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生活在離道反教的時代中

LIVING IN A TIME OF APOSTASY
〔論《彼得後書》第二講 / SERMON #2 ON II PETER〕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四月廿六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April 26, 2015

"神也沒有寬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臨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卻保護了傳義道的挪亞一家八口。又判定所多瑪、蛾摩拉,將二城傾覆,焚燒成灰,作為後世不敬虔人的鑑戒;只搭救了那常為惡人淫行憂傷的義人羅得。(因為那義人住在他們中間, 看見聽見他們不法的事, 他的義心就天天傷痛)"(彼得後書2:5-8 )。



在本章內,使徒彼得在藉他先知的身份來說話。他在1-3節內告訴我們,假教師會出現,並將引進致命的異端。他告訴我們,這些人會否認主耶穌基督。他說,很多人會跟從他們,以至令世人把聖經內基督教的真理說成是邪惡的。他說,這些假教師所追求的是金錢,並非神。這多麼準確地描述了我們的時代!我們生活的時代中充斥着離道反教、虛假的說教、以及新異教的崛起。

我必須承認,我不太喜歡卡爾·亨利(Carl F. H. Henry, 1913-2003 )。他是一位新福音派的神學理論家。他總在努力證明自己是何等 "有學識"。然而,我還從未讀過比他對當今離道反教的論述更為清晰的描述了。亨利博士說,

     我們這代人完全失去了對神真道的認識…由於這種無知,他們正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他們正迅速地退回到異教中。野蠻人正四處騷擾,你能從我們時代的節奏中聽到他們的嘈雜與喧嘩聲〔在中東、北非、在整個歐洲 ── 伊斯蘭教徒已經降臨。上從白宮起,我們所有的領導人都變得困惑、軟弱、對神毫無敬畏之心〕…
     野蠻人正在攪動腐敗文明的塵埃,正在頹廢教會的陰影中潛行(Carl F. H. Henry, Ph.D., Twilight of a Great Civilization: The Drift Toward Neo-Paganism, Crossway Books, 1988年;括弧內是我加的論述 )。

知名的民調專家 喬治·巴納(George Barna)告訴我們,我們的教會沒有前途。他說,我們教會的年輕人超過百分之八十會離開教會,"不再復返" ── 在不滿三十歲之前。我們的教會似乎對如何使教會外的年輕人轉變一無所知!他們所能做的,只有教唆其他人教會的會員離開自己的教會,來加入他們的教會。宣道士們把領帶取下來, 把搖滾樂帶入星期天早上的禮拜中,試圖使自己看起來 "很酷" 和 "很現代"。現在他們應該知道,這行不通!失喪的世界把他們當作笑柄!這是很不幸的!神知道我是如何為我們的教會而傷心落淚的!

許多牧師被諸如 福樂神學院(Fuller Seminary)這樣的學院給害了。在較為保守的社圈裡,學校教他們如何解析一兩個希臘詞,但從來不啟發他們去宣道,這令他們變得無能。對這一不幸的狀況,麥克·霍頓博士(Dr. Michael Horton)寫了一本書,《不含基督的基督教:美國教會的另一個福音》(Christless Christianity: The Alternative Gospel of the American Church , Baker Books, 2008)。穆迪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名為《即將臨頭的福音派危機》( Moody Press, 1996, The Coming Evangelical Crisis的書。這本書於十九年前寫成。如今這場危機已經到來了!我們的教會可說是一團糟,人人對此都心知肚明!幾乎所有的教會都取消了他們的晚禮拜。這是死亡的徵兆!大多數教會很久以前就取消了禱告會。這是死亡的徵兆!教會裡極少有積極的得人活動。這是死亡的徵兆!那些所謂的 "宣道",不過是枯燥的、一節經文接一節經文的查經罷了。這是死亡的徵兆!即使沒有他人抱怨 ──我會!即使沒有他人出聲 ── 我會!這話必須有人說出來,並且高聲清楚地說出來!我們生活在一個極度的離道反教的時期內!我們生活在一個被彼得後書2:1-3所描述的時期內!

