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在一起 — 我們強大!分開來 — 我們弱小!

TOGETHER WE ARE STRONG! ALONE WE ARE WEAK!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June 21, 2015

"又要彼此相顧,激發愛心,勉勵行善。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希伯來書 10:24-25)。



就像我之前講過的許多道一樣,這篇道帶着一種不明的沉重感。我聽說有兩個新來的女孩喜歡我們的年輕人。她們說:"他們很友好!" 但是她們卻不喜歡我。我一直在想這件事,不停地反复揣摩。這並不是我講的道枯燥乏味。我竭盡所能地使講道有趣動人。當我講道的時候,年輕人通常一動不動地坐着,微張着嘴,兩眼注視着我。這應該也不是因為我的個性。我喜歡與年輕人在一起。她們可以看得出來。我認為讓那兩個女孩子不高興的,是我在每次講道結束後講的內容。我做了一個簡短的禱告。然後我走近錄影機鏡頭,對YouTube和我們網站上的觀眾講幾句話。我對觀看的朋友講了類似這樣的話 ── "不論你做什麼,要進入一間浸信教會,最好是一間有星期天晚上禮拜的教會。確保每次教會開門時都要去參加。" 最後幾句話是我從 傑瑞·法威爾(Jerry Falwell) 那裡學來的。在他結束他的電視節目時,他會說,"每次教會開門時都要去參加。" 然後,我經常說,"不要從一間教會跑到另一間教會。" 那些女孩不喜歡的,就是在宣道結束時講的這幾句話。事實上,她們離開教會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我會停止這樣講嗎?不會 ── 我會繼續這樣講下去。為什麼?因為那正是年輕人應該做的事 ──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教會的成長,幾乎全靠贏得十幾、二十幾歲的年輕人。這是很稀有的。大部分教會失去他們百分之八十八的年輕人。但那是另一篇道文的話題了。我們的成長,是靠添加強壯的年輕人,他們的年齡層與其他教會失去的年輕人的年紀相同。我們採取的方法,不是靠欺詐或對他們 "甜言蜜語"。如今的年輕人有足夠的理智去識別那種方法的偽善。我向他們直截了當地說話。我說:"這是你需要的 ── 而這是你需要的原因。" 這不是遊戲!而是直截了當的教育!要不要由你!即使他們離開了,他們也會知道,我是誠實對待他們的!我並沒有嘗試要讓你喜歡我!我在嘗試引導你獲得轉變。我的目的是要幫助你成為一位真正的基督徒,並且成為一個強壯的教會成員!

你說:"我為什麼這麼需要這間教會?" 讓我來告訴你原因。因為沒有教會,你將沒有任何永恆的東西,那就是原因!阿爾文·托夫勒 (Alvin Toffler) 在他的著作《未來的衝擊》(Future Shock) 中談到這點。他提到了 "永久之概念的死亡"、"短暫無常的概念"、"未來的友誼"、"串行婚姻"、"如何失去朋友" 等等。改變、改變、再改變。人的流動和變更,使我們不再有長久的家庭、長久的朋友、以及長久的關係!我們所認識的一切事物和人都只是暫時的!這給年輕人帶來了未來的衝擊(future shock)!托夫勒在1970年寫成這本書的。當我在上星期四又再讀一遍後,令我以為是六個月前寫的!人們不斷地搬遷,又經常改變,年輕人看起來像是住在不同箱子底下、每天晚上住在不同街道上的流浪漢。難怪這麼多小孩處於藥物的治療下!這個世界使他們暈頭轉向 ── 快到他們覺得必須要吃藥才能忍受生命。每當聽到小孩子把才認識一兩個小時的人稱為 "朋友" 時,我總會感到驚異。我不是在挑錯誤。我只是在觀察。似乎現在的小孩換 "朋友" 就跟我們過去換內褲一樣頻繁!

保羅·麥卡特尼(Paul McCartney)剛好比我小一歲。他的年紀勉強可讓他做一個晚期的嬉皮士。如許多嬉皮士那樣,甲殼蟲樂隊的 保羅·麥卡特尼 受孤獨的困擾。他寫了葛利費斯先生剛才唱的那首奇怪的歌。他和約翰·列農合作,那首歌成了甲殼蟲樂隊大受歡迎的歌曲。那首歌談到了兩個人。埃莉諾·裡格比(Eleanor Rigby)—— 一位未婚的中年婦女報 和 神父麥肯齊(Father McKenzie)—— 一位單身獨居的神父。

麥肯齊神父正在寫道文,沒有人聽。
沒有人來聽。
看看他,白天工作,晚上孤零零地修補自己的襪子,
他在乎嗎?

一位年邁的神父,在寫一篇沒有人聽的道。他 "孤零零地" 修補着自己襪子上的洞。"他在乎嗎?" 他已經習慣了孤單地生存下去,這再也不令他感到煩惱了。

埃莉诺·里格比在教會裡去世了,墓碑上只有她的名字。
沒有人來瞻仰。

她去世了,沒有孩子繼承她的名字。沒有人來參加她的葬禮。

麥肯齊神父離開墓地的時候,抹去手上的塵埃。
沒有人得救。

沒有人來參加她的葬禮。沒有人聽那神父的道。沒有人得救。接着是副歌,

一切孤獨的人啊,
他們從何而來?
一切孤獨的人啊,
他們的歸宿在何方?

