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奈莉•里根的兒子 – 一則母親節道文

NELLE REAGAN'S SON –A MOTHER'S DAY SERMON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五月十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May 10, 2015



請打開聖經,翻到出埃及記第二章第二節。在司可福研讀聖經內,這是在第72頁上。大家請起立,一同朗讀這節經文。

"那女人懷孕,生一個兒子,見他俊美,就藏了他三個月"(出埃及記 2:2 )。

請坐。

以下是摩西出生的記載。摩西的母親是位叫做 基別 的希伯來女子。埃及的法老下令,所有希伯來人男嬰都須扔到河裡淹死,於是,摩西的母親基別將他藏了三個月。當她再也藏不住的時候,她做了一隻小方舟,類似一個小籃子,然後把嬰兒放在裡面,讓那方舟飄到法老女兒洗澡的地方。基別知道,她的孩子能否存活下來的唯一希望,在於法老的女兒是否會收留他。當她隱藏在蒲草叢中、看着自己在方舟中的孩子飄到法老女兒洗澡的地方時,她一定在努力地禱告。神回答了她的禱告,法老的女兒收留了那孩子,因為 "可憐他"(出 2:6 )。

在神的引導之下,法老的女兒派她的僕人去尋找一名希伯來女人來餵養那孩子。他們找到了基別,即摩西的親生母親來餵養他。基別照顧那孩子,直到他長到十來歲為止。在那之後,摩西被當作法老女兒的兒子, 在埃及的宮殿中長大。

"摩西學了埃及人一切的學問"(使徒行傳 7:22 )。

摩西在法老的宮殿中長大,學到了一切有關埃及拜偶像的世俗宗教。人人都以為他是埃及人。然而,在摩西的內心中,他認識神;因為在他小的時候,他的親生母親兼乳母 基別對他講過神、講明了他的希伯來血統。

基別對她兒子的影響,超過了埃及的法老。她對摩西的影響,超過了 "埃及人一切的學問"(徒 7:22 )。聖經告訴我們,當摩西長大成人的時候,他拒絕了埃及的宗教,跟隨了他母親的信仰。聖經說,

"摩西因着信,長大了就不肯稱為法老女兒之子。他寧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願暫時享受罪中之樂…他因着信,就離開埃及,不怕王怒;因為他恆心忍耐,如同看見那不能看見的主"(希伯來書 11:24, 25, 27 )。

摩西受其母親 基別 信念的影響之深,一切財富、權利、和埃及的智慧都無法阻止他來跟隨神。

有史以來,敬虔的母親總是對她們的孩子有深遠的影響。羅斯福總統說:

優秀和聰慧的母親 對社區來講,甚至比最能幹的人更為重要;她的生涯更值得我們推崇;她對周圍社區的影響比任何其他人的職業(無論那人如何成功)功效更大。

羅斯福總統是否正確呢?我認為他是正確的。基別的生平便是個例子。她的兒子成了歷史上最偉大、最敬虔的人。即使在埃及宮殿那拜偶像的場所,摩西無法忘記從他敬虔母親身上學到的教導。摩西的母親對他的影響是那麼的深,埃及的一切財富和權力都沒能阻止他去跟隨神。

在我們的時代中,情形是否還是這樣的呢?是的。對此,我不知道有誰要比 奈莉•里根(Nelle Reagan)與她的兒子羅納德•威爾遜•里根(Ronald Wilson Reagan)── 美國的第四十屆總統 ── 具有更貼切的例子了。

羅納德•里根出生於 1911年,出生地是美國伊利諾伊州的但皮科鎮(Tampico ),他是 傑克•里根 與 奈莉•里根 的第二子。羅納德•里根 的父親給他起了個小名,叫做 "荷蘭人"。那個名字給人的印象很深,直到如今,總統的近友常常用 "荷蘭人" 來稱呼他。「荷蘭人」的父親是個掛名的基督徒,他是個酒鬼。他的母親奈莉是一位虔誠新教徒。

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傑克•里根 帶着家人四處遷移。最終,他們從 伊利諾伊州境內的 但皮科鎮 搬到一個叫 迪克森 的小鎮子裡。在那裡,他們租過五間不同的房屋。有位鄰居這樣說,"他們窮得不得了。"

反复搬家令 "荷蘭人" 變得內向、害羞、以及孤獨。「荷蘭人」在回憶他小時候時這樣說,他 "很難交到朋友。從某些方面來講,這種對接近人的猶豫心態從未離開過我。" 當我和我的家人到他的辦公室拜訪他的時候,我能感到他有點害羞的一面。但作為一位總統,他將此隱藏得很好。在我們教會二樓的牆壁上,掛着一幅我和孩子、妻子 與 里根總統合照的相片。

下面我要從肯格博士 寫的一本書《神與里根總統》中直接引用幾段話(God and Ronald Reagan, Dr. Paul Kengor, 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 2004年 )。