你或許會問,"你為什麼要談這個題材?這會令你們的年輕人感到迷惑!" 你又錯了!真理並不會使人迷惑!事實上,如果我不宣揚這些真理,他們才真的會感到迷惑 ──被新福音派和那些查經班給迷惑住了!如果他們不知道自己正生活在一個毫無信仰、並且離道反教極深的時期內,他們會感到十分困惑 ── 他們面臨的是自宗教改革以來最嚴重的離道反教時期!這是過去五百年以來最嚴重的離道反教!正是現在!我們正生活在彼得後書2:1-3所描述的時期內。那麼,有什麼解決的方法呢?請起立朗讀彼得後書 2:5-8。這在《司可福研讀聖經》的第1318頁上。

"神也沒有寬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臨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卻保護了傳義道的挪亞一家八口。又判定所多瑪、蛾摩拉,將二城傾覆,焚燒成灰,作為後世不敬虔人的鑑戒;只搭救了那常為惡人淫行憂傷的義人羅得。(因為那義人住在他們中間,看見聽見他們不法的事,他的義心就天天傷痛 )"(彼得後書 2:5-8)。

請坐。

我們經文中的詞句乃神的話語,用以教導我們如何在一個離道反教、罪惡肆虐、困惑混亂的時代中生活。那正是我們經文講的主題。使徒彼得給我們舉了有關兩個人的例子,挪亞和羅得。通過告訴我們這些人的事情,他向我們顯明了如何在一個靈性迷茫的時期過基督徒的生活。從挪亞和羅得身上,我們能夠學到一個很重要的教訓。

基督徒隨時都在受到世俗之靈的考驗,尤其是在如今這樣的離道反教的時期中。我們受到考驗,因為我們是少數。那是一場非常艱難的考驗。如果我們生活在十八世紀,我們或許能夠處於一場大復興中,一場觸及英國諸島和北美的復興。那時有很多人相信真正的宣道、真正的轉變、真正的禱告。十九世紀的情形多少也是這樣的 ── 二十世紀的頭70、80年基本也是這樣的。

光陰似箭,有時會令人詫異。當你到了我這個年齡,三十五年似乎很短。三十五年前的情形與如今極為不同。當時總統競選得勝的是 羅納德·裡根。葛培理才60出頭,他仍在舉辦他的宣道大會。傑瑞·法威爾(Jerry Falwell)每週日晚上在電視節目上露面,收集百萬美金,似乎正帶領 "道德大多數"(Moral Majority)去阻止人工流產。1980年春,約翰·萊斯博士(Dr. John R. Rice)仍然在宣道。馬丁·羅伊-瓊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仍然在世。弗朗西斯·謝弗博士(Dr. Francis Schaeffer)亦然在世。那時並非完美的時期,但與2015年相比,那時的環境對基督教來講是友好得多了。如今我們是受憎恨的少數群體!我說的是 ── 人們恨我們!他們怕我們,他們恨我們!每一位浸信會信徒、福音派信徒、五旬節信徒、甚至天主教信徒 ── 所有和基督教有關聯的人,都感到了這種壓力。外面的世界憎恨我們。這使得對神忠心更加困難,比其他世紀或時期更加困難。

挪亞也無疑受到了那種考驗 ── 一種孤獨的考驗。我們的經文說,神 "保護了… 挪亞一家八口"(彼後 2:5)。挪亞生活在大洪水之前 道德淪喪和 離道反教的時期內。那是一個罪惡滔天與魔鬼肆虐的時期。當時的情形變得如此惡劣,以至於人 "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創 6:5)。神說:

"我的靈就不永遠住在他裡面"(創世記 6:3)。

當時的情景是如此的糟糕,幾乎沒有一個人得救。記住,神 "保護了…挪亞一家八口"。也就是說,僅有挪亞和妻子,還有他的三個兒子、以及他們的妻子得救。全世界僅有八個人得救!我們對此認真加以思考是非常重要的:在如此邪惡的時代中,以至帶來了大洪水的審判,挪亞是如何在如此的環境中生活的。

