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真正復興的主要特征

〔探討復興的第九講 / SERMON NUMBER 9 ON REVIVAL〕
THE MAIN FEATURES OF TRUE REVIVAL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九月廿八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28, 2014




彼得在五旬節那天站起來後,引用了約珥書內的一段話,

"神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我要將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他們就要說預言"(使徒行傳 2:17, 18)。

神在復興期間用祂靈的〔"一部分"–KJV〕澆灌人。祂說, "在那些日子,我要將我〔部分〕的靈〔英: of〕澆灌" 人。很奇怪,大多數現代〔英〕譯本漏掉了 "of" 一字。那字在希臘原文中無疑是存在的,既希臘文中的apó一字。傳統的《日內瓦聖經》作 "of my Spirit"。英皇欽定本內作 "of my Spirit"。但在各種現代譯本中,僅有NASV 和NKJV版本含有這個字。這便是為什麼我信不過那些新譯本。這就是為什麼我告訴你去找一本英王欽定本聖經, 因為你信得過它!那些古時的譯者不會漏掉詞句,或提供某種 "動態性等同"(dynamic equivalents)的譯文。"在那些日子,我要將我的〔一部分〕靈澆灌…" 一些自由派人士說, 那是「七十士譯本」(Septuagint)。我的回答是,胡扯!那是聖靈在希臘新約內寫下的字 ── 祂絕不會說謊!當聖靈引用「七十士〔舊約〕譯本」時,如此寫在新約內的希臘原文也是神所默示 "呼出" 的言語。"我〔部分〕的靈。" 這為什麼如此重要呢?這便是我要告訴你的。神沒有把祂的靈全部澆灌出來。祂將我們所需要的數量恰當地賜給了我們!喬治•施密頓(George Smeaton)早在1882年便說過,"希臘原文apó〔英: of my Spirit〕所帶的一層含義 是我們不應忽略的;賜給人的那部分(apó)與豐滿〔無盡〕的泉源之間 有着明顯的區別"(George Smeaton, The Doctrine of the Holy Spirit, 1882; 由Banner of Truth重印, 1974; 第28頁)。早期的使徒教會接連不斷地領受了聖靈的澆灌,因為總有更多的靈可以傾瀉出來。談起 "apó" 一字時,羅伯遜博士(Dr. A. T. Robertson)說, "聖靈的整體總是與神同在的"(Word Pictures in the New Testament, 卷3, Broadman 出版社, 1930年, 第26頁;有關使徒行傳 2:17的註解)。

我非同尋常地獲得過神的賜福,成為三次由神賜下之復興的目擊者。我完全同意伊恩•穆雷(Iain H. Murray)所說的話,"復興的承受者總會毫無例外地提起某種從前不存在的事物"(Iain H. Murray, Pentecost Today? The Biblical Basis for Understanding Revival,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98年版, 第22頁)。一位在北愛爾蘭 阿爾斯特省(Ulster, Northern Ireland)的目擊者 談起1859年的復興時說, "人們似乎都感到神向他們呼出了生氣。他們受到的影響起先是恐懼和敬畏 ── 然後受到了淚水的沖刷 ──之後他們被難言的愛充滿"(William Gibson, The Year of Grace, a History of the Ulster Revival of 1859, Elliott, 1860, 第432頁)。在1860年2月29日,瓊斯牧師(Rev. D. C. Jones)說, "我們承受了一場影響力超過尋常的聖靈的拜訪。祂的到來「像一場喧囂的陣風,」而且…是在教會極少期待祂的時候"(Murray, 同上,第25頁)。那便是我第一和第三次目睹復興到來時的情形。聖靈的降臨是如此的突然、如此意外,只要我在世一天,我將永遠不會忘記!

