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案卷 與 生命冊(探討「末日審判」)

THE BOOKS AND THE BOOK
(A Sermon on the Last Judgment)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一月廿五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January 25, 2015

"我又看見死了的人, 無論大小, 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 並且另有一卷展開, 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着這些案卷所記載的, 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於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陰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們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審判。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裡;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啟示錄20:12-14)。



結婚之後,我和妻子去了一趟以色列。回美國的途中,我們在羅馬逗留了幾天。我們參觀了好幾個地方,包括 梵蒂岡與 聖彼得大教堂,那裡是教皇辦公的地方,也是許多世紀以來藝術珍品聚集的地方。我一直希望參觀一下西斯廷小堂的天花板。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1475-1564)在那上面畫出了世上最偉大的藝術品之一。他繪出了一系列聖經內的關鍵事件﹕神創造人、人的墮落、我們第一對父母被逐出伊甸園等,貫穿了整本聖經。那便是覆蓋了天花板的著名壁畫。然後,另一位教皇安排米開朗基羅 用整副前牆來描繪一副最後審判的壁畫。這副壁畫令人嘆為觀止,它描述了將那些已經定罪的人投入陰間地獄的情形。其中一位正在墮入火焰的人雙眼盯着你,满面驚恐和詫異的表情。我站在那裡,觀看着這副巨型壁畫,描繪了最後審判的情形。我在想,過去一幾百年以來,不知有多少教皇或紅衣主教曾確實站在那副壁畫前宣講過「最後的審判」。我看不會有一位曾這樣去做!

但我們浸信教會和新教教會也好不了多少。其實我們更糟糕。至少他們有那副知名的壁畫來提醒人。如果那是間浸信教會,其中某位重要女士(如主日學的教師、或某基督教學校的校長)會認為那太殘酷、太嚇人了,是不宜兒童的材料。某天下午,當牧師走進教會時,他會發現那位女士已經請人用厚厚的一層白漆把壁畫蓋住了!米開朗基羅的最後審判 已在西斯廷小堂的牆壁上保存了450多年,但我懷疑那位主日學的女教師是否會讓那副壁畫在她的浸信教會(或 新福音派教會)的牆上保留到4年!

你是否認為我對浸信教會與福音派教會太苛刻了?我可能還不夠尖銳!!!

請問,你最後一次聽某位浸信會牧師宣講地獄的事是什麼時候?你最後一次聽福音派或靈音派牧師宣講地獄的事是什麼時候?難怪我們已經有150多年未曾經歷過任何全國性的復興了!

馬丁•羅伊-瓊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對復興的研究很深,在這方面是權威。他說, "…直到教會中的男女謙卑下來,放棄傲心,並倒在這位聖潔、公義、(不錯)並且憤怒的神面前,我看要獲得復興是毫無希望的"(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87, 第 42頁)。那就是為什麼這位偉大的傳道士說,"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去警告你地獄中情景的恐怖。永遠的悔恨、永恆的痛苦、無盡的悲哀、不變的痛苦 ── 這些便是那些僅僅滿足於讚同 並欣賞福音…但卻從未放棄了所有 去全心全意地服從福音的人 所注定要面臨的一切"(Lloyd-Jones, Evangelistic Sermons,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90, 第161頁)。

當然,任何了解基督教歷史的人,哪怕只是一點點,都會知道約翰•衛斯理的名字!衛斯理(John Wesley, 1703–1791)是位我們如今會稱之為 "聖公會牧師" 的人。但神卻使他成為一位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全國性復興 ── 衛理會大覺醒 ──的領袖。請聽約翰•衛斯理談論地獄所說的話。

"惡人…就是忘記神的外邦人,都必歸到陰間。他們「要受刑罰,就是永遠沉淪,離開主的面和祂權能的榮光」。他們將被拋入「燒着硫磺的火湖裡」,那原本是「為魔鬼和牠的使者所預備的,」他們在那裡會因痛苦和煩惱咬自己的舌頭,他們會褻瀆神,望天詛咒。在那裡的地獄犬獸 ── 傲慢、惡意、復仇心、憤怒、恐懼、絕望 ── 將繼續吞噬他們。在那裡,「他們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日夜得不到安息!」因「在那裡〔他們的〕蟲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John Wesley, M.A., "The Great Assize," The Works of John Wesley, 卷V, Baker Book House, 1979年版本,第179頁)。

在他去世的時候,由他親手管理的循道宗協會(Methodist Societies)包括了八萬成員(同上,第45頁)。到了1834年,人數增長到619,771人。這位偉大的傳道士不怕宣講地獄,也不怕強調進入天國的前提是真正的重生。現今的聯合衛理會(United Methodist Church)之所以土崩瓦解,正是因為他們放棄了衛司理很久前宣道的方式!他們必須回到衛司理所宣講的主題,才能拯救他們的教派。但切莫對此抱有幻望!歷史證明,離道反教者會一直反教到底!

