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離道反教 與神的道

THE APOSTASY AND THE WORD OF GOD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十二月十四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December 14, 2014

"人不拘用甚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並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顯露出來"(帖撒羅尼迦後書2:3)。




我一直都很喜愛保羅的書信 ── 尤其是帖撒羅尼迦前書 與後書兩封信。在帖撒羅尼迦前書內,我們看到了第一次復活的驚人場景 ── 這便是時常被人稱為 "被提升天"(Rapture)之事件。我很喜歡使徒保羅對此的描述,

"因為主必親自從天降臨,有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又有神的號吹響;那在基督裡死了的人必先復活。以後我們這活着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帖前4:16-17)。

顯而易見,基督在 "被提升天" 發生時 "從天降臨",與祂到人間設立祂的王國是兩件不同的事(亞14:4; 啟19:11-16)。在帖撒羅尼迦教會的基督徒 從他人那裡得知、在宣道中聽說、並且讀到偽造的信件(很有可能偽造保羅的書信),說主的日子已經到來了,他們會被敵基督、既 "沉淪之子"(帖後2:3)摧毀。若要理解今天的經文,你必須首先對其背景有所了解。那些在帖撒羅尼迦的人 "驚惶" 起來,因為他們以為主的日子已經到來。假先知告訴他們,"主的日子已經到來。"

使徒寫這封信的目的是為了告訴他們,主的日子還沒有到來,因為在 "那日子以前"(帖後2:3)另外一些事情必先發生。是什麼事情呢?保羅說:"那日子以前, 必有離道反教的事…"(同上)。奎斯維爾博士(Dr. W. A. Criswell)指出, "離道反教" 一詞出自希臘原文的 "hē apostasia" ── "定冠詞「hē」的使用,表明保羅所指的是某次特定的離道反教"(The Criswell Study Bible。約翰•麥加瑟(John MacArthur)正確地指出,"保羅所說的是…離道反教 將會發生在 主的日子之前。因離道反教還未開始,主的日子不可能已經到來"(The MacArthur Commentary, 1 and 2 Thessalonians, Moody Publishers, 2002年;對帖撒羅尼迦後書2:3的註釋)。

我深信我們如今已進入了 "離道反教" 時期,即保羅所說的主的日子之前的離道反教時期。我正在讀一本書,書名為《福音派即將面臨的危機》(The Coming Evangelical Crisis, Moody Press, 1996年)。在這本書中,如麥克•霍頓(Dr. Michael Horton)和阿爾伯特•穆雷(Dr. Albert Mohler)等人所說的,當今有人向 "聖經的權威與福音挑戰"(書中副標題)。該書接着說,許多福音派人士放棄了聖經的權威性, 甚至質疑福音的信息。麥克•霍頓寫了另一本書,書名是《不提基督的基督教》(Christless Christianity, Baker Books, 2008年)。以下是書中一些章節的標題:"不提基督的基督教:美國對教會的囚禁", "甜言蜜語與不提基督徒的基督教", "我們如何把好消息(即福音)改變成了好建議",等等。書的封底提到,霍頓博士指出, "[福音主義] 的缺陷所造成的不僅僅是扭曲了基督教的信念,他們已完全拒絕了它"。

這兩本書都顯明了,福音派主義在當今的離道反教中陷得有多深。法蘭西斯•謝弗博士(Dr. Francis Schaeffer)將這一切稱作《福音派的大災難》(The Great Evangelical Disaster, Crossway Books, 1984)。謝弗博士在書內說, "過去60年帶來了一場道德災難,而我們又做了什麼?可悲的是,我們必須說,福音派社區已成為這場災難的一部分。不僅如此,福音派對此的回應本身也是一場災難。我們從何處能聽到剖析現今社會關鍵問題與弊病、且符合聖經與基督教道德的清晰的聲音呢?…福音派社區的一大部分已經受到了當今世俗社會邪靈的誘惑。不僅如此,我們預期未來的災難會更大…因為福音派向我們這時代的妥協,意味着防止我們文化崩潰的最後一道防線正被移除。當此防線最終被移除之後,降臨世間的僅會有社會中的混亂"(同上, 第141頁)。

換句話來說,即使那些所謂的 "保守" 教會,如今也放棄了為 "信念的爭戰" ── 在伊恩•穆雷(Iain H. Murray)所寫的一本關於 馬丁•羅伊-瓊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的傳記中,他便是以 "信念的爭戰"(fight of faith)來命名他的書!也就是說,我們的教會正迅速地走入 "離道反教"(hē apostasia)、即帖撒羅尼迦後書2:3中所預言到的末世最後一次離道反教!我可能錯了,但從其深度與廣度來看,現今的離道反教似乎確已達到了末世的程度。看起來它確實好像帖撒羅尼迦後書2:3內所提及的離道反教。

當我於1970年代在兩所神學院內就讀的時候,我對當今的離道反教已變得極為敏銳。因為我當時很窮,讀不起保守派的神學院,不得不去舊金山附近的一所美南浸信會的自由派神學院內讀書;然後,為了完成博士學位,又到同一地區的自由派長老會神學院內讀書。我只能說,這兩所學院都受到了聖經批判主義自由派觀點的嚴重影響。幾乎在我上的每堂課中,我都要面對他們對聖經的攻擊。

