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禱告就是徵戰

〔探討復興的 第17講 / SERMON #17 ON REVIVAL〕
PRAYER IS THE BATTLE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三月一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March 1, 2015

"我還有末了的話。你們要靠着主,倚賴祂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以弗所書 6:10, 11)。



上週, 我為講這場道搏鬥了一星期。我知道神希望我宣講有關禱告的題材。但我不清楚應着重宣講禱告的哪一方面、或突出哪種特征。最後,神向我顯明,我應回到我上週日晚上所講的主題上,其題目是《通過禱告與魔君搏鬥》。

我們極少聽人宣講說,禱告就是徵戰。但那確實是場爭鬥。麥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說,

我們正處在一場屬靈的戰役中。魔鬼陣營內的軍兵已按其等次排列整齊。它顯明,我們要與他們搏鬥;這意味着一場與靈界邪惡勢力的徒手搏鬥…〔與〕邪惡的屬靈勢力〔搏鬥〕 …這是我們的徵戰(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卷V, 第279頁; 有關以弗所書6:12的詮注)。

使徒保羅對這場戰爭是怎麼說的?請看經文第18與19節,

"靠着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也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的奧秘"(以弗所書 6:18-19)。

瑞聞希爾(Leonard Ravenhill)說,"禱告本身就是徵戰。" 我認為他說得很對。"禱告本身就是徵戰。"

在我年輕的時候,我在主日學那裡聽到一些有關13至17節的課。那是些有關穿戴神軍裝的課。我覺得這些課很枯燥。為什麼呢?因為他們把重點放在軍裝上,而不是在如何徵戰上。如果他們講的是與撒但和牠的邪靈徵戰的事情,我肯定會聚精會神地聽。如果他們講 "拿着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弗6:17)的話,我肯定會躍躍欲試。把握住聖經的這些經文,將它們如一把劍那樣刺入撒但的心臟。使用這些經文,通過禱告斬除這些妖魔 ── 直到這些邪靈被打敗為止。

神學院裡教給年輕人的卻不是這些東西。我不久前在網絡上讀到一篇由一位教 系統神學的教授寫的文章。他在一間號稱保守派的神學院裡任教。他的文章對聖經作了惡毒的攻擊。首先他說,"[聖經的] 詞句是默示而來的。" 然後他反過來對聖經之詞句乃神所默示這一概念提出質疑,稱其為 "聽寫理論"(dictation theory)或 "機械理論"(mechanical theory)。那簡直是出爾反爾的一派胡言!聖經內的詞句或者是神所默示而來的,或者不是!在離道反教的美南浸信會和長老會神學院裡,我聽那些徹底自由化的教授取笑聖經的默示性,也說這是 "機械理論"。這是否表明自由派說教已滲入了他的神學院呢?是的,情形很可能如此。牧師們需要知道,聖經內的所有詞句都是 "神所默示的"(提後3:16)。我們每人都需知道,"神的道〔就是〕聖靈的寶劍"(弗 6:17)。你應把握神道中的這些承諾,然後用那經文攻擊撒但,將經文刺入鬼魔的心中,牠們必會退縮,離你而去,就如在曠野中耶穌引用經卷時撒但逃離的情形一樣。

那便是在復興中會發生的事。西方世界的最後一次地區性復興發生在蘇格蘭沿海的劉易斯島上(Isle of Lewis)。從1949至1953年間,神豐盛地遣下了聖靈的大能。望你能讀一讀它的記載!當時那些人祈求什麼呢?還能有什麼?他們靠禱告祈求神賜下祂在以賽亞書44:3中所作出的承諾!

"因為我要將水澆灌口渴的人,將河澆灌乾旱之地。我要將我的靈澆灌你的後裔,將我的福澆灌你的子孫"  (以賽亞書 44:3)。

以下的故事是我依據記憶講述的。那裡教會的牧師 鄧肯·坎貝爾(Duncan Campbell)同幾位基督徒在一間屋子裡禱告到很晚。大概到午夜的時候,他對其中一個人說,"我看是你禱告的時候了。" 那人站起來說道,"神啊,你應許過我們說, 「要將水澆灌口渴的人,將河澆灌乾旱之地」── 但你卻沒有這樣做!神啊,請你做出向我們承諾的事。" 鄧肯·坎貝爾說:"就在那一刻,房子好像樹葉一般顫抖起來,又像在地震中那樣搖擺。" 他說:"我們走到外面,見神的大能降臨了。人們拿着板凳出來到教會去。我們擠進教會裡,雖然已是半夜,教會中仍然坐滿了人, 有些失喪的人在哭泣,並有人問,「我當怎樣行纔能得救?」" 復興的火焰降臨了!雖然我根據記憶重述了這件事,但這和鄧肯·坎貝爾所記載的出入不大。

我們是否能把握住如以賽亞書44:3那樣的經文呢?你能否把那節經文當面投刺撒但呢?你能否把它如一把劍那樣刺入魔鬼的心腹中?你能否把像這樣的一節經文帶到神面前,懇求神的答复呢?那才是真正的禱告!那是神會回答的祈求!