現請細聽司布真說的。約翰•布朗博士(Dr. John Brown)在1899年耶魯大學的一場演講中談到了司布真。他讚揚司布真的傳教事業 "繼惠特菲爾德和衛斯理之後在英國無疑是極為成功的。" 在德州達拉斯第一浸信會(The First Baptist Church of Dallas, Texas)擔任牧師、並且兩度出任美南浸信協會(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主席的奎斯維爾博士(Dr. W. A. Criswell)說:「司布真是歷史上最偉大的宣道士之一。他的信息對各個時代都有關聯,都非常適用。」現在聽一聽偉大的司布真是如何宣講地獄的。

"這次大審會將身體和靈魂全都拋進火湖內…地獄是一個遠離神的處所,一個 任由罪惡泛濫的地方:在那裡,任何惡念都會為所欲為、每種情慾都將肆無忌憚 ── 那裡的罪人日夜犯罪、又日夜遭神懲罰 ── 那是一處永遠得不到睡眠、安息、並毫無指望的地方 ── 在那裡乾渴 如火灼舌,但卻一滴水都得不着 ── 那裡永無快樂的氣息、晨光永不破曉、從未有人聽過安慰的言語 ── 那是福音拒絕行走、憐憫 垂翼喪生的地方…一個充滿憤怒與火焰的處所 ── 一個想像力無從描述的絕境。願神使你永遠不會目睹此處…罪人啊,在地獄中,死亡、逃離都是不可能的;你如今失喪了,但那時會永遠絕望…想一想!思考一下!今日的警告可能會成為你的 最後通牒"(C. H. Spurgeon, "The First Resurrection," 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卷VII, Pilgrim Publications, 1986年重印,第352頁)。

我可以繼續為你引用許多有關地獄的話語,比如路德、班揚、愛德華、惠特菲爾德、穆迪、萊斯博士、以及其他各個世代中偉大宣道士所講的。但這已經足夠了。我只需簡單地說,一位從不宣講地獄的牧師,他就不是一位忠實信徒、沒有信守經卷的教義、不是我們應去聽從的人。為什麼?因為他沒有宣講全部 "神的旨意!"(徒 20:27)。他沒有像保羅、彼得、或耶穌基督本人(祂比聖經內記載的任何人講得更為頻繁)那樣去宣講審判和地獄。不要聽這樣的人!如果你不能信他講的有關審判和地獄的事,你怎能在其他方面信他呢?

現請翻到我們的經文。請大家起立聽我再讀一遍。

"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並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着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於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陰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們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審判。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裡;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啟示錄20:12-14)。

請坐。請不要合上你的聖經。

這被稱為「最後審判」因為此後再也不會有審判了。這是最後的一次。基督會坐在白色的大寶座上。使徒行傳17:31與其它經文告訴我們,基督便是那位判官。基督將不再是救主。那時已超過了得救的限期。基督不再會拯救罪人。祂這時將審判失喪的罪人。這場審判不是用來決定誰會得救,誰會失喪。那是在人生在世時決定的。如果你在失喪中死去的話,你便會在那時受審判。經文第12節講的僅是未得救的死人。經文說,

"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並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着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啟示錄20:12)。

我們讀到,那時有多本 "案卷",以及 "生命冊"。那些 "案卷" 中記載了你人生的 "所作所為"。"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 都〔將〕站在寶座前"(20:12)。尊貴知名的人士會在那裡。"小" 人物也會在那裡。沒有一個未得救的人能逃避那場審判。未得救的死人全都要站在基督面前聽候審判。那些淹死在海裡、或接受海葬的人,會帶着他們復活的身體站在那裡。雖然他們的身體早已被海水溶化,但神會把他們身體的原子重新聚合,使他們復活來接受這場審判。大地的墳墓會交出死人,(亡靈所在的)陰府也將 "交出其中的死人"。這些人的靈魂與身體重新結合在一起,並一同站在白色大寶座之前。神做到這一切毫無問題。祂是無所不能的。請再聽我讀一遍第十二節的經文,

"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並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着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啟示錄20:12)。

如果你今生沒有得救,你將 "憑着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你〕所行的受審判"– 依據你今生所行的所有事情受審判。

麥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講了個故事,說一個人在他臨終前對我說: "牧師,你無需來跟我談論未來。我情願冒這個險。我相信神是公平、正義的,會允許我陳述我一生所行的。" 麥基博士回答說,"你說得不錯。神確實是公平、正義的,會給你機會講明你一生所行的。這正是祂告訴我們祂要做的事。但你可能還不知道,在那次審判中不會有人得救,因你無法靠你的善工得救;而且,你終生所行的全都不足掛齒"(Thru the Bible, 卷V,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3年,第1060頁;對啟示錄20:11的註釋)。

