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勝過撒但

VICTORY OVER SATAN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九月廿一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September 21, 2014

"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 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啟示錄 12:11)。


"弟兄勝過"。他們勝過的是誰呢?這在第九節中講得很清楚。牠被描述為 "大龍"、"魔鬼"、"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弟兄勝過的是撒但,也就是魔鬼。

"弟兄勝過牠"。那這些弟兄是誰呢?這指的是那些在「大患難」中得救的人,「大患難」是這時代的最後七年時間。啟示錄7:14說,

"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啟示錄 7:14)。

這些是「大患難」期間的基督徒。撒但憎惡弟兄們,因他們 "守神誡命,為耶穌作見證"(啟12:17)。但是這些基督徒會勝過撒但。而我們的經文告訴了我們,他們將如何勝過魔鬼,

"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啟示錄 12:11)。

我不打算深入討論這節經文中的預言。在這篇道文中,我只要指出,這些是可怕的「大患難」期間的基督徒,而他們將勝過撒但。

我們的經文曾為以往遭受嚴重迫害的基督徒帶來了極大的福分 ── 那些在羅馬帝國中遭受迫害的、那些在羅馬天主教宗教法庭中受到逼迫的、那些在以往許多世紀中受穆斯林恐怖份子殺害的、那些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受中國共產黨迫害的弟兄們、同時還有今早在世界各地遭受迫害的信徒們,在每次遭受迫害的時期內,真正的基督徒都因這些「大患難」期間聖徒的信念受到了鼓勵,

"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啟示錄 12:11)。

即使在今日的美國,我們身為基督徒的時常被人鄙視、被人找碴兒、被人誹謗、甚至迫害。基督教是在美國唯一可以心安理得地去加以攻擊或詆毀的宗教組織。新聞媒體已慣常這樣去做了。大學教授也這樣做。

在他所著的《基督教恐懼癥:一個受攻擊的信念》(Christianophobia, A Faith Under Attack一書中,盧魄特•朔特(Rupert Shortt)記載了當今世上各地遭迫害的基督徒。扉頁上的介紹說,"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因他們的信念正遭受殘暴與不公平的待遇。事實上, 現今生活在逼迫下的基督教徒比其他任何信仰組織都多"(Rupert Shortt,基督教恐懼癥,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出版,2012)。如果你是個大學學生,你應知道得很清楚,基督教是經常受到你們教授言語攻擊的信仰 ── 而且你也知道, 那是他們如此進行攻擊的唯一信仰。你也清楚地知道,撒但不想你回到這間教會。你知道得一清二楚, 撒但與那些 "守神誡命, 為耶穌作見證"(啟12:17)的人為仇。如果你成為一個認真的基督徒, 撒但便會來與你作對。使徒彼得說, "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

所以,你怎能在這充滿仇視的世界中作一個忠心的基督徒?「大患難」中的弟兄為我們提供了這一答案。他們告訴我們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勝過撒但,

"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啟示錄 12:11)。

I. 第一,你能夠因羔羊的寶血勝過撒但。

"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啟示錄 12:11)。

"羔羊" 是主耶穌基督。施洗約翰稱基督為 "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 羔羊(約 1:29)。亨利•摩利斯博士(Dr. Henry M. Morris)說,"至少有43次如此提到了〔基督的寶血,〕而每次提起都是為了通過 這樣或那樣的方式 來證明寶血在我們救贖中的重要性。此處,經文很恰當地強調說,〔基督的寶血有〕勝過撒但的能力"(Henry M. Morris, Ph.D., The New Defender's Study Bible, World Publishing, 第2016頁; 有關啟示錄12:11的註釋)。弗農•麥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說,

羔羊的寶血有奇妙工作的能力。讓我們切莫忘記這點;切莫輕看這一點。對羔羊寶血的多次提及,使其有必要在天國內獲得展示 [是的, 麥基博士相信基督的血在那裡!在他對希伯來書9:12的註解中說: "基督把祂真實的血帶入了天國"]。這一概念並不粗俗;相反,粗俗的是我們犯下的罪, 因為那迫使祂灑下了自己的寶血(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卷V,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3, 第993頁;有關啟示錄12:11的註釋)。

