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神在復興中使用的人

〔探討復興的 第十二講 / SERMON NUMBER 12 ON REVIVAL〕
THE PEOPLE GOD USES IN REVIVAL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十月十九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October 19, 2014

"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 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哥林多前書 1:27)。




這節經文提到了復興中最引入注目的一面。神揀選了世上愚拙與軟弱的人, 來使那些聰明和強壯的人羞愧。對任何一位讀過聖經的人來說,這應是顯而易見的。當基督即將降世的時候,神揀選了一位不到二十歲的窮困家庭的女子來作祂的母親。當基督出世的時候,神挑選了少數幾個貧窮的牧羊人來敬拜祂。神並沒有派希律王或治理以色列的長老來迎接嬰孩基督;相反,神讓來自邊遠世俗國家的三個天文學博士來拜訪祂。當耶穌就要開始他的傳教事工時,神並沒有讓大祭司作公告。相反,神差派了一貧如洗的先知 施洗約翰。當耶穌召集十二使徒的時候,祂沒有從猶大公會(猶太人的最高法院)裡挑選人。相反,祂召集了十二個不知名的普通漁夫。當耶穌尋找替換猶大的人時,祂選擇了一個名叫掃羅的殺人犯,一位來自大數的人,自稱 "罪魁",即罪人中的首犯!從基督的生平故事中,我們清楚地看到,

"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哥林多前書 1:27)。

即使在舊約中,這一主題也曾反復出現過。神揀選了亞伯,並非該隱,雖然該隱是長子,因此是最重要的。但即便以掃是長子與繼承人,神卻揀選了雅各,並非以掃。雖然約瑟是弟兄內最小最弱的孩子,神卻揀選了約瑟,沒有看重他的十一個兄弟。神揀選了摩西,而非法老。神揀選了一個牧羊人,而沒有揀選當時世上勢力最強大的人。神揀選了基甸,用他來搭救以色列民族脫離米甸人的威脅 ── 雖然基甸說:"我家…是至貧窮的。我在我父家是至微小的"(士 6:15)。神揀選了幼小的撒母耳,一位實際上的孤兒,卻沒有挑選大祭司的兩個兒子。神揀選了牧童大衛,而不是高大顯赫的掃羅王。

貫穿基督教的整個歷史,以下這節經文也證明是真實的,

"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哥林多前書 1:27)。

早期的基督徒是貧窮的,並且遭人唾棄。他們中多數是奴隸。他們受十位羅馬帝皇的迫害,隨時都可能丟失性命。沒有人記得這些帝皇的名字(或許除尼祿在外),雖然他們是當時世間最有權勢的人。每年當教皇於 耶穌受難節 在羅馬圓形競技場內舉行彌撒的時候,世界各地的人都會想起埋在下面墓穴中的烈士。這些奴隸烈士們戰勝了龐大強壯的古羅馬帝國!

看一看路德。我希望告訴你 馬丁•羅伊-瓊斯博士 講的有關他的一番話:

作為一個無名無姓的修道士,馬丁•路德一個人他有何指望呢?他是誰?怎敢站出來與所有的教會…以及〔延續了〕十二、三個世紀的傳統作對,並與其背道而馳呢?他如此一個人站出來說:"只有我是對的,你們都錯了",這似乎是純粹的大膽無禮。這便是現代人對他會作出的評價。但你看,他是一個聖靈一直在與其打交道的人。雖然不過是一個人,他卻崛然站立着、獨自站立着,得到了聖靈的重用。新教改革就此開始了,並且延續了下去;從來都是如此…我的意思是,當神開始在教會中行動時,當祂為復興鋪平道路時,這似乎正是祂辦事的方式。祂把這擔子放在某些人的肩頭,好像要把他們分別出來一樣,使這些人靜悄悄地、無人知曉地、絲毫不引人注目地聚集在一起,因為他們意識到這擔子是何等沉重(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87年,第203, 167頁)。

而那正是在所有復興歷史中你會見到的情形。那位名叫詹姆斯•麥魁爾懇(James McQuilken)的人開始與其他倆人交談,他們看到了全局的狀況。於是,他們三人開始在一個狹窄街道中的小教室內相聚。當我到北愛爾蘭的時候,我曾有幸去尋訪過那個地方。我是繞道去尋訪的,因為我很喜歡參觀這種地方…他們感到神召喚他們去禱告(Lloyd-Jones, 同上,第165頁)。

