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不信–復興的障礙

〔探討復興的 第十一講 / SERMON NUMBER 11 ON REVIVAL〕
UNBELIEF – A HINDRANCE TO REVIVAL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十月十二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October 12, 2014

"他們必牽着牛羊去尋求耶和華,卻尋不見;祂已經轉去離開他們"(何西阿書 5:6)。




以色列看到了亞述王國帶來的危險,於是,想求神幫助。為了緩解神的忿怒,他們祭獻了許多牛羊。但他們並未因此而得到神的慈悲,因 "祂已經轉去離開他們",對他們拜偶像以及其他各種罪孽極為不滿。在仍能尋到神的時候,他們沒有去尋祂。如今已為時過晚了。神已經轉去離開了他們。

"他們必牽着牛羊去尋求耶和華,卻尋不見;祂已經轉去離開他們"(何西阿書 5:6)。

當我上週三晚上觀看葛培理(Billy Graham)的宣道錄像時,我想到了這節經文。當時大概是1983年,他在加州首府沙加緬度(Sacramento)佈道,宣講的內容有關聖靈。聽他講道時,我想到了經文中這幾個字,"祂已經轉去離開他們"。

你要明白,我很愛戴葛培理。我一直都很喜歡他,以後也不會變。但我還記得1963年8月到「洛杉磯紀念體育場」(the Los Angeles Coliseum)聽他講道的情形。當我到了停車場下車的時候,我確實能 "感覺到" 聖靈,如同空氣中充滿了靜電一樣。我走進體育場內,感到渾身毛髮聳然。我覺得聖靈同在的大能是如此之強,在場的經歷確實可說是驚心動魄(electrifying)的。在巨大的體育場內,人人都寂靜無聲。在大型唱詩班開唱之前,你甚至能聽到針頭落地的聲音。唱詩班唱起了《你真偉大》(How Great Thou Art)。葛培理那次宣道是如此的有力,我至今還記得宣道的大部分內容!

在接下去的幾十年間,我在不同的城市中參加了葛培理的其他六次宣道大會。當我參加他於70年代早期 在加州奧克蘭市 舉辦的宣道大會時,他宣道時所帶的能力已減弱了很多。1980年代初,我偶然與牧師林道亮博士Dr. Timothy Lin)在電視上看到了葛培理宣道。看到一半的時候,林博士說, "他似乎沒什麼力量"。我想那不會是因為葛培理的年紀問題。他看起來精力很充沛。但似乎缺少了什麼。我上星期三晚上觀看他佈道錄影的時候也有同樣的感受。他講的是有關聖靈的事,但似乎缺少了什麼。我覺得他缺少的是聖靈。我覺得, "祂已經轉去離開他們"(何 5:6)。而這不僅在葛培理的宣道會上是這樣。我所聽過的在現今西方教會中的所有宣道,幾乎都缺乏聖靈的同在。這令我十分痛心,因為我感到當我們宣道時,神已經離開了我們的教會!太可憐了。太不幸了!有時我想起這一切會不禁落淚!羅伊-瓊斯博士(Dr. Lloyd-Jones)說, "不帶聖靈人也可以宣道。我能充滿理智地來講解這段經文,但那遠遠不夠。我們需要聖靈的顯現與能力"(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87, 第185頁)。噢,我本人是多麼需要那種能力啊!望你們多為我的宣道祈禱!

要知道,自從1859年以來,在講英文的西方世界中再沒有發生過任何大規模的復興。這樣的情形已延續了150多年。在1859年以前,我們眾教會大約每隔十年便會經歷一次復興。但馬丁•羅伊-瓊斯博士說:

從1859年以來,僅發生過一次大規模的復興。我們度過了一段多麼荒涼的時期啊…人們失去了對永生之神的信仰, 失去了對贖罪與和解的信心;他們轉向了智慧、哲學、與學術。我們已忍受了教會歷史長河中最貧瘠的一段時期…至今仍走在曠野之上。若有人說,我們已走出了曠野,不要信他﹕我們還沒〔走出去〕(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同上,第129頁)。

那便是我把那些有關發生在中國大陸的大規模復興的記錄片影視 放給你們看的原因 :《十字架–耶穌在中國》(神州傳播協會,你可點擊上網購買)。我想讓你們看到,復興如今不但可能會發生 ── 而且它正發生在世界的其他國家中。因西方世界中沒有傳統的復興發生,我無法送你去親眼目睹其狀況。我僅能向你播放一些發生在遙遠中國的影視。當你看到這些來自中國的錄像後,我希望你會渴望得到復興。所羅門王說:

