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為何沒有復興?真實的答案!

〔探討復興的 第十講 / SERMON NUMBER 10 ON REVIVAL〕
WHY NO REVIVAL? THE TRUE ANSWER!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十月五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October 5, 2014

"我要回到原處, 等他們自覺有罪, 尋求我面…"(何西阿書5:15)。




何西阿書第五章的主題是神的離去 ── 如司可福研讀版聖經為這章書寫的題目所講的那樣。神離棄了以色列,是因為他們的傲慢與罪惡。

我知道神與美國沒有立任何契約。祂與以色列民族立下了人間的契約,但祂沒有與任何其他民族立約。請注意,神在我們的經文中說,祂要離棄與祂立有契約的民族。如果神會離棄與祂有約的以色列民族,那麼想一想,神是不是會更可能離棄美國!?弗農•麥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說:

我深信,美國如今正在承受神對我們的懲罰… 正如以色列曾承受過的那樣,美國如今正在承受神對我們的處治(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卷III,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2, 第633頁;有關何西阿書5:2的註釋)。

下面便是我們的經文,

"我要回到原處,等他們自覺有罪,尋求我面…"  (何西阿書5:15)。

神在此處告訴罪惡的國家,祂將通過離棄他們去加以懲罰,"我要〔拋棄你們〕回到原處…" 偉大的清教徒註解家 耶利米•巴勒斯(Jeremiah Burroughs, 1600-1646)如此來註釋我們的經文:

…「我要回到原處,」也就是說,我重回天上…當我懲罰了他們之後,我要回到天上,坐在那裡…好像不理睬他們一樣(Jeremiah Burroughs, An Exposition of the Prophecy of Hosea, Reformation Heritage Books, 2006, 第305頁; 有關何西阿書5:15的註解)。

我確信,這就是為何在過去的一百多年來西方世界沒有發生過大規模復興的原因。神已經拋棄了我們。神說,"我要回到原處,等他們自覺有罪…" 你或許會不同意我的觀點,說我僅僅是一個傳教士,不值你的注意。那麼,你是否能聽信偉大的宣道士 馬丁•羅伊-瓊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的言論呢?以下便是他的話:

神知道基督教教會已在曠野中飄泊了很久。如果你讀過在1830年或1840年前的教會歷史, 你會發現,在許多國家內, 通常每隔十年便會有一場復興發生。如今的情形不同了。從1859年以來,僅有過一次大規模的復興。我們度過了一段多麼荒涼的時期啊…人們失去了對永生之神的信仰,失去了對贖罪與和解的信仰;他們轉向了智慧、哲學、和學術。我們已忍受了教會歷史長河中最貧瘠的一段時期…至今仍走在曠野之上。若有人說,我們已走出了曠野,不要信他﹕我們還沒〔出去〕(D. 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1987, Crossway Books, 第129頁)。

這些是他的話,並非出自像我這樣一個平凡傳教士之口,這話出自一位知名的學者、二十世紀數一數二的偉大宣道士!神離開了,所以 "從1859年以來,僅有過一次大規模的復興," 雖然 "在1830年或1840年前…通常每隔十年便會有一場復興發生"(同上)。

如果我們真對復興感興趣的話,我們應當仔細地審查發生在1830至1840年之間的事。在那之前,我們的眾教會大約每隔十年便有一次復興。在那之後,自1859年以來,我們僅見過一次復興!所以,1830年至1840年間一定發生了某些事情,導致神 "轉去離開"(何 5:6)西方,並 "回到原處"(何 5:15)。

如果你了解福音派基督教的歷史,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查爾斯•菲尼(Charles G. Finney)!便是禍根所在!歷史學家 威廉•麥克勞林二世(William G. McLoughlin, Jr)寫道:

他開創了美國復興主義的一個全新的時代…他改變了福音派的哲學體系與程序(William G. McLoughlin, Jr., Modern Revivalism: Charles G. Finney to Billy Graham, The Ronald Press, 1959, 第11頁)。