當然,因這三人向神祈求聖靈的澆灌,1859年北愛爾蘭的復興便降臨了。然後,羅伊-瓊斯博士說,"相信我,我的朋友。下次復興降臨時,它會發生在眾人的預料之外,尤其讓那些一直試圖組織復興的人措手不及;它會以如此〔不起眼、不喧嘩〕毫不突兀的方式發生。你會發現一些男女悄無聲息地〔好像在〕躲開作祈禱, 因為他們心情沉重,因為他們無法自助,因得不到復興他們再也無法繼續生活下去。而且他們渴望與其他具有同樣感受、並在呼求神的人聚集在一起"(Lloyd-Jones, 同上, 165-166頁)。

羅伊-瓊斯博士接着說,"你們可能都熟悉「衛理會」各支派的故事。那是如何開始的…?它完全以相同的方式開始 ── 從衛斯理倆兄弟,加上懷特菲爾德, 以及其他一些人開始;他們都是「英格蘭教會」的成員…有那麼一段期間,沒有人知道這事,不過是他們幾人相聚在一起,因為有同一件事在吸引他們"(同上, 第166頁)。

我們都知道 喬治•懷特腓德、約翰•衛斯理、以及查爾斯•衛斯理。但在他們生前,沒有人認識他們。他們僅僅是普通的年輕人。他們看到了聖公會毫無生氣的狀態,希望通過一個充滿生機、認識基督的經歷來榮耀神。

我記得是萊爾主教(Bishop Ryle)這樣說過,約翰•衛斯理本應成為 坎特伯雷(Canterbury)的大主教,即英國國家教會的領袖。當然,從未有人考慮過把如此高的職位給他。相反,人人都在譏諷嘲笑他。有人告訴他,他再也不能回到的他的母校牛津大學宣道,因為他告訴同學與教授說,他們需要得重生。他自己的母親,蘇珊娜•衛斯理,在她獲得轉變前,也曾因衛斯理的宣道方式如 "狂熱分子" 一般而不滿。但約翰•衛司理傳教五十三年如一日,走遍了英國各地,每天三次在露天曠野向聚集的許多民眾中眾宣道。連他自己的教派也繼續在譏諷嘲笑這位偉人。他一直沒有獲得公認,直到他成為八十歲晚期的高齡老人為止。在衛斯理傳道事業的同時期,有六個人擔任過 坎特伯雷大主教的職位。以下便是他們的名字,按年份排列,

約翰•波特(John Potter, 1737-1747)
多馬•何琳(Thomas Herring, 1747-1757)
馬太•赫頓(Matthew Hutton, 1757-1758)
多馬•賽克爾(Thomas Secker, 1758-1768)
弗雷德里克•康沃利斯(Frederick Cornwallis, 1768-1783)
約翰•穆爾(John Moore, 1783-1805)。

除了聖公會的歷史學家以外,我懷疑是否有人能夠記得這六位所謂的 "大人物"。然而,這世上幾乎每位基督徒都知道約翰•衛斯理的名字。大多數人也知道他的兄弟查爾斯;查爾斯寫的歌曲在世上每一教派的禮拜中回響。當懷特腓德和衛斯理兩兄弟在1738年新年夜(在第一次大覺醒,1735-1760,臨到講英文的世界之前)祈求聖靈的的澆灌時,他們僅僅是弱小的、不知名的年輕人而已。

"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哥林多前書 1:27)。

這節經文講解了為何在復興中年輕人總是帶頭人。在教會裡,最先察覺到神在他們之間運行的是年輕人。那些渴望得到公議、渴望復興以及神的真實性的, 通常是年輕人。

我第一次目睹的復興,開始於一間華人教會年輕人之中,當時他們正在山里度夏令營。一天早上,正當他們在夏令營裡聚集的時候,神的靈如此強烈地降臨到他們之間,以至復興一直持續他們從夏令營返回的那個星期天。復興持續了整整一個星期天,一直到晚上。我至今仍舊記得那些年輕人作的禱告。我仍舊記得那些聚會中帶有的敬畏與奇異的感受,以及聚會中悔改的淚水,還有懺悔、禱告、以及神的臨近。