那樣的概念令嬉皮士擔憂。他們中成千上萬人聚在一起 ——在伯克利、在舊金山的海特 阿什伯利市區、在好萊塢大道上、在威尼斯海灘上。他們中有些人會結群租一間破舊的房子。他們住在一起。有些人會到那裡 "暫住" 一兩晚。他們渴望在一起。他們希望得到一種公社的感覺。那時候,邀請他們來教會並不難,尤其是你讓他們帶着行李袋進來,並且允許他們坐在地上。人們把他們叫做 "耶穌怪人" 或 "耶穌運動者"。

浸信會錯過了他們。他們能夠很容易地贏得這數十萬孩子。但浸信會畏懼他們。如今已為時過晚 —— 已不可挽回了。靈音派和五旬節派得到了他們。如今浸信會畏懼那些亞裔和西班牙語裔的孩子。他們能夠很容易地贏得他們中的成千上萬人。但是他們也怕這些人。很快他們也會錯過這個機會 —— 那時一切都太晚了 —— 再次錯過了機會。

但你們年輕人不需要公社去 "暫住"。你們根本不覺得需要像那樣的一個社區。不久前,我和一個與 "耶穌運動者" 打交道的朋友談話。我問他,當今的年輕人為什麼不覺得需要一個社區呢,就像嬉皮士那樣呢?他說:"我從來沒有想過這點。我不知道。" 他剛說完那話,答案便湧入了我的腦海裡 —— "他們不需要公社,因為他們有iPhone 和智能手機。" 他們可以用這些設備發短信與交談 —— 假裝他們有親密的朋友。這些機器取代了他們真正的朋友。為什麼要忍受交真正朋友的麻煩呢 —— 擁有電子朋友是那麼簡單?埃莉诺·里格比和麥肯齊神父若擁有你們的電子設備的話,他們就不會感到那麼孤獨了。他們會像你一樣,擁有 "虛擬" 的朋友。但是,"虛擬" 的朋友不是真正的朋友!絕對不是!你可有聽說 南卡羅來納州 有個年輕人的事情?他上週殺死了九個人。他出了什麼問題?是的,他生活在網絡內!這使他的腦子混亂了。停止使用那些機器,至少有時候要停下來。停止使用那些機器,過一個真正的生活!來教會!這把我們帶回到了我們的經文上:

"又要彼此相顧,激發愛心,勉勵行善。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希伯來書 10:24-25)。

關於這節經文,我參考了超過十本不同的聖經註釋。每一本註釋都說,這節經文裡講的是 地方教會裡友誼的必要性。奎斯維爾博士(Dr. W. A. Criswell)說:"聖經內強調地方教會之重要性的經文中,這段經文是口吻最強的經文之一"(The Criswell Study Bib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79 年版, 第 1438頁; 有關希伯來書 10:25的註釋)。

請允許我在此處提供現代譯本的經文。我只使用英皇欽定本聖經宣道。我並不推薦其他譯本。但是有時候,使用現代版本可以幫助我們 "感受" 到經文的衝擊力。以下是根據《美國標準版聖經》和《新國際版聖經》的混合翻譯:

讓我們來考慮如何相互鼓舞激勵,好使我們有愛心、能行善工。我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有些人停止慣了那樣;我們要彼此勸勉 —— 你們既看到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希伯來書 10:24 NASV; 10:25 NIV)。

我們需要在教會裡,激發愛心,勉勵行善。我們需要在教會裡 "彼此勉勵"。另外,還有約翰·麥加瑟博士(John MacArthur)所說的 "末世的緊迫性"—— 這顯示了如今在教會裡比以往更加重要,因為 "那日子臨近"。"那日子" 指的是基督再次降臨的那天。此乃一條極為重要的預言。在我們邁進這個世界的末日之時,全身心地加入地方教會變得越來越重要。為什麼呢?因為在我們生活的這個末世中,社會壓力越來越大,人更加容易失去信心。在過去的時候,人們一周參加一次教會便可持守信念。但是如今,社會變更(未來衝擊, future shock)的狂風使得在地方教會裡與其他基督徒聚會變得更加重要。請聽托馬斯·海爾(Thomas Hale)在他的聖經註解內說的一段話:"如果有人開始對[自己的信念]動搖的時候,讓我們立刻勉勵他,增強他的信心。讓我們互相激發愛心、勉勵行善。但願我們之間沒有人返回到[罪惡和世俗之中]。在一起,我們強大。分開來,我們弱小" (Thomas Hale, The Applied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Kingsway Publications, 1997年版, 第913, 914頁; 關於希伯來書10:24的註釋; 方括號內註解由海博士添加)。

