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通過禱告與魔君搏鬥

〔探討復興 第六講 / SERMON #16 ON REVIVAL〕
FIGHTING THE DEVIL IN PRAYER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二月廿二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February 22, 2015



今晚,我講的是 "通過禱告與魔君搏鬥"。請把聖經翻到 但以理書 第十章。這是《司可福研讀聖經》的第916頁。當我讀 但以理書10:12-13, 20的時候,請用心聽。這幾節經文內包含了很多內容。曾長期任我牧師的林道亮博士Dr. Timothy Lin)經常講解這段經文。他是聖經舊約的專家。他在鮑勃•瓊斯大學(Bob Jones University)以及 塔爾伯特神學院(Talbot Seminary)任教,講授舊約的希伯來語 和阿拉米語。然後,他到台灣一間神學院擔任院長。林博士常常用這節經文向我們顯示在禱告時我們與撒但和鬼魔間的衝突。請聽第12與第13節經文。

"他就說:但以理啊,不要懼怕!因為從你第一日專心求明白將來的事,又在你神面前刻苦己心,你的言語已蒙應允; 我是因你的言語而來。但波斯國的魔君攔阻我二十一日。忽然,有天使長中的一位 米迦勒來幫助我,我就停留在波斯諸王那裡"(但以理書10:12, 13)。

現在,請看經文第20節。

"他就說:你知道我為何來見你麼?現在我要回去與波斯的魔君爭戰;我去後,希臘的魔君必來"(但以理書 10:20)。

請坐。

我讀到的有關這方面的讀物中 最簡單明了的要算是葛培理(Billy Graham)在他寫的一本極為流行的書中所作的講解, 書名是《天使: 神的秘密使者》(Angels: God's Secret Agents , Doubleday and Company, 1975, 第 73-75頁)。這是葛培理的最佳書籍之一。在某些題材上我不同意葛培理的觀點,但他在這本書內的觀點非常正確。以下的段落是他對但以理的經歷所作的描述:

     在舊約中,但以理生動地描述了神的天軍與惡魔黑暗勢力之間的對立與衝突。在天使來到他那裡之前,〔但以理〕花了三個星期〔禁食禱告〕…他站在底格里斯河畔,有位身穿麻布衣的人向他顯現…
     僅有但以理見到這異像。周圍其他人都沒見到。然而, 他們都感到了極大的恐懼,跑開躲藏起來。但以理渾身的力量都消失了,因來拜訪他的人對他的影響是如此之大。
     但以理〔陷入〕沉睡中,聽到了天使的聲音…這位使者從但以理禱告起初便開始來向他傳送信息,但〔路上〕遇到與他作對的一個魔君的伏擊,耽延了他傳送信息。[三個星期之後,大天使] 麥克來幫助他下屬的這位使者,令他脫身來〔回應 但以理作的禱告〕…
     講述完他的使命之後,天使告訴但以理,他還要回頭繼續他與魔君所展開的 善與惡之勢力間的持久爭鬥…
     〔但以理〕曾為以色列的百姓懇求神。他的懇求,隨同禁食,一直持續了三個星期。此時,他從上天來的 "使者" 那裡得到信息,說〔神〕已經聽到了他的祈求。這件事清楚地表明,拖延並非拒絕;生活的各個方面都涉及到神容忍性的旨意(Billy Graham, D.D., Angels: God's Secret Agents, Doubleday and Company, 1975年, 第74, 75頁)。

使徒保羅說,我們處於一場與撒但的魔鬼勢力的爭戰。普魯德鴻先生在禮拜開始時讀過這段經文。

"我還有末了的話:你們要靠着主,倚賴祂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 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以弗所書 6:10-12)。

他接着說:

"靠着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以弗所書 6:18)。

下面我要向你講 弗農•麥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對那段經文的註釋。麥基博士說:

     基督徒必須與其爭鬥的敵人不是 屬血氣的。他們是靈界中的敵人。這便是為什麼我們需要精神上的力量…
     我們正處在一場屬靈的戰役中。魔鬼陣營內的軍兵已按其等次排列整齊。它說,我們要與他們搏鬥。這意味着與靈界邪惡勢力的徒手搏鬥。實際上我們應這樣來翻譯… "與我們抗衡的並非血肉之軀, 而是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 [一切均屬靈界的生物],以及上天邪惡的屬靈勢力。" 這是我們的爭戰,而且它正在進展中。我們周圍環繞着一個鬼魔的世界,如今它正在顯露其猙獰的面目…世人正受誘捕,被帶入了各種鬼魔主義。世間有許多屬靈的勢力在積極地工作着,這些邪惡的勢力正努力與教會作對。他們在極力與信徒、與神、與基督作對…
     我們已經說過,這些是有組織的勢力。「執政的」是那些掌管整個國家的魔君,級別等於軍隊中的將軍…

我相信美國本身正處在鬼魔勢力的陰雲籠罩之下。"掌管〔我們〕國家的鬼魔" 是一群與物質主義 和蒙蔽靈性有關聯的邪靈。春季中我們有長周末。人們東奔西走 ── 到賭城拉斯維加斯、到舊金山等地!他們似乎受了撒但勢力的慫恿 ── 去尋求 "娛樂" 和刺激。他們沒有時間去教會。他們沒有時間禱告。他們沒有時間奉獻給神。