我在維吉尼亞一間浸信教會所目睹的復興中,有三個女孩站起來唱三重唱。她們最終因認罪而禁不住哭泣起來,整個教會也進入了那樣的情緒,這就是復興中常常帶有的感受 ── "神與我們同在"。

"在〔德國〕薩克森州黑爾恩胡特(Herrnhut in Saxony)的復興於8月13日爆發在年青人中間。" 8月29日,"從晚上十點直到第二天早上一點鐘,人們目睹到一場動人的情景,因從黑爾恩胡特來的女孩兒們在這段時間內一直在祈禱、唱歌、哭泣。男孩們也在另一處同時從事懇切的禱告。當時傾注在孩子們身上的禱告、祈求之靈是如此的強而有效,那簡直是完全無法用言詞來加以適當的描述"(John Greenfield, Power From On High, World Wide Revival Prayer Movement, 1950, 第31頁)。

在1973年10月,復興爆發在〔馬來〕婆羅洲 巴里奧(Bario in Borneo)的一所初中學生中間。兩個男孩開始一起祈禱,並逐漸使整個學校卷入其中,直到後來令起先反對聖靈工作的校長本人也懺悔認罪(Shirley Lees, Drunk Before Dawn, 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 1979, 第185-189頁)。

布賴恩•愛德華茲(Brian H. Edwards)說,"令人注目的是,在復興期間…特別受到觸動與改變的是年輕人,而且在許多情形中, 他們才是最真誠地渴望復興、並為之禱告的一群人;正是在他們中間復興會爆發出來…這是復興中受到的關注極少的一方面,儘管那些研究復興中共同因素的分析家對此進行過詳細的探討"(Brian H. Edwards, Revival! A People Saturated With God, Evangelical Press, 1991 年版, 第165頁)。

艾米•卡邁克爾(Amy Carmichael)描述聖靈的澆灌這個樣子,

在早禮拜結束的時候,〔聖靈〕突然降臨的。那位講話的人被迫停頓下來,突然意識到降臨之物內在的大能,並因此被征服了。甚至連禱告都不可能。一位男校中年紀較大的小伙子嘗試去祈禱,但他卻〔流淚〕哽咽住了,接着另一個,隨後全體在座的,首先從年紀較大的男生開始。很快, 許多年紀較輕的人開始痛哭,並祈求赦免。這蔓延到女士身上。這如此驚人、如此恐怖(startling, aweful)── 我找不到其他詞匯 ── 其細節實在無法言喻。不久,許多人倒在地上,哭求神,每個男孩和女孩、男人和女人都在獨自禱告,對周圍其他的人渾然不覺;聲音像海浪或強風中的大樹一般…此運動起初幾乎完全局限於從世俗間進來的男孩、男生、以及我們自己的孩子…還有一些年輕的會眾成員中。七個月之後,她報導說:"幾乎所有的孩子都徹頭徹尾的獲得了轉變"(J. Edwin Orr, Ph.D., The Flaming Tongue, Moody Press, 1973, 第18, 19頁)。

請注意這幾個字,"此運動起初幾乎完全局限於從世俗間進來的男孩、男生、以及我們自己的孩子…還有一些年輕的會眾成員中。" 通常復興便是這樣降臨到一間教會裡的 ── 年輕人渴望神在復興中傾瀉聖靈。我曾三次目睹過這樣的情形,神通過大能三次把聖靈傾瀉到年輕人身上:洛杉磯的年輕人、舊金山的年輕人、維吉尼亞長灘的年輕人。

此刻,我要對今晚在座的年輕人講話。我們將會給你一份打印好的佈道文,讓你帶回家。我希望你能夠每天花時間閱讀,並且反复閱讀。我希望你將會為這篇宣道文內所講的事情發生在你的生命中、以及我們的教會裡而禱告。

你或許會認為,"海博士絕對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我們教會裡。" 但是你錯了。我相信我對復興有足夠的了解,如果神憐憫我們、通過復興以至高無上的能力降臨到我們身邊,我不至於會趕走聖靈,或阻礙祂的顯現!你甚至可以把以賽亞原話用在你的禱告內,

"願你裂天而降;願山在你面前〔流淌–KJV〕"(賽 64:1)。

陳醫生,請帶領我們禱告。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帶領會眾禱告:哥林多前書 1:26-31。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Teach Me to Pray" (詞:Albert S. Reitz, 1879-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