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我對新電影《出埃及記》以及它對聖經之攻擊 的回答!

MY ANSWER TO THE NEW "EXODUS" MOVIE
AND ITS ATTACK ON THE BIBLE!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 一四年十二月廿八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December 28, 2014

"你們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為 他書上有指着我寫的話。你們若不信他的書,怎能信我的話 呢?"(約翰福音 5:46, 47)。




當我十七歲時,我確實覺得被召進入傳教事業。 我尚未得救,但我知道,神希望我作一位牧師。他們告訴我,我必須有大專以上 的學歷才能作牧師。我思考了很久。我曾從高中輟學離校,所以不會有大學錄取 我。我回到了高中。因年紀太大,不能回普通的高中,所以,只好去讀一所管教 " 壞孩子" 的特殊學校。我不是壞孩子,但這是惟一能接收我的高中。花了一年左右 的時間,我畢業了,開始考慮大學。在此期間,我讀了一本有關戴德生的書,他 是去中國傳教的偉大先驅。我想,"這便是我要走的路。我會成為一名向華人傳道 的宣道士。"

我加入第一華人浸信會的時候十九歲。這是林道亮博士接任牧師之前一 年左右。同年秋天,我報名進入了百歐腊學院(Biola College, 現已成為大學)。我 沒有錢,也沒有家人幫助,所以,我上午到學院讀書,下午兼職打工。我沒有 車,不得不從洛杉磯乘公交車去拉米拉達(La Mirada)到學院上課。我那時還不 了解讀書的方法,無法應付每天一早乘車的長途跋涉,以及下午的兼職工作。我 在百歐腊學院讀的大部分課程都沒有通過,於是過了一個學期便退了學。但在百 歐腊學院發生的一些事情改變了我的一生。

百歐腊 每個學期都會請一位特殊的宣道人,為期 一週,每天早晨在學院禮堂內為我們舉行系列布道會。那個學期的宣道人是查爾 斯·伍德布里奇(Dr. Charles J. Woodbridge, 1902-1995)博士。他曾是加州帕薩迪納 福樂神學院2 (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的創始教授之一。但伍德布里奇博士已在幾個月 前辭職退出了福樂神學院,因為他已看到,學院正在滑向自由主義的泥潭。

在百歐腊學院的禮拜期間,伍德布里奇博士逐節 宣講了彼得後書的經文。他出生在中國,因為他的父母是在華的傳教士。這使他 對我顯得格外重要,令我更加專注地聽他宣道,比我一生中聽任何其他宣道士都 仔細。當他講到彼得後書 2:1-3 時,他尤其尖銳地指責了在福樂神學院出現的早期 自由主義傾向,以及在其他許多神學院中已全面泛濫的自由主義。他很聰慧,從 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後繼續到杜克大學深造。枚臣博士(Dr. J. Gresham Machen) 曾任命他做長老會國際獨立傳教董事會的主任。聽他宣道一週之後,我便獲得了 轉換。我不僅獲得了拯救,我還接受了聖經內所有詞句的默示性 ─ ─ 即舊約內的 希伯來原文 與新約內的希臘原文是絕對無錯的。我只在百歐腊讀了一學期。但在 那期間,耶穌拯救了我;而且,我在那裡學會了信賴聖經內的話語。第一世紀中 的法利賽人說,他們也信舊約經卷,但實際上,他們否認其中有關基督的豫言。 於是祂對法利賽人說,

"你們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為 他書上有指着我寫的話。你們若不信他的書,怎能信我的話 呢?"(約翰福音 5:46, 47)。

奎斯維爾博士(Dr. W. A. Criswell)說:"從耶穌 的話中我們至少可以得知, 這些經卷的作者確實是摩西,猶太人也清楚耶穌指的是 哪些經卷"(The Criswell Study Bible; 關於約翰福音 5:45-47 的註釋)。凌斯基博士(Dr. R. C. H. Lenski)說:"…猶太人不信摩西的話,因此, 他 們 也 不 信 耶 穌 的 話 " ( The Interpretation of St. John's Gospel; 有關約翰福音 5:46 的註釋)。查爾斯·艾利考特博士(Dr. Charles John Ellicott)說: "他們不信摩西, 所以他們也不信祂"(Ellicott's Commentary on the Whole Bible; 有關約翰福音 5:46 的註釋)。

"你們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為 他書上有指着我寫的話。你們若不信他的書, 怎能信我的話 呢?"(約翰福音 5:46, 47)。

