奇妙的救主!
藉主中保蒙神喜悅,
 何等奇妙的救主!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穌我的耶穌!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穌我的主!

有些所謂的 "專家" 告訴我,我必須以 "解經" 的方式,用一長串的經文來講道!但是我聽不進這些 "專家" 的話!我或許應該聽,但我辦不到!我必須從一節經文、甚至一節經文中的一部分吸取其精髓 ── 我們的先父便是這樣做的;跟隨他們的清教徒和偉大的福音宣道士們也是這樣去做的;他們包括了 懷特菲爾德(Whitefield )、衛斯理(Wesley )、約翰·森尼克(John Cennick )、但以理·羅蘭(Daniel Rowland )、豪威爾·哈利斯(Howell Harris) ── 願神聲祝福他們!還有約瑟·帕克(Joseph Parker)以及 宣道王子司布真(Spurgeon )。和他們一樣,我必須從一兩節經文、或者一節經文中的一部分來講道。我不能讓我宣講的道從一個主題跳到另一個主題。我要的是有實質的東西,我要骨頭裡的脊髓!這是為我的靈魂 ── 以及你的靈魂供給營養的東西!骨頭裡的脊髓!

"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翰一書 1:7 )。

魔鬼輕聲細語地對我說:"如果你這樣做的話,人們便不會認為你是一位傑出的宣道士。" 我把答案直接擲向牠 ── "我何必理會他們是否認為我是‘傑出’的宣道士?我對此毫不在乎。" 我的目標、我的意願、我的榮耀、我的樂趣在於,罪人能否來到那活泉,得到耶穌基督寶血的清洗,脫離一切罪惡。

我認識兩位失喪的浸信會牧師。他們的生活方式顯示了他們從未得到重生、沒有得到轉變、沒有得救。我知道其中一位閱讀我講的許多道文。在我參加一位華人牧師的葬禮上(我們是認識多年的朋友 ),我遇見了另一位失喪的牧師。在我瞻仰了死者的遺體後,我走出了那房間。我正好與那位牧師碰面。我認識他有好多年了。那可憐的人因為放縱於自己的未收斂喜好,失去了一切。我與他握手。我慰問他的健康如何。讓後,我對他說:"我希望你能夠上網閱讀我講的道。" 他面帶微笑地對我說:"你在開玩笑吧?我每週都有上你的網站閱讀!" 我心裡十分歡喜!我與那位可憐的人的友誼,已有半個世紀之久!我不能令他失望!我也不能令你失望!我必須拋棄做一個 "傑出牧師" 的想法。我不能令他失望!我也不能令你失望!我必須告訴一切失喪的罪人,

"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翰一書 1:7 )。

讚美耶穌洗罪寶血,
 何等奇妙的救主!
藉主中保蒙神喜悅,
 何等奇妙的救主!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穌我的耶穌!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穌我的主!

我知道失喪是什麼樣的一種感受!我甚至知道,作為一個失喪牧師的感受如何 ── 因為我曾經是個失喪的牧師,一共三年,從我十七歲 "獻身宣道" 到我二十歲得救為止。像那樣迷途的狀態是一種可怕的感受。失喪的狀態就如同人間地獄,與神斷絕關係,沒有保障,沒有安定,總是在指責自己!親愛的朋友啊,給我打個電話。我將不會驅逐你的靈魂 ── 我也不會掩面不理你。給我打個電話,我將盡我所能地向你顯明另一條路 ── 和解的道路 ── 得到清洗和新生命的道路 ── 神的兒子耶穌基督寶血的道路!我曾經三年錯過了那條路。你錯過的時間可能會更長。為何延遲呢?你知道你沒有基督的寶血。此刻,來沐浴其中。先知對患大痲瘋的病人乃縵說:"你去在約但河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復原,而得潔淨…"(參 王下 5:10, 14 )。我今晚要對你說:"到耶穌的寶血中沐浴一回,你便永遠潔淨了"。

"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翰一書 1:7 )。

讚美耶穌洗罪寶血,
 何等奇妙的救主!
藉主中保蒙神喜悅,
 何等奇妙的救主!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穌我的耶穌!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穌我的主!

宋尚節是一位十分聰慧的華人,他曾經到美國讀書。但他覺得自己並不成功。他沒有成為他父親希望他成為的人。他令他在神學院裡遇到的女孩子大失所望。他沒有找到安寧。他受內疚感的折磨。他處於靈界的一場征戰中。後來,在二月份的一天晚上,他看到自己生命中的罪惡在他眼前展開。開始的時候,他感到時候無法擺脫這些罪惡感,他覺得自己必定會入地獄。他試圖忘記自己的罪惡,可是他做不到。這些罪令他覺得扎心。他回到自己的房間,拿出自己的聖經。他把聖經翻到路加福音二十三章耶穌釘十字架的地方。耶穌為替他贖罪而死在十字架上的場景是如此的震撼,他似乎身臨其境、就在十字架周圍,他祈求能夠得到寶血的清洗、洗淨自己的罪惡。他繼續哭泣與禱告,一直到了午夜。然後,他聽到有一個聲音在他心裡說:"兒啊,你的罪得以赦免。" 他罪孽的重擔似乎立刻消失了。一種強烈的得到釋放的感覺臨到他身上,他高興得跳起來,喊道,"哈利路亞!" 他跑到宿舍的走廊中,大聲讚美神搭救了他(摘自A Biography of John Sung by Leslie T. Lyall, China Inland Mission 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 1965 年重印,第 33, 34頁 )。他後來成了中國最知名的福音宣道士之一!

"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翰一書 1:7 )。

我今晚號召你來信耶穌。放下所有的疑惑與恐懼。來信靠救主。在祂的寶血內得清洗。阿們。陳醫生,請帶領我們禱告。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rlhymersjr@sbcglobal.net(可點擊)你可用任何語言發電郵給海博士,但盡可能使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可發至〔美國〕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宣道 / 證道結束– DRAFT –翻譯草稿)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路加福音 23:39-47。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What a Wonderful Saviour!"(詞: Elisha A. Hoffman, 1839-1929 )。


證道 / 宣道提綱

洗淨一切的寶血

THE CLEANSING BLOOD
〔Traditional Chinese〕
–中譯草稿–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翰一書 1:7 )。

(馬可福音 14:33, 34;約翰福音 19:34, 35)

I.   第一,此乃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的寶血,使徒行傳 20:28。

II. 第二,耶穌基督的寶血能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一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