地方教會並非一個來查經的地方 ——雖然研讀聖經很重要。我們的友誼並非僅僅建立在每次禮拜結束後的餐飲 —— 雖然一同用餐很重要。我們的友誼是建立在教會的主旨上:把外面那些還不是基督徒的年輕人帶進來。托馬斯·海爾在他的註解中寫道:"傳福音是教會的主要宗旨…傳福音的首要目的,是為了引導世人信耶穌得救"(同上,第125頁)。

因此,我們告訴新來的朋友:"和我們一起參加聚會!和我們一同用餐!和我們做朋友!和我們一同敬拜!和我們一同傳福音!全身心地進入教會!來參加晚禮拜!來參加禱告會!進入神的大家庭!" "在一起,我們強大。分開來,我們弱小。"

不是每個人都會立刻這樣做。我們會等待你。我們會解釋為什麼這是必要的。我們將會竭盡全力地幫助你。早期的教會便是這樣的。麥克·格林博士(Dr. Michael Green)寫了一本非常出色的書,《早期教會的傳福音》(Evangelism in the Early Church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2003 年版)。格林博士說:"…論到教會的增長,友誼是絕對必要的。若要吸引人[進入教會],我們必須用一個更加友愛、更富有收益的友誼來吸引他們…[他們看到]基督徒如何彼此相愛"(第256頁)。 "教會提供的友誼,超越了種族、性別、地位、以及學位的阻礙,這是非常吸引人的"(第253頁)。格林博士指出,這事不是在私底下做的。非信徒被帶進教會,受到和其他人一樣的待遇。古代基督徒作家 特圖良(Tertullian, 160-220 AD) 談到了基督徒在教會裡的愛。他說,這是早期大量的異教徒成為基督徒的一個重要原因之一(同上)。特圖良說,成千上萬異教徒加入北非的教會,原因是他們所經歷的愛和友誼。

我曾經是一個孤獨的男孩。我的父母離婚了。我不得不和親戚一起住。他們並不歡迎我。我在大街上獨自行走。我就像約翰·列儂(John Lennon)歌中唱的其中一個人,

"所有孤獨的人啊,
他們的歸宿在何方?"

讓我來告訴你他們的歸宿在哪裡。他們屬於像這間教會的教會裡!那也是的歸宿!很不幸的是,約翰·列儂從未信耶穌,沒有加入地方教會!在他生命晚期,他吸食毒品,大多數時間都躺在床上。

如果我以前沒有加入一間強壯的教會,我很肯定我今早不會在這裡。我確信我會在好幾年前就丟了性命,就像可憐的約翰·列農那樣。我的朋友自殺了。我會不會那樣做呢?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這一點:我在地方教會裡找到了溫暖和友誼,使我逃離了一個黑暗和孤獨的世界。在我還是青少年的時候,教會成了我的第二個家。

我知道,你們中有許多人聽不進去我的說的話。我也知道,你不會和我們一起走到底。但請記住這一點:我們邀請了你進來!請隨時記住這一點:我們希望你和我們在一起。不錯,你會為此付出些代價!當然會!承諾總是會有代價的。若沒有承諾,你不可能有持久的婚姻。我很想向你承諾。我邀請你也向我承諾。正如托馬斯在他的註解內所說的,"在一起,我們強大。分開來,我們弱小"(同上, 第914頁)。有人或許會說:"我辦不到。" 對自己坦白點。你辦得到,但你不願意這樣去做。你想 "自由自在"。不幸的是,這意味着你將會孤獨。在一起,我們強大。分開來,我們弱小!

在一起,我們強大!分開來,我們弱小!這便是我今早要對你講的信息!你此刻便可信耶穌。來信靠祂吧!祂死在十字架上,為要拯救你逃離審判。祂從死中復活,來賜給你一個新的生命。祂如今活着,在樂園裡,在第三重天上。切莫像回頭浪子的哥哥那樣在門外等待。聖經說,"大兒子卻生氣,不肯進去"(路 15:28)。其他人在裡面,正在舉辦一個歡樂的聚會。但是他說,我不肯進去。你們中有些人仍然那樣做。我們說,"來信靠耶穌!進來聚會!" 但你說,"我不肯進去。" 我們仍舊在等待着你!信靠基督、加入聚會!

歸家,歸家,
   傷心愁悶者歸家!
耶穌溫柔慈聲迫切呼喚你,
   歸家,今請你歸家!
("Softly and Tenderly" 詞: Will L. Thompson, 1847-1909)。

天父,我祈求有人將會來信耶穌 —— 並且進入我們教會的大家庭內。以主的名義,阿們。"在一起,我們強大!分開來,我們弱小!" 如果你忘記了我今早說的一切話,請你記住這句話!在一起,我們強大。分開來,我們弱小。阿們。

如這篇宣道對你有所賜福,請通過電郵告知海博士。他的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點擊鏈接 )。你可用任何語言發電郵給海博士 但希望你盡量用英文發信。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reighton L. Chan)領讀的經文﹕希伯來書 10:19-25。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 Eleanor Rigby"(詞: Paul McCartney, 1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