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惟一的道路!

THE WAY!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一月十一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anuary 11, 2015

"多馬對他說:「主啊,我們不知道你往那裡去,怎麼知道那條路呢?」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翰福音 14:5-6)。



聖經從未以心理學的角度來談論基督教。聖經也沒有通過哲學、道德、玄學、理性主義、或存在主義來談論基督教。在新約內,基督教一次又一次地被人稱為 "道路"(希臘文﹕Hē hŏdŏs)。當保羅(獲得轉變之前)迫害基督徒的時候,他迫害的是那些 "信奉這道"(徒 9:2)的人。使徒彼得談到了這 "真道"(彼後 2:2)。你會發現,新約至少有七次把基督徒的信念稱為 "道路"(the way–KJV, hē hŏdŏs)。使徒保羅說,在他得到轉變之前,"我也曾逼迫奉這道(the way –KJV)的人,直到死地"(徒 22:4)。在我描述基督徒的信念時,我想不出還有其他什麼方式能比這更確切的了。確實,真正的基督教就是〔真道〕的 "路"。

I. 第一,基督徒的路是窄小的。

耶穌說:

"引到永生…那路是小的, 找着的人也少"(馬太福音 7:14)。

這是一條小路,因為那指的是基督本人。我們的經文為我們提供了基督的話,"我就是道路…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 14:6)。

每當葛培理(Billy Graham)在他宣道大會上向一大群人講道的時候,他總是把約翰福音14:6的前半部分用大號字母 以霓虹燈或橫幅標語 的形式 顯示在他後面。葛培理先生展示的幾個字是 ──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約翰福音 14:6)。

很久一段時間內,我總不明白葛培理先生為什麼把經文的後半部分省掉了:"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後來有一天我發現,他省略掉後半部分是因為他不想令聽眾不愉快。他說,基督是 "道路、真理、生命",人們不會介意。他們會想,他說的可能是一位偉大的哲學家或宗教奠基人。他們可以在自己的思維中扭曲其意,使自己認為,這指的是摩西、穆罕默德、孔夫子、或佛陀。他們可以說,"不錯,這可以是對基督的描述,但這也能用來描述其他人偉大的宗教領袖或哲學家"。但是, 經文的後半部分便能更正這種觀點。耶穌在經文的後半部如此說:"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葛培理先生知道,基督這些話會令許多人不愉快,甚至會激怒他們。因此,當他講道時,這些字句便從高掛在他後面的橫幅顯示牌上刪除掉了。葛培理先生害怕 "十字架討厭的地方"(既 僅有釘上十字架的基督纔能拯救罪人 的教義)會觸犯這些人。

但你我千萬不可忽略約翰福音14:6的下半部分。耶穌說:"凡把我和我的道當作可恥的,人子在自己的榮耀裡…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路 9:26)。如果我刪除了基督說的 "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 這幾個字,我會非常驚恐的。

基督徒的路是一條狹窄的道路。這道路,就如宗教改革家們所說的,是僅靠對基督的信念來得救。真正的基督教是一條狹窄的道路,因為它把基督呈現為人類唯一的救主!使徒彼得說:

"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着得救"(使徒行傳 4:12)。

許多人認為他們可以通過其他某種方式得救。他們以為自己能夠靠參加教會、作某種禱告、得到某種經歷、"感覺" 被接納 等等來得救。但聖經告訴我們,他們錯了!聖經說,"有一條路,人以為正,至終成為死亡之路"(箴 16:25)。那便是 "死亡之路"。唯有基督是生命之路!祂說,

"我就是道路。"
"[我就是] 生命"(約翰福音 14:6)。

葛利費斯先生剛才唱的那首古老詩歌說得一點也不錯,

我必須背十架,行窄路回家,
除此路並無他法,
倘若行錯,迷失方向行,
必不能得見主榮光。—《負架回家》
("The Way of the Cross Leads Home" 詞:Jessie B. Pounds, 1861-1921)。

不錯,真正基督教的信念是一條狹窄的道路。耶穌說: "我就是道路。" 耶穌說的是, 祂是唯一的道路。為什麼?因為沒有任何其他人 是神居人身(神在人的肉體內)、為償還我們的罪孽而獻身。有史以來,沒有一個人有能力這樣做!僅有耶穌才能拯救你逃離罪孽和審判。