"有好消息從遠方來,就如拿涼水給口渴的人喝"  (箴言 25:25)。

我想讓你們看到,神通過復興能在當今此時所辦成的奇工。布萊恩•愛德華(Brian H. Edwards)說:

復興並不像疾病那樣能傳染人,但它能在那些經歷過 或聽說過復興的人心中造成很深的渴望。神在復興中所利用的人,大多數都是先從他人那裡聽到過神在以往的奇功…僅有愚人才不願去利用各種機會來盡力了解有關過去復興的知識,以便對神為我們提供的機會隨時作出反響。我們應注視神所能做的事,盡智放眼去察看神的大能所辦成的偉績。神可能正在等候我們 對祂從前的偉績作出反應 (Brian H. Edwards, Revival!–A People Saturated with God, Evangelical Press, 1991年版,第91, 92頁)。

聽到過去發生之復興的故事,了解現今在其他地方發生的復興,能幫助建立我們的信心,相信神能在這裡、在我們教會中辦成這些事。不信之心乃是我們中間獲得復興的最大障礙。

耶穌回到自己的家鄉拿撒勒。人們聽祂在猶太聖殿中宣道之後,甚感 "希奇"。有些人說,他不過是木匠的兒子,因此便厭棄祂。然後聖經說:"耶穌因為他們不信,就在那裡不多行異能了"(太 13:58)。約翰•鳩爾博士(Dr. John Gill)說,祂〔不多行異能〕"並非因為缺乏能力,也不因無法克服他們的不信,而是因為祂不願意,認為這些人不配"(John Gill, D.D., An Exposition of the New Testament, 卷I, The Baptist Standard Bearer, 1989年重印,第159頁;有關馬太福音13:58的註解)。

我認識一個人,他剛好生活在我所經歷過的大規模復興中,但卻說他並沒有注意到復興的發生,因為他那時剛結婚!我所認識的另一個人,他也經歷了一場在弗吉尼亞州發生的確實不凡的復興,但他卻認為那不過是一場 "加長的邀請" 罷了。在我看來,當復興降臨時,這些人太過世俗,根本無法欣賞復興!並且他們充滿了不信,肯定不會為復興去祈求!願神會幫助我們對祂的大能充滿信心!

使徒保羅說:"不要熄滅聖靈的感動"(帖前 5:19)。如果你不可能熄滅聖靈的感動,我不知保羅為什麼會說這話!不信與世俗之心會熄滅聖靈的感動!羅伊-瓊斯博士也曾提起過某些 "熄滅聖靈的" 神學家, 對復興絲毫不感興趣The Puritans, Banner of Truth, 1996年版,第9頁)。

因為缺乏信心,眾門徒無法趕走一個很強的鬼(太 17:20)。"因為不信",以色列人不能進入應許之地(來 3:19)。不信之罪會 "熄滅" 復興,我對此毫無疑問。

聖經記載了大量的神的奇工,主要是為了增加我們對神的信心。希伯來書第十一章的整章書都在講通過對神的信心所辦成的事。我認為,我們得不到復興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因為我們不信神能夠在現今社會中遣送復興。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聽到有關過去、以及有關現今發生在世界其他地方之復興的事情。這樣, 我們便能與那被鬼附身之男孩的父親一同說,"我信!但我信不足, 求主幫助"(可9:24)。當你祈求聖靈降臨的時候,如果神即將遣送復興,祂必會加增你的信心。當你聽有關復興的宣講時,務必要用心聽。請求神向我們的教會遣送復興。我認為,你作這種禱告是完全恰當的:"但我信不足,求主幫助"。

你必須知道的另一點事實是,大多數復興發生在地方教會(像我們這樣的教會)或其他小型聚會中。我們讀到的大多數有關復興的書籍,都把重點放在大型與壯觀的場面上 ── 比如 整個地區如何被復興之火點燃,或復興如何改變了歷史的進程,等等。我想這些作者的用意是好的,但是我認為他們沒有意識到,沒有告訴讀者這些復興是如何開始的 會傷害讀者。讀過這些壯觀的復興之後,你可能會最終失去信心。這可能會為撒但提供了機會說, "這麼大的事不會在這裡發生!" 這便是為什麼我希望,這些作者中有人能着重地指出, 當復興開始爆發時人們在地方教會裡所經歷的 "小事"。羅伊-瓊斯博士在說下面這段話的時候便看到了這點:

我們不再是為星期日教會的敬拜作準備…當我們越來越傾向於把禮拜當作大型聚會、或大規模運動、而不是一個地方教會來組織安排時,復興爆發的頻率便因此而逐漸降低了Revival,同上,第61頁)。