現在,在真正的轉變中,可能會有某些次要的事件發生,但那並不是主要的。以下是發生在一些復興中的事件,但並不是每次復興的主要特徵。我將會列舉其中幾點。這幾點是擷取自馬丁•羅伊-瓊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寫的《復興》一書(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87) 對復興的描述,以及我親身目睹之復興中的一些經歷和觀察。

1. 說方言。在第一次復興,既五旬節中,我們得知他們 "按着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徒 2:4)。我們有許多五旬節派的朋友告訴我們,這是一個核心特徵,每次復興都應包含這一特徵。但因兩點主要理由,我們應該否認他們這一看法。(1) 使徒行傳第2章內的 "說方言" 並非一些狂言亂語。他們其實在說外國話。這在使徒2:6-11中講得很清楚。"各人聽見門徒用眾人的鄉談說話"(2:6)。"我們各人 怎麼聽見他們說我們生來所用的鄉談呢?"(2:8)。接下去,有很多語言被一一列舉了出來,並以下列的言詞結束,我們 "聽見他們用我們的〔方言〕鄉談,講說神的大作為"(2:11)。這因此很清楚的說明了他們並沒有像現代五旬節派或靈音派那樣去說狂言亂語。我知道他們為捍衛自己這種作法而引經據典。我在此不打算討論這一問題。我不過要指出,那些在五旬節中的人, "按着聖靈所賜的口才"(2:4),講的是外國話。無疑我相信這是個奇蹟。但這並非復興的中心特徵,因為在使徒行傳的其他復興中,這一現象並沒有發生。(2) 直到20世紀的假復興開始之前,新教的復興中從來沒有出現過狂言亂語,即使在菲尼之下的異端做法也沒有。請不要停止聽下去。你若聽完我要說的,你可能會同意。假復興包括了各種 "決志主義" 的表象,並不僅限於五旬節教派或靈音派運動,他們不過是我們時代中 "假復興" 的一部分而已。當代的假復興可歸根結底於不同形式的 "決志主義"。當然,我很清楚,一些五旬節派或靈音派人士是已得救的人。但是,在二十世紀前的新教復興歷史中,這種對說方言的強調是從未有過的 ── 五旬節派的學者也是這樣認為的。

2. "有舌頭如火焰" (2:3)。這事件僅發生過一次。這在使徒行傳的其他任何復興中都沒有出現過,也沒有在基督教歷史中出現過。

3. "那些鬼大聲呼叫,從他們身上出來" (8:7)。"還有許多都得醫治" (8:7)。這兩個特徵都沒有在五旬節復興中發生!所以我再次重申,這不是復興的特徵之一。這並沒有記載在使徒行傳的其他許多復興中。我知道那〔所謂的〕"狂笑復興"(laughing revival)將這些事放在核心的地位上,但他們錯了。在基督教歷史上發生過的數百次復興中,這些事並沒有發生 ── 在使徒行傳中記載的許多次復興中也沒有。

4. 在使徒行傳4:1-4中所記錄的大復興中,使徒們在宣道之後被關進了監獄。但使徒行傳記載的所有復興中並不是都有關監獄的後果。在基督教歷史中,有時候會發生這樣的事,但並非總會發生。因此我們的結論是,關押宣道士並非復興的核心特徵。

5. 使徒行傳4:31中房屋震動過。我知道,這在1940年代晚期 路易斯島(Isle of Lewis)的復興開始時也曾發生過;當時的宣道士是鄧肯•坎貝爾(Duncan Campbell)。但那並沒有在使徒行傳的其他記載中出現,也並未在復興史上時常報導過。因此,我們的結論是,房屋的震動並非復興的核心特徵。

6. 使徒行傳19:19-20記載了在以弗所 有焚燒書籍的事。是的,在以弗所那天的復興中,人們將魔法書拿出來燒掉了,"主的道大大興旺,而且得勝"(19:20)。我曾在弗吉尼亞州的一間原教旨浸信教會的復興中見到這情形發生。但在第一華人浸信會(First Chinese Baptist Church)的復興中,他們沒有這樣做。這也沒有發生在使徒行傳記載的其他復興中。所以,我們的結論是,這是次要事件,並非復興的中心特徵。