II. 第二,基督徒的路是簡單的。

基督是引向神的道路。那是一條簡單的路、明了的路、容易理解的道路。那並非一條神秘難懂、模糊不清、或隱密的路!完全不是!預測未來我們的時代,先知以賽亞如此說,

"在那裡必有一條大道,稱為聖路…行路的人雖愚昧,也不至失迷"(以賽亞書 35:8)。

基督死在十字架上來償還我們的罪惡。祂代替我們去死,為了贖回我們的罪。祂從死中復活了,如今就在天國神的右手邊。信靠祂,祂會赦免你的罪並拯救你。在此沒有任何複雜的地方。我幾乎每次講道都會這樣講。這是基督簡單的福音。

人們跌倒,並不是因為福音模糊不清 或難以理解。他們跌倒,是因為他們希望得到內心確信的感受, 而不是耶穌本人。或者他們因沒有徹底信靠祂而失敗。他們就像一個想要上飛機,卻總要把一只腳踩在地面的人!想要進飛機,你必須坐進機艙位置上,並信任駕駛員、信任飛機。那便是你信靠基督的方式。用你的全部來信靠祂 ── 不要尋求某種被接納的感受。僅僅信靠祂,祂會拯救你。基督教的信念是 既清晰又簡單的道路。

當我還是15歲時,我就知道有神的存在。我知道祂的偉大。我知道祂是可畏的。我知道祂是令人敬畏而且聖潔的神。但是我嘗試靠行善來拯救我自己。我拒絕去做在教會中其他十多歲的年輕人所做的邪惡事。我就像法利賽人一樣。我想:「我不像那些罪人一樣。」我背誦經文。我做禱告。在1958年的復活節星期天, 我獻上我的一生做宣道士。當時我17歲 ──想通過行善來成為基督徒!但是使徒保羅說,我們得救不是 "因我們自己所行的義,乃是照祂的憐憫,祂便救了我們"(提 3:5)。這恩典只能通過 對耶穌基督的簡單信念而得到。

我認識一位年輕人,他有過驚人的經歷。他有過基督與他同在的 "感受"。通過那次經歷,他非常確信自己得救了。但幾年之後,他離開了教會,而且人人都知道他從未得救。他依靠的是 "感受"。而魔鬼就提供了他想得到的 "感受"。但那並沒有拯救他。救恩只能通過信靠耶穌基督的簡單信念而來。基督教的信念是清晰而又簡單的道路。

III. 第三,基督徒的路是血淋淋的。

基督教的道路被血染紅了。這是一條血淋淋的路。基督教血紅的道路貫穿了整本聖經,從創世紀開始直到啟示錄。神在伊甸園內看到一只動物,結果用它的皮做成衣服,用來遮蓋我們第一對父母的罪過。亞伯獻上了帶血的祭品,就此得到了神的悅納。在首次「逾越節」晚上,以色列人把羔羊的血涂抹在他們的門框上。神的死亡使者便會 "越過" 他們,因為神說,

"我一見這血,就越過你們去。我擊殺埃及地頭生的時候,災殃必不臨到你們身上滅你們"(出埃及記 12:13)。

沒有說,"我一見死羊,就越過你們去!" 沒有!沒有!神說,"我一見這血,就越過你們去!"

我一見這血,我一見這血,
我一見這血,我就必越過你,不毀滅!
 ("When I See the Blood" 詞﹕John G. Foote, 19th century)。

我前幾天讀到一篇文章,提到了如今逐漸流行的說法,認為我們是靠基督的死而得救,"而不是祂的寶血"。這實在太糟糕了!

主聖餐內包括了兩種成分,而不是一種!如果不需寶血來 "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一 1:7),我們為何需要那杯酒呢?我擔心約翰•麥加瑟已經引導許多年輕的宣道士去宣揚 "無血" 的福音。麥加瑟說:「基督的血僅〔是〕用來描述基督奉獻性死亡的加強語」(對 哥林多前書 10:16的詮註)。他說:「血是死亡的代名詞」(MacArthur Study Bible, 有關 希伯來書9:14的詮注)。他還說:「談起救主的血,我們不單指血的液體…」(MacArthur Study Bible; 對羅馬書5:9的註釋)。

此乃一種應受譴責的錯誤!貫穿整本舊約內,羔羊的血都是用來作向神的祭獻,用來為百姓贖罪。在新約中,耶穌的寶血也是為了罪的赦免而灑下的。耶穌在「最後晚餐」中端起那酒杯,祂這樣說,

"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  (馬太福音 26:28)。

希望麥加瑟博士和他 "無血" 的年輕跟隨者深思主聖餐中第二個成分 ── 酒杯,那像徵祂寶血的酒杯!沒有血的福音根本不是福音!那無法清洗罪惡的靈魂!在天國內,我們會敬仰〔祂〕– 因

