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為復興所作的禱告

〔探討復興的第十三講 / SERMON NUMBER 13 ON REVIVAL〕
A PRAYER FOR REVIVAL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十一月二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November 2, 2014

"願你裂天而降;願山在你面前〔融化–KJV〕── 好像火燒乾柴,又像火將水燒開,使你敵人知道你的名,使列國在你面前發顫!"(以賽亞書 64:1, 2)。




約翰•阿姆斯壯博士(Dr. John H. Armstrong)是「改革與復興布道會」(Reformation and Revival Ministries)的主席,也是 "福音派即將面臨的危機"(The Coming Evangelical Crisis)一書的作者。阿姆斯壯博士說,

西方社會的衰退已經超過了嚴重的地步… 我們所了解的文明社會正在你我眼前崩潰。我們…以為,萬事的現狀會一路延續下去。我們…已經忘記,僅在幾天之內,那曾被視為不可動搖的 "鐵幕" 便崩潰了(John H. Armstrong, Ph.D., True Revival,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2001, 第125, 126頁)。

他的意思是,我們的文明也可能會如共產主義一樣迅速地消亡,正如前蘇聯共產黨政權一樣 ── 在短短的幾天內消失!我認為這會發生。阿姆斯壯博士是在十三年前,在2001年,寫下這詞句的。

有天晚上,我在上床睡覺前從《世界》雜誌(World Magazine)中讀到一篇令人不安的文章。當我快要入睡之時,我這樣想到:"我們已經到了那個階段。我們的文明正在瓦解。它的崩潰可能正如蘇聯解體一樣迅速。"

失喪的世界或許不知道,但基督教是聯合我們文明的 "膠水"。但我們教會已變得如此軟弱,他們無法再繼續擔負這責任。我們所共知的生活方式正在我們眼前了結。

我們此刻在此相聚;像我們這樣在主日晚上舉行禮拜的教會,在洛杉磯可說是寥寥無幾。這裡的教會大多數都已取消了星期三的禱告會!但願神幫助我們! 我們是少數人,並且也感到如此。我們是少數人,我們是弱小的。我們的敵人非常強大,並且氣勢囂張。我們每天都能聽到他們尖澀的聲音。這是不是我們時代中基督教完結的開端呢?此刻, 所有深思熟慮的基督徒都有想過如此灰暗的念頭。我們不知該如何走下去。我們看到,教會與其見證都已動搖了。我們看到福音派人士的軟弱和世俗化。這比其他任何事情都令我們不安。

1950年代老一輩的基督徒都已去世了。裡根總統去世了。弗朗西斯•謝弗(Francis Schaeffer)去世了。約翰•萊斯(John R. Rice)去世了。哈羅德•林塞爾(Harold Lindsell)、比爾•布萊特(Bill Bright)、奎斯維爾(W. A. Criswell)、傑瑞•法威爾(Jerry Falwell)、以及羅伊-瓊斯博士(Dr. Lloyd-Jones)都已去世。葛培理已達九十六歲高齡,困在輪椅中,遠遠藏在北卡羅來納州的山區內。我們在孤身作戰 ── 在美國與西方文明的黃昏時刻,沒有壯士來保護我們。

先知以賽亞有同樣的感受。他受催促去尋求神。他說:

"亞伯拉罕雖然不認識我們,以色列也不承認我們,你卻是我們的父。耶和華啊,你是我們的父;從萬古以來,你名稱為我們的救贖主"(以賽亞書 63:16)。

羅伊-瓊斯博士說:

你和我絕不應藉助於傳統的名義來到神的面前…僅僅藉助於我們前輩的名義。不管他們是誰,無論是循道宗的前輩, 或是清教徒、或是改革家。不,我們並非藉着他們的名義, 亞伯拉罕,雅各 ── 完全不是。"仍是我們的父。" 改革家不能拯救我們。[如今] 有一極大的危險,既我們總在依靠老前輩。錯了,我們應靠神。"仍是我們的父", 別無他人…耶和華啊, 你的名 "從萬古以來" 永存,直到永遠。神不是死人之神,而是活人的神;祂是永生之神(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87, 301-302頁)。

我很高興看到有許多浸信教徒回頭去跟隨宗教改革家。雖然我很愛戴這些改革家,但如以賽亞一樣,我知道不論是宗教改革家或清教徒,他們都無法拯救我們!他們甚至連帮忙都帮不了。我們的文明已落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 ── 太過邪惡,太過墮落,根本無法靠那些人的神學理論來加以挽救。我們必須回到神那裡!我們不能回頭去依靠改革家,不論他們是多麼的威嚴和偉大。我們必須回到神那裡!僅有神才能幫助我們!