接着是羅得的故事。當你在創世記一書中讀到羅得的故事時,你或許會好奇彼得為什麼在我們的經文中稱他 "義人羅得"(彼後 2:7)。但彼得說的並非羅得搬家到所多瑪的錯誤。使徒告訴我們,在羅得搬到所多瑪的感受以及他採取的行動。我們的經文說,他 "常為惡人淫行憂傷"(2:7)。如果你讀創世記十九章,你便可看到那城市的狀態 ── 頹廢、猥褻、可恥。而羅得和他的家人正生活在這個城市中。

他們的境況與挪亞和挪亞的家人是一樣的。我們在創世記第十八章讀到,如果那城中有十個義人住在那裡,神將不會毀掉所多瑪。但那裡沒有十個義人– 只有羅得和他的家人。只有他們努力地過一個虔誠的生活。那城中的其他人都目中無神,過着罪惡的生活。

由此可見,不論是挪亞還是羅得,作為極為少數的基督徒的一員,是一個很與嚴峻的考驗。而如果在家裡你是唯一的基督徒,那是一個更嚴峻的考驗。我清楚地記得,當我試圖過基督徒的生活時,我的親戚如何嘲笑、戲弄我。如果在學校裡、公司裡、大學校園裡、或家裡,你是唯一的基督徒,你會不斷地被嘲笑。如果你一個優秀的基督徒,你將會被人看作是愚人。你越是優秀,失喪的世界就越是與你作對。這是一項非常艱難的考驗。你們中大多數人會失敗。他們覺得他們必須向他們的在學校或工作場合中交到的 "朋友" 讓步。對那些向失喪世界 "讓步" 的人,有兩件事會發生在他們身上。

1. 即使他們得救了,他們也會失去他們的快樂。你不能與世俗交朋友,同時擁有基督的喜樂;另外,他們在基督將來的王國內也要失去賞賜。

2. 如果他們在失喪的世界中有密友,他們將不會得到轉變。聖經說,"凡想要與世俗為友的,就是與神為敵了"(雅各書 4:4 )。


萊斯博士說,"你是否…曾因神的緣故失去過一位朋友?如果你因對基督的信仰從未失去過…一位朋友…那麼你是否能說,你確實真心愛主?一位優秀的基督徒定會失去一些朋友"(John R. Rice, D.D., What It Costs to Be a Good Christian, Sword of the Lord Publishers, 1952, 第28頁)。聖經說,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這人便為有福〕"(詩篇 1:1)。

如果你查看一下基督教歷史,你就會看到,所有真正偉大的基督徒都是那些與世俗隔離的男女。就拿偉人特圖良(Tertullian)作例子。他生活在公元160到220年間。他見基督徒受到異教徒羅馬人的迫害,見基督徒受折磨、或砍頭,甚至有些被投入競技場裡讓獅子四分五裂。他因他們的膽量深受感動。他說, "基督教裡一定有什麼東西在驅使人們這樣做。他們準備去犧牲一切,甚至他們的性命。" 他也同樣因他們彼此間的愛受到了感動。當他大概35歲時,他獲得了一種突然、確定、而且徹底的轉變,成了基督徒。他開始捍衛那些被鄙視 遭迫害的基督徒。他寫書反對各樣早期教會的邪說。最後,他離開了天主教,因天主教開始漸漸變得世俗化。他開始時跟從了「孟他努派」(Montanists),一組類似現今五旬節教派的人。我認識一位年輕的朝鮮人,他因讀了特圖良有力的講道而獲得了拯救。年輕人,當效法特圖良!正如他效法挪亞與羅得一樣

然後再想想偉大的 彼得·瓦勒度(Peter Waldo)。他生活在公元1140到1205年的法國。他是一位富商。但是有天晚上,一位朋友在他的餐桌上猝死。這使彼得·瓦勒度備受震撼,然後他成了一位真正的基督徒。他開始宣道,並有許多追隨者。他強調研讀聖經 以及外出得人。跟隨他的人被稱為瓦勒度派(Waldensians )。他被逐出了天主教教會,但因着奇蹟,他仍繼續宣道直到去世。大約在300年後, 瓦勒度的跟隨者在瑞士的日內瓦加入了新教。年輕人,當學彼得·瓦勒度的樣子!正如他效法挪亞與羅得一樣!