[羅纳德•里根] 在他孤獨的童年時開始與神交往… 〔他父親的〕另一次過失可能促使「荷蘭人」轉向了神… 那是年輕的里根剛過十一歲的一天…他回家時本以為不會有一個人。相反,他非常詫異地看見〔他父親〕平躺在屋子前廊的雪地上,凍得半死,脸朝天的醉倒在地,醉得進不了房門。"他喝醉了," 他兒子回憶時說。"對世人來講已經死了。" 男孩俯身聞到有 威士忌的氣味從父親的鼾聲中滲透出來。他的頭髮被溶化的雪水滲透,亂蓬蓬地襯托在他通紅的臉旁。

他的兒子回憶說,〔父親的〕雙臂伸開,"好像被釘在十字架上 – 他也確實被釘住了 – 被酒瓶裡的黑魔" 俘虜了。

「荷蘭人」一把抓住〔父親的〕大衣,把他拖向門口。他把他拖進房子,拖進臥室…這一父子相處的時刻極為悲傷。「荷蘭人」沒有感到憤怒,沒有怨恨,只有悲痛…又一次,他的世界一片混亂…

這次經歷發生在年輕的里根精神發展的關鍵時刻。四個月後,他將受洗,開始了作為神的孩子的生活;那一天,他父親像鷹一樣趴在雪地中印象很可能徘徊在里根的心中,正如那使他終生難忘。

〔從此,他的母親〕便成為造就羅纳德•里根成為基督徒的中心人物。

傳記作者通常從奈莉在迪克森鎮的信念開始寫,但她早期在但皮科鎮的教會裡所起的作用值得我們來探查。就在里根的父親再次搬家的前一個月,奈莉在教會裡非常活躍…一群受1910年復興吸引的會眾在那裡聚集,有一文獻資料表明,奈莉幾乎一手管理那間無牧師的教會:她幫助教會寫公告、準備星期天的日程、推動會眾更積極地支持處於困境的教會等等,她甚至還佈過不少的道… 即使在他們搬到迪克森後,奈莉還常常牽着「荷蘭人」, 回到但皮科鎮幫助那教會。

[後來,里根的母親加入了位於 迪克森 的一間教會]。那教會開始時在那個鎮子內的基督教青年會(YMCA)聚會,一直到他們有足夠的資金購買一棟房屋為止。新教堂於1922年6月18日…正式開門。

奈莉•里根成了一位領袖,她最終成了那間地方教會的棟樑。除了做牧師,她還是教會內最為公眾的人物… 奈莉的主日學的規模是最大的。在1922年的教會目錄中,她的班級上一共註冊了31名學生;牧師班上僅有5名,而他的妻子的班級內僅有9名。

奈莉為教會裡和教會外的人提供宗教閱讀服務 ── 對這項服務的需求很高。因生來就擁有一個引人注意的嗓聲,以及一個演員天分的自信 ── 這些優點都傳給了他的兒子 ── 她扮演了許多戲劇…1926年6月,她在一間浸信會裡朗誦了一本名為《信之船》("The Ship of Faith")的書,引起了全場的熱烈喝彩。

…1926年,奈莉出版了一本名為《停戰詩》("Armistice Day Poem") 的書…在書中,她呼籲 "神不允許我們忘記" 那些在[一戰中]為我捐軀的軍人。奈莉寫道,那些勇敢的人,"贏得了世界民主,使殘酷的獨裁制度永遠地滅亡了" …於1927年,奈莉出席 美國軍團(American Legion ),並作了一輪 "傑出的講演",題目是喬治•華盛頓的童年 ── 無疑,這個故事對她兒子產生了很深刻的印象。

她深信禱告的能力,她帶領教會裡的禱告會。當牧師度假的時候…她被派主持一周中的禱告會,並且帶領有關禱告的討論… 奈莉還 "帶頭" 提供 "家裡禱告的服務"。

[以下是米爾德•聶爾太太(Mrs. Mildred Neer)談到奈莉•里根為她的女兒禱告的見證。那女孩的病情極為嚴重,她吃不下東西,也睡不着。她的媽媽去參加教會。下列是她的話]:

     禮拜結束後,我無法離開座位。最後,人人都走了,只剩下里根夫人…
     我想,"如果我能跟里根夫人談幾句多好啊",並走到她身邊…我告訴了她我們女兒的事情。於是她說,"讓我們到後房去。" 我們進了後屋。然後,里根夫人說, "讓我們跪下祈求。" 她的禱告非常動人,當〔我們〕站起來時, 我有一種感覺,好像祈求已承蒙神的回答。我回到家裡。過不久,有人敲門。那是里根夫人。她一下午〔禱告〕和我們在一起。她六點左右離開。不久後〔我女兒〕的膿腫破裂了。第二天,醫生說,"我無需刺穿它了。" 神聽到了奈莉的禱告,應允了她的祈求。