"祂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洗去罪惡"(啟示錄 1:5)。

其他人可能會跟隨麥加瑟博士,但我要跟隨那位信念的冠軍、那位擁有新約希臘文博士學位的偉大資深學者奎斯維爾博士(Dr. W. A. Criswell),與他同站一個立場, 因奎斯維爾博士如此說,

從起初的伊甸園 到末了新耶路撒冷的榮光之內,[血] 都是顯而易見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也無法迴避罪的懲罰,因為僅有神的兒子〔耶穌〕的寶血才能洗淨我們的罪惡。此信息通過聖詩作者的話向我們講明了,

     我罪怎能得洗淨?
     惟靠主耶穌的寶血;
     我心怎能得完全?
     惟靠主耶穌的寶血;
     主寶血當頌揚,
     洗淨我罪免死亡;
     此活泉世無雙,
     惟有主耶穌的寶血。

(W. A. Criswell, Ph.D., Christ the Savior of the World, Crescendo Book Publications, 1975年, 第71, 72頁)。

奎斯維爾博士完全可以做約翰•麥加瑟通用希臘文的老師!奎斯維爾博士熟知新約希臘文,甚至可以背誦出許多新約希臘文章節!望你跟隨奎斯維爾博士,相信基督的寶血吧!新的方式是無血的道路!傳統的方法才是正道!它是唯一的道路!基督教的方式是一條血淋淋的路 ── 靠耶穌基督的寶血獲得救贖,洗淨罪愆。

我們常有人到詢問室來接受輔導,但他們沒有得救。我從來沒有聽他們談起耶穌的寶血!他們總是在談論內心的確信 – 但從未討論基督的寶血!他們甚至從來沒有提過基督的血。他們甚至不用這詞!難怪他們未曾得救!聖經說, "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 沒有基督的寶血,便不會有赦免,不會有救恩(來9:22)!

基督教的道路是一條窄小的路,一條簡單的路,一條血淋淋的路。但它是惟一的道路!耶穌說,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翰福音 14:6)。

為什麼僅有通過祂才能得救?因為耶穌是唯一聖潔的人。祂是神的獨生子。祂是惟一在神面前能用神聖寶血清洗你罪孽的人!聖經說, "神的教會,就是祂用自己血所買來的"(徒 20:28)。能洗淨你罪孽的血僅有神的血!便是神的兒子基督的寶血。就是神的血。請起立。葛利費斯先生,請為我們唱,《僅靠耶穌的血》(‘Twas Jesus Blood)。

我是罪人,已被定罪,
 注定承受永恆死亡;
但主為我獻身,
 忍受罪的懲罰,
高舉在各各他山上。
 耶穌寶血將我贖回。
救我脫離罪孽枷鎖
 世代無窮,讚歌永唱﹕
耶穌寶血將我贖回

若無寶血紅泉洗滌,
 我永無法與神相和;
僅有基督為我贏得
 渾身罪愆赦免 –
祂用血筆簽署大赦,
 耶穌寶血將我贖回。
救我脫離罪孽枷鎖
 世代無窮,讚歌永唱﹕
耶穌寶血將我贖回

遭受鄙視,世人輕看,
 難消我對主的信念;
祂的寶血贖我性命,
 使我潔淨完全;
因信永生主內得現。
 耶穌寶血將我贖回。
救我脫離罪孽鎖鏈,
 世代無窮,讚歌永唱﹕
耶穌寶血將我贖回
 (" 'Twas Jesus' Blood" 詞: Harry D. Loes, 1892-1965)。

世上惟有耶穌的寶血能洗淨你的罪,帶你進入天國。阿門。陳醫生,請帶領我們禱告。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約翰福音 14:1-6。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The Way of the Cross Leads Home" (詞: Jessie B. Pounds, 1861-1921)。


證道 / 宣道提綱

惟一的道路!

THE WAY!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多馬對他說:「主啊,我們不知道你往那裡去,怎麼知道那條路呢?」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翰福音 14:5-6)。

(使徒行傳 9:2; 彼得後書 2:2; 使徒行傳22:4)

I. 第一,基督徒的路是窄小的,馬太福音 7:14;
路加福音 9:26; 使徒行傳 4:12; 箴言 16:25。

II. 第二,基督徒的路是簡單的,以賽亞書 35:8; 提多書 3:5。

III. 第三,基督徒的路是血淋淋的,出埃及記 12:13;
約翰一書 1:7; 馬太福音 26:28; 啟示錄 1:5; 希伯來書 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