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救主的淚水

THE TEARS OF THE SAVIOUR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十月四日早
於 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October 4, 2015

"祂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祂被藐視,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樣;我們也不尊重祂"(以賽亞書 53:3 )。


最近我觀看了一段影視,見一位宣道士在他教會外面正對一群罪人吼叫。他不斷對他們吼叫說,"你們會進入地獄!" "你們會永遠在地獄的永火中燒下去!" 我把影視關掉了,內心備感厭惡。這位牧師沒有一句同情人的話;面對迷途困惑的民眾,他沒有一句為他們傷感的話,完全沒有提到耶穌為迷途世人的愛。

我不記得在任何情形下耶穌曾對迷途的民眾這樣去說話。是的,祂用詞嚴厲。是的,祂告訴人他們會下地獄。但他這些言詞是留給文士和法利賽人 ── 既祂當代的那些假冒為善的宗教領袖。我曾聽宣道士高聲斥責摩門教、天主教、穆斯林教、性變態者、甚至在大學校園裡斥責學生。但我年紀越大,我越覺得他們宣道沒有跟隨基督的榜樣。我年紀越大,我越覺得耶穌會把祂最嚴厲的譴責留給我們當代的宗教領袖們。也就是那些像法利賽人一樣,只宣講宗教道德而不談福音的人, 還有那些像福樂神學院一樣攻擊聖經的學府、以及那些為錢財宣道的人、那些宣講自助心理學的人、包括那些宣講 "指什麼、領什麼"(name it and claim it)說教的人;還有那些宣講瞬間發財致富信息的人、甚至那些教導通過口中復誦所謂 "罪人禱告" 來得救的人。是的!如果耶穌今天在我們身邊,我認為祂宣道說, "你們要下地獄"。但祂大部分那樣的譴責會用在我們當代的宣道士和假教師的身上 ── 那些關閉了星期日晚上的禮拜、使年輕人星期日晚上無處去交友的人,那些僅向面前虔誠卻仍舊迷途之人在星期天早上逐字逐句地傳授 枯燥乏味的經文知識的人, 或那些把搖滾樂帶入教會的人── 還有那些把宣講福音拋在門外的人、那些說耶穌寶血已經消失、再也無法清洗迷途男女罪惡的那些人!我想基督會在他們的會堂裡推翻他們兌換錢財的桌子,然後對他們說,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馬太福音 23:13 )。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洗淨杯盤的外面, 裡面卻盛滿了勒索和放蕩" (馬太福音 23:25)。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裡面卻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馬太福音 23:27 )。

"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啊,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   (馬太福音 23:33 )。

是的,我看基督會向我們當代的假先知 和假教師 宣那樣的道!

但是祂從來沒有向聽祂宣道的眾多罪人那樣去說話。在他們來看,祂是一位 "多受痛苦,常經憂患" 的人。祂在井邊對一位婦女溫柔地說話,雖然她已結過五次婚,而且和耶穌說話時她仍生活在姦淫中。祂對那些病重垂危的人說安慰話, 以至所有 "摸〔祂衣裳〕的人就都好了"(太 14:36 )。祂對一位因通奸被當場捉拿的女子溫柔地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罷,從此不要再犯罪了"(約 8:11 )。祂對一位釘在旁邊十字架上的強盜說,"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裡了"(路 23:43 )。祂對一位癱瘓的人說,孩子,"放心罷!你的罪赦〔免〕了"(太 9:2 )。祂對親吻祂腳的一位罪中的女人說,"你的罪赦免了"(路 7:48 )。

耶穌有沒有笑過?可能有過, 但聖經裡沒有記下來。經上告訴我們, 祂 "多受痛苦,常經憂患"(賽 53:3 )。經上告訴我們祂哭了三次,而在我們的經文中可以看出,那是祂性格中的一部分 ── 而且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很難想像冷漠的佛祖菩薩會哭泣;難以想像無情的羅馬之神、或伊斯蘭教冷酷的真主會流淚。耶穌的眼淚向我們顯示出祂對世人苦難的憐憫心。

你們大部分人都知道,我對 溫斯頓·丘吉爾爵士(Sir Winston Churchill)持有很高的敬意。但你可能不像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英國人那樣了解他。你可能僅通過卡什(Yousuf Karsh)拍攝的肖像看到他嚴肅的表情。但當倫敦在希特勒兇殘的持續轟炸下完全摧毀、化為廢墟時,英國人經常看到他的另一面。在整整一晚的轟炸之後,他們會見他走過他們倒塌的住宅,有淚水沿着他的臉頰流下。