我很愛戴投舍博士。我上週剛讀過他的傳記。他不是隨隨便便的人。他不使用花俏的言語。他所講的正是他所思考的。投舍博士說:

"我們傾瀉出百萬句禱告的言詞,卻從未注意到,這些禱告仍未得到回答"("Born After Midnight," 第34頁)。

再一次,投舍博士說,

"你是否注意到了, 我們周圍有多少為復興所作的禱告 ── 同時卻極少有復興發生?…出了什麼差錯?簡單來講﹕無論牧師或是會眾 都未曾努力去服從神的道…「禱告」從來不是「服從 [聖經]」的充分替代品"(A. W. Tozer, D.D., "Prayer No Substitute for Obedience")。

此刻,讓我們看看我們的經文。這是對誰講的?

"[最後,兄弟們–KJV] 你們要靠着主,倚賴祂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以弗所書 6:10)。

以弗所書中的這一部分 講的是靈界的徵戰,是對教會裡的男人所講的, "弟兄們"。希臘公認文本(Textus Receptus Greek)告訴我們,這節經文的對象是教會裡的男人。這就是為何我相信這節經文主要講的是教會裡的禱告,也就是我們所說的 "禱告會"。這並非專指教會中的禱告,但這是它的主要含義。我們在哥林多前書14:34中讀到,"婦女在會中要閉口不言…因為不准她們說話"。又一次,我們在提摩太前書 2:11中讀到,"女人要沉靜學道,一味的順服"。萊斯博士(Dr. John R. Rice)在他寫的《齊肩短發,指使人的妻子,與婦女宣道士》("Bobbed Hair, Bossy Wives and Women Preachers," Sword of the Lord Publishers, 1941)小冊子中曾討論過這一問題。

這並不代表女人不能在禱告會中沉默地禱告。她們可以附和男人的禱告,說 "阿們",這樣便可以使他們的禱告成為自己的禱告。我知道這會促使某些婦女反叛。即使她們是真正的信徒,許多來自 "女權主義" 運動的世俗概念仍舊存留在她們心中。許多牧師不敢去指正她們。這情形太可悲了。這就是我認為美國教會(至少在我有生之年內)不會再次經歷復興的原因之一。

在以弗所書第六章裡的經句主要是對教會裡的信主的男人所講的,希望他們帶領會眾通過禱告與撒但的勢力抗爭。這正是為何我認為,教主日學學校中的男女幼童有關 "基督徒的軍裝" 是愚昧的!這是屬於男人的徵戰。男子漢應站出來,領導教會進入禱告的徵戰!這是由男人負責帶領的禱告,女人和兒童的責任是跟隨他們,並通過說 "阿們" 來與敵人徵戰。如果你坐在禱告會中,而沒有在禱告的每一部分之後說 "阿們", 那你就不是神軍隊中的一員。如果你不用 "阿們" 去應和男人的禱告 ── 如你不打算用你的 "阿們" 來幫助他們禱告的話 ── 那你還不如回家算了,為什麼參加禱告會呢?

如果這話冒犯了你,我請你寬恕 ── 但我相信,男人與年輕人成群結隊地離開我們教會,正是因為我們讓女人去管理主日學學校、並讓她們在禱告會上帶領禱告所造成的間接後果。

如果你希望讀到有關的信息,我推薦大衛·默羅(David Murrow)寫的一本書,《為什麼男人憎惡去教會》(Why Men Hate Going to Church, David Murrow, Thomas Nelson, 2005)。第三章指出了這一事實,年輕人及男士不參與由女士帶領的教會。即便牧師很強硬、並具有男子氣概,他時常將他的權力轉讓給主日學的校長或女執事!難怪年輕人和大部分男人憎惡去教會!女人無法帶領大部分的男士,或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只有男人才能帶領他們。這便是心裡上的原因之一:為何伊斯蘭教正如野火一般蔓延,而〔西方〕基督教卻每年都在失去會員。穆斯林教的男人作禱告。穆斯林教的男人作領導。願神幫助我們!難怪有許多年青人受撒但欺騙,加入了伊斯蘭教!從這方面而言,穆斯林教徒要比我們更接近聖經!不,讓我再次重申,只有教會裡的強壯男人才應在禱告會中大聲帶領禱告。