凌斯基博士說,耶穌言詞的價值 "…超過了他們一切所謂 的 '研究' 結論,祂的話與這些評論家針鋒相對"(Lenski, 同上)。"你們如果信摩 西,也必信我"(約 5:46)。

現在新出了一部叫《出埃及記:諸神與國王》 (Exodus: Gods and Kings)的電影 ─ ─ 該片由 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導 演;他還參與了該片的部分製作。據維基百科說,"雷德利在 2013 年曾宣稱自己 是位無神論者。" 因此,我們不應因阿爾伯特·穆勒博士(Dr. Albert Mohler)所講 的 話 感 到 驚 奇 ; 他 說 , " 影 片 中 的 摩 西 是 除 去 了 超 自 然 能 力 的 摩 西 " (www.albertmohler.com)。難怪如此!製片人與導演是一個無神論3 者!一個不信神的人 如何能準確地拍攝出有關《出埃及記》的影 片、並真實地敘述對主耶穌基督的見證呢?難怪 雷德利·斯科特 把神裝扮成一個十 一歲的男孩兒!難怪他把 "那些災難和奇蹟平淡化、並用自然現象來解釋一切" (穆勒, 同上)。穆勒博士說:"聖經內《出埃及記》明確地把一切作為歷史事件來 記載,而基督教的歷史也建立在這一史實根基之上"(同上)。

但是〔導演〕雷德利·斯科特 "…明確聲明 他不相 信摩西的存在 ─ ─ 《出埃及記》的記載不應作為史實來看待。他對《宗教新聞》 (Religion News Service)說他對這部影片的看法,和其他科幻電影差不多,「因為 我[雷德利]從來都沒有相信過…」"(穆勒, 同上)"。所以,斯科特先生用個人的 看法與主耶穌基督講的抗衡,

"你們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為 他書上有指着我寫的話。你們若不信他的書,怎能信我的話 呢?"(約翰福音 5:46, 47)。

2001 年 4 月 13 日 的 洛 杉 磯 時 報 (Los Angeles Times, A-1)刊登了一篇頭版頭條的文章,題目為 "質疑《出埃及記》的故事"(Doubting the Story of Exodus)。作者是 特蕾莎·渡邊 (Teresa Watanabe),一位洛杉磯時報的宗教記者。該文章是對《出埃及記》的 攻擊,其程度與《出埃及記:諸神與國王》類似。我接下來將讀幾段洛杉磯時報 中的那篇文章,讓後再提供答复。

懷疑《出埃及記》的 故事

許多學者已無聲地接受了這一結 論﹕ 摩西寫的史詩性的敘述從未發生過;甚至猶太人的祭 司也在對此提出質疑…

然而, 文章中並沒有透露這些學者的名字。文章中僅僅引用 了一位猶太 "神職人員" 的話,他就是洛杉磯附近西木區(Westwood)一間猶太 會堂的拉比。但文章中並未講明那個會堂並不是正統的會堂。文章中也沒有點 明,那位拉比是個自由派人士,他並不以嚴肅的態度看待舊約(與正統派拉比相 反) 。文章中更沒有提到 , 有許多舊約 的 學者, 如三一福音神學院(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 ) 的 葛 里 森 · 亞 掣 博 士 ( Dr. Gleason Archer) 、 塔 爾 伯 特 神 學 院 的 查 爾 斯 · 範 博 戈 博 士 ( Dr. Charles L. Feinberg) 、 以 及 台 灣 中 華 福 音 神 學 院 的 林 道 亮 博 士 ( Dr. Timothy Lin)。這些人4 士都教導說,《出埃及記》是完全真實的。但洛杉磯時報的那篇文章裡並沒有提到 像他們那樣的人士。文章僅僅提到了自由派的學者,令讀者以為保守派的學者根 本不存在。文章繼續說,

考古學家說,確鑿的物證並不存 在,無法證明以色列人曾在埃及待過,並受到奴役,或曾 在西乃曠野中流蕩了 40 年,並最終征服了迦南地(同 上)。

我把這段話讀給我兒子萊斯利聽。這篇文章在報 上出版的時候,我兒子才十七歲大。我剛讀完,我兒子便說:"如果〔出埃及記 中〕這些事情發生在尋常的地區,比如在中國或英國,他們肯定早已找到了證 據。但中東地區並非 '尋常'。那裡戰爭連綿、衝突不斷。自從《出埃及記》成書 後,猶太人有兩次被驅散到世界各地。聖經內〔出埃及記〕提及的各個地點,數 千年以來倍受攻打、洗劫、與毀滅之災。我們不應期望看到這些證據能完好地保 存在那裡"。他說這話後,我這樣想,"這位十七歲的孩子 比那些自由派聖經批評 家更有頭腦。"