你們有些人令我想起了霍勒斯•布什奈爾(Horace Bushnell, 1802-1876)。布什奈爾成為公理會的一位牧師, 但他是一位悲劇性的人物。大衛•腊森博士(Dr. David Larsen)說, "祂既不幸福,也不健康"(The Company of Preachers, Kregel Publications, 1998, 第529頁)。他在耶魯大學就讀時,復興臨到了耶魯大學,但他仍舊是個未得轉變的人。他通過接受「漸進主義」(gradualism)、並否認轉變來與復興抗衡。他在自己的《基督教養育》(Christian Nurture一書中說,孩子並非墮落的。他說,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從來不應認為自己並非一個基督徒。就此,他否認了突然轉變的概念。他也拒絕接受基督在十字架上贖罪的工作、以及通過寶血獲得救恩的教義。他認為,人可以循序漸進地學會作基督徒。

你們有些人令我想起這位老先生。他是個悲劇性的人物,從來沒有真正地開心過。就像他一樣,你認為救恩是靠學習有關基督的事情得到的,而不是藉着信靠基督、並受祂寶血的洗淨而突然獲得的轉變。你如此充滿了宗教的理念,卻不願做那簡單的事 ──"當信主耶穌,你…必得救"(徒16:31)。

你可以在宗教理念的迷宮中繼續徘徊到死去那天。你也永遠不會有真正的快樂。耶穌基督在你心靈中有何地位?祂的寶血在你心中又佔何地位?就像 布什奈爾一樣,你是個悲劇性人物。你將永遠無法找到安寧,直到你停止推理或嘗試把這想通。你必須靠簡單的信念來信靠耶穌!你必須藉信靠祂的寶血在一瞬間獲得拯救!

該隱是像霍勒斯•布什奈爾一樣的悲劇性人物。該隱只需要去信靠那寶血。但他拒絕了寶血,卻成為一個迷途的流浪漢,"流離飄蕩在地上"(創4:14)。但正如霍勒斯•布什奈爾一樣,該隱內心從未是個開心的人。安寧來自對耶穌寶血的純樸、真心的信靠!千萬不要跟布什奈爾和該隱一起進入地獄!靠羔羊的寶血來克服撒但吧!

魔鬼並不希望你信靠耶穌的寶血。魔鬼告訴你,信靠耶穌的寶血既艱難又複雜。魔鬼說,如果你信靠耶穌的寶血,你將要失去一些重要的東西。從某方面來看,魔鬼是正確的!你將會失去一些重要的東西!如果你信靠耶穌的寶血,你將要失去你的罪孽!如果你信靠了耶穌的寶血,你將要失去對永恆的焦慮

你每天晚上上床時想着,你可能會在地獄中醒過來,那是多麼可悲可怕啊!你怎能如此繼續生活下去呢?是的,要作基督徒,你必然要經歷一些困苦。但我無法想像有任何事情會比這更加難受,就是每晚上床睡覺時想着你可能會在永恆地獄的火焰中醒過來,在那難熬的長夜中一晚接一晚地翻騰下去!但當你 "現在…既靠着祂的血稱義…藉着祂免去神的忿怒"(羅5:9)之後,你將會得到何等的安寧與和平啊。除了信靠基督赦免一切的寶血之外,你無需再做任何其他的事了!也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勝過魔鬼,僅有靠孩童般的信念去信賴基督的寶血!

"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啟示錄12:11)。

你說,"但如果我又犯了罪怎麼辦?我如果又犯罪,怎能勝過魔鬼呢?" 看哪,沒有比這更簡單的了!使徒約翰當時已經是個老人了。他當時大概90歲。當然,在他得救之後的70多年中,他也有過不妥的思念或罪惡的心態,但他說, "若有人犯罪,在父那裡我們有一位中保,就是那義者耶穌基督。他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約壹2:1-2)。"他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壹1:7)。一旦你靠在耶穌寶血的信念而得救,你可以很寧靜地確信,祂的寶血也會將你從未來的罪惡中洗淨!霍勒斯•布什奈爾 從來沒有找到那得福的清洗,太可惜了!他 "走了該隱的道路"(猶11)是多麼可憐啊。他度過一生後死去了,卻沒有通過十字架的寶血獲得安寧,那是多麼可悲啊!

