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末世教會中未得轉變的成員

UNCONVERTED CHURCH MEMBERS IN THE LAST DAYS
〔論《彼得後書》第五講 / SERMON #5 ON II PETER〕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五月卅一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May 31, 2015

"從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來,將來在你們中間也必有假師傅,〔暗中〕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連買他們的主他們也不承認, 自取速速的滅亡"(彼得後書 2:1 )。



使徒說,"你們中間" 將有假師傅在教會裡起來。這在如今尤其真實。

"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提摩太後書4:3 )。

人們總想聽一些為耳朵撓癢的話。所以,假師傅如今特別受歡迎。我在電視上看到的可以說都是這類的師傅,都在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

彼得後書第二章描述了這些假師傅。使徒說他們會教導 "陷害人的異端",甚至否認基督。他們不去宣揚福音,以此否認了耶穌。他說,這些人是反律法主義者(antinomians )。他們宣揚說,即便你生活在罪孽中,你仍然是位基督徒。他們為金錢勞作,不是為神。他們的刑罰會極為嚴厲。他們會與那些反叛的天使一樣受審,被 "丟在地獄" 中。正如挪亞時代的人受到了洪水的審判、又像所多瑪 和蛾摩拉二城遭到天火的懲罰一樣,這些人也會同樣受到審判。

藉那三個例子,彼得證實了那些假師傅,以及他們的追隨者,都會受到審判。假師傅說,基督徒可以生活在罪惡中,卻仍會得救。他們是傲慢夸口的人。他們毀謗真正基督徒的領導。他們拒絕服從經卷的權威。這些假師傅根本不理解他們所反對的事物。他們是罪惡的奴隸,會死在自己的罪孽之中。這些人是教會中的 "污點" 與 "瑕疵"。他們滿心姦淫,無法停止犯罪。他們誘惑不穩定的人,是一群受詛咒的人。他們就如那為金錢講道的假先知 巴蘭一樣。

這些假信徒就如枯井一般。他們說得好聽,迷惑跟從他們的人。他們保證說, 跟從者能得自由,但他們自己卻是邪惡情慾的奴隸、仍是墮落本性的奴僕。他們引導新的跟從者走迷途。他們會受到嚴峻的懲罰, 因他們有意地偏離了聖經的誡命。他們如豬狗一樣。他們假裝是善良的信徒,但卻回到了他們原本的罪惡中。正如豬狗一樣,他們的本性仍未得到基督的改變。那便是彼得後書告訴我們的。

為什麼彼得要用一整章來談論這些假信徒呢?第一,在基督教歷史上,他們從古至今都存在,所以我們必須警惕。第二,在末世中,他們的數量與密度會極大地增長。請打開彼得後書3:3,一同起立大聲朗讀。

"第一要緊的,該知道在末世必有好譏誚的人,隨從自己的私慾出來譏誚"(彼得後書3:3 )。

請坐。請注意,上面寫到,"在末世"。那些好譏誚的人跟我們在第二章內讀到的假信徒是一樣的。聖經多次描述過末世中眾多的假信徒。他們有敬虔的外貌,內心卻違背了敬虔的實意(提後3:5 )。"在後來的時候…[他們] 聽從那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提前4:1 )。當世界進入大患難期間時,教會將被描述為 "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啟 18:2 )。在那時候, 教會將被稱為 "大淫婦"(啟17:1; 19:2 )。弗農·麥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說, 那大淫婦 "是由那些未曾信基督為救主的人所組成的"(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卷5,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3, 第1030頁; 對啟示錄17:1的註釋 )。

曾長期擔任 達拉斯神學院院長的 約翰·沃弗爾德(John F. Walvoord)博士說過, "一個否認聖經說教、不接受耶穌基督與其聖工的人,絕對不是基督徒;他是與基督教、與福音作對的;他是邪說的散佈者,一個沒有得救的人。他仍未受到神聖恩典的光照。但其悲劇是,彼得所豫言的已在當今的教會中顯而易見。多數基督徒仍未意識到充斥教會中的不信之心,以及它蔓延的深度和廣度…彼得很久前便豫言這會發生。無需再等待它的應驗,因它已經應驗了"(John F. Walvoord, Th.D., "Where is the Modern Church Going?" in Prophecy and the Seventies, Charles L. Feinberg, Th.D., Ph.D. 主編,Moody Press, 1971, 第113, 114頁 )。