拉比大衛·以利澤瑞(Rabbi David Eliezrie)是美 國橙縣拉比協會(Rabbinical Council of Orange County)的主席。與洛杉磯時報 那篇文章同期,他說了下列的話,

僅僅幾年前,懷疑《出埃及記》 的同一群考古學家 曾告訴我們,大衛王從來沒有生存 過。這一觀點〔被擊敗了〕因為在以色列發現了一則有關 大 衛 王 的 雕 刻 碑 文 ( Quoted in the Jewish Journal, 4/20/01, 第 11 頁)。

我有一位在以色列的朋友寫信對我說,在那篇洛杉磯時報 的文章發表之前幾年,考古學家挖掘出一片陶瓷,剛好屬於大衛生活的時期,上 面清楚地刻着 "大衛王" 的字樣。

奎斯維爾博士(Dr. W. A. Criswell)是位極為聰慧 的學者。他從肯塔基州 路易維爾市的一所美南浸信會神學院 獲得了博士學位。他 寫了許多著作,其中包括了對聖經內許多本書的註解。他成為 德州達拉斯 第一浸 信會的牧師,任期將近五十年。他兩次被選擔任 美南浸信會的主席,這是美國最 大的 "新教" 教派。他可以輕易地擔任一間神學院的院長!在奎斯維爾博士寫的一 本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書中,《我為什麼宣講聖經是完全真實的》(Why I Preach that the Bible is Literally True, Broadman Press, 1969),他如此 說:

     從前有人曾認為,「摩西五經」(Pentateuch)不可能是5 摩西寫的,因為他生活在文字記載發明之前。這是〔自由 派〕如今對聖經批判所帶來的必然結果之一。然而,我們 如今知道,早在公元前 2000 年,文字記載術已在中東地 區根深蒂固了,遠遠早過摩西的時代…
     另一個證實 聖 經真實性的考古發現, 便是埃及古城 派森(Pithom)的 發掘;派森城是 希伯來人在埃及受奴役時為 法老拉美西 斯二世修建的。這古城最近得到發掘,其中房屋的牆壁是 用太陽烤干的泥磚建造的,有些泥磚含稻草, 有些沒有, 正如出埃及記 5:7 內所描述的那樣。又一次,聖經內的記 載被證實是可靠的,而那些〔自由派〕的批評家卻顯得極 其愚昧荒唐。

但我要繼續講下去。在我就讀 並由此獲得畢業文 憑的金門浸信神學院(Golden Gate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中,有些任教 的自由派教授告訴我們,希伯來人到過埃及的記載無從尋找。我拿來照片給他們 看,照片上有留着鬍子做泥磚的人,正如出埃及記第 5 章內所描述的一樣。我把 這些從法老金字塔牆上拍下來的照片拿給這些教授看。然而,他們卻嘲笑我,說 我是狂熱份子,因為我真的信聖經。那些留鬍子之人的照片之一,仍可在《猶太 民 族 歷 史 年 鑒 》 (Historical Atlas of the Jewish People, 參: The Jewish Journal, 4/20/01, 第 11 頁)中看到。因為所有埃及人都必須刮鬚剃毛,所以,那些有鬍鬚的泥磚工 很明顯是出埃及記時期 生活在埃及的希伯來人!傳統神學拉比 大衛·以利澤瑞 談 起這篇《洛杉磯時報》的文章時如此來評論自由教派 對《出埃及記》的質疑,

他們的生活方式與所受的教育造 成了如此一種偏見,令其對任何能證實《出埃及記》的史 實都充滿了敵視。僅有當他們再也找不到任何其他可能的 解釋時,他們才會默認 [舊約] 「摩西五經」內可能會找 到 歷 史 事 實 ( The Jewish Journal, 4/20/2001, 第 11 頁)。

又一次,《洛杉磯時報》的文章可笑至極,並荒唐 地說:"質疑出埃及記的概念開始成形是在 13 年前…而學者們對此之了解已超過 十年"。這完全是個謊言。聖經批評家講類似的話已超過了 200 年!德國的約翰·散 姆勒(Johann Semler, 1725-1791)從 18 世紀便挑起過這樣的評判。林賽珥博士 (Dr. Harold Lindsell)說,