在菲尼之前,牧師們都認為復興來自神,而每一個人的轉變都是來自神的奇蹟。1735年, 約拿單•愛德華(Jonathan Edwards)將復興稱為 "令人驚喜的神工"。1835年,菲尼稱復興 "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都不是奇蹟。這純粹是使用正確方法所帶來的哲學性效果"。換句話說,"復興並非奇蹟而是運用了某種正確方法的必然結果。" 那便是他的話用現代語言的表達

約拿單•愛德華與菲尼的區別是,愛德華是新教徒,而菲尼則是一種異端、是一位伯拉糾主義者(Pelagianist)── 這種教義相信,一個人能靠自己的努力和決志得來救,而非單靠神的能力與恩典得救。有人認為,菲尼像 循道宗 那樣是 阿民念主義者(Arminian),這是不正確的。菲尼的觀點與早期循道宗的阿民念主義大有不同。菲尼最為人知的一篇宣道,其標題是《罪人有職責改變自己的心靈》("Sinners Bound to Change Their Own Hearts", 1831)。被擠到一旁,而卻能靠自己的能力,並通過人為的決志來使自己得救。在菲尼之前的循道宗信徒並不相信這樣的說教。伊恩•穆雷(Iain H. Murray)顯示了菲尼的理念無疑源於 新英格蘭 的自由派人士,如 拿撒尼爾•泰勒 (Nathaniel Taylor),而並非出自早期的循道宗(Iain H. Murray, Revival and Revivalism, Banner of Truth, 2009 年版, 第 259-261頁)。循道宗絕對不會這樣說,"罪人有職責改變自己的心靈"!喬治•史密斯(George Smith)在他的著作《衛斯理宗的歷史》(History of Wesleyan Methodism) 中對復興作了以下定義:

因此,復興乃是聖靈在人心靈中作成的恩典的工作;從其本質上,這與聖靈使人覺醒、並令他獲得轉變的尋常工作僅有一點不同之處 ── 既復興中更為廣泛的影響範疇、與其更深的強度(George Smith, Revival, 卷2, 1858, 第617頁)。

此乃早期循道宗對復興和轉變所作的定義。在菲尼的錯誤定義普及起來 並把神排除在外之前,任何新教徒或浸信會信徒也會給予同樣的定義。在菲尼之後,他們不知道他們是 "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啟 3:17)。在菲尼之後,他們甚至不知道神已經 "轉去離開",並 "回到原處" 去。

這段喬治•史密斯的引言表明,早期循道宗信徒相信,無論是個人的轉變或是復興,兩樣事完全都靠神的恩典與聖靈的工作。在菲尼毀掉福音主義之前,所有新教徒和浸信教徒都是如此認為的。菲尼之前的主要教派 所信奉的 與菲尼的伯拉糾主義觀念大為不同。菲尼的觀點通過他知名的宣道, "罪人有職責改變自己的心靈" 便可得知。你如何能辦到?我嘗試過七年!這是無法辦到的事。我通過自己的經歷學會了這一教訓。

菲尼發明了 應召走向前(altar call)的方法,他告訴罪人他們可以 "隨時隨地" 作個決定、靠自己的意願得救。正如麥克勞林博士所說的,菲尼 "改變了福音派的哲學體系與程序"(同上)。而如今,大多數福音教派的支派都教導說,罪人能以人為的行動,例如舉手、念 "罪人的禱告"、或在 "決志時間" 應召走到教會前面而得救。因此,"決志主義" 是伯拉糾異端 查爾斯•菲尼 之說教的直接產物!

決志主義變得非常流行,因為此方法 "更加快捷簡單"。你無需再等待聖靈使迷途者認罪、接着把他們吸引到基督。菲尼把傳福音變成了流水線,藉此大批生產 "基督徒"。但這些大批生產的 "產品" 中,大部分根本不是基督徒!這便是新教和浸信會教派衰亡的原因!每一個 "自由派人士" 在沒有得救的狀況下作了決志!這便是新教自由主義的來源。