會眾中的另外一個成員回憶說,

…她從來不去按手,或使用任何類似手法。她禱告的方式是這樣的,跪在雙膝上,眼望上天,講話好像她認識神本人一樣,猶如她與神的交往已習以為常了。如果有人確實有麻煩,或病很重,奈莉便會到他們家裡跪下禱告…在她離開後,人人都會感到好受很多。

…奈莉的兒子即便成年後仍然堅信禱告的力量,這點不會令人出奇。

奈莉•里根將自己的生命奉獻給 "貧窮與無助的人" 身上。她說,這是在她的母親臨終的床頭前對她作的承諾… 她尤其關心那些坐牢的人…她[常常]到獄中向那些被關押的人讀聖經… 有犯人作見證說, 他們的行為因她的事工得到了改變 ── 有一位見證甚至在作惡當場改變了主意。

[有位年輕流氓在監獄中與奈莉談話。在他出獄不久後,他趁搭順風車的機會準備持槍打劫司機。當他下車的時候,他說] "再見,多謝你送我一程" … "我把搶留在你的後座。我本打算要用它,但我在監獄中與一位婦女談了一番話…"

1924年夏,她幫助籌款在紐約市建立一間俄羅斯教會,為了表示與[處於共產黨壓迫的]俄羅斯基督徒同心合力。

1927年4月…她舉辦了一輪關於日本和那裡基督教情況的演講。

奈莉•里根一心愛神,她全力以赴地要把這信念傳給他的兒子雷納德。他母親的心願是,有朝一日她的兒子能夠把那信念帶到全世界。

1922年7月21日,教會開門三天之後… "荷蘭人"、以及他的兄弟尼爾、還有二十三人將成為這間新教會的首批受洗人選。里根受洗是自己的主意。 他說,"當我邀請基督進入我的人生時,我得到了一種個人的經歷。"

結果,里根[總統]把聖經作為他最喜愛的書籍,他說這是 "有史以來所記載的信息中最偉大的一個"。他說,聖經裡的詞句有一個神聖的來源,是受啟發而來的;他對聖經 "沒有任何疑惑"。

在受洗之後,羅納德•里根在[教會裡]極為活躍。[里根、他的母親、他的兄弟每週都是如此。他的兄弟回憶起他們的日程]:"星期天早上的主日學、星期天的早禮拜、星期天晚上對基督徒的勵志會、勵志會之後的禮拜、以及星期三的禱告會"…年僅十五歲,「荷蘭人」便開始任教主日學…他的一位童年朋友 薩維拉•帕爾默(Savila Palmer)這樣回憶道,"在這些年輕人中間,他成了位領袖。" "他們都以他為榜樣。"

羅納德•威爾遜•里根 後來去念一所基督教學院。1981年,他成了美國總統。在他的宣誓儀式上,他把手放在母親的聖經上,說道,"那麼,願神幫助我。"

作為美國總統,基于聖經的原則,羅纳德•里根一直反對人工墮胎。他說,

我認為,對美國性格最大的挑戰,便是把生存權重新還給一切人。沒有生存權,任何其他特權都毫無意義。"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神國的,正是這樣的人。"

他在1986年的「國情咨文」(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內說,

如今,在美國民族的良心上有一道創傷。只要我們繼續剝奪造物主賜給未生嬰兒的生存權,美國便永遠不會健全。

在墮胎這一道德問題上,作為總統的里根不願作出任何妥協。

除此之外,在里根任職期間,他強烈地反對不敬神的共產主義。他把蘇聯稱作 "邪惡帝國"。他在伯林圍牆發表講話時,他說,"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這棟牆。" 他相信無神論的共產主義在本質上是邪惡的。他打造強大的美國軍事,他知道若這樣做,蘇聯必須與其競爭,而這會導致蘇聯的瓦解。蘇聯的確瓦解了,就如他所預料的那樣。論到 "邪惡帝國" 的崩潰、世界各地共產主義的消亡,其功勞沒有誰要比里根總統要大了。他的傳記作者莫里斯(Edmund Morris)說:"他希望基督教進入莫斯科,就這麼簡單。" 而羅納德•里根在生前便看到了他的禱告得到了回答。

在今天的母親節中,我希望所有來參加這間教會的母親在離開後能夠從 基別 ── 摩西的母親,以及 奈莉── 美國第四十一届總統的母親身上得到啟發。我想讓你知道,耶穌基督替你死在十字架上,為你償還你的罪。我想讓你知道,基督的寶血能夠洗淨你的所有罪惡。我想讓你知道,耶穌的骨肉之軀從死裡復活了,祂如今活着,在神的右手邊。我希望你來信靠耶穌,全身心地信任祂。務必每週日都來教會。確保你為耶穌基督而活,給你的孩子們作一個屬靈的榜樣。願神賜福你。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先生(Abel Prudhomme)領讀的經文:希伯來書11:23-27。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I Will Praise Him" (詞: Margaret J. Harris, 1865-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