作為一個目擊者,我可以告訴你,絕大多數新福音派的人 "他仍未受到神聖恩典的光照",仍未 "得救" ── 如 沃弗爾德博士 所說的那樣。這在神學院裡和我們教會中都是如此。就像 沃弗爾德博士所說: "多數基督徒仍未意識到充斥教會中的不信之心,以及它蔓延的深度和廣度" 。

我要問的問題是 ── 如此糟糕的情形是如何發生的?為了尋找答案,我們只需回顧一下歷史上發生的事情。從十九世紀開始,大約在1824年,查爾斯·菲尼(Charles G. Finney)將轉變偷換成毫無意義的〔立地成佛 式的〕瞬間 "決志"。

現代 "決志" 中所缺乏的正是認罪感!馬丁·羅伊-瓊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說 "約翰·班揚(John Bunyan)在他《豐盛恩惠》 ( Grace Abounding)一書中告訴我們,他處在認罪感和心靈困苦中長達18個月。時間長短不重要,但每位醒悟並充滿認罪感的人都必需對此充滿不安。他死後將如何面對神?"(Martyn Lloyd-Jones, M.D., Assurance (Romans 5),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71, 第 18頁 )。

上星期五我在讀約翰·班揚的《天路歷程》 (Pilgrim's Progress)。他在書中談到的認罪感和真正的轉變,在菲尼時代前非常普遍,幾乎所有福音派的人都持有這種看法。《天路歷程》起初是應 喬治·懷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的需求而出版的書,在英美兩國 信奉加爾文主義的循道宗教會裡銷售。後來,應 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的要求,該書又出版了七次,在講英文的衛理宗社區內廣為傳閱,深受愛戴。有千百萬新教教派的信徒閱讀了《天路歷程》。長期以來,約翰·班揚是讀者最多的浸信會作者。自從1678年首次出版之後,班揚的書 出版次數和銷售量 超過了任何其他英文書籍(除英皇欽定本聖經在外 )。偉大的司布閱讀《天路歷程》超過了75次。司布真在宣道中反復引用過這本書,幷借用了裡面許多比喻。這是一本關於轉變的書 ── 幾乎所有新教徒和浸信會信徒對轉變的看法都和書中所描述的一致 ── 直到菲尼於十九世紀把轉變偷換成 "决志"。

書中有段章節的標題是, "「盼望」談論他的轉變"。我們從中可學到很多關於轉變的事。但菲尼 "决志主義" 的氾濫 使人忘卻了這些事。

這段文章的開頭處有「忠信」與「盼望」的一段對話。「盼望」說,他第一次開始思考他的得救,是當神向他揭示了這個世界的虛空時 ── 不作禮拜、說謊、詛咒謾罵、糜爛放縱(比如去賭城等 )。但他說:"我起初閉住眼睛,不願正視〔聖經的〕亮光"。「盼望」接着說:

"(一)我不知道這是神在我身上作工。我從未想到神首先會用對罪的醒悟來改變罪人。(二)當時,我的肉體仍然覺得罪惡非常甜蜜,不願捨弃它。(三)我不清楚如何與我迷途的世俗老朋友分手, 因我非常喜歡他們,以及他們的作爲。(四)我醒悟時非常煩惱、非常驚恐,我實在受不了,甚至想起這件事都會使我難受。"

基督徒說:"如此說起来,你有時候是否能擺脫這種煩惱?"

盼望說:"的確能够;可是它會回到我的心頭;那時,我感到跟過去一樣痛苦,甚至會比過去更加痛苦。"

盼望說,認罪感那時會返回心頭折磨他。

基督徒說:"那麽你怎麽辦呢?"

盼望說:"我試圖改過自新。我嘗試着不去犯罪。我迴避我邪惡的 和迷途的朋友。我開始禱告,讀聖經,還去做其他善工。"

基督徒說:"這對你有幫助嗎?"

盼望說:"有,不過這是暫時的。雖然我改過自新,但我很快又煩惱起來。"

基督徒說:"怎麼會這樣呢?"