伊恩•穆雷說:"認為轉變是人的工作這一概念已變成了大規模流行病,影響到〔部分〕福音派階層,而且正如人們忘記了重生乃是神的工作,人們也同樣忘記了復興中聖靈的工作。此乃菲尼理論帶來的直接惡果"(Revival and Revivalism, Banner of Truth, 1994年, 第412-13頁)。

那 "更加快捷簡單" 的方法沒有得到神的賜福。相反,它使我們新教教會和浸信會中坐滿了失喪的人。此刻,我們浸信教會裡坐滿了那麼多失喪的人,致使牧師們不得不取消星期天晚上的禮拜。

我曾問過一位牧師的太太,她的丈夫為何取消了主日晚上的禮拜。她回答我說: "他們告訴他,他們不會來參加"。這是允許未得救的人加入教會的不幸後果之一;他們被接受入會的條件,不過是因為他們作了 "決志"。願神赦免我們!沒有傳統的、符合聖經的轉變,我們必定要沉淪!我們無法拯救自己僅有神才能遣送復興決志主義否認了神把人捧到了王位上。神說:

"我要回到原處,等他們自覺有罪,尋求我面…"  (何西阿書 5:15)。

這便是美國或英國 在過去一百多年來未曾經歷過大規模復興的真正原因。

罪人必須在神面前謙卑下來。決志主義不會讓任何人謙卑。罪人 "走向前 來",這似乎是一種顯示人的膽量和勇氣的行動。其中沒有淚水,不帶憂愁,沒有悔改之心,沒有認罪感。2004年11月,葛培理在 巴薩迪納市 舉辦了他的最後一場宣道大會,我和妻子在那裡看到 "走上前去" 的眾人談笑風生。這與過去(菲尼之前)的復興是多麼的不同。請聽一段對1814年循道宗聚會的描述。

第二天晚上,在另一次禱告會上,有更多的人陷入了認罪感;經歷了許久內心的爭鬥 與〔持久〕的禱告之後,他們在基督內尋到了避難之處…許多過去人生中極不虔誠的男人、女人、年青人都被帶入了極深的心靈痛苦中〔然後〕開始充滿信心地見證說,神已經造訪了他們,並通過耶穌基督的功德 賜與他們罪的赦免(Paul G. Cook, Fire From Heaven, EP Books, 2009, 第79頁)。

你可曾 "陷入認罪感" 中?你可曾 "經歷了許久內心的爭鬥" 之後,"在基督內尋到了避難之處"?布萊恩•愛德華牧師(Rev. Brian H. Edwards)說:

一切從極深的認罪感開始… 人們無法控制地抽泣着…每次復興都會帶有極深的、令人不安的、使人卑微的認罪感… 目擊者〔從1906年在中國的復興現場中〕報導說, "我周圍的情形似乎戰場一般,人人都在呼求獲得慈悲"(Brian H. Edwards, Revival: A People Saturated With God, Evangelical Press, 1991 年版,第115, 116頁)。

你們中有些人嘗試着要學會如何 "得救"。得救是學不到的!你必須經歷感受到救恩,它必須發生在你身上,這樣你才能夠體會它。你現在知道有關救恩的事實,但你必須親自體驗救恩。你首先必須有深刻的認罪感,深知自己是一個罪人。你必須在重壓下哭喊道,

"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  (羅馬書 7:24)。

馬丁•羅伊-瓊斯說,這是一個為罪自責的罪人的呼喊 ── 我同意他的看法!當神在復興中遣送祂的靈額時候,我親眼目睹了這樣的事情。

1960年代末,一次發生在第一華人浸信會的復興中,林道亮博士Dr. Timothy Lin)讓我們反复地唱,

"神啊,求你鑒察我,
知道我的心思,
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
知道我的心思,
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
看在我裡面有甚麼惡行沒有,
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
(詩篇 139:23, 24, 加長)。

請大家起立來唱。這是歌頁上的第八首歌。僅有當你因自己意念與內心深處的罪惡而羞愧時,你才會 感到 獲得基督寶血清洗的重要性!陳醫生,請帶領我們禱告。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帶領會眾禱告﹕何西阿書 5:6-15。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 O For a Closer Walk With God " (詞: William Cowper, 1731-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