當我瀏覽電視頻道的時候,我所看到的東西令我吃驚:充滿了血腥、謀殺、吸血鬼、瘋子、穿着淫蕩的女子、吸毒的年輕人、以及種種性變態的。我是一個老人。我在這世上幾乎有四分之三個世紀了。這些對我來說是全新的東西!他們如今在學校中在教人酿啤酒!這些東西如果出現在1950年代,一定會令我詫異,或令我震驚不已!美國如今從白宮到文化宮全都受到了控制,被物慾主義、進化論、撒但主義、以及相關联的魔鬼勢力所控制!你試圖把年青人帶入教會,他們的 "朋友" 會極力阻攔!即使他們的家長也那樣做!這是新的現象!我小的時候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即使連奧巴馬總統 也似乎處在魔鬼陰雲的籠罩下。這一切蒙住了他的頭, 令他困惑迷茫。他似乎不知如何去對付ISIS〔恐怖組織,〕如何處理以色列、或怎樣看待像 弗格森(Ferguson)一類的幫派動亂。這一切令他暈頭轉向!宣道士也不知所措。在過去的幾天內,三位主要的宣道士 "退休" 了。他們都是比較年輕的人。有位牧師告訴我,"我受不了了。沒有人肯聽我的道。" 即使有人在教會裡留下來,他們也似乎總不肯信耶穌。他們帶有這世界的靈。他們尋求一種刺激感,他們想得到某種超乎正常基督教的東西。他們似乎對單單信靠基督、過基督徒的生活不滿足。沒有什麼能夠滿足他們。我們能有這間教會可說是一個奇蹟!這些宣道文能以三十總語言刊載在網路上,這是一個奇蹟!麥基博士繼續說:

「掌權的」是指那些充當士兵的鬼魔,隨時準備附在人身上。「管轄這幽暗世界的」是指那些掌管撒但世俗業務的鬼魔。「天空屬靈氣的」是指那些天上掌管宗教的惡魔…

你最近是否有看過那些所謂的 "基督教" 電視節目?這些都是屬鬼魔的性質 ── 幾乎節目中的所有內容都是。我無需解釋。根本不需要!這些是 "垃圾" 宗教。我們的眾教會也好不到哪裡去。晚上的禮拜被取消了。五十年前每一間教會都有晚禮拜!我知道這點!我是過來人!如今人人都疲憊不堪。太了嗎?我的曾祖父每天凌晨四點起床給兩頭牛擠奶,然後到一個鉛礦場工作12個小時。他從地上的一個洞穴中出來,然後回家,再為兩頭牛擠奶 ── 然後去一間循道宗的教會堂內帶領唱詩班,並放聲歌唱!但現今的人因 "太累" 了,不肯參加星期日晚禮拜!我相信有一個魔鬼在運行 ── 你或許可以把牠叫做 "使人疲憊的魔鬼"。他們並非身體疲憊!這一定是靈性上的疲乏,是屬魔鬼的!

在我預備這則道的時候,我看到了我曾祖父的一張照片。他的名字叫 約翰•海。他們那時經常有復興爆發。你最近一次聽說來自神的復興是什麼時候?你可否親眼目睹過?傳統的新教徒和浸信會教徒大概每隔十年目睹一次神向他們遣送復興。你以為浸信會是從何而來的?你以為長老會和循道宗是從何而來的?它們來自神所遣送的復興的火焰 ── 在菲尼(Finney)及他的追隨者敗壞了福音主義並毒害了教會之前!如今他們在星期天早上聚會一個小時,冰冷、毫無生氣、沒有能力,就如行屍走肉一般!不錯,這包括 巴薩迪納市 的 福樂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在內。他們所能培訓出來的只有像 饒伯•貝爾(Rob Bell)那樣的 "瘋子" ──前幾天他在奥普拉(Oprah)節目上說,聖經有錯誤,並且支持同性婚姻。福樂神學院和其他學院造就出來的人,正是這類大腦死亡的人!正如麥基博士所說的,"「天空屬靈氣的」是指那些天上掌管宗教的惡魔"。"我們認清了敵人是誰,並查明了其身份。我們的敵人是屬靈界的。正是撒但,指揮着牠的魔鬼勢力。此刻我們需要了解戰場在哪裡。我認為教會在這場靈界的戰爭中迷失了方向"(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卷 V, 第280頁,對以弗所書 6:12的註釋)。

這便是我們所面臨的 [勢力]!我們本人沒有能力去戰勝它。在使徒描述撒但和鬼魔的結尾處,他說,

"靠着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也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的奧秘"(以弗所書 6:18-19)。

我們正與撒但本人作戰!麥基博士說,我們 "攻擊的武器是禱告…這意味着你我要認清我們的敵人,通過禱告祈求神的幫助…保羅在此對禱告和祈求做出了區別。禱告是廣泛的,而祈求則是具體的。全部有效的禱告必須靠聖靈"(同上, 第283頁;對以弗所書 6:18的註釋)。

我們今晚在這裡、在教會中, 在洛杉磯的市中心內。許多宣道士把這地方稱作 "教會的墳場"。但我們仍在這裡相聚,幾乎所有的會眾都在場。我們教會的成員都在!我們為什麼仍然在這裡呢?我們能在這裡是因為神回答禱告。我們每週有兩次主要的禱告會。我們做的只有禱告。這就是我們存在的原因。沒有其他原因!