不錯,你將受到 "公平" 的審判。那些 "案卷" 裡包括了你今生所行的一切事情。麥基博士把 "案卷" 比作你一生的錄影帶。他說:"你的一生已被錄下來,而基督剛好有那盒錄影帶。當祂重放那影視的時候,你將能聽到〔並且看到〕所發生的一切。這對你來講是極為不利的。你是否願意站在神面前,讓神播放你人生的影視呢?我想祂會把它播放到電視屏幕上,讓你也能看到。你是否認為你的人生能夠通過如此的檢驗呢?我不知道你怎麼想,但我知道我通不過…偉大的字典編輯家 撒母耳•約翰遜(Samuel Johnson)說,「每人都知道,一些有關自己的事,連最親近的朋友也不能告訴」。你了解自己,對不對?你知道自己隱私中的事情,而且你不會對世上任何人透露只言片語。[神] 將會在這場審判中揭露這些事情;當你忙於呈現自己善工善行的時候,祂會把你的品行告訴你"(McGee, 同上)。麥基博士接着說:"在白色大寶座審判中,受審的是失喪之人。很多人想根據他們的作為來受審,那時他們便如願以償了。這場審判是正義的,但沒有人會因其〔善工〕而得救"(同上)。

請注意,神提到許多 "案卷"(複數),然後又提到一本 "生命冊"。"生命冊" 內包括了靠耶穌獲得拯救的所有人的姓名,既基督 "用自己的血"(啟示錄 5:9)在今生內所贖回的所有人。當這些人在今生內信靠耶穌的時候,祂的寶血便洗去了他們的罪惡。僅有這些人的姓名才記在 "生命冊" 上。正是這些人,他們能歌頌並讚揚道,耶穌 "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洗去罪惡"(啟 1:5)。僅有那些在今生內獲得耶穌拯救、在今生內被寶血洗淨的人,他們的名字才會記在 "生命冊" 上。

請注意,那裡只有一本 "生命冊" ── 但 "案卷" 卻很多,記載了那些未得救之人所有的罪惡!我記得有位宣道士說,"那裡有許多 '案卷',因為大多數人都是失喪的。但那裡只有一本 '生命冊',因為僅有少數人得救"。請看下面經文第十五節,

"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裡"  (啟示錄 20:15)。

"火湖" 就是地獄,是永恆的折磨和苦難。主耶穌基督說,有兩條道路,人人都要走入其中一條。耶穌說:

"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馬太福音 7:13-14)。

基督說,"找着〔永生之路〕的人也少"。"找着的人也少"。你是不是姓名記在 "生命冊" 上的少數人之一呢?逃避審判和地獄的道路── 唯一的道路 ── 僅有此刻、在今生之內、通過信靠耶穌。離棄你的罪惡, 轉向耶穌吧!聖經說: "離開惡道, 何必死亡呢?"(結 33:11)。在使徒行傳中,"信而主的人就很多"(徒 11:21)。轉離你自私、邪惡的人生 ── 轉向主耶穌吧,

"我們藉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  (以弗所書 1:7)。

基督的寶血將遮蓋你所有的罪孽,神便看不到它們了!羅馬書說,

"得…遮蓋其罪的,這人是有福的"(羅馬書 4:7)。

基督的寶血將會 "遮蓋" 你的罪,以至神永遠看不到它們!耶穌的寶血將洗去你的罪孽,以至神永遠不看向它們!羅馬書再次說,

"我們既靠着祂的血稱義,就更要藉着祂免去神的忿怒"  (羅馬書 5:9)。

啟示錄1:5說,得救的人之所以得救,是因為耶穌愛我們,祂 "用自己的血使我們洗去罪惡"。阿們!讚美耶穌的名!馬丁•羅伊-瓊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是一位偉大的威爾士宣道士。他說:

世上所有的答案,都無法使我擺脫自己罪孽的污點,但這裡有神兒子的寶血:純潔無瑕;我覺得這是強大有力的。

   大有功效,奇妙的功效,
   在聖潔羔羊之寶血。

   寶血能將污穢洗淨,
   寶血也能洗我。
     (查爾斯•衛斯理)

那便是我們的安慰之源(Martyn Lloyd-Jones, M.D., Fellowship with God, Crossway Books, 1994, 第144頁)。

主啊,我的罪甚多,好像海邊的沙,
救主為我流寶血,足能洗淨我罪,
因你應許已寫明,字句非常真確:
「你的罪雖像硃砂,必定潔白如雪。」
是否有我名號在那生命冊上?
在天國那生命冊,確定有我名號。—《是否有我名號?》
   ("Is My Name Written There?" 詞: Mary A. Kidder, 1820-1905)。

你是否能如此來唱?今早你是否能那樣說呢?你的罪惡是否被耶穌在十字架上灑下的寶血洗去了?通過信念來信靠耶穌,祂將使你在神的眼目中變得潔淨!陳醫生,請帶領我們禱告。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啟示錄 20:11-15。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Is My Name Written There?"(詞: Mary A. Kidder, 1820-1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