他在一個炸毀的防空洞外面停下來,前一晚剛有四十位成人與兒童在那裡喪生。人群聚集起來,丘吉爾擦乾眼淚。群眾大聲說, "我們知道你會來。" 一位老婦人說, "你們看他真的傷心,並在流淚。" 然後人群裡另有一人說, "我們頂得住!你去告訴希特勒,我們能頂住!" 希特勒可以用炸彈摧毀英國的家室和城市,但只有摧毀了他們的意志後才能戰勝他們。有人說,丘吉爾為人民流下的眼淚遠比其他任何事物更能征服德國納粹黨的戰爭機器。當他看到人們在街頭的廢墟中排隊等着買草種食物去喂他們的金絲雀時,他哭了。當他在街上看到屍體和臨終的兒童時,他哭了。他從來沒有因恐懼落淚,但為他人民所受的苦難他總會落淚。

不是。雖然丘吉爾從信仰理論上並非基督徒。但從他循道宗的保姆 艾弗莉絲特太太(Mrs. Everest)的身上,他學到了充滿基督徒的情操。保姆的照片掛在他床邊,陪他一直到他去世那天。因此,他所具有的基督徒感情比我們時代中我能想到的任何領袖都更加豐富。我很難想像霍梅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 )、普京(Vladimir Putin )、或貝拉克·奥巴馬(Barack Obama)會因他們人民的苦難而傷心落淚。憐憫是基督徒的美德,是 "多受痛苦,常經憂患"(賽 53:3)的耶穌在第一世紀中向無情的羅馬世界展現出來的美德。

天父愛子由天至,
 常經憂患遭厭棄,
拯救罪人脫永死,
 哈利路亞!奇妙救主!
("Hallelujah, What a Saviour!" 詞: Philip P. Bliss, 1838-1876 )。

聖經內記載了三次耶穌落淚的情形。

I. 第一,耶穌因那城而落淚。

那天早上,耶穌騎着驢走進耶路撒冷。一大群人跟着祂高聲呼喊道:"和散那 歸於大衛的子孫!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高高在上和散那!"(太21:9)。此事件被稱為在棕櫚星期日耶穌的 "凱旋入城"。但我們很少聽人講,那天是如何結束的,

"耶穌快到耶路撒冷, 看見城, 就為它哀哭"(路加福音 19:41 )。

奎斯維爾博士(Dr. W. A. Criswell)是我有生以來聽過的最傑出的三位宣道士之一。他曾任美國德州「達拉斯第一浸信會」的牧師幾乎長達六十年。在奎斯維爾博士的一則宣道中,他講到了一位牧師的故事,這牧師剛到一個大城市接管一間教會。

"當牧師應開始宣道時,他卻沒有出現。有位執事於是去找牧師。他在牧師的辦公室內找到了他,見祂正站在窗前,瞭望那一眼望不到邊的大片貧民窟。當牧師看向那些貧民住宅區時,他不禁淚流滿面。執事催他說:「先生,大家都在等你。到你該宣道的時候了。」牧師說,「我剛才陷入了沉思,考慮着這些民眾所受的悲傷、痛苦、心靈的蹂躪 與絕望。你來看。你來看一眼」– 他舉手指向面前的住宅區。執事回答說,「是的,先生,我知道。不過,你會很快習慣的。現在到你該宣道的時候了」"。

然後,奎斯維爾博士說,

"那正是我害怕會發生在我身上、發生在這間教會裡、或發生在所有教會中的事。我們已經習慣了。眾百姓蒙頭轉向 – 那又怎樣?他們毫無希望 – 那與我何關?久而久之, 我們習慣了 – 對此熟視無賭。在這點上,我們與基督不同。主「快到耶路撒冷,看見城,就為它哀哭」"(W. A. Criswell, Ph.D., The Compassionate Christ, Crescendo Book Publications, 1976, 第58頁 )。

當耶穌那天站在橄欖山上望向耶路撒冷城的時候,有誰會想到,僅僅四十年後那城市便會消失呢?有誰會想到,僅僅一代人之後,羅馬將軍提多便會搗毀城門與城牆,並把神的聖殿燒掉呢?剩下的僅有聖殿的部分圍牆而已。"你們的家成為荒場留給你們。" 祂哭了;耶穌因城內的失喪之人落淚了。