有人告訴我,耶穌基督沒有從死裡復活。

有人告訴我,摩西這人並不存在;《出埃及記》中希伯來人離開埃及的記載不過是神話傳說而已,毫無歷史根據。他們說,這事根本沒有發生過。

有人告訴我,新約內幾乎所有書都是偽造的,並非出自使徒之手,而是別人偽造的。

有人告訴我,挪亞時代的大洪水是一個傳說,並沒有真正發生過 ── 事實上根本沒有挪亞這個人。

有人告訴我,基督第二次降臨是一個神話,祂不會駕雲回來設立祂的王國。

有人對我說,聖經不過是一本關於傳說和童話的書罷了 ── 由始至終都是如此。

如果你認為我在誇大其詞,為何不向我寫信索取我寫的一本書,《美南浸信會內幕》(價格 $15, Inside the 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來讀一下?我的郵箱地址是: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lifornia 90015。為了準備這本書的資料,我的助理凱根博士(Dr. C. L. Cagan)親自走遍了六所美南浸信會的神學院,花了大量的時間翻閱他們圖書館內的資料和存檔。我書中的大部分資料均來自凱根博士的調查 ── 是從前從未公佈於世的資料。1970年代的時候,美南浸信會的神學院極其自由化。這些學院的情況如今已大大地改善了(感謝Dr. Bill Powell, Dr. W. A. Criswell, Dr. Paige Patterson, Dr. Harold Lindsell, 以及其他人的努力)。但在我們書中所列舉出的錯誤 如今在美南浸信會舉辦的大學校園內仍有人在講授。長老會的神學院更糟糕。我能用來描述這些學院的詞只有 "離道反教"。我畢業於這兩所學院,獲得了神學碩士學位(M.Div.)和 傳教學博士學位(D.Min.)。但這些離道反教的說教令我難以忍受。我必須日夜與魔鬼爭鬥,才最終持守住我的信念,守住了聖經乃神之道!

然而,如今回顧往事,我相信神把我安排在那些學院裡是有原因的。正是通過烈火般的磨練,我學會了愛聖經超過愛生命。正是在那裡,我才通過親身經歷 領會到那首古老聖詩的含義,

耶穌的門徒,有極穩當根基,
是神的言語,在聖經有所記!
患難與試煉,無法將你傷害,
你比成精金,必永遠不朽壞。

靠近我的人,靈魂必享安息,
在我懷中的,我永遠不丟棄;
仇敵無法侵,災害也不能臨,
我必常保護,一直到无穷盡! ──《稳当根基》
("How Firm a Foundation," "K" in Rippon's "Selection of Hymns," 1787).

耶穌從未拋棄我!祂與我在火中穿行。尼布甲尼撒望向熔爐內,想了解那三位 希伯來 青年人狀況如何。他說,

"我見有四個人,並沒有捆綁,在火中遊行,也沒有受傷;那第四個的相貌好像神子"(但以理書3:25)。

火焰不能伤你,乃成全善功,
为要除净渣滓,使你成精金。

我記得從聞布朗牧師(Richard Wurmbrand)的書中讀過一個故事。我不記得是哪本書了,因此我只能根據記憶來重述他的話。聞布朗牧師因宣講福音被羅馬尼亞共產黨關入監牢。他們甚至把他關入了獨人監牢。他聽不到任何聲音。在那黑暗的地牢內,他獨自一人度過了許多個月。他說:"此刻,我知道我並非在作表演了。我並不僅認為我信了。此刻我知道我真的信了。" 這便是我在那孤獨的、不敬虔的神學院內讀書時所得到的感受。我知道我並非在做戲。此刻我認識到,我不僅簡單地相信了。此刻我知道,我確實相信了耶穌和聖經。

我在那所神學院內聽到的東西使我做好了充分的準備,能夠回答對聖經的各種質疑。一位在所羅門群島讀神學的學生上週發了一封電郵給我。他說,"海博士,感謝你發送給我的兩則信息:《神所呼出的書》– 我深得其賜福,並因此受益非淺;這會使我更堅定地去捍衛聖經。" 這些宣道文現以29種語言刊載在我們的網站上,對世界各地的牧師都有幫助。讚美主!

上週我保證過要提供更多的科學證據,顯明聖經是神的道。但今晚我時間用完了,所以,我會在另一次宣道中重訪這一題材。

如果你仍未得救,這些「證據」可能對你幫助不會很大。「護教學」指捍衛並證實基督教的學問(Apologetics),對年青的信徒時常有幫助。但我發現,如此的學問對未得轉變的人通常幫助不大。對基督的信念 "乃是神所賜的"(弗2:8)。僅有聖靈能令人獲得對基督的信念。首先,聖靈使迷途的朋友為罪自責(約 16:8)。然後,聖靈開啟他們的眼目,看到基督的現實與恩典(約 16:13-15)。最後,神會引導他們來信靠耶穌,並獲得救恩(約 6:44, 45)。

我由衷地祈求,你會獲得自責感,並能信靠耶穌,在祂的寶血內洗淨你全部的罪,從而穿戴上祂的正義!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帖撒羅尼迦後書2:1-3。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In Times Like These" (詞: Ruth Caye Jones, 1902-1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