但我們切不可到神那裡僅僅祈求祂來挽救我們的國家。啊,不能!從整體上來看,我國的人民並非神的選民。他們不想與神有任何來往!以賽亞說:

"我們(屬於你:他們–KJV)好像你未曾治理的,又像未曾得稱你名下的"(以賽亞書 63:19)。

讚美神的聖名!我們不願、也不會去追求 "道德多數派"(Moral Majority)、"美國第一"(America First)協會、共和黨、或其他任何人世間的膀臂來依靠!我們甚至不必把我們禱告的時間浪費在這些微不足道、不切實際的念頭上!此刻我們必須僅僅依靠神的膀臂上!"耶和華啊,你是我們的父;從萬古以來,你名稱為我們的救贖主"(賽 63:16)。

山川尚未形成之前,
 天地尚未開闢,
遠自太初你是真神,
 直到永世無盡。

似箭光陰如川不息,
 世人瞬間即逝;
猶如曉夢醒時難覓,
 朝來不留餘跡。 –《千古保障》
("O God, Our Help in Ages Past," 詞:Isaac Watts, D.D., 1674-1748)。

現在,讓我們回到我們的經文上。先知所轉向的是耶和華。他在這個禱告中所要請求的也是神,

"願你裂天而降…"(以賽亞書64:1)。

當作出這一禱告時,神的子民正處在極為糟糕的情況下。他們已落到了恐懼與悲傷的底層。但先知並沒有為他們經濟上的發達而禱告。也沒有為他們內心的寧靜而禱告。他甚至沒有為他們的成功而禱告!他不像约爾•歐斯汀!他知道那並不是他們所必需的。以賽亞知道,他們主要的、性命攸關的需求是神與他們同在。因此他發出了經文內記載的最偉大的禱告之一。

"願你裂天而降…"(以賽亞書64:1)。

我很少會不同意弗農•麥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的觀點。但我不同意他對這節經文的詮註。他說,"以賽亞所預言的是以色列在「大患難」期間的禱告"(Thru the Bible, 卷III, 第342頁;對以賽亞書64:1的註釋)。錯了,這不是一則豫言以色列在「大患難」期間祈求基督第二次回歸的禱告。他們那時可能會如此去祈求,但這並不是這節經文的主要應用之處。先知在祈求神現在便從天而降。司布真和馬丁•羅伊-瓊斯博士兩人都說,這是祈求聖靈降臨的禱告。

"願你裂天而降…"(以賽亞書64:1)。

羅伊-瓊斯博士說,"我毫不猶豫的〔說〕這是有關復興最極致的禱告…是一則獨特、少有、且迫切的禱告,祈求聖靈在復興中降臨。再沒有任何言詞能比 古伯(Cowper)所寫的聖詩更能貼切地表達出那極致的禱告了,

願您盡快裂天而降,
令萬人之心都歸您。

…這正是發生在復興中的事"(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同上,第305頁)。

"神從天而降" 是什麼意思呢?讓我來告訴你那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在三藩市北部的米爾谷(Mill Valley)建立了一間教會之後剛剛回到洛杉磯。他們打電話給我,邀請我在「聖子慶典」(The Festival of the Son)的聚會上宣道。我飛到三藩市之後,又坐了幾個小時的車才去到那很遠的北方。那次聚會是在一片曠野中。當我們接近的時候,我感到了神的同在。當我下車時,我驚奇地見到有數百名年輕人在場。唱完幾首歌之後,他們介紹我上臺。我站在一大群聽眾面前通過麥克風宣布了我要講的經文。當時已經是晚上了。不是黃昏,而是全黑了。麥克風和電燈都由一台汽油馬達帶動的發電機維持供電。當我讀完經句之後, 突然斷了電。麥克風失靈了。所有電燈都熄滅了。當時現場黑得伸手不見五指。我當時想, "我該怎麼辦"?面前有數以百記的年輕人席地而坐。其中許多人還從未去過教會。我該說些什麼?在這完全的黑暗中我能做什麼?神這時降臨了。