有人說:"可是牧師,我們又能做什麼呢?" 我們無法拯救所有人。我們甚至無法拯救大多數人。但我們能拯救某些人。我們能在星期三和星期四晚上出去傳福音。我們能在星期六晚上出去傳福音!我們能在星期天下午外出邀請人!我們能去這樣做!有朝一日, 我們城市的街頭也會布滿塵埃、煙火、血腥、和死亡。有朝一日,再也不會有人得救了。此時此刻,讓我們作十字架的精兵和羔羊的跟隨者出去。此刻是幫助無助罪人尋找基督、獲得罪的赦免、尋找希望的時候!"耶穌快到耶路撒冷,看見城,就為祂哀哭。"

II. 第二,耶穌因憐憫而落淚。

耶穌告訴祂的門徒:"我們的朋友拉撒路…死了"(約11:11, 14 )。祂說: "我去叫醒他" ── 即讓他復活。於是他們去到伯大尼,到了拉撒路的家裡。異教徒稱那為 "墳場";基督徒卻稱其為 "墓地" ── 墓地的希臘文指一處睡覺的場所;我們把死者安置那裡,等候耶穌來喚醒他們。這正是耶穌要為拉撒路辦的事。但耶穌延遲了四天才動身,為了通過此奇蹟來顯明祂的神性和大能,好叫人能信祂。

此時,耶穌接近了拉撒路的墓地。當耶穌正靠近墓地的時候,拉撒路的姐姐瑪利亞來迎見耶穌。

"耶穌看見她哭,並看見與她同來的猶太人也哭,就心裡悲歎,又甚憂愁"(約翰福音11:33 )。

希臘原文表明,耶穌陷入了悲痛中,祂胸膛起伏、哀哭、抽泣、喘息 (ĕmbrimaŏmai) 着 ──祂極其不安,就像風暴中的海洋一樣動盪不安,極度悲哀 憂愁(tarassō )。當你至親的人去世時,你可曾有過類似的感受呢?我有過。我完全崩潰了, 哀哭、抽泣、喘息着。我心情動盪不安,如同滾水沸騰,極為沖動。如此極度的痛苦和沉重感,我一生中僅經歷過幾次 ── 但那已足夠讓我理解耶穌當時的感受。當我慈愛的祖母 – 姥姥芙羅敖絲(Mom Flowers)去世的時候,我有過那種感受。當我在一間美南浸信會的自由派神學院裡讀書時,也曾體驗到那種感受。當我母親茜茜莉亞(Cecelia)去世時,我也體會到那樣的感受。這並沒有錯。耶穌通過自己的悲傷向我們顯明,我們有時候也會感到悲傷,這並不是罪。瑪利亞、馬大、以及拉撒路的朋友,都因拉撒路的死在哭泣,耶穌為此十分同情他們。

耶穌知道,再過幾分鐘,祂會使拉撒路復活。但因死亡本身、以及死亡為我們帶來的傷痛,耶穌的心碎了。接下來,在約翰福音第十一章中,在兩節經文之後,我們讀到了聖經中最短的一節經文。耶穌壓抑着苦悶和抽泣說,"你們把他安放在那裡?他們回答說:請主來看。" 然後是聖經內最短的一節經文,

"耶穌哭了"(約翰福音11:35 )。

耶穌感受到瑪利亞和馬大的痛苦,因為祂也愛她們的兄弟拉撒路。耶穌也能體會到我們的憂愁與苦楚。我很同情你們年輕一代人。在許多教會裡,會眾不再唱傳統的聖詩 ── 那些動人心懷、安定靈魂的聖詩。如今的年輕人不知道這些詩歌,在遇到困難的時候,他們不知道去哪裡尋求依靠。這些古老的詩歌,幫助了我度過人生中的黑暗時期。

耶穌是我親愛朋友,
 擔當我罪與憂愁!
何等權利能將萬事,
 帶到主恩座前求。
何處得此忠心朋友,
 分擔一切苦與憂
耶穌深知我們軟弱,
 來到主恩座前求。─《耶穌恩友》
("What a Friend We Have in Jesus" 詞: Joseph Scriven, 1819-1886 )。