7. 公開懺悔罪惡。是的,人們在一些復興中公開懺悔他們的罪惡。那有時候會發生–1904年在威爾士、1960年在美國肯塔基州的「阿斯伯里學院」(Asbury College)、第一華人浸信會、以及其他某些地方。但是在五旬節那天他們並沒有這樣做,第一次大覺醒中也沒有那樣做,其他許多復興中也沒有。所以我們必須總結說,在教徒面前公開懺悔認罪僅是次要的特徵,並不是復興的中心特徵。

8. 尖叫並倒在地上。是的,這曾在愛德華(Jonathan Edwards)位於北安普頓教會的復興中發生過幾次,還有在耐德爾頓博士(Dr. Asahel Nettleton)主持的一些聚會中發生過。但這通常來說並沒有發生在喬治•懷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的傳教事業中,儘管他在蘇格蘭 肯布斯蘭地區(Cambuslang)的大規模復興中宣道時,在某些聚會中有過這類情況。這也不是司布真(C. H. Spurgeon)在倫敦宣道引發的「第三次大覺醒」的特徵。據我從聖經中來看,這沒有在五旬節中發生。所以,尖叫與倒地的現象並不是復興的中心特徵。那可能會發生,但在復興中這並不是一定會發生的。而當福音宣道士觸摸人們額頭的時候,有些人 "被靈宰殺"(slain in the Spirit)倒下的現象,並沒有發生在我所目睹的復興中,也沒有發生在大部分的復興歷史中(參見: Iain H. Murray寫的 Pentecost Today? The Biblical Basis for Understanding Revival, 第六章,Banner of Truth, 1998, 第134-169頁)。


我並不是說,以上這些事不會發生,我是說,在過去幾個世紀以來發生的每場復興中,這些事肯定不是復興的核心事件。如果我們尋求的是這些事其結果總是我們或者被狂熱主義或者被撒但所欺騙!馬丁•羅伊-瓊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說: "切莫把次要的事物抬高到核心與重要的地位上"(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87年, 第 60頁)。在我參加過的聚會中,最不堪入目的是我在佛羅里達州出席的一次所謂 "狂笑復興"(Laughing Revival)的聚會。聚會中,狂笑被看成是復興的主要特徵!另一晚上,亞瑟•郝克博士(Dr. Arthur B. Houk)和我在加州 帕撒迪納市 看到了另一場扭曲的 "復興";聚會中的人吼叫如獅子,喧嘩像猴子!我不明白他們怎能認為 這樣的行為會對他們有任何幫助。這看起來不過是某種最低級的 歇斯底里癥的 群體爆發而已!在這一切中,你能找到基督嗎?

9. 你不能 "迫使" 復興到來。這是 "決志主義" 的觀念。即使禁食禱告也不能保證復興的到來。那種認為復興的到來取決於基督徒所作所為的觀點 來自查爾斯•菲尼(Charles G. Finney, 1792-1875)。此觀點造成了極大的危害,因為它使人認為 復興取決於自己,而不是。僅有神能決定何時遣送復興。我們可以、也應該為復興祈求。但決定何時為我們遣送復興的是神。無論我們做什麼都無法確保復興降臨。這完全取決於神。"能力都屬乎神", 詩篇 62:11(見: Iain H. Murray, Pentecost Today?,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98年, 第 8-16頁)。


那麼,真正復興的主要特徵是什麼呢?羅伊-瓊斯博士列舉了真正復興中會發生的一些事情。他列舉的這幾點,是根據一項對五旬節的研究總結出來的。在他偉大的著作《復興》 (Revival, 同上, 第 204-211頁)一書內,羅伊-瓊斯博士對 五旬節的主要特徵作出了探討。