"願你裂天而降…。"

我只能說,神帶着如此的大能降臨,使在場人人都能感到祂的同在。我用最大的嗓子開始宣道。當時沒有光。沒有麥克風。根本都不需要!因為神在這漆黑的夜晚中做着祂的奇工。當我在宣道時,我完全不需思考什麼。言詞從我的口中滔滔不絕地傾洩出來!所有的年輕人都寂靜無聲。除了我的聲音外再沒有其他的聲音。我講道結束之後,有一兩秒鐘不知該如何繼續下去。就在那時,我聽到一個聲音。發電機又開始運轉了。所有場上的電燈突然都亮了起來 ── 麥克風也能用了。我發出了簡單的邀請。我非常詫異地看到,上百名迷途的嬉皮士走向前面,其中有許多人帶着眼淚。當時沒有音樂,除了他們走到前面跪下的聲音外,沒有任何聲音。我們留下來與這些人交談,花了很長的時間。我的朋友 馬可•巴克利(Mark Buckley)牧師記得那難忘的夜晚 ── 那天的斷電、神如何降臨 ── 並且几十位嬉皮士與吸毒犯 通過耶穌的寶血與神得到了和好!四十多所教會從那樣的復興中分了出來 ── 遍布了美洲、歐洲、亞洲、與非洲!神那時能做成的事,如今祂也能辦到!有可能是司布真 如此說過,"只有神才能做神的工"。

"願你裂天而降…。"

1969年在第一華人浸信會裡,在你走進教會樓房之前便能感到神的同在。當時並沒有什麼異常的事。但有神同在。我只能將其部分地描述成空氣中的電能! 聖經將其成為神的 "榮耀"。那譯自希伯來文,其含義是 "沉重"。你可以感覺到那種榮耀 ── 空氣中神的沉重!

我很明白 李斯•比凡•瓊斯(Rhys Bevan Jones)對威爾士復興之描述的含義,

當時的整個地方變得如此可怕(awful),周圍充滿了神的榮耀 ── 在此使用 "可怕" 一詞是有意的;聖潔之神的降臨是如此的明顯,以至於宣道士本人都不知所措;他所站立的講壇上充滿了神的榮光, 令他不得不退出坐下!好, 讓我們就此住口吧。言詞僅能成為對此降臨的嘲諷(Brian H. Edwards, Revival! A People Saturated with God, Evangelical Press, 1991年版,第134頁)。

1907年1月,當神降臨到祂在北朝鮮的子民中時,一位傳教士說,"每人走進教堂時都感到,房間裡充滿了神的同在…那天晚上,神親臨平壤的感受是無法用言詞來描述的"(Edwards, 同上,第135、136頁)。布賴恩•愛德華茲說,"正是神可怕的降臨時常為會眾帶來了極深的認罪感。當神的同在是一個無法迴避的事實時,我們便處在復興中了"(Edwards, 同上)。阿姆斯壯博士說,當復興降臨時,"無論是信徒或是非信徒, 人人都非常清楚地意識到神以強大的方式降臨了" (Armstrong, 同上,第53頁)。

"願你裂天而降…"

我希望我們中間有人能聚在一起,用以賽亞書64:1的這些詞句來禱告。當你獨自一人時,我希望你們中有人能打開聖經,讀一讀這節經文,並在你禱告時, 讓先知的話成為你自己的言詞。祈求神能帶着復興的大能降臨!願神賜福你們!

我們應為誰作禱告呢?主要是為那些仍未獲得轉變的人禱告。我們會祈求, 神能深刻地觸動你去認罪。除非你為自己內心與靈魂深處的漆黑、邪惡的罪孽而自責,你永遠不會感到自己處於對耶穌的絕望需求內。我們將祈求聖靈的降臨,祂會使你感到自己的邪惡與迷失。還有,我們會祈求你能信靠耶穌,通過祂的寶血洗淨你全部的罪孽。那便是我們會祈求神能在你人生中所辦成的一些事。陳醫生,請帶領我們禱告。阿門。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帶領會眾禱告﹕以賽亞書 64:1-4。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Jesus, Where'er Thy People Meet"
(詞: William Cowper, 1731-1800; 曲用 "The Dox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