"耶穌哭了"(約翰福音11:35 )。

耶穌寶貴的眼淚。耶穌的同情心。我們為耶穌的憐憫心感謝神。

在我還小的時候,亨利·麥高文醫生(Dr. Henry M. McGowan)帶我和他一家人去參加一間浸信會。有一次他告訴我,說我如同他的兒子。我和家人曾多次到德州的弗農市 去看望他。在一次探訪他的時候,他送給我一首含有很多內容的無韻詩。這首詩是位名叫瑪利·史蒂文森(Mary Stevenson)寫的。她當時才十四歲:

有天晚上我作了個夢。
我沿着沙灘與主同行。
我人生際遇閃現天空。
每一幕都有兩雙腳印,
一行是我的、一行是主的。

當最後一幕閃現之後,
我回首察看沙中足跡,
發現我人生很多時候,
尤其最低靡困苦之時,
我僅僅看見一行腳印。

我甚是費解,於是問主。
"主啊,您說一旦我跟隨您,
您將一路牽引陪伴我。
可是在我人生最低谷,
我僅僅看到一行腳印。
我不解,為何在我最需要您的時候,您卻離開了我。"

主輕聲對我說:"孩子,我珍惜你,絕不會離棄你。
在你經歷試探考驗時,
你僅僅看到一行腳印,
因我那時正背着你走。" ─《沙中足跡》
 ("Footprints in the Sand" 詞: Mary Stevenson, 1922-1999; 寫於1936年 )。

耶穌因我們的城市哭泣 ── 迷失、絕望的地方。當我們處於悲痛的時候,耶穌同情我們,並因我們而哭泣。

III. 第三,耶穌為我們贖罪時曾為我們落淚。

希伯來書5:7說,

"基督在肉體的時候,既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就因祂的虔誠蒙了應允"(希伯來書5:7 )。

這裡講的是耶穌被釘上十字架的前一天晚上,祂在客西馬尼園內的哭泣。奎斯維爾博士說:

當祂在極度痛苦中禱告時,"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路 22:44)… 先知以賽亞說,"耶和華以祂為贖罪祭"。以賽亞還說, "〔神〕看見〔祂心靈的–KJV〕勞苦…便心滿意足" 了。不知如何,在某種我們無法理解的神秘中,神使耶穌為我們成為罪。當祂擔着世上所有罪孽的重量和負擔時,祂流淚大聲哭求說,"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同上, 第60頁 )。

耶穌在客西馬尼園裡哀哭,求神救祂免死,好讓祂活到次日清晨,能走上十字架來承擔我們的罪。在十字架上,耶穌呼喊說 "成了"(約19:30 ), 便低頭斷了氣。帶着高聲的呼喊和淚水,耶穌被釘上了十字架, 還清了我們罪惡的全部代價。

各各他山上,慘惻之晨,
 主憔悴獨行,疲倦苦辛;
為救贖罪人,十架犧牲,
 免人永迷失,大施恩拯。
恩愛救贖主!尊貴救贖主!
 恍見你聖身,懸掛十字架,
槍傷寶血流,仍為罪人求,
 不顧諸煩憂,作我贖價。 —《恩愛救贖主》
("Blessed Redeemer" 詞: Avis Burgeson Christiansen, 1895-1985 )。

救主流下了許多淚水,我現在請你來信靠耶穌。祂在十字架上灑下了祂的寶血,為拯救你脫離罪惡和審判。祂如今在天上,在父神的右手邊。如你以純樸的信念來信靠祂,祂的寶血將洗淨你的所有罪 ── 並將永生賜給你。阿們。陳醫生,請帶領我們禱告。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rlhymersjr@sbcglobal.net(可點擊)你可用任何語言發電郵給海博士,但盡可能使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可發至〔美國〕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路加福音 22:39-44。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Blessed Redeemer"(詞﹕Avis Burgeson Christiansen, 1895-1985 )。


證道 / 宣道提綱

救主的淚水

THE TEARS OF THE SAVIOUR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祂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祂被藐視,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樣;我們也不尊重祂"(以賽亞書 53:3 )。

(馬太福音 23:13, 25, 27, 33; 14:36; 約翰福音 8:11;
路加福音 23:43; 馬太福音 9:2; 路加福音 7:48 )

I.    第一,耶穌因那城而落淚,馬太福音 21:9; 路加福音 19:41。

II.   第二,耶穌因憐憫而落淚,約翰福音 11:11, 14, 33, 35。

III.  第三,耶穌為我們贖罪時曾為我們落淚,希伯來書 5:7;
路加福音 22:44; 約翰福音 1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