1. 神降臨到他們中間。人人都意識到了神的同在,感受到神的榮耀和大能。在目前所知的每一次教會復興中,或多或少都是這樣的。(無需有人告訴你神降臨了。你知道祂在你身邊! 在我親眼目睹的幾次復興中,我的經歷也是如此。聚會帶有某種令人敬畏與奇異的感受。人們會感到驚詫無比,感到聖靈與世人同在)。

2. 因受復興的影響,教會對真道大有信心。人們無疑地相信聖經裡的真道是確鑿的。這是真正復興中眾人普遍的經歷。

3. 教會充滿了喜樂 以及讚美的情緒。突然間, 人們意識到神降臨到他們中間。"他們的面容顯示出這一點。他們的容貌改變了。臉上帶有來自上天的神情,顯示出他們的喜悅和讚美之心…聖靈 光照了他們全身,賜下了他們「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羅伊-瓊斯,同上,第206頁)。

4. 當復興到來的時候,你無需告誡人要來教會敬拜和聽道。人們自己會要求來。他們將一晚接一晚地來參加聚會,而且會呆上數小時,就如五旬節那天的會眾一樣。

5. 宣道獲得了某種新的能力與膽量。強有力的福音宣講是所有真正復興的特徵。宣道充滿了一種新的能力。聽眾聚精會神, 認為這是性命攸關之事。復興到來時僅需宣道便能吸引人。

6. 復興到來的時候, 人們會為罪自責。失喪的人會深深地自責, 以至於痛苦難當。我認為,這是神向教會遣送復興的最有力的證據。那些冷漠、無憂無慮的人開始為自己的罪感到 "驚恐不安"(Lloyd-Jones, 同上, 第 209頁)。這證明聖靈來的目的是 "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 16:8)。五旬節的時候,他們如此沉痛地為罪自責,以至於他們大聲喊道,"弟兄們, 我們當怎樣行?"(徒 2:37)。這在每一次真正的復興中都會發生。若無認罪感,那場復興便是虛假的。必須有強烈的認罪感;此乃真實復興的標誌(羅伊-瓊斯,同上,第209頁)。

7. 人們會相信基督,尋到罪的赦免。他們會突然看到,耶穌是他們得救的唯一希望。他們不僅作出簡單的 "決志"。他們會奔逃到基督那裡,靠祂 "獲得" 新的生命, 並且拋棄了舊的生活,因他們靠耶穌得救了。他們常談基督的愛和祂的寶血。基督救贖的寶血是所有復興的核心。

8. 轉變的信徒加入教會。"主將得救的人天天加給他們"(徒 2:47)。復興的時候,無需去 "聯繫慰問" 他們。轉變者會自動地加入教會 ── 想攔也攔不住他們來參加教會的崇拜!在我目睹的第一次復興中,以及其他幾次復興中,情形正是這樣。你無需去追趕得到轉變的人。他們會被神的大能吸引進入教會。羅伊-瓊斯博士說:"當聖靈以大能降臨時,一個鐘頭內發生的事 會超過你我在五十或一百年內所能辦成的〔事工〕…當祈求神憐憫我們,向我們發慈悲,將聖靈再次遣送到我們身邊"(Lloyd-Jones, 同上,第 210, 211頁)。


親愛的朋友,我們的教會此刻並非處在復興期間內。但便使如此,聖靈如今仍在吸引一些人到耶穌那裡來。我由衷地祈求,你能很快地信靠耶穌。耶穌死在十字架上,為要拯救你脫離罪惡。祂灑下了不朽的寶血,為要清洗你全部的罪孽。祂從死中復活,為要賜給你永生。我懇求你,現在就來信靠耶穌吧,即使在復興仍未到來之前。陳醫生,請帶領我們禱告。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帶領會眾禱告﹕使徒行傳8:5-8。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O Breath of Life" (詞: Bessie P. Head, 1850-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