自 1757 年起, 他 成 為哈雷 (Halle)神學系的主任。他是發展聖經文字批判學的奠 基人之一。當他向聖經詞句的默示性提出挑戰時,他便背6 棄 了 前 輩 的 正 統 信 仰 ( Harold Lindsell, Ph.D., The Bible in the Balance,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79, 第 280 頁)。

《洛杉磯時報》的文章說,自由派的學者對這些所謂《出 埃及記》之 "錯誤" 的了解已經有幾年了─ ─ 當這篇 2001 年的文章發表時約有 10 到 13 年了。也就是說,評叛家在 1988 或 1991 年以前,從未對《出埃及記》提出 過任何質疑。但為什麼當我於 1972-1973 年在金門浸信神學院內讀書時便聽過這 些事 ─ ─ 比那要早 15 年?同時,為什麼摩利斯博士(Dr. Henry M. Morris)在 那篇《洛杉磯時報》文章發表 50 年之前便提出了下面的問題?摩利斯博士在 1951 年時便問道,

這麼多世紀以來,怎可能沒有一 人懷疑到摩西的著作可能並非出於他的手筆,直到現代所 謂的高層評判家登場之後才想到呢?(Henry M. Morris, Ph.D., The Bible and Modern Science, Chicago: Moody Press, 1951, 第 102 頁)。

另外,如果這些對《出埃及記》的質疑是幾年前才提出的, 那為什麼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在 1932 年便寫下了與其有關的話 呢?超過 82 年前,丘吉爾已與他同代的自由派聖經批評者作對、並捍衛摩西和 《出埃及記》了。丘吉爾說﹕

我們鄙視並棄絕那些所謂學識深 奧、矯揉造作的離奇論調: 他們鼓吹摩西不過是位神話人 物;然而有完整的祭司體系與民族傳統把摩西寫的當作依 據,建成了他們基本的社會、道德、與宗教體制。我們認 為,如果把聖經〔出埃及記〕內的記載當事實來看待、同 時把〔摩西〕視為造成人類歷史上極有成效之進展的偉大 人物之一,那麼,當今最符科學的觀念以及最為先進與理 智的思維 便會得到最大的滿足。同時,我們將不以為然 地去看待那些「磨嘴皮」教授 以及〔挑剔聖經的自由教 派〕"枯燥如土" 博士的 [著作]。我們可以確信,〔出埃及 記中〕所記載的一切, 正如聖經內所說的那樣確實發生 過…我們依靠的根基是〔無法動搖〕堅如磐石的經卷 (Winston S. Churchill, "Moses," in Amid These Storms, New York, Scribners, 1932, 第 293 頁)。

丘吉爾並不是一位聖經學者。但他是一位獲得 (1953 年)諾貝爾獎的歷史學家。身為一位歷史學家,他知道《出埃及記》一書 是基於史實的,絕對不可能是虛構的神話。他對歷史的洞察力使他遠比 "枯燥如土7 " 博士 或其他聖經批評家具有更深的見解。正是他那同樣的洞察力使他看出希特 勒是個危險的瘋子,而其他英國和美國的政客(包括肯尼迪總統的父親)都把希 特勒看成是 1930 年代的偉大 "政界領袖"。

之所以這些批評家 與《出埃及記》電影的導演雷 德利·斯科特那類人不信聖經,其真實的原因是他們在靈界中是盲目的。聖經說,

"然而,屬血氣的人不領會神聖 靈的事,反倒以為愚拙,並且不能知道,因為這些事唯有 屬靈的人纔能看透" (哥林多前書 2:14)。

神的事對 "屬血氣的人" 而言是隱藏的。僅有在一個人自我 謙卑、並且信靠基督之後,他的靈眼才能開啟,看到聖經中的真理。

"你們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為 他書上有指着我寫的話。你們若不信他的書, 怎能信我的話 呢?"(約翰福音 5:46, 47)。

耶穌基督死在十字架上來償還你的罪惡。他的肉 身從死中復活,為了要賜給你生命。基督說:"你們必須重生"(約 3:7)。只有當你 通過神的大能得到重生後,你才能理解《出埃及記》以及整本聖經的偉大真理。 阿們,陳醫生,請帶領我們作禱告。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帶領會眾 禱告﹕ 約翰福音 5:39-47。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I Know the Bible is True"(詞:Dr. B. B. McKinney, 1886-1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