盼望說:"當我想起我所有的義都像污穢的衣服,當我想起沒有一人因行律法稱義的時候,我知道,想通過行善並遵守律法而進入天國的念頭 是愚昧的。我還這樣想:即使我現在能夠十全十美,我過去犯下的罪仍舊記在上天神的冊子上。我過去的罪如果沒有被涂抹掉,它們會定我的罪 ── 但我無法除去它們!我經歷了更多的爭鬥,但我的內心還是沒有安寧。我清楚,我的心靈太邪惡,已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忠信」告訴我說,除非我獲得一位從未犯過罪的人的義,我絕不可能得救。他告訴我,這人就是耶穌,祂現坐在神的右手邊。忠信說:「你必須靠祂稱義 ── 祂爲了替你贖罪,在十字架上受了苦」"。

基督徒問:"後來你怎麼辦?"

盼望說:"我拒絕了,因爲我認爲耶穌不肯救我。"

"忠信對你怎麽說?"

"他告訴我去信耶穌。"

"你有沒有照他的話去做?"

"我試過,不知重復了多少次。"

"天父有沒有把祂的兒子顯示給你看?"

"沒有;第一次沒有;第二次沒有;第三次沒有;第四次沒有;第五次也沒有;連第六次也沒有。"

"你是否有過放弃的念頭?"

"當然有;不下一百次。"

"那你為何沒有放棄?"

"我認為 忠信告訴我的是實話;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基督的義,世上的一切都無法拯救我。因此我相信,如果停止祈禱,我必然死;但我不能死,除非我去到了恩典寶座的旁邊。於是我繼續禱告下去,直到天父向我顯示了聖子爲止。"

"神如何向你顯示了耶穌呢?"

"我幷沒有用肉眼看見祂,而是靠靈眼看見的。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有一天我非常苦惱 ──我想我平生從來沒有那麽苦惱過;我之所以那麽痛苦,是因為我重新看到了我的罪是多麽深重,多麽污穢不堪。那時,除了地獄和靈魂的永遠沉淪之外,我別無期待。忽然間,我看見主耶穌從天上望着我說,「相信主耶穌,你必得救。」我說:「主啊,我是個大罪人。」耶穌回答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然後我說:「不過,主啊,怎樣才算相信呢?」接着我聽祂說:「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相信 和到祂面前來 是同一回事。誰來到祂面前來──誰全心全意地來靠基督獲得救贖 ──誰就真的相信了基督。於是我眼內含滿了淚水。又問道:「可是, 主啊,您真的肯接納並拯救像我這樣的大罪人嗎?」我聽見祂說,「到我這裡來的,我總不丟弃他。」祂又說:「基督耶穌降世,爲要拯救罪人。」「祂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洗去罪惡。」我從這些話推斷,我必須在祂身上尋求正義,靠祂的血來贖我的罪。我信靠了耶穌。我的心充滿了喜悅,眼內含滿了淚水,內心洋溢着對耶穌基督、對祂子民、對祂永恆之道的愛。

基督徒說:"這對你帶來了什麽影響?"

盼望說:"這使我看到,世人都在罪惡之下。這使我看到,我們的父神能赦免那些來信靠祂聖子耶穌的人。它使我對自己的無知感到羞愧;因爲從前我沒有想到耶穌基督是這樣的美好。它使我喜愛聖潔的生活,渴望爲主耶穌名字的榮耀而做些事;我這樣想:如我體內現在有一千加侖的血,我也願爲主耶穌流盡最後一滴"(由海博士簡化,摘自 The Pilgrim's Progress in Modern English, updated by L. Edward Hazelbaker, Bridge-Logos Publishers, 1998年, 第180-186頁 )。

親愛的朋友們,約翰·班揚的那些話為千百萬的心靈帶來了福分,直到「决志主義」的污穢垃圾把救恩變成了某種類似魔術戲法的東西。我祈求你會反復地閱讀這段話,獲得認罪感,通過信念來投靠主耶穌基督。

這才是真道。這才是正確的道路。這是通往耶穌基督的道路。這曾是我得救的道路。這是葛利費斯先生得救的道路。這是凱根博士和陳醫生得救的道路。這也是我們所有人得救的道路。而這同樣是你得救所必經的道路。

"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馬太福音 7:14 )。

天父,我祈求您會使一些聽到或讀到這篇道文的朋友得到極深的認罪感。我祈求您會吸引他們到您兒子的身旁 ── 祂爲贖回他們的罪死在了十字架上;祂為賜給他們生命從死裡復活了。以主的名義,阿們。

如這篇宣道對你有所賜福,請通過電郵告知海博士。他的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點擊鏈接 )。你可用任何語言發電郵給海博士 但希望你盡量用英文發信。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彼得後書 2:15-22。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Rock of Ages" (詞: Augustus M. Toplady, 1740-17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