摩拉維亞傳教士引導 約翰•衛司理(John Wesley, 1703-1791)獲得了拯救。他們為他指出了對基督寶血的信念。在他引導下第一批信主得救的信徒中便是他的母親。她人生的潔白無暇不亞於亞當任何一位子孫。但當約翰在他轉變之後與她談話時,她說,"我幾乎從未聽過罪惡能如此在今生(今世)得到赦免的事。" 後來在聖餐中,當約翰把酒杯遞給她的時候說,"我們主耶穌基督的血。" 母親說, "這些言語刺穿了我的心。我知道神看在基督的分上已原諒了我所有的罪"。當時衛司理自己才剛得救沒多久。就在他得救前不久,他曾告訴一位 摩拉維亞 宣道士說, "當救恩信念的禮物臨到我的時候,我將不再宣講任何其他題材了"。而那正是他一生餘年內所宣講的 ── 依靠耶穌寶血之信念的救恩。當他87歲時臨死前,那些在他床邊的人可以聽到他輕聲反復地念着,

"罪人中我乃罪魁,
但耶穌替我而死"。

"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  (啟示錄12:11)。

II. 第二,簡短地說,你能因自己所見證的道勝過撒但, 正如「大患難」期間的聖徒一樣。

他們 "所見證的道" 是什麼呢?這和 約翰•衛斯理 臨終時的見證一樣,

"罪人中我乃罪魁,
但耶穌替我而死"。

許多人在作 "見證" 的時候,總是滔滔不絕地講述他們犯的罪 ── 在他們變得虔誠起來之前所行的種種罪孽。接着,他們便沒完沒了地談論他們在失喪的時候發生在他們人生內的各樣事情。最後,他們在結尾的時候加上一句,"然後我信了耶穌。" 他們極少(有時根本沒有!)提到基督、以及祂為他們辦成的事。那樣的 "見證" 不可能勝過撒但!在你吹噓自己的罪惡和自我改良的行為時,牠正在背後笑你。直到你談起基督的寶血為止,撒但絕對不會逃離!除了對耶穌寶血的見證之外,其他一切都不能征服撒但!

約翰•衛斯理的兄弟 查爾斯 也是在那段期間得到轉變的。如約翰一樣,查爾斯•衛斯理(Charles Wesley, 1707-1788)每天向一大群人宣講靠基督寶血得救的道。那便是他的見證,而且,在他寫的六千首詩歌中,他也對此作出了見證。他每隔三天寫成一首聖詩,一直持續了五十年!這些詩歌都是經典,是基督寶血以及十字架的見證。以下是其中的一首詩歌。

耶穌消滅罪惡權柄,
 釋放罪人捆鎖;
寶血能將污穢洗淨,
 寶血也能洗我。 ──《聖名容光》
("O For a Thousand Tongues", 詞: Charles Wesley, 1707-1788)。

那便是他的見證!為基督救贖的寶血作見證!以下是他著的另一首詩歌,

救主在各各他,
 為我五傷承受,
釘痕仿佛發聲,
 迫切為我祈求;
大聲呼喊赦免他們,
 救贖罪人脫離死蔭,
救贖罪人脫離死蔭。
 ("Arise! My Soul, Arise!" 詞: Charles Wesley, 1707-1788)。

下面是另一首,

怎能如此,像我這樣罪人,
 也能蒙主寶血救贖?…
奇異的愛!何能如此,
 我主,我神,竟為我死?
("And Can It Be That I Should Gain?" 詞:Charles Wesley, 1707-1788)。

你是否能作像 查爾斯•衛斯理 那樣的見證呢?你是否能講述耶穌那洗去罪孽的寶血呢?如果你能像「大患難」期間的聖徒那樣作見證,你的見證便能勝過撒但!而那東拉西扯、沒完沒了地談論你人生早期發生的事,只能讓撒但笑你!