奮起,上主子民,放下次要事務,
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服事萬王之王。

奮起,上主子民,教會需你力量,
她責任重,她力量薄,奮起使她振興。
 ("Rise Up, O Men of God!" 詞: William P. Merrill, 1867-1954)。

接着經文又告訴我們,

"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  (以弗所書 6:11)。

經卷在此告誡我們說,應 "抵擋" 魔鬼的 "詭計" 或 "陰謀"。"抵擋" 一詞在第11、13 和14節內重覆了三次。這告誡我們要像士兵在戰場上抗敵那樣,以基督的名義去抵擋魔鬼的詭計。我要再次重複 瑞聞西爾(Ravenhill)的話﹕"禱告就是徵戰"。

"靠着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也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的奧秘"(以弗所書 6:18-19)。

多年作我牧師的林道亮博士如此來看待禱告會,

人們常說,無論你是獨自禱告,或與一組人一起禱告,那沒有什麼區別;另外,無論你單獨在家、或是在教會裡與弟兄姊妹們一同祈禱,這都無所謂。這種說法僅僅是懶蟲的自我安慰,或是某位對禱告的潛能一無所知的老兄 對此作出的胡亂猜測!請看我們的主對此是怎樣講的:

"我又告訴你們,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甚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因為無論在那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 那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馬太福音18:19-20)。

     我們的主曾着重提醒過我們,若想充分使用這種神聖的權柄,靠一個人的努力是〔無法〕實現的;它只能通過集體的努力…靠教會整體來實現。換句話說,只有當教會中全部的信徒…同心合意地祈求時,教會才能有效地使用並享受這種神聖的權柄。
     然而,末日中的教會卻看不到這一真理的現實,也不具神的能力。此乃一大損失!…她希望約束撒但的工作,解放 [迷途的人],並進一步體驗神與他們同在的現實。嗚呼! 她辦不成這事(Timothy Lin, Ph.D., The Secret of Church Growth, FCBC, 1992, 第 92, 93頁)。

我們必須承認,我們還沒有達到那標準。我希望你今晚會帶這篇講道的文稿回去。如果你已經得救了,回去多讀幾次。如林博士所告誡的那樣,讓我們盡力達到那標準吧!

在加多一點。保羅所指的很明顯是在教會禱告會上作禱告的男人。以弗所書5:19–33講的是地方教會。保羅接着說, "最後〔弟兄們〕"…在禱告中去徵戰吧!

如你仍未得救,要不斷閱讀今天早上的講道: "我肯–你潔淨了罷!"。今晚的講道主要是直接對那些已經得救的人講的。現在是我們為復興 來 "禱告通天" 的時候了。神希望遣送復興, 而祂也會遣送復興。相信吧!接受神在以賽亞書44:3中所應許的。祈求神說, "神啊,請你成就你所應許的事吧。" 阿們!阿們!老前輩約翰·牛頓(John Newton, 1725-1807)知道這一點!他說,

預備心靈到主前,
 主樂應允你祈求;
祂召你來訴心願,
 必不拒絕你呼求,
必不拒絕你呼求。

你今來到君王前,
 祈求大事莫羞顏!
恩典、權能,祂兼備,
 必能為你成心願,
必能為你成心願。
 ("Come, My Soul, Thy Suit Prepare" 詞: John Newton, 1725-1807;
  詞句稍經牧師修改)。

對那些迷途的人我要說,"不要放棄希望!" 別再悲傷絕望!你已悲傷絕望夠了 ── 事實上,已經太久了!太久了!耶穌在此為的是幫助你!耶穌在此為了帶走你的悲傷!耶穌在此是為了給你帶來希望和安寧!我們費盡全力的禱告了,而現在耶穌為了你就在這裡!聖靈使你現在就可以得到祂!你已經悲傷絕望夠久了!你無需得到更多的認罪感。約瑟·哈特(Joseph Hart, 1712-1768)說,"祂對你的要求,只是你對祂的依賴需求。" 祂的寶血能使你得清潔!祂會遮蓋你的罪惡!祂會洗淨你的罪惡 ── 而你會得救!信靠耶穌是很簡單的!遠離祂的生活是艱難的!信靠耶穌是如此的容易!噢,我祈求神你能很快來信靠祂!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以弗所書 6:10-19。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Come, My Soul, Thy Suit Prepare"(詞:John Newton, 1725-1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