當我將有關中國發生的復興的記錄片放給你們看時,我不知那是否正是你們的想法。記錄片顯示出復興在那裡發生的龐大場面 ── 以至於橫掃全國。我不知撒但是否曾對你說,"如此龐大的事不會發生在這裡。" 其實, 那很可能是實情!我們美國可能不再會有全國性的復興。我沒有說,你不應為此而祈求,但請把精力放在這間地方教會上!先知撒迦利亞說, "誰藐視這日的事為小呢?"〔或: 誰藐視這小事之日呢?–KJV〕(亞 4:10)。麥基博士(Dr. McGee)說:"我們鄙視小事情的時日。我們美國人喜歡用夸張玄燿之事來嘩眾取寵…我們以建築物的規模 和隨之而來的人潮來衡量成功"(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卷III,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3,第924頁;有關撒迦利亞書 4:10的註釋)。

我們幾時才能意識到神通常並非以這樣的方式去工作呢?在挪亞的日子裡, 祂通過八口人保全了人類。在希伯來書第十一章內 ── 沒有 "大型" 的聚會 ── 僅有獨立的個體。神告訴基甸,要打發眾人回家,因為神只需三百人去征服米甸人。史上主要的復興都是從少數幾個人開始的。

同時,在我們的時代中,為 "復興" 所舉辦的巨型宣道會 從來沒有帶來真正的復興。我曾讀到,葛培理本人也承認 他的〔所有〕宣道大會從未帶來任何復興。請看那場「探尋72年」(Explo '72)的運動﹕校園播道會在德州 達拉斯 召集了二十萬年輕人, 讓他們接連六晚聽葛培理宣道。這是否帶來了任何影響?效果並不明顯。1973年6月,葛培理先生在韓國漢城向一百多萬人宣道。這是當時基督教歷史上現場聽一人宣道的最大一群人。這又帶來了何種成果?也是效果不佳。雖然我相信在那些巨型集會中有幾個人獲得了拯救,但它們並未帶來復興。

相反,每場重大的復興都是從少數幾個人開始的。在美國麻省的北安普頓市,在約拿單•愛德華(Jonathan Edwards)的教會裡,會眾人數不過幾百人,但第一次大覺醒卻從那裡開始,最終使整個講英文的西方世界改頭換面。1738年的新年夜,七個牛津大學畢業生與大約六十位其他人士在倫敦的一個房間內聚集禱告,由此促使第一次大覺醒得以傳遍全球。1806年,五個大學生在一堆乾草下禱告 ── 從美國外出遍及世界各地的傳教活動便就此開始了,這是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復興之一。1727年,大約有400人聚集在 尼可勞•辛辰朵夫爵士(Count Nicholas Zinzendorf)的莊園(在今 捷克共和國)內禱告。這導致了一場傳教士奉差到世界各地傳道的復興。另外,在一個摩拉維亞教會的禱告會中,約翰•衛斯理 與查爾斯•衛斯理得救了。所以,大規模的循道宗復興 以及救世軍的組織,都出自這僅有400人的禱告會中。1857年9月23日,六個人在紐約市富爾頓大街的「北荷蘭教會」禱告了一個鐘頭。他們同意每週三一起禱告一個鐘頭。第三次大覺醒就此開始了,令世界各地成千上萬的人就此獲得了轉變。發生在紐約市 富爾頓大街的復興,也為在三千英哩之外 英國倫敦的 司布真傳教事工提供了靈界的動力!

我閱讀有關復興的事情已經許多年了。我不記得在「第一次大覺醒」之後曾有一次復興是出自大規模宣道會的。一次都沒有!記住,當聖靈在五旬節那天傾瀉下來時,在樓上房間裡作禱告的僅有120人!基督教從那天的小型聚會中,傳到了人間每一個角落!

我們這裡每週日都在宣講福音。我們告訴失喪的罪人,耶穌死在十字架上, 為了償還他們犯罪的贖價。我們告訴他們,耶穌從死中復活了,為了賜給他們永生。但聖靈必須使這些事實在他們心中變得真實。祂必須使他們認罪,並吸引他們到基督那裡。希望你每當禱告的時候,都能為復興禱告,祈求聖靈降臨,在罪人的心中辦成祂的奇工。噢,我們在天的神,我們祈求你的聖靈能傾瀉下來,使罪人認罪,並吸引他們來到你兒子的身旁。我們藉祂的名義祈求。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Breathe on Me" (詞: Edwin Hatch, 1835-1889;
由B. B. McKinney, 1886-1952, 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