III. 第三,也要簡短地說,你能因愛基督過於愛性命 而勝過撒但, 正如他們會得勝一樣!

"弟兄勝過〔撒但〕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啟示錄 12:11)。

你若愛耶穌超過愛惜自己的性命,便可以勝過撒但。你會說,"沒有人會這樣做!" 但你錯了。大概在一年前,北非有個年輕的女基督徒,她必須作出選擇: 皈依伊斯蘭教或被處死。結果她寧死不屈。

下列是持有如此信念之人的幾個例子,出自《基督教恐懼癥:一個受攻擊的信念》一書。在過去幾年間,北朝鮮有900名牧師和30萬名基督徒遭受殺害。一位北朝鮮的女士因組織了一個10人參加的查經班而被捕。她說:"我經歷了六個月的極端折磨。我反复遭受拷打。我許多牙被敲掉。他們連根拔出我的指甲,然後把生辣椒擦在傷口上。然後,判了我四年徒刑,送我到「僑川第一教化所」(Kyo-Haw-So)" 關押。那裡每天有三四十人死去。我們是如此的飢餓,甚至連死人口中剩下來的食物殘渣也不放過。一次我變得如此虛弱,他們認為我活不下去了, 便把我拋在一堆屍體上,等候埋葬"(Shortt, 同上, 第221, 222頁)。她經歷了這一切, 只因和幾位朋友一起讀過聖經!在北朝鮮,基督徒被吊在十字架上,被烈火焚身, 被從橋頭扔下去,被蒸汽壓路機碾壓。儘管在如此可怕的迫害下,據估計,北朝鮮有百分之二的人是地下〔秘密〕基督徒。儘管每天都有喪命之憂,北朝鮮仍然有五十萬秘密基督徒(同上, 第220頁)。在印度,在2008年8月至9月期間,印度教徒殺害了90名基督徒,將5萬名基督徒趕出了他們在奧里薩(Orissa)的家園(同上, 第149頁)。在中國大陸,共產黨政府繼續鎮壓迫害基督徒(同上, 第204頁)。以上提到的幾個事件,僅僅是發生在18個國家內的一小部分。在這些國家中,基督徒會因他們對耶穌的信念而遭受迫害,甚至喪失性命。我再加多一件事,

喬治牧師被關壓〔在尼日利亞〕並拒絕轉信伊斯蘭教,無論他們怎樣努力也無效。他呼吁關押他的人懺悔,然後開始〔向基督〕唱詩讚美,直到他被斬首為止。他臨終前的一些言語(那最終傳到了世界各地)是對一位獄中同伴說的: "如果你幸存下去,請告訴我們的弟兄,我死得很愉快, 正與基督一同活着。但如果我們都喪生了,我們知道是為主而獻身的"(同上,第121頁)。

他只要開口說,"除了 阿拉 再沒有別神;穆罕默德是他的先知。" 但他寧死也不願否認耶穌!

此刻,世界各地有千百萬基督徒正在勝過撒但,他們愛耶穌超過了愛自己的性命!

"弟兄勝過〔撒但〕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啟示錄 12:11)。

耶穌基督有何特別之處,以至於使這千百萬人情願為祂喪失呢?他們為什麼認為耶穌的寶血是這世上最重要的事物呢?他們為什麼要宣揚耶穌為了拯救他們而死呢 ── 即使這樣的言論會讓他們付出生命的代價?他們為什麼要為耶穌去冒砍頭的危險呢?

他們愛耶穌超過了愛自己的性命,是因為耶穌為他們死在了十字架上,祂灑下自己的寶血來拯救他們脫離罪惡。耶穌基督以及祂的寶血,是你在今生中所能聽到的最重要的事了。為什麼? ──因為僅有基督才能用祂的寶血赦免你的罪。僅有基督才能賜予你永生。我以神的名義懇求你,來投靠耶穌,並信靠吧!

不過信祂,不過信祂,
 現在要來信;
祂能救你,祂能救你,
 現在要救你!—《不過信祂》
("Only Trust Him" 詞: John H. Stockton, 1813-1877)。

陳醫生,請帶領我們禱告。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帶領會眾禱告:啟示錄 12:9-11。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There Is a Fountain" (詞: William Cowper, 1731-1800; 曲用 "Amazing Grace")。


勝過撒但

VICTORY OVER SATAN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啟示錄 12:11)。

(啟示錄 7:14; 12:17; 彼得前書 5:8)

I.   第一, 你能夠因羔羊的寶血勝過撒但,啟示錄12:11a;
約翰福音 1:29; 使徒行傳 16:31; 創世紀 4:14;
羅馬書 5:9; 約翰一書 2:1-2; 1:7; 猶大書 11。

II.  第二, 你能夠因自己所見證的道勝過撒但, 啟示錄 12:11b。

III. 第三, 你能因愛基督過於愛性命而勝過撒但, 啟示錄 12:11c。