接着再想一想偉大的慕拉第女士(Miss Lottie Moon )。她生活在1840年到1912年間。她於1873年以浸信會傳道士的身分去到中國。當時在中國的生活很危險。她愛上了一位舊約教授 克勞福德·妥(Crawford Toy )。他們訂了婚。但是慕拉第 後來發現,大部分的聖經他都不信。當時她心碎了,但她仍舊取消了婚約,因為他是一個自由派的非信徒。慕拉第繼續待在中國,一直沒有結婚。1912年,她病倒了,因為她不斷地把食物讓給其他傳教士,或施捨給華人。她的體重降到僅剩50磅,結果被遣回美國。她在回國途中去世了。直到今日,她仍被認為是美南浸信會差派出的最偉大的傳道士之一。每年聖誕節期間為國外傳教事業收取 "慕拉第奉獻" 時,人們仍然在談起她。他們從來不提她因未婚夫是位非信徒而斷了婚約。但是神記得!年輕人,當學慕拉第的榜樣,正如她效法挪亞與羅得一樣!

"[神] 也沒有寬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臨到那不敬虔的世代, 卻保護了傳義道的挪亞一家八口。又判定所多瑪、蛾摩拉,將二城傾覆,焚燒成灰,作為後世不敬虔人的鑑戒;只搭救了那常為惡人淫行憂傷的義人羅得"(彼得後書 2:5-7)。

二十世紀偉大的英國宣道家馬丁·羅伊-瓊斯博士 針對這節彼得後書的經文宣過一次道。馬丁·羅伊-瓊斯博士如此來總結他那場宣道。

結束前我要問一個問題。我們是否像挪亞或羅得呢?如今的世界與〔他們的〕時代極為相似。人們是否能很容易地認出我們是基督徒?我們是不是遠離世俗,是否與眾不同呢?…我們是否因世人正在拋棄他們的靈魂而悲傷?我們是否正為此而禱告,並盡最大的努力去加快真實復興的降臨?那便是挪亞和羅得 對現代基督徒提出的挑戰(Martyn Lloyd-Jones, M.D., "The Example of Noah and Lot," Expository Sermons on 2 Peter,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83, 154頁)。

請起立同唱歌頁上得聖詩第六首。放聲來唱!

我將身心奉獻給你,神的羔羊曾為我死;
 願我向你忠心到底,我救主,我的神!
祂為我死,我為祂活,生命充滿無限喜樂!
 祂為我死,我為祂活,我救主、我的神!

我今相信 你接納我,因你受死 我得存活;
 我願一生 靠你而活;我救主,我的神!
祂為我死,我為祂活,生命充滿無限喜樂!
 祂為我死,我為祂活,我救主、我的神!

在骷髏地 你為我死,救我靈魂 從罪得釋;
 我今願意 奉獻自己,我救主,我的神!
祂為我死,我為祂活,生命充滿無限喜樂!
 祂為我死,我為祂活,我救主、我的神!
("I'll Live for Him" 詞﹕Ralph E. Hudson, 1843-1901; 經牧師修改)。

天父,我們祈求有人今晚會信靠耶穌 – 你的兒子,並靠祂灑在十字架上的寶血洗淨他們一身的罪孽。以祂的名字,阿門。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reighton L. Chan)領讀的經文﹕彼得後書 2:4-9。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In Times Like These"(詞﹕Ruth Caye Jones, 1902-1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