你們中有些人聚在一起祈求復興。要繼續下去!切莫放棄!但以理禱告了幾個星期才得到回答。不要期待神會在幾天後便傾下祂的聖靈。耶穌 "要人常常禱告,不可灰心"(路18:1)。洛杉磯的市中心在過去的一百多年中沒有發生過復興。如今的情形更加糟糕!如果我們期待神會傾下祂的聖靈,這便需要極力的禱告,持續地禱告,乃至天天的禱告 ── 正如祂在真正的復興中、在真正的轉變中、在菲尼時代之前的傳統復興中傾瀉祂的聖靈一般!

約翰•萊斯博士(Dr. John R. Rice)在禱告上大有能力。他見過許多禱告得到回答的奇蹟。萊斯博士說,"我們可以這樣說,使徒們毋庸置疑地在不住禱告,直到垂聽為止。使徒行傳1:14這樣說,「這些人同着幾個婦人和耶穌的母親馬利亞, 並耶穌的弟兄,都同心合意的恆切禱告」…是的,看來使徒們不停地禱告約有四十天之久,直到神在首次大覺醒中傾瀉出祂的聖靈。" 萊斯博士說,"當我們說「不停禱告,直到垂聽」時,我們要像一位真正的基督徒,背負他的重擔來到神面前,並等待神,直到獲得回答為止"(John R. Rice, D.D., Prayer – Asking and Receiving, Sword of the Lord Publishers, 1970 年版, 第199頁)。葛利費斯先生在宣道前唱了一首 "不停禱告,直到垂聽" 的聖詩。

你是否祈求,直到神作回復?
實有一應許,正等你領取;
禱告祭壇前,耶穌等候你,
是否見到祂,可曾不斷求?
   ("Have You Prayed It Through?" 詞: Rev. W. C. Poole, 1915)。

仔細聽聽早期去中國傳道的瑪麗•門森(Marie Monsen)。當時中國仍未經歷復興。傳道事業非常困難,而且很少有華人得救。然而瑪麗•門森這樣說,

     當我聽到於1907年開始的朝鮮復興時,這個問題的第一道曙光照到了我。這個偉大的運動,是從一些傳道士之間的復興禱告開始的。噢,為了能到那裡去帶些火熱的煤炭回到我們的國土!但那旅途是遙遠又昂貴的,而我身無分文。當我為旅費而禱告,並等待神回答時,我得到了一句清楚的回話:"你想通過那趟旅行所得到的,也能在這裡得到, 就是在你所住的地方, 作為對你禱告的回答。" 這句回話是一則莫大的挑戰。對此我做出慎重的承諾: "我決定堅持禱告,直到獲得為止。"
     當我第一次要為復興而做禱告時,我打算穿過房間到我通常禱告的地方。我剛踏出不到兩三步就被迫停下來。接下來發生的事只能這樣描述:好像有隻蟒蛇纏住我的全身,要把我體內的生命醡出來一樣。我萬分驚恐。最後,在困苦喘氣之間,我終於努力擠出一個字, "耶穌!耶穌!耶穌!" 每次我唸出那寶貴的名字時,呼吸就變得容易一點,直到 "古蛇" 最終放開了我。我愣在原地,意識到的頭一個念頭是:"禱告居然是如此重要,那麼,持守我的承諾〔堅持禱告,直到垂聽〕也應是同樣的重要。"
     那次經歷幫助我堅持禱告將近二十年,直到我開始見到了一絲復興的開端(Marie Monsen, The Awakening: Revival in China 1927-1937, Strategic Press, n.d., 第7, 8頁)。

今天,在將近一百年之後,那位挪威的小傳教士所作的禱告,已結出了1億5千萬華人基督徒的果實 ── 成為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復興。

到今年四月,我在UCLA附近的西木區(Westwood)一間小公寓裡開創的這所教會就有四十年了。自從第一個禱告會起,我們便禱告祈求復興的降臨。許多次,那 "古蛇" 使我們窒息到我們幾乎要放棄。我無法花時間來告訴你我們曾經歷過的那些可怕的逾迴曲折,那些恐懼、痛心、以及傷痛。但是我相信,我們今晚比1975年我和庫克先生(Mr. John Cook)見面的那天早上更加接近復興40年了。那時,我們開始為神能傾瀉祂的聖靈而禱告。在今晚講道結束前,我只有一句話要講 "千萬不要在這時候停頓下來!" 當他人在帶領禱告時,竭力由心地跟隨他們說 "阿們"。當你這樣去做,他們的禱告就變成你的。不要讓 "古蛇" 攔住你!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以弗所書 6:10-12。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Have You Prayed It Through?" (詞: W. C. Poole, 1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